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九十二章 撕破脸皮
    大秦从高祖皇帝起,便与宗族,或者说是宗室不睦。

    待到太上皇继位后,更是饱尝了年长的伯王、叔王和兄王的凌压。

    因此,太上皇执掌乾坤后,便命宗人府立下了规矩:

    非点部皇族王公,不得知政。

    这一条规矩,基本上就挡死了皇族干政的可能。

    虽说,并不禁止皇族习武入军。

    可话虽如此,却没有哪个王公子弟真敢如此。

    一来,基本上没有人能吃的了这个苦,也没这个时间。

    因为凡郡王以上承爵世子,满六岁者,每日都要入景阳宫中读书。

    “卯入申出”,也就是早晨五点至下午三点,共计十个小时……

    一年到头,只有元旦、端阳、中秋、万寿(皇上的生日)、自寿(自己的生日)这几天放假,一共五天,连除夕都不放假。

    所以,除了少数活力四射、酷爱习武者,其他人纵然有此心,也没了力气。

    二来,也没有哪个皇族王公,真敢一心在军中拼搏发展,太犯忌讳……

    满朝文武能容得下一个异姓人执掌军中大权,却绝对容不下一个宗室染指军权。

    因此,就限制宗室实权而言,大秦可以说已经做到了迥绝千古。

    而对于宗室王公来说,既然务实不能,就只能务虚了。

    所谓务虚,说白了,其实就是追求一个面子。

    活出一个尊贵的体面来。

    这几乎也是赢秦皇族绝大多数王公的生命意义,和他们死守的底线。

    若是连这个底线都没了,那么他们这些王公还算什么王公?连普通百姓都不如……

    因此,当看到贵为郡王的赢时,此刻竟一身的狼狈,这些龙子龙孙们,无不愤怒非常!

    同为被贾环“欺凌”过的对象,赢时与赢朗不同,他平日里与这些宗室子弟向来交好,仁义大方,很得人心。

    而赢朗却因为性子疏狂,仗着皇太后是其亲祖母,宠溺非常的缘故,不仅傲视同辈,甚至还因其父是权倾朝野的忠顺王的缘故,插手过政事,做“掮客”揽过银子。

    这种“异端”行为,使得赢朗在宗室中素来不得人心,也没人将他看作是未来的宗室王公。

    连他自己都不这样看,以他素日以来的口吻来看,他是将自己当作未来的皇帝端着架子的……

    所以,之前赢朗被贾环打成废人,宗室内连个出头的人都没有。

    也正是这个原因,此刻赢朗见到赢时这幅惨样,心里反而有些快意……

    但其他人却绝不这般看。

    忠礼郡王赢广,其父乃太上皇三子赢祉,当今陛下三兄,文采华然,生前颇得士林人心。

    在武直郡王战殁,太子被废后,赢祉便为诸皇子之长,亦是有意储君大位的。

    可惜,最终太上皇却定了四子赢正为嗣君。

    之后没多久,赢祉便抑郁而终了……

    赢广承爵时,年不过九岁,至今日,也不过将将三十。

    除被圈禁在郑亲王府的赢晳外,赢广为赢秦皇族第四代最长。

    因此,地位又有所不同……

    他看之忠厚沉稳,面相老实,但此刻却面带怒气。

    赢广走到赢历面前,拱手道:“太孙殿下……”

    赢历忙还礼道:“王兄有何指教?”

    赢广摇头道:“小王向来愚鲁,不及太孙惊才艳艳,更被皇祖亲自教导十载,小王岂敢有指教之谈?

    只是,今日之事,实在太过出格。

    若无一个交代,我赢秦王族颜面何在?”

    赢历闻言,脸上的笑容渐渐敛了去,眉头皱起,看起来,颇为为难……

    赢广之后,忠成亲王世子赢禾跟上前一步,拱手对沉默不语的赢历道:“殿下,今日且不论孰是孰非,纵然武直郡王有差,可……

    上有太上皇、陛下所在,又有皇家宗人府所束,自有人管教我等皇族子弟。

    何时轮到做臣子的,能出手教训主子了?”

    “对!太不像了!到底谁是君,谁是臣?”

    “哼!有些人,怕早就忘记了,谁是主子,谁是臣下了……”

    一群龙子龙孙,皆为细眉细眼,此刻聚在一起,眸光森冷的看着对面的贾环。

    赢历似乎颇感为难,他迟疑道:“可是……今日之事,错并非在贾环……”

    “好啊,你果然护着他!

    我就知道,没有你在后面给他撑腰,他一个臣子,哪来的这么大的胆子,动辄敢对我皇族子弟动手!

    之前打废了赢朗,后来更是连荆王世子也打,如今,他还要杀我!!

    赢历,你好歹毒的心,你还没登基,就敢这样做,若是等日后你登基为帝,岂不是要明目张胆的大肆诛杀宗室?

    我们还有活路吗?

    赢历!有种你来现在就杀了我!

    只会躲在背后使阴招,你算什么能耐坐这太孙之位?”

    赢朗刚换了一身常服走过来,就听到赢历的话,顿时怒火万丈。

    他自觉今日颜面扫地,若不能收一点回来的话,日后还如何能见人。

    本就对赢历心怀大怨恨,此刻再听他“推诿”之词,顿时火力全开,不留一点底线的厉声指责道。

    这番撕破脸皮的话,别说首当其冲的赢历面色瞬间阴沉下来,连赢广、赢禾等人,都忍不住色变。

    而站在赢历一次的赢皓,嘴角忽然弯起一抹弧度,一闪而逝……

    然后,他忙站在赢历与赢时中间,拦着赢时劝道:“王兄,有话好说,消消气。

    你误会太孙殿下了,咱们皇家众皇孙中,谁不知太孙殿下乃是首屈一指的良才美玉,温良恭让,仁厚友爱,最得皇祖太上皇的垂爱。

    他万万不会行此事,万万不会行此事的。

    冤有头债有主,王兄你有怒气,也别发错人啊!”

    赢皓挡在满脸戾气的赢时面前,执着他的手,笑着劝解道。

    有赢皓打头,赢广等人也纷纷开口劝道。

    当年太上皇九子夺嫡的惨烈,延续至今还未结束,令人心有余悸。

    他们现在可不想陷入新一轮的夺嫡中,尤其还是一场没有半分胜算的斗争。

    只是众人愈是这般劝拦,反而激起了赢时的孤拐性子,就愈发豁出去了破口大骂。

    骂赢历如何耍奸卖乖,骗取太上皇的宠爱。

    又如何心思阴险,手段卑微,谋取了皇太孙之位。

    又因为他是太上皇所立皇储,连陛下都动不得他。

    所以,他在得位之后,对皇父的艰难处境不闻不问,任凭皇父被别人刁难。

    总之,将赢历描述成了一个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的东西……

    一句句劲爆的言语,不仅让赢历面色一阵青红变色,眼中怒火蓬生。

    就连周围围观的将士兵卒们,都有些目瞪口呆。

    原来皇族子弟间吵架,就是这般……

    奇怪的是,皇太孙偌大的名头,怎地却被一个郡王教训成这般?

    他们哪里知道,纵然贵为世间第一家,亦免不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之困扰……

    因为种种“历史”原因,还有身份年纪之别,使得赢历面对撕破脸撒泼的赢时,一时间没什么好办法……

    然而,当着成百上千人的面,被赢时这般污蔑,赢历还是觉得怒火中烧……

    这时,贾环回头对牛奔、温博、秦风三人轻声低语了几声,三人闻言犹豫了下后,还是转身离去,而后便招呼着众将门子弟,并他们麾下的亲兵们家将离去了。

    一群衙内们虽然都是武夫出身,可在大宅门里长大的,哪个不是人精子?

    此刻一个个恨不得脚下生翅,立即飞离此是非之地才好。

    因为几乎每一个将门世家都有祖宗严训:家中子弟,绝不可参与储位之争……

    这种事,文官可以站队,武将却不能。

    只要有一兵一卒涉及其中,性质就会立马发生变化。

    所以,牛奔三人只轻轻一提,一群人就呼啦啦的全离开了……

    而有了牛奔等人的带头,原本围在周围看热闹的人,无论是将军还是士兵,也纷纷趁机远离此地。

    没一盏茶的功夫,傅家营地上之前拥挤的场地,就空出了一大片。

    除了一群龙子龙孙并其随从外,就只剩下傅安、李芳一伙人,和……贾环。

    对了,还有不远处的五位武宗。

    这般大的动静,又怎会不引起旁人的注意?

    别说赢时、赢广等人,就连赢历,看到贾环只轻轻吩咐了一句,就将满场的将卒们驱离,细眸中,瞳孔不由的收缩了下……

    “时王兄,看到了么?

    这就是是荣国子孙、宁国传人,好大的威风!

    如今大秦军中,七八成都是贾家的人,你也敢惹他?

    弟弟我就是因为不小心惹了他,才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唉……

    你怎么就不知道吸取教训呢?”

    赢朗站在一群龙子龙孙中,细着嗓子,满脸讥讽的阴阳怪气道。

    说罢,又补充了句:“不过,王兄你说的似乎也不是没有道理……

    他贾环再有能为,有咱们皇祖在,他也不过是一个空包壳子。

    若是背后没人指派撑腰,他又如何敢对咱们兄弟下手?

    还是王兄你目光锐利,看的透彻,我之前居然没有想到这一截……

    有理,有理啊!”

    口气之刁钻古怪,让人闻之生恶。

    赢时又不是傻子,如何听不出赢朗这孙子的歹毒心意,就是想挑拨他和赢历闹事。

    可是,他本来就想借机闹一回,好让人看清赢历的真面目,打击他的名望,好为下一步行事做准备……

    再者,他也着实不愿去面对贾环。

    之前他身旁那位老公公被贾环面无表情的挥刀斩首那一幕,对赢时的冲击着实太大了些。

    赢时不是没要过他人性命,心情暴虐之时,使唤人打死的下人不是一两个。

    可即使打死,也只是拉下去堵着口打板子。

    悄无声息的,一条人命就没了。

    何曾见过方才那样,狠辣恐怖的杀人法?

    因此,他心里对贾环着实有些发憷……

    但他不怕赢历,因为赢历是文明人,就算想害他,也只是在背后使阴招……

    所以,借着赢朗的话,赢时再次对赢历高声喊道:“连赢朗都看出来了,你还有什么话说?是非公道,自在人心!”

    赢历闻言,脸色再次阴沉下来。

    而赢朗竟也满脸的不高兴……

    好你个赢时,还真是狗眼看人低。

    招呼别个就是王兄长王弟短,招呼他就直接喊名字。

    还有,什么叫做“连赢朗都看出来了”,你他娘的瞧不起残疾人是怎么着?

    不过,跟赢皓相处了一段日子后,赢朗的智商有所提高,没有当场发作。

    反正,他们很快就没好果子吃了……

    而面对赢时的再三质问,赢历面色淡漠,他细眸中没有任何感情的目光看了赢时一眼后,又看向贾环,平静道:“贾环,你有什么话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