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九十章 三问而杀
    交战的双方,就算不是武人,也都是见过血的精锐悍卒。

    等闲人又岂能成为将门亲兵?

    而且,双方还都未持兵器。

    所以,尽管打起来拳拳到肉,可是却少有人叫出声,顶多也就闷哼一声。

    若是连这点痛都忍不住要咋呼,那还是不要练武当武人亲兵了。

    不够丢人的。

    找机会打回来才是正经……

    因此,此刻乍然响起一声惨叫,别说在一旁续交情的几个武宗级大高手,就连营地中打的正欢的两方人手,都不由的停住了手,想看看到底是哪边出了个丢人现眼的东西。

    然而众人看去后,无不面色一变。

    只见贾环一方的一个不知名的小衙内,此刻正反手抱着臀,凄声惨叫着。

    在他臀后,一只羽箭插在其上,没入半截儿。

    很显然,若只是射在了屁股肉上,这位从小习武的小衙内,绝不会叫的如此凄惨。

    那么,可想而知,这只羽箭射在了何处……

    在场众人先是不由的菊花一紧,遍体生寒,而后便是不可抑制的怒意,尤其是贾环一方之人。

    艹你姥姥!

    我们干架都不用兵器,你们居然敢在后面放冷箭!!

    勃然大怒的数百人,纷纷转头去寻找放暗箭的人,心里打算,待找到后,定然让那人也亲自体验一回,被箭插后门的滋味如何。

    然而,等他们转头看到放冷箭之人时,面色却又是一变……

    营地后面,站着一行人。

    正中间的,是一个身着金黄色莽龙袍的青年,细眉细眼,唇边留着一抹黑须。

    而他身旁,则站着一位躬背弯腰的老太监,手中提着一把刚刚放下的角弓……

    原本怒不可揭的众人,怒气却渐渐敛去了。

    甚至,在被当中那位莽龙袍青年用细眸寒光扫过时,有大半还低下了头……

    似乎对自己能有如此威慑力感到满意,那王袍青年嘴角轻轻弯起,缓步走上前来。

    目光中充满了淡淡的睥睨和自傲,直视着不肯低头的贾环。

    一步,两步……

    “王爷小心!!”

    然而就在他走到一半时,一直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边的那位太监,却忽地面色大变,尖声急喝一句,然后身形一闪,急促间挡在了王袍青年身前。

    只是,随即他便生出后悔,因为他发现,对方并非是冲他身后的王爷去的。

    而是,冲他而来。

    可惜,当他发现时为时已晚,已经失了先手。

    偏对方速度又奇快,他只将将来得及将手中的长弓挡在身前,妄想阻拦一下。

    却忽又发现,那道极快的身影竟在他眼前一分为二,分绕两边……

    太监眼中满是骇然惊恐之色,以为此人的目的,终究还是他身后的王爷。

    因此,慌乱间,他竟弃了长弓,伸开手拼命想护住身后的王爷……

    只可惜,当他弃弓的那一瞬间,那两道飘忽的身影却又攸然合一,一手探出,毫不费力的擒住了他的喉咙。

    太监绝望的闭上了眼,心中哀叹一声,终年打雁,却不想今日被人玩弄于股掌间。

    现在想来,对面之人的身法虽然诡异奇快,但真正的武功修为,还不如他……

    只是,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人竟敢直接对王爷出手……

    不,他应该想到的,因为此人对王爷出手,并非没有前科……

    悔之晚矣,悔之晚矣!

    太大意了……

    “贾环!你好胆!还不放开钟公公,你想造反吗?”

    一直被太监挡在身后的王袍青年从一旁站出,看着一手擒着太监喉骨的贾环,惊怒交加的厉喝道。

    擒拿住太监之人,正是贾环。

    而这位王袍青年,便是之前所言的武直郡王,贵为当今陛下长子,却被太上皇做主出继给原绝嗣之武直郡王的赢时。

    依礼法而言,他才是当今的太子……

    然而,贾环听到了赢时的话,只淡淡扫了他一眼,而后却转头,看向已经被他突然暴起的这番举动,惊的忘了惨叫的那位年不过十六七的小衙内。

    贾环认得此人,名唤张川。

    祖上几代都在军中打拼。

    熬到他父亲这代,终于熬出了个三等男的世爵。

    算是地道的荣国一脉。

    以前在好汉庄,这位极为活跃的小衙内,曾被人忽悠着,以此名义,傻乎乎的跟他敬过酒……

    在这个圈子里见惯了人精子,陡然见到这么一个简单人,贾环还挺喜欢,所以就给了他这个面子,也记住了他。

    “张川,过来。”

    贾环淡淡的招呼道。

    张川张大的嘴巴还没闭上,眼中的眼泪也还在流着,闻言后,有些不知所措。

    但早已将贾环视做人生灯塔的他,还是下意识的选择了听贾环的话,向前迈了一步……

    然而,却又忍不住惨叫一声……

    牛奔和温博两人见状,对视一眼后,一起上前,一人架住张川一边,往贾环处走去。

    其他衙内和亲兵们多站在原地,一时不敢动。

    不过诸葛道等六名曾与贾环等人一起出征过西域的,却没怎么犹豫,与秦风一起跟了上去。

    其他衙内见状,面上愧色一闪,都是热血年纪,被这么一对比一激,也纷纷跟了上去……

    牛奔和温博两人将张川架到贾环跟前放下后,面色极为肃穆,看了眼面色涨红,已然怒极的赢时,眼神冷然。

    贾环看着张川,道:“张川,告诉我,你曾祖是怎么死的?”

    张川闻言后,抽着脸,低声道:“跟着老荣国战死的……”

    “大点声!”

    贾环冷喝一声。

    张川被喝的一个激灵,可怜巴巴的看着贾环。然而当他看到贾环凌厉到庄重的脸色时,心中也陡然生起了一股庄重之气,他昂首挺胸道:“回宁侯,张家曾祖张大保,乃是追随第一代荣国,为大秦战殁于沙场而死的!”

    一股肃然之气,在营地上空攸然笼聚……

    绝大多数衙内,不约而同的都生出了与张川相同的激荡心情。

    因为,他们同样皆为此等忠良英烈之后!

    “张川,告诉我,你的祖父是怎么死的?”

    贾环再问。

    “回宁侯!家祖张和,三十年前,与先荣国公,一起战殁与北海冰原,英灵永存!”

    张川之前疼痛的泪已流尽,此刻流下的,是光荣和骄傲的眼泪,最后四个字,他竭声嘶吼而出。

    “英灵永存!”

    张川嘶吼罢,贾环单手锤胸,沉声复述一遍。

    “英灵永存!”

    而后,无数在场的衙内,以及各自的亲兵家将,都面色激动慨然的齐齐一喝。

    为各自的先祖英烈所喝!

    时至今日家族还能保有爵位的,无不是用先祖的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根基!

    而对面,之前怒气万分,满面涨红的赢时,此刻面色却隐隐有些发白,眼神有些怯意……

    更远处,一直在看热闹的军将兵卒们,也都敛去了脸上的玩味,面色肃穆起来,腰背挺直……

    “张川,告诉我!

    如我等这般世代簪缨之家,满门忠烈之后,可能忍下此等阉庶之?”

    贾环厉声三问。

    “不能!”

    张川面色涨红,颤着嘴唇,声音有些喊破的怒吼道。

    “不能!”

    牛奔、温博、秦风、韩家兄弟并诸葛等人,咆哮出声。

    “不能!”

    满场衙内最后齐声怒吼。

    声势冲天!

    贾环点点头,眼神扫过张川、牛奔、温博、秦风,及至满场的衙内,然后,转头对面色苍白的赢时道:“王爷,你听到了么?”

    赢时看鬼一样的看着贾环,强撑着身份,色厉声荏道:“贾环,你……你想怎样?”

    贾环冷笑一声,头都没回,高声道:“告诉郡王,阉庶无故而我辈者,该如何?”

    “杀!”

    “杀!!”

    “杀!!!”

    肃杀之气,冲天而起!

    贾环双眼逼视着踉跄后退一步的赢时,冷声再道:“郡王,听到了么?

    这便是答案……

    阉庶敢辱我英烈之后者,杀!”

    话音刚落,贾环松开已经被他箍的奄奄一息的老太监的喉咙,反手抽出腰间佩刀,“呛啷”一声,雪练般的刀光闪过,在那位钟公公骇然欲绝的目光下,贾环手起刀落,将其偌大一颗皓然白首,生生斩落。

    老太监被刀背一带,人就往后倒去,从脖颈处喷出的殷红热血,淋了赢时一身……

    “啊!”

    赢时满色惨白,骇然惊叫一声,连连后退,没留意脚下,一下摔倒在地,狼狈不已。

    然而,贾环却又提刀上前……

    这一幕,让无数人为之震惊和担忧。

    后面那群看热闹看的热血沸腾的将军们都站不住了,纷纷向前赶来,想要劝贾环别冲动。

    以贾家的地位,贾环的圣眷,杀一个阉庶太监不算什么。

    可若是再杀一个郡王……

    那就是真真的取祸作死之道了。

    就算太上皇和隆正帝再宠信你,也绝不可能留你甚至贾家满门的性命……

    贾环自然没有那么冲动,他只是目光凌厉的看着赢时,逼问道:“郡王,到底是何人挑唆的王爷,使得王爷心智失常,下令围攻我三位兄长?”

    赢时闻言,原本骇然的眼神微微一怔,有些迷茫,似是在想着什么……

    贾环也不催他,就静静的等着他想。

    而其他人听闻贾环此言,也纷纷松了口气,站在原地不上前了,一起看着赢时。

    忽地,赢时面色微变,似是真的想到了什么……

    可是,没等他开口,营地门口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众人回头望去,无不色变,纷纷行军礼拜道:“吾等见过太孙殿下!”

    来者正是赢历,他身后跟着另一个金色莽龙袍少年,以及方冲、李武、冯紫英、陈也俊、卫若兰等人。

    在马上随意一挥手,让众人平身后,赢历看着满地狼藉和钟太监的无头尸身,对拱手与他请安的贾环喝道:“贾环,这是什么地方,你胡闹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