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七百章 最长的一夜 (六)
    “姐姐,姐姐,你怎么……”

    香菱还是第一次见到小吉祥这种情况,被唬的不行,抓着她的手,焦急唤道。

    只是话没说完,嘴巴就被小吉祥给堵住了。

    小吉祥苍白的脸上汗如雨下,一边大口喘息着,一边连连摇头,示意香菱不要开口。

    她的一双毛毛虫眉紧皱,大眼睛里除了惊恐之外,还有纠结。

    太恐怖了。

    她方才看见,就在不远处的甬道尾端的角落里,一个……一个黑影的脑袋,正趴在陈家姐姐的脖子上……

    陈家姐姐,就是小吉祥以前在宁国府里翻天覆地玩闹时,无意间发现的那个暗卫。

    这个暗卫虽然只跟她说过一句话,但人看起来却很羞涩……

    可是方才,在月光的反衬下,小吉祥看到,陈家姐姐的脸是那样的雪白,眼睛……是恐怖的死灰色……

    太可怕了!

    坏人,坏人进府了……

    这个时候,小吉祥应该带着香菱和乌仁哈沁悄悄的离开,赶紧去敲响紧急云板,呼唤前宅的亲卫才对。

    可是……

    可是她却不能走。

    因为,甬道的另一端,就是天香楼。

    而且,这条路还会路过方才那座小院。

    贾惜春就在里面……

    无边的恐惧,让小吉祥无比的畏惧。

    只是,她忽然想起了贾环曾经说过的话。

    一个不护着家人的,一个不护着亲人的人,连畜生都不如……

    轻轻的深呼吸了几下后,小吉祥定住了慌乱的眼神,她看向乌仁哈沁和香菱,声音压的极低,道:“香菱,杨梅姐姐,府上来坏人了,你们悄悄的从旁边小道,绕到二门后,左侧挂着的云板处,敲响云板,然后喊李万机带亲兵来救人。记住了吗?”

    乌仁哈沁和香菱两人见她这幅神色,哪里还会当成玩笑,两人齐齐面色一变,伸手掩住了口。

    香菱一边怕的眼泪都流了下来,一边抓着小吉祥的衣服,也压低声音颤声道:“小吉祥,那你呢?”

    这呆丫头,关键时候竟连姐姐都不叫了。

    小吉祥却没心思教育她了,她对香菱道:“我不能走,我得去告诉四丫头,不然会出大事。没功夫说了,你们两快去,不然来不及了!”

    香菱摇头道:“我和你一起去告诉四姑娘,让杨梅去。”

    小吉祥闻言大怒,一张脸上满是怒容,口中一对小虎牙都龇了起来。

    可香菱却丝毫不动摇,她虽然呆笨,可她也知道,谁待她好。

    和小吉祥玩耍的这段日子,是她活的最快乐幸福的时光。

    她没有爹娘,只有这么一个“姐姐”。

    她不能再失去最后一个亲人了……

    小吉祥见香菱关键时刻掉链子,顿时垂头丧气起来,只能哀求的看着乌仁哈沁,拜托道:“姐姐,香菱不懂事,你可一定要懂事啊!”

    乌仁哈沁这个时候就显示的成熟果断的多,她轻声道:“我这就去叫人,很快就回来,你们一定小心。”

    小吉祥简直感激不已,连连点头。

    乌仁哈沁不再耽搁,转身悄悄离去。

    小吉祥暗恼的瞪着香菱,道:“你看看人家多懂事……行了,别委屈了,你在这里藏好了,我去给四丫头报信儿去。”

    香菱又摇头,泪眼巴巴的看着小吉祥。

    不要留下我……

    小吉祥无奈的一拍脑门儿,压低声音警告道:“一会儿往那边走,我让你干吗你就干吗,敢不听话,就要害死我们俩,明白吗?”

    香菱连连点头。

    小吉祥又轻轻的呼出了口气,小脑袋微微侧出墙角,看了一眼后,只见那道黑影还趴在陈家姐姐的脖颈上,而陈家姐姐已经……

    小吉祥的脸色更白了,她咽了口唾沫,然后牵着香菱的手,一步一步,悄悄的往之前的小院儿走去……

    一直走到拐角处,小吉祥发现那个黑影都没察觉,心里大喜,拉着香菱转过转角后,疾步往小院走去。

    她自然看不到,在她和香菱刚刚转过转角,那道黑影,就“呼”的一下转过头。

    月夜下,露出一张苍白的脸,一双死鱼眼中满是荒诞混乱的疯狂之色,而沾满血迹的嘴角,诡异的弯起……

    ……

    “砰!”

    “四丫头!快走!快走啊!!”

    小吉祥带着香菱一路狂奔到天香楼后面的小院儿,一把推开门后,压低着嗓音呼喊道。

    泪流满面的贾惜春和陪着流泪的入画显然受到了惊吓,两张仓皇的脸上都是不安。

    不过待看到来人是小吉祥后,贾惜春顿时大怒!

    “小吉祥,你……”

    贾惜春指着小吉祥就要翻脸,不过话没说完就被小吉祥打断:“四丫头,快走,快走!府上来坏人了,已经在杀人了!”

    “什……什么?”

    看着小吉祥那张焦急的脸上泪痕未干,贾惜春又不是傻子,哪里感觉不到事情的严重性。

    她唬的有些挪不动脚,目瞪口呆道。

    “别什么了,快走!”

    小吉祥心急如焚,连推带搡的将贾惜春往外推。

    香菱也有样学样,推着入画往外走。

    入画有些无奈,她虽然也怕的要命,可她自己知道走啊……

    将贾惜春推出门后,小吉祥对香菱道:“香菱,你带她们去天香楼,叫开门,然后让秦氏和你们一起跑,往前面跑!快点!”

    香菱闻言,嘴巴又瘪下来了,看着小吉祥泪眼巴巴道:“姐姐……”

    “别姐姐了,快点,你敢不听我的话?”

    小吉祥厉声呵斥道,看模样,倒有些贾环的影子。

    香菱不敢多嘴了。

    小吉祥急道:“都傻愣着干吗,还不快去?”

    香菱已经呜呜的哭出声了,一边和入画拉着已经被吓傻了的贾惜春往外走,一边频频回头,想看她大姐大要干什么……

    却见小吉祥居然把院里的两盏玻璃风灯的灯罩给拆了,然后,将里面的火油,洒在了屋子的窗栏上……

    “快走!”

    小吉祥又急喝一声,将香菱等人催着离开后,她心里什么都不想,只是默默的数着数……

    数了五十个数后,她将自己手里的风灯也扭开,没有再倒油,而是直接将火头,丢向了洒满火油的窗几。

    冲天大火,腾空而起!

    听到远处忽然响的守夜防火锣声,以及前院隐隐传来的云板声,小吉祥心里呼出了口气……

    然后,就要往外跑去,三爷告诉她,不到死去的那一刻,就绝不放弃生的希望。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院门忽然被打开了。

    看到进来之人,小吉祥惊怒交加!

    “你们……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竟是贾惜春、入画还有香菱三人。

    香菱还真有点怕小吉祥,看了眼贾惜春,喏喏的道:“是……是……”

    “是我要回来的!小吉祥,我不能丢下你一个,不然,三哥回来也不会原谅我。三哥说过,做人要有担当,咱们一起走……”

    贾惜春虽然也有些憷战斗力忽然爆表的小吉祥,可心里的骄傲还是给了她勇气,大声说出来。

    “疯了疯了……蠢死算了!”

    小吉祥气急败坏的骂了声,就往外走,喊道:“还不快走!”

    “嘎嘎嘎,有趣,真有趣……”

    一道刺耳诡异的声音忽地从门外飘忽响起,四女面色陡然大变,小吉祥的脸上,更是没了一点血色,煞白一片……

    ……

    蓝田大营帅帐内,贾环看了眼手中茶杯里的清水后,笑了笑,而后对上方的宁至道:“宁叔,泽臣给您来信了没有?”

    帅位上坐着的,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正是蓝田大营统帅,大秦卫将军,川宁侯府现袭一等子宁至,也是宁泽辰的父亲。

    一身冷到极致的气息,换个人来,怕是都无法与他长时间共处一室。

    太过压抑逼人。

    而且不仅他是这样,整个蓝田大营都是这种气场。

    牛继宗曾教导贾环和牛奔,一支军队的主帅,便是这支军队的灵魂。

    主帅的气质,决定军队的气质。

    他断定贾环日后若是带军,军队的气质一定很有人情味儿……

    而若是牛奔带军,军队的气质则会很猥琐不堪……

    总之,都还需要锤炼。

    显然,蓝田大营的气质,便是冰冷,和冷酷。

    好在,托祖宗的福,秦风上门送礼都没得到的待遇,贾环已经得到了。

    好歹还有一盏清水……

    不过,即使面对的是贾环,宁至的脸上也没什么感情色彩,更别说笑脸了。

    一双眼睛里,冰冷的目光看着贾环,答道:“没有。”

    贾环也许是因为脸皮太厚的原因,仿佛感受不到宁至眼神中的冰冷,浑不在意的呵呵笑道:“他也没给我写过,不过王世清和他在一起,倒是每月写一封信回来。

    泽臣在外面过的太苦了些,见天儿和马贼们厮杀。

    没少负伤……

    宁叔,我想老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太危险了。

    要不,我修书一封,把他喊回来得了。

    宁叔你随便安排一下,让他进军中打熬资历,总比在西北吃沙子和马贼厮杀强。

    要是现在就快马加鞭送信儿的话,说不定半月内他就能回来了……”

    “不用!”

    宁至断然拒绝道:“他已经长大了,已经可以独.立门户,与我没什么相干……

    环哥儿,如今他是你的手下,死活随你。

    营中还有事,就不多留你了。

    你自去吧。”

    ……

    ps:来波订阅呗,不然今天的数据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