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零七章 以牙还牙
    贾环速度极快。

    从擂台一侧有人跃起,其他人还未反应过来时,他便暴起一击,踹飞面前几案,飞了出去。

    几个呼吸间,当他踹飞的几案,将将砸在对面孝康亲王的几案上,溅起无数汤汁,悬浮在空中,还未落在孝康亲王和附近孝裕亲王身上时,贾环人已经从王帐前的露台上跃下,跑完了露台至擂台间的一半距离。

    这时,众人才反应过来。

    叫骂声和哗然声同时响起。

    韩让也迎来了他极为惊险的时刻。

    正对面李芳伺机出剑,韩让甚至能看清他脸上的狞笑。

    而身侧,看不到之处,带给他的危机感更重。

    因为李芳的剑出自仓促间,力道漂浮。

    但身侧起的劲风,却极为强烈迅疾。

    电石火花间,韩让不再犹疑,单手握枪,猛然横侧,迎向偷袭者。

    而另一只手握拳,狠狠的朝李芳挥来的剑上砸去。

    “当!”

    钢枪与宝剑的撞击声率先响起,韩让身子一震,原本砸向李芳剑背的拳,却发生了错位。

    手背从剑锋上划过,鲜血飞舞……

    而这个时候,暴怒的贾环已然狂飙突进至擂台下,然而,在他点地飞起时,一道着紫色袖袍的手臂,拦在了他身前。

    看着这只手臂后,贾环愈发暴怒,怒喝一声:“找死!”

    然后冲势不减,双拳如奔雷般轰出。

    “砰!”

    一声巨响后,贾环冲势耗尽,后退了一步。

    而他对面之人,退了……两步!

    此番变故,更甚擂台之上。

    莫说万人兵卒看直了眼,就连擂台上的争斗都停了下来。

    李芳一脸见鬼般的看着台下……

    而韩让也扶枪站了起来,顾不得手上的伤,一脸担心的看着贾环。

    “方南天!你他娘的瞎了狗眼了?

    犯规的人你不拦,你拦我?!”

    贾环指着对面眼神骇然的方南天,厉声怒骂道。

    方南天的身份,自然不会和一个小辈在这种场合骂街,但这个时候,原本坐在露台下,靠擂台较近的衙内们纷纷围了上来。

    方冲听贾环居然指着他父亲的鼻子骂娘,脸色顿时黑了下来,喝道:“宁侯,你最好把嘴巴放干净点。你也是有身份的……”

    “我放你娘的屁!”

    没等方冲说完,就被贾环骂断,不过贾环连看他一眼都没看,一双满是怒气的眼,依旧死死的盯着方南天,厉声道:“方南天,今天你不给本侯一个交代,我保证会让你看到什么叫做没有底线。”

    闻言,方南天刚刚平息骇然的双眼中,瞳孔微微一缩。

    他不是怕贾环能把他怎样,他是怕某人没有下限的撒泼……

    方南天面无表情的深深看了贾环一眼,然后转身看向擂台上方多出的那人。

    “蜀中侯世子,你有何话说?”

    方南天心中也生起怒气,看着傅安沉声道。

    傅安脸上也是青紫满面,之前被贾环、牛奔和温博照着脸上不知打了几百拳,但相比贾环,人家的风仪就出众的多。

    好像方才犯规出手的不是他一般,气质温和的面对方南天,躬身行礼道:“晚辈见过方太尉,方才晚辈贸然出手,并非想伤害这位兄弟。只是想拦住他,不让他下狠手罢。

    毕竟,李芳已经收手了。”

    方南天闻言,微微颔首,然后眯着眼,看向贾环。

    贾环简直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哈”了声,道:“你到底是眼睛瞎了还是心瞎了?

    这种狗屁话你也信?

    那个小杂.种刚放完暗器不说,他后来收手了吗?

    韩让手上的伤是被李家祖宗显灵咬了一口吗?”

    方南天闻言故然面色一黑,却也比不得后面的李芳。

    作为勋贵世家,哪个子弟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

    言谈举止都是自幼被严格要求的,何曾有人会骂过这么难听的街?

    骂他小杂.种也就罢了,就当被狗咬了一口。

    可怎地还将他祖先拉出来比作是狗……

    李芳本就羞愤之心,顿时又受到了一百万点暴击。

    偏他还不能骂回去,一来没骂过不会,二来,也不敢。

    他要敢骂贾环祖宗,那才是真正的作死。

    郁气累积下,李芳简直五内俱焚,气的一口血涌上喉头,吐了出来,面如金纸……

    他现在恨不得方才傅安没有上来,他宁肯被韩让捅一枪,也好过在万目瞩目下,被这般羞辱辱骂,还累及李家先祖。

    方南天沉着脸看向贾环,道:“宁侯,蜀中侯世子纵然有错,可还轮不到你来管教吧?”

    此刻,除了露台上的大佬们自恃身份没有过来外,其他人都围了上来。

    甚至,连皇太孙赢历带着一干皇孙们也围上前来。

    听了方南天的话后,跟在荆王世子赢皓身边赢朗发出了一道有些刺耳的笑声,阴阳怪气道:“太尉这话说的真是极是!

    贾环啊,你还真把自己当一盘儿菜了?

    就算傅安有错,和你什么相干?”

    贾环冷笑一声,瞥了赢朗一眼,冷声道:“垃圾!”

    而后,不理勃然大怒的赢朗,看向方南天道:“没错,傅家那小畜生没教养随便出手,本不该我的事,应由你来处理。

    可你处理了吗?

    路不平有人踩,你不处理,我自己来处理!”

    方南天沉声道:“我并未说过不处理蜀中侯世子。”

    说罢,他转头看向擂台上的傅安,道:“傅安,你未经请示,擅自出手,违背了擂台规矩。本官罚你与定军伯世子赔礼道歉,并剥夺你擂台比武资格,你可服否?”

    傅安躬身应道:“谨遵太尉大人之命,是晚辈鲁莽了,晚辈认罚。”

    而后,他又对韩让方向抱拳一揖,诚声道:“这位兄弟,都是小弟关心心切,才惹出了误会,还望兄弟多多原谅。”

    在众人眼里,傅安的语气很诚恳,表情看起来也很真诚,然而,在对面韩让的眼中,却可以看到傅安隐晦低垂的眼神中,满是愚弄讥讽之意。

    韩让并不陌生这种眼神,因为这才是衙内圈里的手段。

    在外人眼中,道貌岸然,彬彬有礼。

    但在对手眼中,却故意示之以本色……

    自忖“真正”高贵的衙内公子哥儿们,从来不屑于亲自动手。

    他们追求的意境,要“更高”,讲究杀人诛心!

    不过这一套,一般在文官子弟和宗亲子弟间比较盛行,武勋亲贵子弟间,却不常有。

    因此,陡然给人来了这一手,韩让大怒。

    只是……他不愿再给贾环惹麻烦,只能将怒火压住。

    然而,即便他愿意顾全大局,忍气吞声。

    可贾环又怎么会同意这种处置手段?

    若只是道歉,贾环说不定也就算完了。

    因为接下来自有人来收拾傅安。

    可把他的比武资格也取消了,方南天你当老子是傻子吗?

    还是你以为我看不出你打的什么主意?

    再看到韩让忽然大怒又强行压下去的愤怒眼神,已经在衙内圈里厮混了不少年的贾环,哪里还猜不透里面的勾当。

    “哈!”

    贾环怒急反笑,本来只想借机将水搅浑,这下却是动了真怒。

    他看着面无表情的方南天,冷笑一声,道:“果然不愧是方太尉,处置的真公道!

    私自犯规,插手比武,只是道歉取消比武资格,对吧?

    好,好的很!”

    方南天眼睛微眯的看着贾环,淡淡的道:“宁侯若有不满,自可向陛下申诉。”

    贾环又哈哈一笑,转头对早已站在他身后的牛奔等人道:“从来都是别人担心咱们兄弟不守规矩,没想到,今天咱们居然让人给玩儿了一个阴的。

    奔哥,说说看,咱们是喜欢告状的人吗?”

    牛奔“嘿”了声,冷笑道:“咱们从不告状!”

    贾环又道:“那咱们怎么办?”

    牛奔绿豆眼圆睁,怒道:“自然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贾环哈哈一笑,道:“那还等什么?”

    说罢,贾环身形暴起,一瞬间竟在众人面前诡异绝伦的一分为二,同时攻向了面色顿变的方南天。

    而牛奔、温博、秦风、韩大、韩三并诸葛道、苏叶、涂成一干衙内们,则绕开了方南天,从四面八方涌上擂台,淹没了面色大变的傅安和李芳,惨叫声刚一响起,就被堵住了……

    众人的目光并不在已经没有什么悬念的擂台上,一边倒的蹂罹有什么好看的。

    他们在看擂台下方。

    贾环此刻如同疯子一般,疯狂的进攻着方南天。

    而方南天则是沉着应对。

    方才他与贾环相抗,贾环退后一步,他退后两步。

    并不是说他比贾环弱,只是,他没有预料到,贾环的力量竟会强到这个地步。

    因此,他之前只用了七成力道……

    方南天步入九品已经很多年了,却始终找不到那个契机,难以突破。

    但他的力量却愈发浑厚,对劲的领悟和理解,绝不是贾环这种开挂突飞的人所能相比的。

    因此,面对贾环的诡异进攻,方南天并不畏惧什么。

    凭借高过贾环的武道境界和经验,他对付的比较从容。

    甚至,还在观察着贾环的身法。

    他有一种感觉,如果他能参透贾环身法中的武道意境,甚至不需要参透,只要稍微领悟一点,他就能突破武宗!

    只可惜……

    他观察的起兴,贾环却忽然收身,顿住了脚,往后退去……

    然后,擂台上的一群打的兴尽的衙内们,对着擂台上倒地不起,如同死狗一般的傅安和李芳,齐齐抱拳一揖,“诚声”道:“两位兄弟,都是小弟关心心切,才惹出了误会,还望兄弟多多原谅。”

    而后,又一起对方南天诚恳道:“晚辈鲁莽,甘愿领受太尉大人责罚,退出比武。”

    方南天的脸,一瞬间黑如锅底,看着贾环的眼中寒芒闪现。

    贾环耸耸肩,笑道:“太尉啊,你这般看着我,我可是会很难为情的。

    你若有什么不满,大可向陛下申诉嘛……”

    方南天闻言,面上怒色顿生,一步踏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