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九十七章 最长的一夜 (三)
    很多答案,不到谜底揭开的那一刻,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个结果。

    所以,贾环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只能茫然的看着隆正帝。

    隆正帝也不是神仙,如何能想出答案?

    他唯一能肯定的是,赢时背后,一定有人在操控,或者说,诱导。

    只是赢时在宗室中的人缘颇佳,承爵之后,不用在景阳宫中读书,就给了他更多的自由和机去会接触宗室诸王。

    因此,很难判断他到底是受了哪一个的挑唆。

    就今天看来,似乎荆王世子赢皓最有嫌疑。

    可是,荆王一脉,素来与世无争。

    数十年来,几代荆王都规规矩矩,从不参与朝政党争。

    他又有什么动机做这些事呢?

    而且相比于赢时,赢皓在宗室中的人缘更好。

    今日的表现,并不出格,与以往也没什么不同。

    如果非要牵强出一条疑点……

    那就是赢皓与忠顺王府的关系不错,与赢朗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

    可隆正帝绝对不信,以赢皓展露出的智慧,会为了这点交情,就暗下黑手,做出这种恶心他之事。

    生在王侯帝王家,自幼便见惯了阴谋诡计,哪里还会有人因为“义气”去站队?

    稍有不慎,影响的将是整个荆王一脉。

    而且,就算帮助了忠顺王府成了事,荆王一脉也早就封无可封了。

    赢皓作为未来的一字亲王,贵不可言,完全没有理由再做什么。

    所以,隆正帝还是倾向于忠顺王那边使出的奸计……

    心中冷哼一声,隆正帝对贾环道:“去看看贾妃吧?对了,把朕的念珠还来。一个心中无佛的人,拿着念珠都是亵渎。”

    贾环闻言,嘿嘿一笑,从怀中掏出那串看之不似凡品的念珠,送还给了隆正。

    不过表情有些恋恋不舍……

    尽管知道贾环是在做样子,隆正帝还是忍不住笑骂道:“快滚!一天到晚就知道在朕跟前耍赖,早晚有一天,朕要亲手打你一千大板,好好治你一治!”

    在隆正帝的“威胁”声中,贾环一溜烟儿的出了大帐,没了踪影。

    “阿弥陀佛!”

    就在贾环离开后,隆正帝所在的这座大帐内,忽然响起了一声佛号。

    佛号回荡在整个大帐内,梵音袅袅。

    而且,正是出自之前一直站在苏培盛后面一些的那位老“公公”之口……

    “委屈大师了!”

    隆正帝竟对这名老“公公”打了个佛礼,口中尊称大师,歉意说道。

    而那名老“公公”却只轻轻的摇摇头,道:“老衲不过为人主略尽一点绵薄之力罢了。”

    隆正帝一边让苏培盛给这位“假公公”让座倒茶,一边客气道:“大师过谦了,大师乃人间真佛,佛门圣僧。

    纵然白云禅师,也只是大师师侄晚辈。

    久闻大师法眼如炬,能辩奸邪。

    今日观之,大师可有教朕之处?”

    隆正帝目光有些炙热的看着这个老和尚……

    这时苏培盛这位大明宫总管大太监,亲自搬了一把大椅,放在老和尚身后,然后恭敬道:“性一禅师,您请坐。”

    老和尚也没客气,点点头后,便坐了下去,然后对隆正帝道:“陛下所言太过,老衲不过少林一老僧罢了。

    至于法眼如炬,能辩奸邪,更无从谈起。”

    不过,老和尚见隆正帝那张脸黑了黑,又想起佛门那几位所求之事,心里长叹一声,话音一转,又道:“然,佛渡有缘人。与佛门相关之人的面相,老衲倒也能妄语一二。”

    隆正帝闻言,面色这才好了点,忙道:“大师请讲!”

    “陛下,当为明君,爱民如子,可流芳千古。”

    老和尚一本正义的说道,面色严肃。

    隆正帝有些无语的和老和尚对视着,他怀疑,这个老和尚是不是和贾环认识……

    一样的狡猾无赖,一样的眼睛澄清,一样的不畏惧于他……

    不过好在,老和尚到底没有贾环那般“无耻”,只要理由站的住,哪怕很牵强,就轻易不再让步。

    老和尚与隆正帝对视了一会儿后,心里又是一叹,道:“陛下,还有一人与佛门有缘,便是方才与陛下交谈之人。”

    “哦?”

    隆正帝闻言,精神一震,他看着老和尚道:“那此人,是奸邪,还是良善?”

    老和尚沉默了下,而后沉声道:“他将是……秦之干将,柱国功臣。”

    隆正帝闻言,细眸猛然一睁,随即又紧紧眯起,化为一条缝,眼中眸光直视着老和尚,沉声道:“大师此言,可当真?”

    老和尚闻言,叹息出声,而后缓缓的点了点头,却没有再开口,且闭上了双目,无声的诵起了经文……

    不过,隆正帝却有些骇然的发现,之前,老和尚额前的那两道眉毛,分明还各残存着一缕黑色,然而此刻,双眉却全变成了雪白,没有一丝杂色。

    ……

    “大姐!”

    贾环闲庭信步的在无数宫人、侍卫和太监的注视下,走进了隆正帝的行营“寝宫”内,进门还没看见人,就高声呼喊了声。

    “呀,是三弟!快进来!”

    贾元春身着一身宫装,正在大帐内的贵妃榻上坐着读书。

    猛然听一陌生男人呼喊,先是一惊,随即便反应过来来者何人,顿时笑容满面的起身迎了上去。

    她目光亲昵的看着贾环,惊喜道:“三弟,你怎么来了?”

    贾环在家人面前永远没个正行,得意洋洋的撇嘴道:“是我大姐夫让我来看大姐的。”

    “噗!”

    平日里望眼所及之处,无一人敢有半点失礼的贾元春,陡然看到这么一个无赖儿,顿时忍俊不禁的喷笑出声。

    更喜得无可无不可。

    在满帐宫人昭容瞠目结舌的注视下,素日来最知礼重礼的贾元春,竟拉着贾环这个外臣的手,将他往里引,安置在一个宽榻上让他坐住了。

    又忙让抱琴给贾环斟茶,拿点心水果,如同一个长姐宠溺幼弟一般……

    一直看到毫不客气的贾环狼吞虎咽的吞下了一盘点心,又美滋滋的喝尽一盏茶后,贾元春才舍得松开眼,又要招呼宫女去准备……

    贾环脸皮再厚,也不好在一大房子的女人注视下,再吃喝一回。

    他忙摆手劝道:“大姐大姐,你快坐下说会儿话吧。

    弟弟我又不是刚从牢里出来的,来姐姐家吃一点意思意思得了,哪还能狠吃……

    再说,一会儿我还要回去吃烤全羊呢。”

    这番不识好歹的话,让众人侧目,贾元春也哭笑不得的嗔了他一眼,道:“尽爱玩笑!”

    贾环也是嘿嘿一笑,道:“大姐,不过旬日没见,你也太客气了。”

    贾元春闻言,微笑着摇了摇头,不接这个口,而是问道:“家里都可还好?老祖宗身子可还安康?”

    贾环笑道:“都好,老祖宗身子很好,每日里和姊妹们还有宝二哥说话玩笑,要不就去园子里逛逛,日子过的好的很。”

    “那,家里其他人呢?”

    贾元春再问道。

    贾环顿了顿,道:“其他人也都好,爹、姨妈、姊妹们、俩二哥、兰哥儿他们都很好。大姐不用挂怀……

    哦对了,太太最近,愈发迷上了佛经。

    说是梦到了宝二哥的那块玉,是来自什么大荒山无稽崖。

    为了感谢天意,她立下宏愿,要上去庵堂里礼佛三载。”

    贾元春闻言,却顿时怔住了,怔怔的看着贾环。

    贾环笑着安慰道:“大姐放心,并无大事。待太太还了心愿,外面世界也海晏河清后,自然就会再出世安享天伦了。”

    贾元春闻言,缓缓的点了点头,看着贾环温声道:“三弟,我信你。”

    贾环脸上的笑容,顿时深了许多,点了点头……

    ……

    夜幕渐渐降临,明月当空。

    宁国府,宁安堂后宅,小吉祥难得一脸正经的在做着“女红”……

    没错,就是“女红”。

    太阳没有打西边儿出来,她确实面色肃然的握着一根绣花针,在做着针线活。

    广义的来说,女儿家做的针线活,都应该叫女红。

    小吉祥严肃认真的将手里的针线缝在了软纱上,努力的将纱绢缝制成了一个网兜,然后,又缝在了一个铁环上……

    没错,别的女孩的女红多是做荷包香囊,小吉祥做了一个扑网……

    过了大概两刻钟后,小吉祥两道毛毛虫眉一拧,用力缝完最后一针后,她先小心的扯了扯网兜,看看有没有漏洞和缝隙,再检查完好无损后,海松了一口气,然后又欢呼出声!

    一旁处,香菱似乎比她还高兴,笑的更甜,也跟着欢呼起来。

    魔王贾环不在家,白荷也在“实验室”里忙着,尤氏和秦氏还在卧床,如今宁国府内宅就属她的义姐小吉祥最大,“小腿子”自然自由的多,玩的也更开心尽兴!

    乌仁哈沁却很好奇,她有些心疼的看着一块上好的纱罗被缝成那样,问道:“小吉祥,这个网,是做什么的?”

    小吉祥得意道:“当然是捉萤火虫啦!

    哼!莺儿昨儿夜在蘅芜苑里捉了一些,兴的不行……

    今儿咱们也要捉些!

    我已经跟府上的老嬷嬷打听清楚了,就在天香楼后面那块儿,夜里就有,好看着呢。

    杨梅姐姐,香菱,拿好玻璃瓶,咱们走!

    一定要多捉一些,明儿把莺儿比下去!”

    “嗯!”

    双手紧紧捧着一个玻璃瓶的香菱重重的点点头,应了声,笑得极甜。

    乌仁哈沁虽然早在草原上就见过漫天飞舞的萤火虫,像星星一般多和美丽,却不愿扫兴,也笑眯眯的抱着一个玻璃瓶,跟在小吉祥后面,朝天香楼附近走去……

    而这个时候,公侯街后街处,一个身着一身黑衣的身影,若隐若现的出现在了墙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