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九十六章 最长的一夜(二)
    “何事?”

    隆正帝的声音清寒下来,目光阴沉的看着赢时,问道。

    赢时见此,还未张口,一颗心就寒了一半。

    他强忍着心中悲凉,将贾环如何杀他从宫里带出来的大伴,又如何淋了他一身血,还威逼于他的事讲了出来。

    赢时双目委屈之极的看着隆正帝,想要从他这个已经不能再叫“父皇”的父亲这里,取一点暖……

    也想要证明,某人给他说的,都是错的。

    他父皇绝非是绝情冰冷之人,当初出继于他,只是因为太上皇受了赢历的挑唆,逼着他父皇这般做的……

    然而,在他忐忑期待中,隆正帝的眼神却愈发冰冷了,他寒声道:“贾环虽然混账顽劣,可他为何会凭白杀你伴当?朕知他最深,若非逼不得已,他又怎会暴起杀人?”

    说着,目光扫过牛奔等人的脸面,心中愤怒之极。

    他以为,牛奔等人脸上的伤,是赢时身边的太监所为……

    心中对这个蠢儿子的所作所为,简直失望透顶。

    更对在背后挑唆之人,杀意凛然。

    然而,在赢时看来,隆正的这番反应,却全部是对他而来的。

    一时间,赢时的心,冰寒如铁。

    他眼近乎神绝望的看着隆正帝,他想不明白,什么叫做“朕知他最深”?

    我才是你的儿子啊……

    哪怕你问出个青红皂白,也好过这般无端的指责。

    父子天伦,在你心中,还不如一个臣子吗?

    又或是,如那人所说,你从未将我当做你的儿子……

    赢时神情恍惚,心痛欲裂。

    而上方,隆正帝见赢时只被他训了一句,就恍若丢了魂儿一般,失魂落魄的站在那里。

    心中愈发失望……

    他想不通,他的性格坚韧如斯,被人凌压二十年而不折。

    赢历的城府,同样深如渊海……

    怎地他这位长子,却这般不堪?

    怒其不争的冷哼一声,隆正帝沉声斥道:“混账东西,还不退下?”

    平心而论,他的这番训斥,本意其实还是为了保护赢时。

    如果真如他所料,牛奔等人是赢时身边的太监所伤。

    那么追究起来,无论如何,赢时都要被扒下一层皮。

    否则,他如何能跟牛继宗等人交代?

    皇帝,也绝不能随心所欲。

    太上皇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他?

    然而,他的这句本是保护之言,却如同一把钢刀,狠狠的刺入了赢时偏激孤拐的心里。

    当他垂下头,归回原位后,细眸中,竟是一片冰冷的灰色……

    这一出父子间的对话,让大帐内的气氛跌落万千,再继续“动员”下去的意义也就不大了。

    隆正帝随意交代了几句明天打围事宜,又让一等伯牛继宗、镇国将军赢祥并皇太孙赢历共掌行营之事后,便让众人散场了。

    不过,最后又留下了贾环……

    这份圣眷之隆,别说诸王公大臣,就连皇太孙赢历都轻轻的挑了挑眉尖。

    赢时更是死死的站在原地,任一个个年长的亲王郡王从他身边走过而不动。

    直到一声轻轻的叹息响起在耳边,赢时的身子微微一震。

    “时王兄,走吧。”

    赢皓拉着他的胳膊,将他往外带去。

    赢时没有执拗,他死死咬住嘴唇,苍白的唇角被他咬出一抹殷红,却犹然不觉。

    僵硬着步伐,一步步跟着赢皓等人出了龙帐。

    隆正帝看到这一幕,心中怒其不争之余,又有些不忍,谁没舐犊之心?

    念及此,他转眼狠狠的瞪向了贾环。

    贾环无辜道:“陛下,您看臣干吗?又不是臣挑唆的武直郡王……

    他居然让傅安和李芳带着一百多亲兵,把牛奔、温博和秦风给打了。

    如果仅仅这样也就罢了,臣再愤怒也还是懂尊卑的人。

    臣带人去找傅安和李芳理论就是……

    可我们正解决着问题,武直郡王却让那个杂毛太监……苏公公,我不是说你啊……”

    苏培盛尴尬一笑后,连连对贾环使眼色。

    贾环转过头,就看到隆正帝吃人的眼神看着他。

    用后世的话来形容,这三孙子敢跟朕玩儿断章,说到关键处就没了……

    看到隆正的眼神后,贾环讪讪一笑,继续道:“陛下,臣等正和傅安他们讲道理,告诉他们不能不守规矩。

    咱们都是将门中人,有矛盾了动手本是常事,没什么了不起的。

    就算输了,挨了揍,也只能怪学艺不精,活该。

    可他让亲兵动手是几个意思?

    他这是不守规矩,所以臣要教训教训他们。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武直郡王却让他身边那个杂毛公公放暗箭,一箭把张川的屁股眼子给射穿了!

    哎哟喂!

    可把张川给疼死了……

    啧啧,陛下,您知道那种感觉吗?”

    隆正帝紧绷的脸上神色本来就古怪非常,可听到最后,顿时勃然大怒,随手抄起一个家伙,就朝贾环身上砸去。

    换个人自然不敢躲,雷霆雨露俱是君恩哪!

    可贾环哪有这份恭敬,不过他倒也没躲,只伸手一接,就将那物给接在手上。

    定睛一看,竟是一串墨玉佛珠。

    贾环见之大喜,忙收进怀里,给隆正帝行了个大礼,道:“多谢陛下赏赐!”

    隆正帝生生被这孙子给气笑了,转头作势寻起刀来,骂道:“朕再赐一刀更好!”

    贾环嘿嘿一笑,起身继续道:“陛下,然后,臣就把那个太监给杀了……

    不杀不行啊,那么多武勋之后站在那里,没有一个交代,怕会凉薄了人心,对武直郡王更不好……

    张川的曾祖、祖父都是为国征战而死。

    他爹又在黑辽之地和野人打仗打了二十年,累积功勋,才换回了一个世爵。

    家里就那么一个儿子,结果还让人给爆了菊……

    没个交代也说不过去。

    不过陛下,臣有些奇怪,武直郡王平日里与臣等从无交恶,还有点头之交。

    臣实在想不明白,今日之事到底为何?

    臣以为,此事背后必有蹊跷!

    陛下,您怎么看……”

    隆正帝点点头,缓缓咬牙道:“朕也知道古怪,着实可恨……”

    贾环见隆正帝这幅表情,哀叹一声,道:“唉!陛下,您这是在替武直郡王生气,恼他们算计到他头上呢吧?”

    “怎么?朕还护不得他了?”

    隆正帝闻言,面色不善,觑着眼看着贾环道。

    赢时是他的长子,他岂有不关爱之理……

    贾环嘿嘿笑道:“护得,当然护得,只是……”

    “有屁快放!”

    也不知怎地,平日里不苟言笑的隆正帝,看到贾环这幅怂样子就来气,皇家的修养都不顾了,脏话骂的飞起……

    贾环再叹息一声,道:“武直郡王有陛下您护着,自然是他的福气。臣只是在可怜自己……

    真真是天可怜见的,臣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一堆婆娘要养,这般辛苦不说,无缘无故的还遭人算计……

    陛下,您乃天子,知天下事。

    您说说看,到底谁在后面算计?

    他算计谁不好,非算计臣干吗?”

    “噗!”

    苏培盛这样久经宫里规矩考验的人,看到贾环这幅德性,都着实忍不住喷笑出来。

    而他一旁的另一位老“公公”,亦是用一种微微诧异的眼神,观看着贾环。

    见隆正帝的目光扫来,苏培盛忙跪下请罪。

    隆正帝只冷哼了声,苏培盛的脸色就瞬间唬的发白……

    千万不要以为贾环能够和隆正帝谈笑风生,别人就也能够。

    换任何一个人,在面对隆正帝冰碴子一样的脸时,心里都会发虚。

    当年隆正帝还是亲王,没有被压制时,满朝大臣,都以“铁面亲王”来形容他。

    所到之处,如同冰山一座,通常所有人都鸦雀无声。

    可见其威势之重。

    只可叹,登基为帝后,隆正帝反而受到了更多的束缚……

    但其威严,也绝不是苏培盛能够触犯的。

    好在,隆正帝并没想和他的心腹太监计较什么,他转头瞪了眼一脸无辜表情的贾环,沉声道:“这件事不要问朕,朕也在糊涂……

    不过,想也能想到,总不逃不过是那边的人罢了。”

    贾环闻言,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看着隆正帝,轻声道:“陛下,一定要注意安危啊。

    傅安身边带了两个武宗……

    虽然不知其意为何,但是,总不得不防。

    臣完全想不明白,陛下,您说说,他傅家到底想干吗,啊?他到底想干吗……”

    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和口吻,这孙子是明目张胆的在给傅家上眼药呢……

    一旁处,苏培盛嘴角抽了抽,低下了头。

    隆正帝闻言后,更是面色古怪,他觑眼看着贾环道:“糊涂东西,连这件事也不知道……

    下个月便是皇太后七十千秋,她老人家向来崇道信佛,尤其信峨眉山的白云禅师和青城山的玄空道长,因此朕特意下旨请了他们来,与太后谈佛论道。

    是车骑大将军傅恒派了其子傅安,护送他二人进京。

    只是他们听说朕要在铁网山打围,心生菩提心,要来这念往生咒,超度生灵。

    这是太后的懿旨,怎么,你有意见?”

    看模样,要在铁网山“大开杀戒”的隆正帝,没少受太后排揎,此刻却想要将锅甩在贾环身上。

    贾环自然不会接,他面色凝重道:“太后怎会知道白云禅师和玄空道长?还会信他们?”

    隆正帝闻言一怔,转眼看向苏培盛。

    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是啊,满天下的高僧大德,何止这两人?

    太后又都没见过,为何偏偏……

    苏培盛躬身道:“陛下,是半年前,武直郡王向太后献了一份白玉罗汉和香楠木道祖,并两份经文真解。想来,太后从那个时候才开始信奉两位蜀中佛道的……”

    贾环闻言,却又迷糊了……

    真的是赢时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