<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一十四章 乱起
    “啪!”

    忠顺王王帐内,赢遈一巴掌拍在几案上,面容极怒,阴沉道:“奸诈之极,歹毒之极!

    此贼若坐稳皇位,操得大权,岂有孤等活命之路?”

    九郡王赢禟也面色难看,他肥胖的身子靠坐在一张榻席上,摇头道:“真是没想到,他们竟然会用同样的计策再来一遍……

    不过十四弟,果真如此吗?

    会不会是我们想多了?

    你要知道,这次与上次的情况并不同。

    上回是厄罗斯在西域大败,那个罗刹鬼子落在了那小子手中,听说还是那什么大公的独子,所以他们才能让厄罗斯不战而退。

    可这一回,厄罗斯出兵大军南征准葛尔,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打败了准葛尔龙城。

    他们怎么会轻易将西域交给大秦呢?

    这不是儿戏啊!”

    赢遈闻言,也渐渐冷静下来,不过,眉头依旧紧皱,他道:“九哥,话虽如此,可你也当知道,厄罗斯与大秦不同。

    对他们而言,士卒和百姓都不过是农奴,是牲口,并不重要。

    如果他们真的和那边达成了协议,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很有可能!”

    赢禟闻言,点点头,细眉皱起,站起身,来回踱步了几趟,忽然又顿住了脚,转头看向忠顺王,道:“十四弟,你想想,到底是多大的交易,才能换回万里疆土?

    就我所知,厄罗斯人,对疆土的渴望,称得上是贪婪。

    他们会轻易舍弃西域的万里疆土?”

    赢遈闻言,眼睛顿时一亮,看向赢禟道:“九哥,你的意思是……”

    赢禟“嘿”了声,脸上满满都是恨意,道:“老十四,我料想厄罗斯人即使与他们做了交易,也绝不会那么便宜。

    大秦若不付出足够大的代价,厄罗斯人又不是傻子,岂会为我大秦白白做嫁衣?

    到那个时候,就是我们出面的时候。

    你掌着户部,我掌着内务府,他一个泥塑的菩萨,拿什么去做交易?

    国库里赈灾赈的一两银子没有,内务府的银子要给太上皇修园子。

    哼!

    我倒要看看,他能怎么办!

    割地换地吗?

    他敢割哪一块,外蒙,还是黑辽?

    上回那阴险诡诈的畜生,故意将我果儿远嫁扎萨克图,让我父女生离即死别……

    此仇此恨,不共戴天!

    我决计不会让他得逞!”

    赢遈闻言,看了满脸怨毒的九郡王一眼,心里冷笑一声。

    老四啊老四,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当初老九已经和我渐离渐远了,他甚至有放手内务府的意思……

    眼看我就要失去一大助力,你却把他的爱女赢果儿给送到了扎萨克图。

    嘿嘿!

    从国朝抵定外蒙,开始行和亲之策起,哪个嫁过去的皇家贵女能活过三十?

    老九爱女如命,赢果儿被指婚后,老九大病一场,险些没命。

    他如今对你的恨意,怕是比我还深!

    这就叫做失道寡助!

    念及此,忠顺王心头也松了口气,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愿行最后一步……

    他对赢禟笑道:“九哥放心,知道你心疼果儿,我早早的就派人去了扎萨克图,送去了你们王府的线图,让扎萨克图汗王抓紧时间,仿照你们王府,给果儿建造一座一模一样的府邸。

    先这样,让果儿委屈几年。

    等以后咱们说了算了,再诏还果儿回京便是。

    都中也是有扎萨克图亲王府的,到时候让她常驻京中便可。”

    赢禟闻言,顿时动容不已,看着赢遈道:“十四弟,你有……”

    赢禟的话没说完,“心”字还未出口。

    忽地,瞳孔猛然收缩,骇然转头看向外面……

    而忠顺王赢遈,亦是陡然色变,大步朝账外走去。

    掀开帐帘,远处已是一片火光!

    杀声震天!

    ……

    贾家大营内,贾环全身披挂骑在马上,一脸铁青色的看着整个行围大营都陷入了火光和杀声中。

    他的目光,在杀声最烈的东北方向。

    牙关紧要!

    那里是,蓝田大营的位置。

    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可是,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什么?!

    贾环一时心乱如麻。

    “环哥儿,现在怎么办?”

    韩大骑马列于贾环左侧,沉声问道。

    听闻韩大的话后,他摇摇头,过了会儿,才艰难开口道:“等远叔打探消息回来后再说。”

    见贾环脸色难看至此,韩大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

    一来他讷于言辞,不善安慰人。

    二来,他也极为震撼难过……

    东北方向的大营,是蓝田大营所在之地。

    宁至……

    宁泽辰……

    那是曾同生共死过的袍泽……

    “环哥儿,你不是早就料到有所不妥,才让我去跟我爹说,要注意蓝田大营的动向吗?

    我爹知道你不会没有根据的乱说,已经提前调兵遣将了,你放心吧,定然万无一失。

    再者,你还让奔哥儿也去灞上大营通风报信过……

    只要宁至不能成事,等事后你再求求情,总不会殃及宁家满门的。”

    韩让在一旁劝说道。

    贾环闻言,心中却愈发不安。

    他摇摇头,道:“二哥,我总觉得没那么简单……远叔回来了!

    远叔,到底怎么回事?”

    正说着,贾环看到乌远的身影从暗处走来,忙问道。

    乌远抱刀而来,他沉声道:“公子,打听清楚了。

    演武结束,宵禁之后,过了半个时辰,五城兵马司大营忽然起兵造反,三千兵马……”

    “等等!”

    贾环原本铁青的脸色一变,直视乌远骇然道:“远叔,你是说……五城兵马司裘良先动的手?还是三千兵马?”

    乌远点点头,道:“不会错。不过,紧跟着裘良之后,蓝田大营也举事了。

    此刻,灞上大营和京营正在合力围攻蓝田大营。

    京营方向已经突破……”

    “什么?”

    贾环面色再变,惊问道。

    京营的战斗力,他是知道的。

    尽管已经让韩德功操练了半年,可真实战斗力,还是不及灞上大营,更别说常年进行魔鬼训练的蓝田大营了。

    蓝田大营一个月的伤残指标,够京营用几年的……

    可是现在,竟然是京营方向率先突破。

    这……

    这怎么可能?

    ……

    “动手了!动手了……

    哈哈哈!

    动手了!”

    赢时站在王帐前,他看着整座行营都陷入了一片火光杀声中,神情激动的有些亢奋,声音都有些跑掉,面容狰狞的喊道。

    而后,他猛然转头,对身后之人厉声道:“现在该咱们行动了,走,随本王去杀了赢历!

    大事可成矣!

    功成之后,人人封疆裂土。

    杀赢历者,当封万世王!”

    “喏!”

    帐内众人齐声应道,神情兴奋。

    胜券在握!

    然而,在赢时身旁,赢皓的面色在火光的映衬下,却显得阴晴不定。

    蓝田大营?

    这……不对啊……

    这不是他埋伏的手笔……

    ……

    ps:尽量去写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