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一十章 骇然
    “到底怎么回事?混账东西!”

    露台上,隆正帝一脸怒容的看着站在露台中央,耷拉着个脑袋,“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贾环。

    不是贾环怂了,只是他知道自己确实惹祸了。

    倒不是因为带人把傅安和李芳打成了死狗,一身骨头断了八成。

    断骨对武人来说,算不得什么大伤。

    这点分寸衙内们还是有的,意气之争,和生死之敌是两回事。

    当然,使用毒暗器的李芳不同,他要惨的多……

    也不是因为贾环把方南天羞辱的下不来台阶。

    荣国系和方南天争斗,是政治正确性。

    一时的输赢不算什么,更何况还只是口头之争。

    贾环闯的祸,是他把自己的小几踹飞,砸在了对面孝康亲王的几案上,溅射了孝康亲王一脸汁水……

    如果说宗室诸王里,还有哪个亲王不让隆正帝感到厌恶,大概就是这位老实巴交的孝康亲王吧。

    孝康亲王赢舒,其父乃太上皇之弟,亦是一个老实本分之人,幼年丧母,很得太上皇照顾,成年后得封亲王。

    可惜天不假年,没过五十就薨了。

    赢舒承爵后,罕见的没有降袭,仍袭亲王爵。

    虽然年长于隆正帝,却从不摆兄王的架子,甚至很少上朝。

    大秦以孝治天下,理论上来说,赢舒若是开口,分量之重,连隆正帝都要重视。

    但赢舒从来都恪守本分,与其父一般,从未开口言过政事,干扰过隆正帝的决策。

    仅凭这一点,隆正帝都要敬他三分。

    贾环若是欺负旁个倒也罢了,可是欺负到老实人身上,他也不好再强犟。

    任批任骂……

    倒是赢舒,是个厚道之人。

    已经换了身干净常服,净过脸,重新坐在一张新几案前,笑呵呵的对厉色呵斥贾环的隆正帝道:“陛下,宁侯少年英雄,急躁了些,也是有的,不算什么大事。陛下就不必太过苛责了……”

    隆正帝闻言,哼了声,对贾环道:“还不谢过康王大量,再有下次,再没有这么便宜了!整日里毛手毛脚的,不成器的东西!”

    底下武勋亲贵们闻言,嘴角都抽了抽……

    这份语气,怎么听起来怪怪的,好像他们在家里训斥自家子侄的口气……

    贾环也知道好歹,不反抗,他对孝康亲王躬身一揖,道:“小子无状,扰了王爷清净,脏了王爷衣裳。

    等回城后,小子赔王爷十匹上等的宫锦!”

    贾三爷财大气粗,大方的紧!

    “哈哈哈!”

    孝康亲王却忽然面色古怪的笑了起来,对隆正帝微微躬身,恭敬道:“陛下,怪道朝野皆言,太上皇和陛下极宠宁侯,圣眷隆厚,如今看来,果不其然。

    他竟拿陛下宫里的宫锦来赔臣,哈哈哈……”

    隆正帝也乐得和孝康亲王亲近几句,也好堵住那些诽谤他苛待宗室之人的臭嘴。

    他难得哼哼一笑,眼神不再那么严厉的看着一脸无辜的贾环,没好气的道:“你倒会借花献佛!

    既然你自己不要几案,那就别坐着了。

    就站在这里,与朕和康王斟酒吧。

    岂有那么便宜的事!”

    隆正帝指着他御案与康王几案之间,对贾环说道。

    这种惩罚,更让底下群臣感到无语了。

    这到底是惩罚,还是奖赏?

    给皇帝斟酒,这份待遇,让露台之下的一干衙内们,艳羡的眼睛都红了。

    他们若是有这份体面,回家敢和他们老头子干一架!

    贾环自然也不反对,不过,他倒也没觉得有多荣光,而是另有所想。

    贾环嘿嘿一笑,走过去先给隆正帝斟满一盏酒,然后赔着笑脸道:“陛下,那让下面继续比试呗?

    都大度一点,别取消谁的资格了,臣等也不追究李芳用淬了毒的暗器偷袭之事了。

    您看如何?”

    他自然不用再追究,因为李芳那双能放暗器的手,已经粉碎性骨折了……

    隆正帝闻言,狠狠瞪了贾环一眼,你当谁是傻子么……

    不过,他转头又询问诸武勋大将,道:“众卿之意如何?”

    这还用说么……

    在露台上的大将,十之七八都是荣国一脉。

    朝堂政事没他们插话的份,可在这个时候,却一个比一个嗓门高大。

    “陛下!武将争斗,本就是常有的事,不必苛责!”

    “对!打过来再打过去就是,正好扯平!”

    “没错,哈哈!当年臣等就是这么过来的……”

    一阵吵嚷声后,隆正帝又颇为头疼的瞪了眼贾环,而后看向归来侯旨的方南天,道:“太尉意下如何?”

    他也不好做的太过……

    “陛下,您问他……”

    正给孝康亲王斟酒的贾环闻言却顿时不满了,提着酒壶起身质疑起隆正帝的公正性……

    只是话没说完,就被隆正帝喝断:“闭嘴!看好了倒酒!”

    孝康亲王看着衣襟前湿漉漉的酒渍,摇头苦笑。

    当真是少年心性啊。

    贾环回过头,似乎才发现又将酒倒在了孝康亲王衣服上,忙赔笑致歉。

    老好人赢舒自然不与他一般见识……

    还笑着与他一起看向了方南天。

    方南天听闻隆正帝之言后,沉吟了下,道:“陛下慈心仁厚,要宽恕他们年少心性,自然无妨。不过,却也不能都宽恕,否则,威严不存。

    既然臣为比武总裁,就僭言一句:只惩首犯罢。”

    隆正帝点点头,道:“太尉之言老成持重,既然如此,那就只惩罚贾环和李芳罢。李芳已经自食恶果,至于贾环,就罚他在此做个仆役,与朕和康王斟酒好了。太尉意下如何?”

    方南天闻言,嘴角浮现一抹苦笑。

    他也不知为何,贾环竟能同时得到两代帝王的宠爱。

    若说只是因为其先祖荣宁二公之故,却又说不通……

    因为在贾环之前,贾家之人从未有此圣眷。

    若说是帝王的喜爱……

    那就更不通了。

    对于帝王而言,尤其是对有大志的帝王而言。

    个人喜爱或许会有,但影响却极小。

    通常而言,一个人的圣眷深厚,与他是否得帝王喜爱关系不大。

    却是与其得用程度成正比。

    也就是说,贾环在两代帝王眼中,都是很有用之人……

    可是……

    方南天想不通,以贾环这种心性,他有这么大的用处吗?

    先有太上皇,后有隆正帝,都这般呵护着他……

    实在不合常理。

    心中虽然苦涩,但作为一个合格的政治大佬,方南天却不会犯“低级错误”,他躬身沉声应道:“陛下处置甚是……”

    “噗嗤!”

    方南天话音刚落,位于孝康亲王、孝裕亲王和忠承亲王之下,在宗室王公中排名第四的忠顺亲王,忽然发出一声极为嘲讽的笑声,刺耳显著。

    隆正帝觉得,这道笑声如同一记耳光一样,打在了他的脸上。

    因此,他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细眸中,目光阴寒的看向忠顺王。

    然而忠顺王却看也不看隆正帝一眼,旁若无人的与身旁的几个亲王郡王谈笑风生。

    谈论的内容,是关于前朝某昏君,宠信佞臣祸乱朝纲的故事。

    并且还高声警告诸王,要切记预防大秦也出现这等人物……

    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忠顺王所指之昏君佞臣,不言而喻。

    “嘿嘿!陛下,忠顺王说的昏君佞臣,说的该不会是……”

    在隆正帝想要吃人的眼神中,贾环疑惑的道:“他说的该不会是臣和……太上皇吧?”

    “噗!”

    “咳咳……”

    一阵兵荒马乱,隆正帝面色古怪的看着贾环,眼神有些欣慰和……歉意?

    没等贾环看清那到底是什么,忠顺王却爆发了,他一拍几案,沉声怒道:“贾环,你放肆!”

    贾环无辜的看着忠顺王,道:“王爷难道不是这个意思吗?”

    忠顺王冷哼一声,道:“到底是谁,自己心里清楚。”

    贾环肯定的点点头,道:“我心里自然清楚,谁不知道,我贾环原本不过一家中庶子,是承蒙太上皇厚爱,屡屡降恩于我,才使得小子能有今日。连赢朗犯贱作死,被我废了,太上皇都大公无私的秉公处置……

    噢……原来王爷是为了赢朗鸣不平啊!

    还真是爱子心切,令人感动啊!

    不过您当老子够种,可当儿子却不太好吧?

    哪有儿子讽刺老子是昏君的?

    唉……”

    尽管明知贾环是在曲解,胡搅蛮缠。

    而作为一个成熟的政治人物,面对此等小儿乱语,最好的处置办法就是冷淡讥讽一声“犬吠”即可。

    若对面换一个人,哪怕是皇太孙,忠顺王都能做到这点。

    可是,当面对之人是贾环时,忠顺王却当真有些沉不住气。

    上回若非就是这个贾环,与隆正合伙布局,将满朝文武都蒙在鼓里,他就算不能废了隆正帝,也将彻底架空他。

    可是,任谁也不是神仙,想不到贾环竟然会俘虏了厄罗斯南方大公之子,并且早早的谈好了退兵的条件。

    这让想借国难之机,发难隆正帝的图谋,彻底流产了。

    不仅如此,这个小贼也不知给他女儿明珠郡主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唆使他的亲生女儿,带兵围了他,包了他的饺子……

    忠顺王真真是将贾环恨之入骨。

    不过,就在赢遈想要拍案而起,痛斥贾环时,他的手却忽然僵在了那里……

    脑海中恍若一道闪电划过,赢遈整个人悚然一惊!

    贾环,隆正,厄罗斯人,勾结,圈套……

    贾环,隆正,厄罗斯人,勾结,西域,圈套……

    忠顺王猛然抬头,倒吸一口凉气,骇然的看向隆正帝和贾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