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零三章 耳语
    从蓝田大营出来后,贾环的脸色就不是很好,心思重重。

    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虽然他可以肯定,宁至绝不可能是那边的人,也看不出他是一个有野心妄念的人。

    可是,贾环心里却总有一种不安……

    他和乌远回到贾家营地后,却并没有进去,而是登上了一座营门附近的小山坡。

    “呼!”

    深深的吐出了口气后,贾环凝眉望月。

    五月十五刚过,月亮依旧月满如盘。

    银纱般的月光笼罩着整座行营,不远处的铁网山脉,却一片黑暗……

    贾环凝视了片刻后,忽然开口道:“远叔,我心中总是不宁,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在发生。

    但一时间,却又想不出哪里出了纰漏。

    你帮我想想看,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这边看起来一切都还好……

    家里那边……家里那边会不会出问题?”

    贾环有些烦躁的问道。

    乌远抱刀而立,左手握刀。

    他听了贾环的话后,沉吟了下,而后缓缓的摇摇头,沉声道:“公子,可能性不大,少有人敢犯此等忌讳。

    而且……就算有人心存歹念,轻易也进不了家里。

    董姨娘和卿姑娘布下的那些机关陷阱,即使是大高手,落入其中,都难以轻易脱身,难免会发出一些动静。

    只要有稍许动静,暗哨就会发现预警……

    若是武宗的话,虽不惧那些小巧机关。

    可是,有道成师侄在,等闲武宗,根本不是对手。

    天底下,也只有一个蛇娘才能三招败他……

    更何况,家里还有一百精锐亲兵,随时待命。

    公子,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当初武当剑阁阁主道成真人,被赢皓招至都中,正巧看到贾环杀了他的得意弟子,再加上忠顺王府的人挑拨,使得他生出了除掉贾环之念。

    后来失手,又被蛇娘擒获后,由乌远求情得生,贾环放他一马,让他去外面认真打听,看他贾环是否是祸国殃民之辈。

    然后再回来给他一个交代。

    忠顺王府中人的谎言自然靠不住,虽然贾环的名声有些臭大街,可还远不到为害天下苍生妇女的地步。

    道成由此得知上当受骗,铸成大错。

    为恐连累武当,便之身上门,登门求罪。

    贾环很干脆的给了他两条路:第一,去杀了赢皓。第二,去杀了忠顺王。

    二选一……

    说起来,道成真人也算是江湖上最顶尖儿的那一撮大豪之一。

    可他听到贾环的这两个条件后,差点没当场吞剑而亡。

    他是江湖上的大人物不假,可在真正的勋贵眼中,他了不起也就是一个“郭解”之流的游侠罢了。

    最大的作用,就是打手,也是炮灰……

    别说去杀两个亲王,就是杀一个县太爷,都会给武当引来大祸。

    真要按贾环所言去做,千年武当,顷刻间,便会化为齑粉。

    他如何敢做……

    可他也不能说贾环的要求过分。

    既然他能遵照别人的意思来杀贾环,那么贾环这般以牙还牙,又有什么错?

    谋杀一个国侯,本与谋反无异,贾环同样有能力让武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可是,道成却又万万做不得这事。

    就在他被逼的要横剑自尽,以给贾环一个交代之际,乌远再次出面求情。

    贾环再给乌远面子,“从轻发落”,就让道成给他当十年打手。

    然而道成还是不敢……

    因为他已经打听清楚,贾环要打的人和打过的人,都是他打不起的……

    堂堂剑阁阁主,江湖上多响亮的名号。

    可是面对权贵时,差点没憋屈死。

    最后,贾环好奇问他,他到底能干啥玩意。

    心如死灰的道成艰难答道,可为仆十载,看家护院……

    duang!

    成交!

    别看贾环表面上一脸嫌弃的模样,好似又养了一个吃干饭的。

    可是,他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儿。

    对他而言,杀一武宗不难,难的却是收为己用。

    尤其是,能让一武宗屈尊为看家护院之流……

    这种几乎不可能的事,却让他阴差阳错间给办到了。

    贾环心里别提有多得意。

    其实得意倒还在其次,关键是,自此家中安保无忧矣。

    可以说,有道成在,贾环就几乎没了后顾之忧。

    除了皇宫大内外,他想不出,这世上还有何地有这般奢侈,能用武宗看门护院……

    念及此,贾环心中骤起的担忧,也渐渐放了下来……

    不过,贾环忽然又觉得,只一个道成,难免会看管不周全。

    而且显然,他在内宅里也不方便。

    贾环寻思着,等回去后,再让他写信回武当山,多招一些女弟子来。

    没事的时候,还可以看看她们耍耍剑。

    想起闲云那个小娘皮每天早上耍剑的模样,身姿可是矫捷的很哪!

    她说的没错,她一点都不下垂……

    “公子,公子?”

    乌远的沉声呼唤,唤醒了“元神出窍”的贾环。

    他回过神后,不动声色的擦了擦嘴角,然后深沉的点点头,道:“远叔,我是在认真思考你的话,深以为然……”

    乌远嘴角抽了抽,眼中闪过一抹笑意,却也不揭破,道:“公子不用太担心,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公子已经做到万全,至于其他的,且看天意罢。”

    贾环微微颔首,道了声“也只能如此了”,然后忽然举起右手,朝营门方向招了招,并打了声口哨。

    营门口处,始终关注着他动静的亲兵,看到他的动作后,忙一路小跑跑到了山坡上,询问何事。

    贾环吩咐道:“去将韩二爷请来。”

    “喏!”

    这位鞑兵高声一应,又转头跑向营内。

    看着远去的这位单眼皮、高颧骨典型蒙古人面相的亲兵,乌远微微皱起眉头,对贾环道:“公子为何都选鞑子为亲兵?坊间议论,多因此有非议公子之处。”

    贾环哈哈一笑,眼睛闪烁,道:“何止坊间,哪一个月兰台寺那些御史不因为这个参我几回?

    可是,无论是陛下,还是内阁,不管哪一边的人,都对这种折子视而不见。

    远叔,你可知为何?”

    乌远摇摇头,道:“朝堂之事太过隐晦复杂,实非我能领悟。或许是……公子圣眷隆厚之故?”

    贾环笑着摇摇头,道:“不是……也没什么复杂的。

    其实很简单,正是因为此举,不得人心罢了。

    呵呵……”

    乌远闻言后略一深思,便恍然大悟,然后面色复杂的看着贾环,道:“我一直都知道公子处境不易,却不知,竟会难到这一步……”

    贾环哈哈笑着摆手道:“远叔,不至于此。

    只是尽量免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罢了。

    这些细节而又要害之处,我们先一步做到位,就能省许多心思。

    与人方便,才能与己方便。”

    乌远听的有些头大,着实有些绕不过圈子,索性摇摇头,不再去想。

    这时,韩让面色有些讶然的走了过来,看着贾环道:“环哥儿,出了什么事?”

    贾环脸上的笑容敛去,他对乌远使了个眼色,乌远会意,双目如电的四处扫视了圈后,又往外走了十数步,严加警戒。

    然后,贾环肃穆着一张脸,附耳在韩让耳边低语了一阵,却见韩让的眼睛猛然圆睁,眼中满是骇然之色。

    说罢之后,贾环看着面色隐隐发白的韩让,沉声道:“二哥,这些话你记住了吗?”

    韩让嘴巴有些发干,看着贾环点了点头,张了张口,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二哥,不要紧张,只是防范于未然,但愿是我多想了……

    具体安排由韩叔叔自己决定就是,我只是一个建议。”

    贾环笑着道。

    韩让深吸了口气,面色依旧有些发白,看着贾环点点头,沉声道:“环哥儿,我知道了,我这就去找我爹。”

    贾环“嗯”了声,道:“带几个亲兵一起过去,不要大意。”

    韩让点点头,然后不再啰嗦,转身离去。

    “对了,让人把奔哥叫出来一下。”

    韩让闻言,面色再变,回头对贾环点了点头后,转身大步离去。

    ……

    神京城,宁国府。

    李万机他们到底没有追到道成和那贼人。

    当一个武宗想逃跑时,除了同级别的武人外,其他人只有望尘莫及的份。

    他只能带人将府中每一个角落都搜寻了一遍,顺便将火给灭了……

    不过好在,紧紧半个多时辰后,道成就拎着一个奄奄一息的贼人回来了。

    正如乌远所说,这个世上,只有一个蛇娘,能与灵蛇相合,三招败道成……

    而这个黑衣怪人,以邪宗妖法入武成宗,又哪里是一代剑阁阁主的对手?

    他在道成手中连一个回合都没走上,就被废了气海,擒了回来。

    虽然李万机恨不得将此贼扒皮拆骨吃肉,可残存的理智告诉他,最好还是等贾环回来再处理。

    这件事远没有那么简单……

    而道成、秦眉还有李万机等人,又亲自带人再三检查了遍府内各处角落后,便解除了内部戒严。

    但暗中的守备却又加强了一倍。

    当战战兢兢走出院门的尤氏和白荷,得知府上没事,重要的人也都还好后,松了口气之余,忙又派人去西边荣国府报平安。

    没多久,贾母便由贾琏、鸳鸯、李纨等人陪着,亲自赶来了。

    同时到的,还有园子里被唬的心惊胆战的姑娘们。

    两班人在宁安堂后宅院门口处遇到,一番匆匆见礼后,众人一起护着贾母往里面走。

    然而,还没进正堂,远远的就听到里面传出一阵嚣张得意的声音:

    “真真是个蛆心的孽障,没造化的种子!

    就那个丑八怪,也敢跑到我吉祥姐的地盘儿祸祸?

    哼!

    仔细他的一张好皮!

    哇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