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九十五章 最长的一夜(一)
    “环哥儿,到底哪里不对?我虽然也觉得不大对,却又觉得没啥不对啊……”

    温博抓了抓脑袋,看着贾环问道。

    贾环看了他一眼,道:“博哥,当年你家也是镇守黑辽十数年,白山黑水之间,也有不少江湖能人。

    你能一次请动两位武宗随行么?”

    温博闻言,连连摇头道:“开什么玩笑,我哪能……”

    话没说完,面色一变。

    是啊,连他都请不动,傅安凭什么就能请得动?

    而且,还一次请动两位。

    他请来两位武宗,想干什么?

    一时间,大帐内众人的面色都阴沉了下来。

    不可掌控的未知,最让人讨厌,和不安……

    “环哥儿,那你以为呢?”

    牛奔一边往脸上擦抹着紫色药水,一边问道。

    药水是蛇娘所配,专门消肿活淤。

    至于紫色则是贾环的要求,尽可能看起来惨一点打官司好用……

    看了眼牛奔愈发“凄惨”的脸型,贾环抽了抽嘴角,然后摇摇头,道:“我只能猜到,这两人应该不是傅安所请,至于背后之人到底是哪个……我一时间也猜不出。

    那一伙子里,每个人,都有可能……”

    “所谋不小啊……”

    秦风啜饮了口茶后,看着贾环道。

    贾环点点头,对众人道:“事到如今,我们也只能小心谨慎行事。不过,我以为,不管背后之人是谁,他们的目标都不会是我们,我们值几个钱?

    甚至……那两个僧道,都未必就是他们的杀手锏。

    否则,也不该这么早就暴露在众人眼前。”

    牛奔“嗯”了声,不过随即又不屑的笑了声,道:“我也觉得那两人就是摆设……

    他们若真以为找来两个武宗,就能为所欲为,那我只能说他们太天真了。

    此次打围,出动了御林军、京营、五城兵马,还有霸上、蓝田两大营,共计两万五千精卒。

    除却五城兵马那两千废物外,其他四营人马,哪个不是精兵悍将云集?

    只要一百披甲老卒,持大秦戟以军阵相列,就足以抵住一个武宗的进攻。

    更何况,哪个大佬身边没有几十个强弩卫士?明暗哨更是遍布。

    想靠江湖人士成事,嘿!那神京城里的贵人早就少了一大半!”

    秦风点点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可以不考虑那两人。

    他们虽然武功高绝,可背后都有一大派人马和山门。

    不管他们敢动哪一个,日后清算起来,都绝没有他们的好下场……”

    “除非……”

    贾环却忽然接口道:“除非他们背后之人,有必胜的把握,说服了他们,并且给了他们免死金牌。

    而这张免死金牌的分量,很高……”

    大帐内忽地一静……

    “三爷,前面传话回来,说圣驾已经到行营三里外了。”

    大帐外,帖木儿瓮声叫道,打破了众人的沉默。

    “呼!”

    贾环起身,笑道:“诸位兄长,也不用多想什么,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我记得有这么一句话,说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花招都不堪一击。

    这座大营里有两万五千兵卒,除却御林军和五城兵马外,还有一万八千。

    呵呵……

    谁敢翻浪,就是!”

    这话牛奔就爱听了,顶着一张紫色的猪头,豪气万分道:“对,谁敢翻浪,让风哥!”

    “哈哈!”

    温博大笑一声,也跟着附和道:“没说的,风哥!”

    “放屁!”

    秦风也站起身,笑骂一声,道:“少扯淡了,走走走,赶紧去接驾,迟了不是玩笑的。”

    ……

    接驾其实就是一个面子活,正主儿连面都没露,一群王公大臣,文勋武贵,就只能巴巴的跟在龙撵之后,护送着龙撵前往圣驾行在。

    不少人的面色都有些难堪,或许,看着万人中的那座龙撵,心中又掀起了汹涌的不能平之气。

    可皇家规矩如此,他们也只能将这股郁气憋在心里,一直护送着隆正帝入了中军大营。

    众人在一座巨大的绣龙大帐外,恭候了片刻后,才又领到旨意,去旁边一座大帐内候着,一会儿议事。

    这座大帐,算是行在寝宫,内有皇妃随行伺候,外臣不好入内。

    一干王公贵戚们,便在太监的带路下,去了数十米外的大帐去候着了……

    此次打围,来者众多。

    除却一些宗亲之爵,和少数几个留守京城镇守的武勋,比如温严正和施世纶外,其他大部分王公武将,全都来了此地,在大帐内分成两班而立。

    宗室王公一班,外臣武勋一班。

    当然,还有一大部分品级不够格的中低级将军,并无进大帐的资格,不算他们……

    此刻,赢广、赢禾等人,正满脸愤恨的跟一些年长王公低声说着什么。

    几个亲王、郡王们,不时用阴冷的细眸扫向贾环。

    而武勋队伍中,牛奔顶着一张面目全非的恐怖脸庞,也正在被围着询问着……

    若非牛继宗那张脸黑的跟锅一般,唬的牛奔不敢乱来,按剧本他现在其实应该痛哭流涕的控诉才对……

    不过,尽管只是垂头丧气的给诸位煞气腾腾的叔伯们答话,可效果依旧不错。

    傅安和李芳两人,此刻面色煞白的站在后排队伍里。

    被那一道道锋利如刀的眼神扫过后,两人的双腿都有些发软……

    两人心里都极不是滋味。

    他们有什么办法?若能选择,谁愿意做这种自绝于武勋将门的事……

    但愿将来那位贵人能给他们平反……

    幸好,没等那些暴躁的将军们压抑不住怒火回头来揪斗他们,隆正帝就在苏培盛和另一位没见过的老公公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身着一身黄金甲的隆正帝,看起来心情挺不错。

    虽然脸上依旧没有什么笑容,可也没有往常的冰寒之气。

    而且,没等众人跪下行礼,坐上“帅位”的隆正帝就大手一挥,以在军营中不便行礼为由,免了众人的参拜。

    不过,当他的一双细眸往下一扫,神色微微一怔。

    宗室王公那边似是怨愤之气四溢,而武勋大将那边,更是煞气腾腾。

    尤其是……队伍中间,牛奔顶着那张夸张的“鬼脸”,格外引人注目,还有温博和秦风脸上也都受了些伤……

    隆正帝又扫了眼勋贵前方,面无表情站在那里的贾环,再想起宗室王公那边的动静,心里冷笑一声,果然是起风浪了……

    不过面上却不显,似什么都没看到一般,隆正帝朗声开口道:“我大秦以武立国,至今已过百年。

    先祖披荆斩棘,为大秦打下了万世太平之基业,使得国内已经承平甲子年余。

    这虽是好事,却也使得朝野上下尚武之风渐退。

    尽管,历朝历代,太平盛世,皆是文进武退,但我等却不敢忘却大秦立国之本。

    百余年前,中原浩土沦为异族铁蹄之牧场。

    炎黄百姓,成为禽兽刀下之鱼肉。

    太祖高皇帝尽起八千关中子弟,横扫天下,解黎民于危难,与诸位的先祖一起,打下了这大秦的万里江山。

    但也付出了难以承受的代价。

    自太祖高皇帝起,再到诸位每一位的先祖,无不将一腔热血,洒在了大秦的每一寸土地上。

    因此,尔等一定要牢记,绝不能荒废武备,使得脚下侵泡着祖宗鲜血的土壤,丢失一寸。

    否则,尔等就是入了九泉之下,也无颜面对诸位的列祖列宗。

    尔等谨记否?”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听到这般激情澎湃的一番告白,尤其是众人的先祖也在其中唱过角,众人岂有不给面子的道理?

    齐齐拜下,山呼万岁!

    王公大臣那边虽然有人面色莫测,却也不得不跟着大势跪下。

    也有些人心里揣测,似乎将隆正帝此次打围的想法摸透了。

    以为隆正帝是想另开蹊径,以这种方式来定下出兵西域,收复西域万里江山的策略。

    忠顺王心中则冷笑一声,若他这位四哥有这种想法,不免就太可笑了些。

    大秦军方不得干政,这是一条死线。

    别看朝堂上那些武勋将士们嗓门一个比一个大,可军机阁里的大佬,哪个敢出声?

    国运决策权,从来与军机阁无缘。

    他们只负责军事。

    隆正帝就算拉上他们唱这一出戏,又有何用?

    哼!

    隆正帝让众人免礼平身后,目光扫视了一圈,看出了一些人脸上的不以为然之色,却并没有在意,他又道:“前汉武帝早年,观匈奴之患,立下宏图大志,终有一日,要马踏龙城,解除大汉边戎之祸。

    只是……

    雄伟如武帝,早年也要受困于人,难掌大权……

    因此,他便以上林苑为猎场,打猎行围,训练出了千名羽林亲卫。

    其中,便有卫青、公孙敖等世之名将。

    由此可见,打围之行,绝非荒嬉玩乐之举。

    诸将当以此为念,重整我大秦武备之风!”

    “喏!”

    众将齐应。

    而宗室王公那边,以忠顺王为首的数位王爵,听到隆正帝的话后,无不弯起嘴角,似笑非笑。

    眼神中的嘲讽意味几乎压抑不住……

    当了二十年泥菩萨的人,竟也敢与武帝相比……

    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一个个面相古怪。

    只是,他们却没有看到,在另一侧,贾环几乎明目张胆的用嘲讽的眼神看着他们……

    一群记吃不记打的蠢货……

    “陛下,儿臣……臣有事起奏!”

    大帐内短暂而微妙的寂静被打破,武直郡王赢时满脸忿忿之气的出列,躬身对着隆正帝,语气委屈不平道。

    看着站出来的赢时,隆正帝眼眸一闪,心中蓬然生起了一股怒火。

    他没有想到,那些人竟如此歹毒,居然将他这个已经过继出去的儿子推出来,当枪使。

    该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