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一十一章 看破
    宁安堂后宅,公孙羽面色凝重的看着床榻上迷迷糊糊的小吉祥。

    其他的倒也罢,只是其额头上,渐显出的五指血印,端的让人骇然。

    白荷见之,眼泪一瞬间便从剪水长眸中落下,却又紧捂住嘴,唯恐叫出声来惊动了小吉祥。

    小吉祥若是知道了她额前有这么个恐怖印迹,怕唬也唬个半死……

    面色凝重的公孙羽再次上前,号住了小吉祥的脉。

    闲云道姑却呻.吟了声,拍着脑门道:“幼娘,不要诊脉了,小吉祥她……她是中了那妖人的化血爪劲。

    先前你没有诊断出,是因为暗劲还未入血,没有显现……”

    公孙羽面色难看的回头,看着闲云道:“魔教妖法,《化血魔功》?”

    闲云听到最后四个字,小脸都禁不住白了白,她点点头,有些诧异的看着公孙羽道:“幼娘,你也知此魔功?”

    公孙羽艰难的点点头,却没说明从何得知。

    她转头看向小吉祥,喃喃道:“这可如何是好……”

    白荷仓惶的看着两人,见公孙羽似乎也没了法,她忙抓住闲云的手,惊慌道:“姑娘,那魔功,是什么来路,可有解救之法?”

    闲云道姑面色愈发苍白,她吞咽了口口水,干巴巴道:“这《化血魔功》,是江湖十大禁忌魔功之首。此功法,邪恶之极,连魔教内,都属于禁功。

    它……它……练习此功,不需要用参药培根固本,而是要用……要用至亲之骨肉……

    化肉为脂,挫骨为粉,和以……和以食之,呕……”

    闲云道姑刚说罢,就忍不住干呕出声,其他人也无不面色惨白,隐有呕意。

    再也想不到,竟丧心病狂,令人发指至斯!

    其实,这还算是好的,她们并不知道,这个妖人的至亲,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死了。

    尸体被有心人收了起来。

    在妖人练魔功时,魔皇的尸身已经腐烂了……

    “姑娘,那……那小吉祥可有解救的法子?”

    其她人恶心时,唯有白荷似毫无所觉,她只关心小吉祥的安危周全。

    她绝不能看着小吉祥有半点闪失,否则,待贾环回来后……

    再没人比她更明白小吉祥在贾环心中的地位。

    贾环曾告诉她,除了赵姨娘外,小吉祥是他来到这个世上的第二个亲人。

    白荷不大懂这句话,但是她知道,小吉祥绝不能有半点闪失。

    闲云看着白荷那张美绝苍生的脸上,满是紧张色,忙笑道:“白荷,你别太慌,不打紧。这个妖人的功力不深,魔功才将将练没多久,不然也不会连我师叔一招都接不住。

    所以,只要我师叔来帮她推宫活血就好。”

    白荷闻言一怔,又将信将疑的看向公孙羽。

    只要如此简单么……

    公孙羽叹息一声,语气犹疑为难道:“论理是如此……可,可推宫活血,却要身体接触,连……连大衣裳都不能穿……这……”

    “啊?”

    一片惊呼声,闲云也有些傻眼儿了,支吾道:“不……不用吧?”

    在众人瞩目中,公孙羽为难的点了点头……

    白荷上前一步,看着迷迷糊糊,将睡将醒之间的小吉祥,眼睛有些发酸。

    但她不再惊呼,她面沉如水的看着公孙羽,问道:“幼娘,小吉祥能否坚持到三爷回来?”

    公孙羽沉吟了下,轻声道:“最多……最多坚持一天。若是蛇娘能回来,自然轻易可解。可是……就怕时间来不及啊……”

    白荷深呼吸了声,转头看着闲云道:“劳烦姑娘,请尊师叔从今夜至明日时刻候着,待三爷回来后,必定谢他大恩。

    现在神京城门关闭,咱们再急也出不得门,只能等明日一早派人骑快马去禀明三爷,请蛇娘尽早赶回。

    若是……若是实在来不及,就只能劳请贵师叔出手。

    若有什么罪过,我一人担着。”

    闲云和公孙羽两人闻言动容不已,公孙羽正想开口说什么,却忽然惊呼一声。

    因为小吉祥的手竟缓缓的抬了起来……

    “小吉祥!可有哪里不舒服?”

    白荷一步上前,抓住小吉祥虚弱举起的手,满脸焦急的唤了声。

    然而,小吉祥往日里一双灵气溢然的大眼睛,此刻却只能勉强睁开一条缝,孱弱的眼神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坚持……

    她的手在白荷的手中轻轻的摇了摇,用弱不可闻的声音道:“等……三爷,姨娘……死……不……”

    白荷闻言,眼中的泪水又一下流了下来……

    她听懂了这没头没脑的话。

    小吉祥常背的《姨娘心经》,第一条就是:身为姨娘,一定要清清白白,绝不可与别的男人接触,死都不成……

    ……

    铁网山行营。

    忠顺王赢遈一脸铁青的看着隆正帝,眼中满是惊天怒火。

    好啊!

    好啊!

    赢老四!

    你个的……

    居然又给本王玩儿这一套。

    你真是太阴险了!

    你真是太歹毒了!

    赢遈的心都在滴血,恨的几欲发狂。

    他不仅恨隆正帝,更恨他自己瞎了眼。

    那么明晃晃的一个计,才半年不到,他刚吃过一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大亏。

    可转眼人家又照模照样的再挖了这么一个坑,他竟然楞是没看出来,还是呆头呆脑的带着满朝大臣跳了进去……

    怪不得,怪不得赢老四在没有压倒性优势,甚至,根本没有任何优势的情况下,忽然就敢跟他彻底撕破脸皮,在朝堂上底牌尽出的打起决战来。

    还有,难怪贾环这般有把握,以为赢正必胜,必然能清算王家……

    而隆正帝每每看向他的眼神,都隐含“同情”的蔑视。

    忠顺王原以为隆正帝是在痴心妄想,疯了。

    可捅破那层迷障后再看,原来他们早就稳操胜券了。

    他那么做,只是为了……钓鱼!

    他想钓出更多的鱼!

    好日后清算!

    好狠!

    而且,他们还算准了,忠顺王一脉,一定不会让他们得逞,会拼死反对。

    这样一来,收复万里疆域的盖世奇功,就和忠顺王一脉一点干系都没有了。

    不仅如此,一旦他们的“阴谋”达成,“喜讯”传来,那么现在拼命反抗的人,就和当初拼命想与扎萨克图和亲的人一样,都成了笑柄。

    之前和亲的笑柄,还只是小事。

    毕竟朝廷本身就有和亲的习俗……

    可阻碍国朝拓土万里,就已经是罪名了,随时都可拿出来清算!

    纵然隆正帝一时拿他们无法,可舆论传出,忠顺王一系的威望也会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要知道,前朝也有人阻碍忠良收复失地。

    其名声之响亮,足可“光耀千古”。

    那人便是秦桧。

    恨啊!

    他怎么就没想到呢?

    既然半年前,厄罗斯突然陈兵边境,赢老四、贾环和厄罗斯人可以一起演一出大戏。

    合起来把满朝文武给坑的凄惨。

    那为何他就没想到,这次厄罗斯出兵准葛尔,也是他们一伙儿合计出来的计策?

    几乎如出一辙!

    赢正,你这个混账,是拿满朝大臣当傻子戏耍!!

    该死!

    一点通,万点通。

    反应过来的忠顺王,一瞬间就厘顺了事情的原委。

    这更让他心中之恨,怒可焚天。

    在他心里,隆正帝已经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阴险歹毒小人。

    一个被他压制了二十年的“废物”,居然在短短半年内,连续摆了他两道局。

    两道几乎一模一样,也都让他无法抵挡的局……

    这得是心思多阴暗的人,才能设计出这种歹毒之计……

    不过,当他眼睛余光看到隆正帝身边那道“猥琐粗鄙”的身影后,忠顺王更觉得一口怒血涌上喉头。

    混账东西!

    这才是真正的混账东西!

    这两件事背后,十有八.九就是这个混账在捣鬼!

    这个杂毛小子,不明不白的占了本王的女儿,却又屡屡坑我如斯!

    不当人子,端的不当人子!

    想想隆正帝从贾环这边取得的帮助,忠顺王心中的抑郁之气也就愈盛。

    他以为这些帮助本该是他的才对。

    可恨隆正帝伪善收买人心,更可恨贾环不懂纲常,“认贼作父”!

    忠顺王一手扶在几案上,一边大口喘着气,双眼喷火的看着那一对“昏君佞臣”。

    ……

    隆正帝看到忽然面色大变的赢遈,以及他恨欲狂的眼神,便知道被蒙在鼓里这么多天的赢遈,终于开窍了……

    不过,隆正帝并没有任何意外和惊慌,嘴角反而弯起了一抹嘲讽之极的笑意。

    老十四,你终于反应过来了么?

    不过……

    你不觉得已经太迟了么?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在中车府的推波助澜下,朝野上下早已无人不知你们这群奸佞拼死反对朝廷出征西域,收复汉唐故土的事了。

    朕大势已成,只待大军出动作势,厄罗斯便可议和,拓土万里的盖世武功,朕唾手可得。

    到时,朕的威名纵然不及太祖高皇帝和太上皇,也定然如日中天!

    又岂是尔等为了一己私欲,就阻拦开疆拓土的卑劣小人所再能压制的?

    这便是煌煌正道!

    这便是天子之道!

    一瞬间,隆正帝自觉,他的身上在这一刻,一定正在散发着千古明君的无上光辉。

    在这等耀眼的光芒,尔等奸佞还不束手就擒,引颈受戮,更待何时?

    然而,在隆正的注视下,忠顺王却又渐渐站直了身体。

    他冷冷的与隆正帝对视着,这一对同胞兄弟之间,早就没了一丝亲情。

    老四,你还没有赢。

    只要太上皇在一日,你就永远压不倒我。

    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咱们走着瞧。

    深深的看了眼隆正帝后,忠顺王像是做了某个极大的决心,转身离去。

    其身后,隆正帝与贾环视线一触而散……

    ……

    ps:今天下午,忽起一阵妖风,风力极大,又一阵暴雨降下后,就停电了……

    一直到晚上十二点多快一点了才来电。

    码完这章,已近三点,太困,就先睡了,明天白天还有一章。

    以上所述,均属实言,我借书友魔皇的名义起誓,他都那么惨了,你们就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