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一十二章 胜!
    “战!”

    “战!”

    “战!”

    数千兵卒齐声呼喊,至阳之气直冲云霄。

    战鼓擂擂,角号嘶鸣!

    这些,都是为了擂台上大战不休的二人而鼓劲。

    “砰!”

    “砰砰!”

    “轰!”

    相比于之前普通士卒们的比试,此时的打斗,无疑要精彩的多。

    尽管两方均是矮胖敦实型的,但无论从视觉效应来说,还是从声觉效应来说,都远不是之前所能比的。

    两边的功法都是以力量称雄。

    这类功法中,所有的武技,唯一的目的,就是使力量最大化,去碾压敌人。

    牛奔和方冲可以算得上是老冤家了,两人几乎从小打到大。

    在街上耍子遇到,一个眼神交叉,撸起袖子就开干……

    因此,对彼此的本事也都熟悉的差不多。

    两人又皆为五品武道,打起来谁也没法在短时间内击败对方。

    所以,只能凭借力量和耐力消磨硬耗,并且拳拳到肉。

    这种打法,在高手眼中自然没太多可观看性。

    可在普通士卒眼中,这才是真正男人的打法。

    也是在战场上最有用的打法。

    战阵中,即使再高强的武功高手,都不允许擅自使“花招”,一定要配合战阵中统一的招式,困敌,杀敌。

    但凡有自作聪明自以为是的,破坏了阵势,就有可能引起整个战阵的崩塌。

    这种人,即使打赢了,立了功,下了战场后一样会被军法处置。

    所以,在军中,对“花架子”都很不感冒。

    但像现在这样,纯粹的用力量拼杀的,却看得数千上万兵卒们热血沸腾。

    力量,才是主宰战场上胜利的王者!

    “贾环,说说看,他们二人,孰赢孰负?”

    隆正帝或许极少这么有兴致过,啜饮了口玉酿后,看了眼乐呵呵站在御案前方的贾环随口问道。

    贾环不假思索道:“陛下,这还用说?当然是牛奔了!”

    “哦?这是为何?朕怎么看着他们二人不分上下呢?”

    隆正帝亦是知武之人,或许武道不深,但也不是俗手。

    贾环嘿嘿一笑,道:“陛下,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只会打洞!这个嘛……您懂得!嘿嘿!”

    “放肆!”

    隆正帝看了眼下方武勋上首坐着的方南天,只见他一脸的寡淡之色,面沉如水,隆正帝也沉下脸来,呵斥了贾环一句。

    而一旁的孝康亲王之前一口酒没咽下去,听到贾环这句话后,一口喷了出来。

    拾掇了好一会儿后才喘过气来,强忍着笑,看着一脸无辜色给他倒酒的贾环道:“宁侯啊,本王从不愿多事。只是小辈中,难得看你顺眼。本王有一句话,你愿听否?”

    贾环忙赔笑道:“王爷,您说笑了,您是尊长,有什么吩咐您尽管说,想要吃哪个菜随您点,小子叫人去端来……”

    “贾环!”

    前面听的还像人话,可说到后面,又开始扯淡了,看着孝康亲王一副吃了口屎的模样,隆正帝都觉得有些丢脸,沉声再喝一声。

    贾环笑道:“陛下别恼,臣这不是见康王可亲,和他老人家开个玩笑嘛……好好好,臣老实本分,臣老实本分……”

    见隆正帝的眉头都紧皱起来,贾环不再胡言乱语,做出一副老老实实,恭听孝康亲王训斥的怪模样……

    孝康亲王见之后,心中苦笑了下。

    大秦的王爷不值钱,尤其是没有知政的王爷。

    在寻常人面前还算尊贵,可在真正实权人眼中,怕是还没宫里的一个太监有分量。

    不过,好在他没有在贾环眼中看到轻视和不恭敬。

    因此以为,这小子只是年轻顽劣了些罢。

    不然,他之前的话就让人耻笑了……

    沉吟了下,孝康亲王才语重心长道:“贾环,你出身名门,乃荣宁二公之后。

    所以,无论是太上皇还是陛下,都宠着你。

    甚至,连满朝大臣,也都让着你。

    可是,你是不是有些太过肆意了些?

    在许多小事上,得罪人太过,这样不好啊……

    纵然有陛下护着你,可以后你终究还是要吃大亏!

    存周是个书生,清正端方,只是怕他也管不得你。

    今日本王看着你喜欢,觉得你是个难得赤诚的好孩子,所以就多一句嘴,你姑且听听罢……”

    这番话,不仅让耳闻者动容,也让贾环心中一暖。

    这位孝康亲王,还真是位忠厚长者……

    只是……

    “王爷,您的话小子记住了,以后再不随便骂人了。

    不过,王爷,这个存周……

    他是哪个啊?”

    贾环有点摸不着头脑问道。

    “噗!”

    隆正帝正眯着眼饮酒,听到贾环这句话后,也如同之前的孝康亲王一般,一口酒水喷了出来,然后拼命的咳嗽。

    孝康亲王也看鬼似得看着贾环。

    “啪!”

    贾环忽然反应过来了,一巴掌拍自己脑门上,有些惭愧道:“喝多了喝多了,竟把自己老子的号给忘了,实在不该……”

    “哈哈哈哈!”

    孝康亲王忽然大笑出声,指着贾环说不出话来。

    隆正帝抄起几案上的一个酒盅,就朝贾环砸去,咬牙切齿道:“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那是字,不是号!

    这次回去后,把四书五经好生读通,每十天给朕交一篇读书心得上来。

    朕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贾环闻言顿时色变,道:“陛……陛下,这就不用了吧,臣是武将……”

    隆正帝横眼看他,道:“你不读不写也成,那等回去后,跟诸皇子皇孙,一起去景阳宫里读书去。”

    “不用不用不用……”

    贾环这次才是真的变了脸色了,连连婉拒后,面色有些发白的干笑了两声,道:“不就是读书写心得么,陛下您瞧好吧,臣一定完成的漂漂亮亮的!一日不差,一篇不少!”

    开什么玩笑,去景阳宫读书,还不如杀了他算了!

    一年到头就三五天假,从早上四五点读到下午四五点,中午休一个钟头,一天十来个小时的读书。

    好人也读成傻子了!

    贾环高度怀疑,隆正帝是不是想过河拆桥,找个好名头圈禁了他……

    还好,隆正帝没有强求……

    然而,底下一些武勋大臣看贾环的眼睛,如同在看傻子……

    入景阳宫读书,这是什么恩遇啊,竟然就这样推却了……

    有些人在心里盘算着,要是他们的儿孙敢这般任性,直接打死算了……

    “康王方才之言,你都听到了?”

    隆正帝接过苏培盛送来的一个新酒盏,喝了一口问道。

    贾环咂摸了下嘴巴,点点头,道:“听到了倒是听到了……”

    “怎么?你还准备狗咬吕洞宾不成?”

    隆正帝觑着眼看着贾环,道。

    贾环干笑了声,道:“不是不是,臣岂能不知王爷的好心?只是,臣顽劣惯了,又一向正直的紧,眼里揉不得沙子,见到恶人恶行,就忍不住想要斗争……”

    “哈哈哈!”

    孝康亲王赢舒,大概还从未见过这种厚脸皮,因此着实忍不住,拍案大笑。

    至于方才的话,贾环听之也好,不听也罢,都是各人的缘法命数,他并不愿强求……

    至于隆正帝,就更不会强求了。

    他巴不得每个臣子都做孤臣,尤其是贾环。

    即使贾环本性不是这样四处得罪人,他也会想办法逼他做孤臣!

    如今这样,正正好……

    “砰!”

    “砰砰!”

    擂台上的战斗已经渐渐要分出胜负来了。

    情势逐渐明显,确实如贾环所言,牛奔的优势越来越大……

    倒不是说牛奔变强了,而是他的耐力足,支撑的久。

    当方冲渐渐力衰时,他还能坚挺,就强出一筹。

    这种战斗方式,在宁国府的演武场,在好汉庄,已经上演了不知多少回了。

    牛奔和温博两人,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

    再加上秦风和韩家兄弟等人,或善攻,或善守,各种对手都有,磨砺的经验十足。

    又有乌远这种武宗级的超级高手指点,牛奔的功力扎实胜过方冲,也好理解。

    “砰!”

    又一记对撞后,牛奔没有像往常那般退后,反而冲步向前,硬抗了方冲一拳。

    在方冲惊诧的目光下,牛奔身形向后倒下时,双脚却凌空浮起,在面色大变的方冲胸膛前,连踹数脚。

    “蹬蹬蹬……”

    方冲连退几步后,跪倒在地,嘴角溢出一口鲜血。

    而牛奔,却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

    一双绿豆眼肃穆的看着方冲,沉声道:“你输了。”

    “怄……”

    方冲面上怒气一闪而过,口中又吐出一口血,眼神阴沉的看了眼牛奔,而后勉强起身,一步步的走下擂台……

    “万胜!”

    “万胜!”

    “万胜!”

    相比于方冲那边的惨淡,牛奔这边早就乐翻了天。

    虽然平日里相处,牛奔和温博三句话不到就开始斗嘴,和秦风也尿不到一个壶里。

    但那都是内部矛盾,不是阶级矛盾。

    关键时刻,还是为他高兴。

    秦风虽然没有机会上场,有些惋惜,可也高声为牛奔欢呼着。

    为了避免内部相争,之前他们约定好,先派一人上,要是能碾压全场,也就罢了,其他人就不上了。

    若是被淘汰了,再换人上。

    韩让下来后,温博先上,连斗了十数人后,累惨退下。

    牛奔上擂,一直打到现在。

    周围诸多武勋将门子弟,能上的也都上了。

    就算没上的,自忖也不会是牛奔的对手。

    纵然乘人之危,打败了牛奔。

    可后面还有一个更强的秦风没出手,因此也没人去做这种蠢事。

    再确定没人肯上擂后,韩大和韩三两人跃上擂台,将气力不足的牛奔扶了下来,簇拥着一起朝露台走去。

    朝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