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九十三章 磕头赔罪
    贾环此刻身边一个人都没留,只他一人形单影只的面对对面一群张牙舞爪的龙子龙孙。

    不过,他却并没有什么气弱,即使面对赢历,也只是依礼的客气。

    见随赢历发问,一群赢皇子孙目光不善的看了过来后,贾环面色淡然道:“殿下,臣无话可说。”

    赢历闻言,细眉轻皱。

    不过,没等他开口,站在赢时身旁的赢禾就厌恶道:“你自然无话可说,咱大秦也是开了眼了。

    历朝历代,可曾出过你这般跋扈不知礼的臣下,还敢跟主子动手杀人的?

    要我说,你若还有半点臣子之心,就立刻自缚双臂,跪下磕头认罪。

    看在你祖宗的面上,我等从轻发落就是。”所谓得寸进尺……

    “极是!”

    “合该如此!”

    “此是正理!”

    赢禾话音刚落,响起一片附和之声。

    贾环用眼神止住了董明月的“蠢蠢欲动”,然后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赢禾,道:“我是臣下没错,可也是太上皇和陛下的臣子,与王爷你什么相干?

    至于主子之论,就更恕我孤陋寡闻,难以理解了。

    敢问,谁是谁的主子?”

    贾环此言,让赢姓皇孙中顿时响起一片哗然。

    他们看贾环的眼神,简直是在看什么大逆不道的逆贼。

    连赢历的目光,似乎都微微有些波澜……

    年纪最大的赢广拦住了暴怒的赢禾等人,他看着贾环沉声道:“宁侯,你此言何意?

    莫非,你连我赢秦皇室乃天下共主都不准备认了吗?”

    贾环看着这位颌下生须的郡王,摇头笑道:“王爷所言差矣,天下共主,乃是太上皇和陛下,而不是整个赢秦皇室。

    如果分不清这个,你们怕是难以定位好自己。”

    “这大秦的天下,乃是我赢家天下。”

    赢广厉声说道。

    贾环点点头又摇了摇头,道:“这天下,的确是赢家天下。但,并不止是赢家的。”

    赢广简直气急反笑,他凝视着贾环,沉声道:“本王今日真是大开眼界……

    怎么着,莫非你贾家也准备来分一杯羹,想要逐鹿天下不成?

    可是你不觉得,这种想法晚了一百年吗?”

    贾环闻言,却不再看他,而是看向了赢历,笑道:“殿下,由此可见,太上皇的眼光是何等的睿智和英明。

    我想,殿下就绝不会说出如此……令人发笑之言。”

    赢历闻言,面色并没有比先前和缓多少,他看着贾环,道:“贾环,现在不是说恭维话的时候。

    几位王兄对你的指责,你怎么看?

    他们说的,也有些道理。

    纵然……纵然武直郡王有错,可似乎也不需要你来出手吧?

    闹出现在这个摊子,你说该怎么办?”

    贾环闻言诧异道:“殿下,臣并未对武直郡王做什么啊,臣只是出手惩戒了那个敢英烈之后的阉庶而已。”

    赢历闻言不语,目光淡淡的看着贾环。

    似是不想做口舌之辩……

    贾环也并未回避他的眼神,目光无愧的与他对视着……

    赢广却显得更加愤怒了,他含怒道:“钟公公乃是武直郡王的随从公公,自幼看护他长大,连我等寻日见之,都不拿他当奴婢看待。

    就算他有问题,轮得到你来惩戒?”

    “就是!别说是钟公公,就算是王兄身边的一只猫一条狗,你也得敬着!”

    忠成亲王世子赢禾不甘寂寞道……

    “你怎么说?”

    赢历再次开口,看着贾环淡淡的问道。

    贾环耸了耸肩,道:“太祖铁律,后宫与阉庶不得干政,违例者,人人得而诛之。

    臣完全不知,臣何错之有。”

    “你……”

    此言一出,赢广等人顿时傻眼儿了,指着贾环气急道:“诡辩,诡辩!”

    贾环好笑的看着这群平日里活在“戏中”和自己幻想中的皇孙们,心里其实是有些怜悯的。

    前明皇朝,虽然也是将藩王当猪养,可到底还给人一块封地。

    在封地上,藩王可以无法无天,胡作非为。

    可是在本朝,这些人几乎是被当成真正的猪来养,甚至还不如猪。

    为了大秦皇朝的万世基业,天家是不存在亲情的,只有冷漠的防备……

    不过,这与贾环并不相干。

    他对赢广道:“王爷,你这是在说我诡辩,还是在说太祖?”

    赢广生性还是老实,就是太过古板迂腐,听到贾环的话后,气得直哆嗦,却连句骂人的话都不会……

    他只是看着赢历,气的嘴唇发抖,道:“太孙,你怎么说?就这么纵着他?他可还有一点上下尊卑?”

    赢历闻言,皱起眉头看着贾环,道:“贾环,不得放肆。”

    贾环轻轻点了点头,道:“臣知错。”

    赢历眉头稍松,又道:“贾环,此事说到底你也有错处,就跟几个王爷赔个不是吧。毕竟,他们是我大秦的王爵世子,位尊于你。”

    “哪有那么便宜的事?今儿他杀了我的大伴,就赔个不是。明儿再来人杀一个,再赔一个不是。日后是不是连杀了我,也赔个不是?这就是你的公道?”

    赢时满面怒容,昂着下巴看着赢历道。

    “正是,若只如此便轻易揭过,不严加惩治,我皇家威严何在?纲常体统何在?我等又谈何尊贵?”

    忠智郡王,也就是大名鼎鼎的九郡王,其世子赢良阴沉说道,他看向贾环的目光,亦格外阴冷。

    不过对他的敌视,贾环就有些理解了。

    当初扎萨克图亲王世子求婚大秦,原本指的是赢杏儿。

    可后来贾环一通大闹,惊动了闭关中的太上皇,降下旨意,另选宗室贵女下嫁。

    隆正帝选中的,就是九郡王之爱女,赢果儿……

    赢历目光淡淡的看着赢时,道:“那你说怎么办?”

    赢时冷哼一声,不看贾环,只盯着赢历道:“自缚双手,磕头,赔罪,听凭发落!”

    赢历连想都没想,就摇头道:“绝不可能,荣宁二公于我赢秦有扶邦定鼎之功。”

    赢时闻言,顿时大怒,就要再次开口大骂,而赢历也冷下脸来。

    真要如赢时所言,那他在军中好容易才积攒下的些许名望,瞬间就会化为飞灰。

    这是他绝不允许的。

    看到气氛又僵持起来,一直冷眼旁观的赢皓忙再次拦在中间,挡住了似乎已经准备挥拳动手的赢时,执着他的胳膊,又回头看向赢历,笑道:“都是自家骨肉,何必为了一个外姓臣子生出龌龊?岂不让外面笑话?

    我荆王一脉从来不插手政事,此事我本不配多言。

    只是,又实不忍见自家手足骨肉相争。

    不得不多言一句……

    想来,这应该算做家事,而不是什么政事,两位可愿听我一言?”

    面对赢皓,赢历给出了笑容,道:“自然是家事,也不曾想争吵,让人笑话。

    王兄有话尽管说便是,原本也想请王兄指教。”

    赢皓摇头道:“哪里敢谈什么指教,不过是多话罢了……

    这样,我的建议很简单,诸位姑且听一听。

    大家都是骨肉至亲,为何不能彼此都退让一步呢?

    让步给自家兄弟嘛,又有何妨?”

    “要我如何让步?”

    赢时觑眼道。

    其他人也看向了面带温润笑意的赢皓。

    赢皓对赢时语重心长道:“王兄,太孙殿下说的没错。

    贾家三祖功勋盖世,甚至于我等皆有大恩……

    也正因如此,连皇祖和陛下都对他宠爱有佳,几与我等皇孙无异。

    你让他自缚双手磕头赔罪,有些太过了……

    皇祖和陛下面上都不好看呐!”

    “你……”

    赢时没想到赢皓会这般说,顿时气急,想要挣脱他的手。

    一时间,竟挣脱不开……

    赢皓忙安抚道:“你先别急,听我说完……”

    说罢,也不等赢时答应,又转头看向赢历,道:“殿下,自缚双手,磕头赔罪,的确不妥。

    可若只是轻轻的赔个情就揭过此事,是不是也太轻巧了些?

    不管怎么说,时王兄也是一个郡王啊!

    贾环就敢操刀相向……

    着实有些骇人听闻,若不加以处置,有损皇家威严。”

    赢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那依王兄之意呢?”

    赢皓脸上笑容加深了些,道:“依我浅见,大家何不各退一步。

    时王兄也不要太过强人所难,太孙殿下也莫太呵护臣下。

    就让贾环……跪下认错,如何?

    也不用他磕头,更不需他自缚双手。

    如此一来,既显得全了贾家先祖的颜面,又能消了时王兄的怒气。

    岂不正好?”

    “皓哥儿到底不凡,此意见极为中肯。

    虽然到底还是便宜了他些,不过就当看在贾家先祖的面上罢。

    我对荣宁二公,也素来敬仰的很。

    若非今日太过不像,也不至于此……”

    率先附和的,是赢广。

    他其实算是比较中立之人了,原先对贾环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为了维护皇族的体面,以及和赢时的交好之故,今日才向贾环发难。

    因此听到赢皓所言后,比较赞成。

    赢广既然都如此说了,其他人也就借机下台,连连点头附和。

    他们其实也都明白,真让贾环自缚双手,磕头赔罪,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而赢时见大势如此,也愿就坡下驴,其实他之前种种作态,除了要挽回些颜面外,更多的,是想恶心赢历……

    他心中也没奢望过,能让贾环能够给他磕头赔罪,还自缚双手任他处置。

    因此,他也“勉为其难”的点点头。

    众人见之,再看向赢历。

    赢历面色似乎纠结挣扎了番,不过看到诸王兄们的目光,权衡了一番后,最终,还是缓缓的点了点头……

    “呵……”

    就在这时,一道有些平淡,而平淡中夹杂着些许蔑视的笑声,响起。

    连同赢历在内的诸多赢秦皇孙们,闻声面色攸然一变。

    ……

    ps:码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