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九十九章 最长的一夜(五)
    贾环的脸色难看之极,心里也无比沉重。

    毫无疑问,这个黑手,一定是荣国一脉中人。

    否则的话,他绝无可能将触手伸的那么深。

    而且,正如李光地所言,此人的目的,是为了毁灭大秦……

    贾环想不明白,到底是怎样的仇恨,才会让此人有如此疯狂的做法。

    只是贾环真的猜不破,此人到底是谁。

    他只希望,千万不要是牛继宗等人……

    可是,他也不认为方南天有这个手段,去操控黄沙军团麾下十八名斥候。

    那可是……几十年的老卒啊。

    除了荣国一脉有数的几个大佬外,谁能有这般大的能量,能动摇他们坚韧的心性和信念……

    贾环心中一团乱麻!

    ……

    “哟!瞧瞧,这是谁回来了,这不是万岁爷的干儿子吗?”

    贾环刚回到自家营地的大帐内,就听到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

    他明显一怔,不解其意。

    直到看到众人面色古怪的强忍笑意看着他时,才反应过来,气得顿时随手抄起一个物件儿,朝牛奔砸去。

    牛奔脸上的紫药水已经洗去了,青肿也都消去了大半。

    一跃闪开后,他仰头哈哈大笑,一脸的解气,道:“环哥儿,还是你牛!替咱们出狠了这口恶气!

    杀了那个老杂毛不算什么,可今儿赢时却是被你打击惨了。

    咱们哥儿几个顶多受了点皮肉伤,算不得什么,可他……

    嘿嘿!从今往后,我看他还做不做那白日梦了!”

    今日隆正帝的态度,鲜明无比。

    在众人看来,他对赢时这个儿子,是真的没半分骨肉情了……

    失去了这份父子情,赢时再妄想什么,就真的只能是笑话了……

    而这却恰恰,却是赢时平生最大的目标。

    因此,对赢时而言,这份打击之大,可想而知。

    也难怪牛奔几个笑的无比痛快。

    贾环嘴角抽了抽,心道你们哪里知道隆正帝心里还是很有这个儿子的,不过他也不愿搅了他们的好心情,岔开话题道:“奔哥,牛伯伯就没找你谈谈心?”

    “嘎!”

    牛奔的得意笑声戛然而止,面相滑稽的僵在了那里。

    见他这幅表情,满帐人哄堂大笑。

    牛继宗倒是没找牛奔谈心,但只用了一个眼神,就差点没让牛奔趴下……

    “臭小子!”

    牛奔讪讪笑骂一声后,又高兴道:“嘿!环哥儿,你是没看到那些人的眼神!

    看样子,他们是真在怀疑你是不是皇帝的干儿子!

    对了,陛下找你什么好事?”

    秦风皱眉道:“关你什么事?”

    牛奔也奇怪:“是啊,关你什么事?”

    “哈哈哈!”

    温博大笑。

    韩家三兄弟齐齐抽嘴角……

    贾环摆了摆手,道:“没什么大事,对了……我大姐有孕了。”

    “哇!”

    众人齐齐惊呼一声,然后都满脸喜色,恭喜起贾环来。

    这当然是一件大喜事,很显然,这个孩子的未来,一定差不了。

    不管是子以母贵还是母以子贵,一个亲王爵肯定跑不了……

    贾环以后再多一个亲王外甥,地位也就更加显赫稳当了。

    贾环笑着应下后,又道:“还有,陛下的意思,一会儿咱们这些武勋将门子弟,围着篝火摆个擂台,演习演习武艺,赢者他有重赏。”

    “切!”

    牛奔等人无语道:“你要参加,别人还打个屁啊!”

    贾环如今八品修为,虽然含金量很低,只是“催生产品”,可再低也是八品啊。

    力量是做不得假的。

    尤其他修习的还是天下第一炼体武学《白莲金身经》,如今他的身体力量之大,连乌远都有些骇然。

    直道董千海天下第一武宗之名,名不虚传。

    此等力量,又哪里是那些连七品都不到的衙内们能抗衡的?

    这种陪太子读书的配角,牛奔等人自然不愿意去做。

    贾环笑道:“我自然不会参加,就是你们这些世子辈的……

    哈哈!别打别打……

    你们在这玩吧,我要去宁叔那里坐坐。

    泽臣带着赵虎和曹雄他们在西域历练,到现在也半年了,一个信儿也没回。

    要不是世清每月写信回来,我都不知道他们是生是死。

    世清说,泽臣他们在西域可是杀了个尸山血海,听说,现在西域戈壁上的马贼看到云字号的旗子,就跟看到索命阎罗王一样。”

    牛奔咋舌道:“泽臣的杀性那么重?”

    温博冷笑一声,道:“你看看他老子就知道了。”

    说起这,连秦风都有怨气:“宁家的功法入的就是杀道,宁泽辰他父亲咱们也认识不少年了,何曾见他笑过?一身气息瘆人,也就是跟环哥儿还有点软话儿……

    你们说要是平常也就罢了,今年端午的时候,我看在泽臣的面上,去川宁侯府送节礼,居然连杯茶都没上,更别说还礼了……”

    “哈哈哈!”

    牛奔和温博两人闻言,大笑不已。

    牛奔幸灾乐祸道:“风哥儿,再让你矫情!别说是你,就是在我老子跟前,宁至都没给过笑脸,仇人似的,你……你还给他去送节礼?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贾环跟着笑了声,又道:“行了,毕竟是长辈,都少说两句。

    你们玩儿吧,我去坐坐就来。”

    ……

    此次打围共出动兵马二万五千人,分五部。

    除却霸上大营的一万兵马外,蓝田大营出兵五千,京营出兵三千,打酱油的五城兵马出兵两千,再就是御林军五千。

    分五角驻扎在行营五面。

    贾环等人的营帐,靠近在霸上大营。

    而蓝田大营,则在东北方向,正位于傅家营帐后方……

    因此,贾环带上了乌远。

    至于董明月和蛇娘,已经不在他身边了……

    一路上,不断有人跟他打招呼行礼,或者,用好奇的眼神看着他。

    当然,自然也少不了不善的目光。

    只是,不管是谁,看到贾环身后抱刀而行的乌远后,都不怎么有上前的勇气。

    哪怕是经过傅家营地时,那些正苦着脸修补营帐的傅家亲兵……

    不过,对正在给之前他杀的那个老太监念往生咒的僧道,贾环还是多看了两眼……

    ……

    宁国府,天香楼后,一处空置的宅院内。

    虽然是空置的院子,但并不荒凉,时常有人进来清扫。

    而且,园子里开满了淡紫红色的红蓼花,暖香扑鼻。

    贾惜春的暖香坞里,种的便是这种花……

    许是因为花香还有无人的缘故,所以,每天夜里,这座小院中都会出现不少的萤火虫。

    小吉祥等人的目的地,便是这里。

    不过,当她带着香菱还有乌仁哈沁兴高采烈的来到这里,还没进门,却有些愣住了。

    小院里,竟然有动静……

    三人不动声色的顿了脚步后,挤在门边,小心的打开了一条缝隙,往里看去。

    待隐隐看到里面的火光和女人的哭声后,顿时大吃一惊,脸色都有些变了。

    不会是……

    不会是……

    想起一些平日里听到的鬼狐传说,三人的脸色都发白了。

    香菱的牙齿更是开始打架了,紧紧的拉住小吉祥的衣角……

    好在小吉祥胆子大一些,她又将院门稍稍的开大了些,仔细往里看去。

    待看清里面跪着的两人后,不由怔住了。

    竟然是……贾惜春和入画!

    转头“嘘”了声,让香菱和乌仁哈沁安静后,她有些好奇的趴在门边,想看看她们两人到底在搞什么鬼。

    她抿嘴得意的笑着,想听到话柄,改明儿去“嘲笑”四丫头去。

    她难道是在拜花神?嘁!

    然而,当小吉祥静静听去时,嘴角的笑容却又渐渐敛了去……

    “娘,惜春来看您了……”

    “娘,您在天上还好吗?

    三哥说,每一个亲人去世后,都会化成天上的一颗星星,而娘化成的星星,就是女儿眼中最亮的那一颗。

    三哥说,娘一直都有在天上看着惜春哩。

    我好信三哥的话……”

    “娘,女儿一直在努力的学画画儿,就是想有一天,能将娘的影儿画出来。

    这样,女儿就能天天的看到娘,就又能有娘亲了……”

    “娘,惜春真的好想娘亲……”

    只听了几句后,小吉祥悄悄擦去了眼角的晶莹,脑袋退了回来,然后又悄悄的合上了门。

    转头对香菱和乌仁哈沁摆了摆手,往外点了点。

    她们两人会意,就跟着小吉祥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小院门前。

    直到转了个弯儿,在一处两座耳房相犄的狭窄夹角里,三人挤在夹角里,彼此靠着,才松了口气。

    都有些沉默。

    娘亲,谁又不想呢……

    四姑娘至少还知道她的娘亲是谁,还记得她的影儿。

    可是小吉祥和香菱,却是连娘亲是谁都已经忘记了……

    不过好在,小吉祥是天生的乐天派。

    一双小手捂住脸揉了揉,再放下来,脸上又重现了灿烂的笑脸。

    她撇撇嘴,轻声道:“叶嬷嬷说,咱们府上,只有两处有萤火虫。一处是这里,今儿怕是没办法扑了。

    还有一处,在北边儿临街的墙下,那里也有,就是有点远。

    咱们去那里扑吧!”

    香菱也是呆憨的性格,方才难过了一小会儿,这会听小吉祥又说起玩的,顿时就忘了悲伤,连连点头,小声道:“好啊好啊!”

    倒是乌仁哈沁,有些不放心道:“小吉祥,是不是有些太晚了?我怕……我怕……不安全。”

    小吉祥白了她一眼,道:“杨梅姐姐,怎么会不安全?这是咱们家里耶!

    咱们手里又有风灯,还有,你看那里……”

    说着,小吉祥手向外一伸,往不远处昏暗的一处角落一指,对乌仁哈沁得意道:“我告诉你哦,咱们府上四周的暗处角落里,都有人守着哩,那里就有一个哩!是一个不说话的姐姐……”

    “在哪?”

    乌仁哈沁微微侧头,看了眼一片昏暗的甬道,莫名道。

    即使明月高悬,可是草原上的人,大半都有夜盲症……

    小吉祥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把脑袋往外一伸,正想说一句“不就在那儿嘛”,然而,话未出口,脑袋又一下收了回来,身子攸然绷紧,小脸煞白,一双大眼睛里,满满是惊恐骇然之色。

    紧接着,就连身躯,都因为恐惧,难以抑制的颤抖了起来……

    ……

    ps:我会努力的写第三更,书友们帮忙订阅一下啊!给点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