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零一章 “二五女”!
    “你是何人?胆敢……胆敢擅闯我宁国府,该当何罪?

    还不束手就擒,本官……我,姑奶奶我会从轻发落!”

    小吉祥平日里跟着赵姨娘戏文听了不少,这会儿子,头脑已经开始僵滞的她,能想到最威风的话,就是这些戏文。

    她一边将唬的站都站不稳的贾惜春、入画还有香菱,紧紧的护在她小小的身子后面,一边还独自一人,面色煞白的面对着对面那个恶人,结结巴巴,不伦不类的说道。

    她并没有奢望,这么“霸气”的话能将这贼人惊走。

    她只祈祷,能够多拖延片刻时间,好让救援的人早点赶来……

    “嘎嘎嘎……”

    黑衣人发出一阵刺耳的笑声,一双死鱼眼般的眸子,木讷、呆滞的看着小吉祥,嘴里还不时的发出“嘶嘶”的声音,恐怖之极。

    他歪着头,道:“你就是贾环身边,嘶,那个最宠爱的,嘶,黄毛丫头吧?嘶……”

    小吉祥被这副鬼样子吓的大滴的眼泪在眼睛中蕴着,却坚强的不让泪水流下,她微微颤抖着声音,看着那黑衣人道:“你既然知道我家三爷,就该知道他的厉害!

    你若敢……你若敢无故伤害我们,他一定会报仇的!”

    “嘎嘎嘎!”

    黑衣人再次发出一阵刺耳的恐怖笑声,而后又猛然收住,死死的看着小吉祥,唬的小吉祥一下想向后退一步,可是却又不能退,因为她身后有人……

    黑衣人面容渐渐狰狞起来,嘶嘶做声,道:“无故?嘶!何人无故?

    我父亲本明教教主,与贾环井水不犯河水,从无相干。

    他却带人,趁家父练功错乱之危,卑鄙的杀了他。

    嘶!

    若非是他,本座本一清白书生,又如何会变成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嘎嘎嘎!

    贾环杀我父亲,毁我明教,此仇不共戴天,何人无故?嘶……

    都说,贾环最重亲情。

    想来,今夜本座将尔等屠尽吸干,嘶……

    他必然会,生不如死!

    嘎嘎嘎!

    嘶……”

    其实这黑衣人的话倒没什么,可他说话时,扭着脑袋一嘶一嘶的模样,真心让人别扭,心底发寒。

    小吉祥眼看着这人就要有动作,她一双大眼睛眨了眨,忽然,挤出了一张大大的笑脸……

    这突然而来的笑脸,还真将黑衣人给怔住了……

    什么鬼?

    小吉祥趁机忙赔笑道:“教主,原来您是,事出有因啊!

    哎呀!杀父之仇,自然不共戴天!理所应当要报仇!

    没说的,我小吉祥站在你这边……”

    说着,还拍了拍小胸脯,似颇有公道心肠!

    “嘎!”

    黑衣人的死鱼眼睁着,有些呆滞的看着小吉祥。

    而小吉祥身后的贾惜春则愤怒不已,在后面想要推搡小吉祥这个“二五女”。

    可“呆香菱”却不动声色的拦住了她……

    小吉祥被黑人的眼睛盯的心里噗通噗通的直跳,脸上却笑的愈发灿烂,又道:“教主!您说的对!

    贾环就是最重亲情,只要杀了他最亲近的人,喝了她的血,就会让他痛不欲生。

    可这贾府里,一共有千百号人,你哪里找的出谁才是贾环最亲近的人呢?

    若挨个杀,就算杀到天明也找不出。

    只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人,也没甚用。

    像我这样的丫头,八两银子就能买俩,杀了有什么意思嘛……

    不过没关系,我知道谁是他最亲的人!”

    这幅变故,将原本书生出身的怪人,给唬的一怔一怔的……

    又见小吉祥继续义薄云天道:“那个人就是,薛、宝、钗!”

    说的那叫一个咬牙切齿……

    “她就住在蘅芜苑里,那是大观园最好的地儿了,三……贾环都给了她。

    你知不知道贾环为啥那般喜欢她?

    我告诉你,就因为她脸最白!身上还香香哒!

    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

    教主别误会,我没有说你啊……

    我现在就带你去找她,如何?”

    黑衣人的脑子,似乎不大好使,有些宕机……

    他脑袋歪着,死鱼眼一边转动,一边看着小吉祥。

    如果小吉祥的演技再高深一些,说不定,还真能将这个原本书呆子出身,却被人用血脉秘法仓促“催熟”出的绝世妖人继续糊弄下去。

    可是,见这么一个大坏蛋,居然被她耍的团团转。

    本就没多深心机的小吉祥,哪里还藏的住心里的得意……

    眼乃心门,自然而然的就将心里的得意和狡黠给流露了出来。

    黑衣人是因为练功而变得木讷怪诞了些,可并非真是傻子。

    当他看到小吉祥大眼睛中的得意神色后,顿时醒悟过来,他被骗了……

    他竟被不共戴天仇人的一个婢女给耍成了呆头鹅!

    想起他父亲生前对他的唾骂和失望,黑衣人心如刀绞,恨欲狂!

    “咿……呀!”

    黑衣人忽然仰天长啸,发出一道尖锐之极的啸声,然后一双死鱼眼变成赤红,一双苍白干枯如尸爪的手张开,怒不可揭的朝小吉祥头上抓去。

    “啊!三爷……”

    小吉祥见演崩了,哪里还坚强的下去,闭住眼,凄厉惨叫出声。

    她身后,贾惜春和香菱还有入画三人,也跟着尖叫起来。

    死到临头,谁人不惧?

    她们能坚持到这会儿才叫唤,已经殊为不易了……

    然而,就在黑衣人的双手堪堪要抓在小吉祥的天灵盖上,将她的脑袋一把抓成稀巴烂时。

    忽地,从其侧面传来一声急厉低沉的啸声。

    “嗡!”

    黑衣人发出一道嘶声,骇然转头看去。

    只见一柄古拙的纹松云剑,破空而来,杀向于他!

    其势之大,触之必死。

    黑衣人面色剧变,再顾不上小吉祥,连连退后。

    若是他面前之人是贾环,或者是那个叫“薛宝钗”的……

    他说不定拼死也要弄死。

    可是,为了一个八两银子能买俩的黄毛丫头,他又怎会愿意舍命?

    大仇未报,他死难瞑目……

    不过,当他看到伴随着古剑飞来的一男一女两个道人时,原本就僵滞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小吉祥,你们没事吧?”

    女道姑自然就是闲云,尽管她很少出药室,本不该和贾府其她人相识。

    可耐不住小吉祥自来熟,不认生,想扩大队伍。

    在得知有新人进府后,主动去“勾搭”。

    虽然“勾搭”没成功,可到底还是混了个脸熟。

    因此闲云道姑认得小吉祥,看着她闭着眼睛凄厉喊叫着,以为哪里受了伤,忙关心问道。

    而小吉祥在听到闲云的声音后,如闻天籁,顿时停住了叫声,缓缓的睁开眼。

    待看清果真是闲云后,小吉祥怔了怔,然后“哇”的一声哭出声来,一头钻进闲云怀里,紧紧的抱住她。

    亲人哪,你们可来了……

    哭的极为凄惨!

    闲云道姑却有些不自在,尽管小吉祥只是一个小女娃儿,可把一张沾满眼泪鼻涕的脸在她胸前挤啊挤啊挤,她还是有些不自在……

    不过,没等她来得及说话推开,却发现小吉祥人已经软踏踏的昏了过去。

    “小吉祥,小吉祥……”

    而从后面凑上前来的贾惜春、香菱,看到小吉祥居然“死”了,唬的面无人色,尖声惊叫起来。

    从前面疯狂赶来的李万机、付鼐和纳兰森若并上百名披挂亲兵,在听到这道声音后,更是拔腿狂奔!

    李万机一张黄脸狰狞可怖,怒声咆哮道:“付鼐,放走一个贼人,我等纵然万死,也难有颜面再见三爷!”

    不用他喊,付鼐和纳兰两人的脸色早就成了黑锅,发疯一样的往里面赶。

    训练有素的亲兵,在赶到燃起熊熊大火小院外,以最快的速度抢占射击高地,张弓搭箭,对准院内。

    然而,此刻院中,除了几个哭的快要喘不过气的女孩子外,哪里还有贼人?

    闲云刚刚安抚完贾惜春等人,告诉她们小吉祥只是被吓昏过去了,虚脱了,没大事。

    就见外面人山人海的围了一层人,她对当头的李万机往东边指了指,道:“我师叔追着贼人去了那边……”

    李万机深吸一口气,却没有离开,他看到倒在贾惜春怀里人事不省的小吉祥,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骇的嘴都有些张不开。

    闲云见之,知此人误会了,又忙将小吉祥并无大事说了一遍,李万机等人方松了口气。

    就要派人去围追贼人时,贾惜春却又忽然开口哭泣道:“李总管,快去派人告诉我三哥,告诉他,呜呜……家里遭贼人了,有人杀到家里来,要杀我们,小吉祥都受伤了,呜呜,快去啊!”

    李万机闻言,面色一变,却不敢说什么拒绝的话,紧绷着脸,点点头。

    留下了十人留守在这里后,他一挥手,便又亲自带人去追贼人了。

    他发誓,抓到这个贼子后,他要一口一口嚼碎他的骨头!!

    ……

    宁国府这边这般大的动静,哪里能瞒得过人。

    尤氏、秦氏、白荷等人自不用说,骇的跟什么似得,都想带人出门看看,有没有伤到哪个,尤其是白荷……

    然而她们却发现,根本出不了门。

    因为每个宅院门口,都守着两个气息凌厉干练的青衣女子,直言劝她们不要出门,外面不安全,危险还未尽去。

    再问她们什么也不说,却也出不去,只能干着急。

    而荣国府这边,自然也能看到冲天而起的火光,再加上之前的云板、锣声以及亲兵们戒严的动静。

    使得西边府上也人心惶惶,极为不安。

    然而,贾母却严厉禁止贾琏带人过去探寻帮助。

    原因很简单……

    宁国府里,现在并没有贾家的子孙了,贾环并不在府上。

    哪怕是被烧干了毁尽了,只要贾环没事,来日重建就是。

    但贾家的儿孙,就那么几个了,一个都不能少……

    而且,贾琏就是过去了,也没甚大用……

    至于其她人,就听天由命吧……

    贾母站在荣庆堂的窗前,眺望着东边的火光,面色阴晴不定,一双老眼中,恨意惊人。

    但最终,却只能化为一声叹息……

    ……

    ps:这章强忍着穿插写法,一次写尽,真别扭……

    表喊我断章了,冤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