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八十八章 风起
    当贾环辞别了贾母等人,急匆匆返回宁安堂时,还没进门,远远的隔着大插屏,就听到堂内的叫骂声,中气十足……

    贾环闻声,心底先松了口气,而后眉尖轻挑,看向一旁的董明月。

    这是重伤的人能有的气息?

    董明月摇头道:“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贾环心知既然董明月这般说,必然有因,脚下便不再停留,大步走进宁安堂。

    然而,当他甫一进入宁安堂,看到里面几人的惨样时,眼睛一瞬间隐隐泛红光,身上的戾气惊人!

    他看着肿成了猪头的牛奔,一双绿豆眼都红肿成了缝隙,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嘴角还流着血的惨样,强压着怒气,一字一句道:“奔哥,哪个打的你?!”

    温博在一旁也是鼻青脸肿的,一只黑黑的扫帚眉都少了许多,听到贾环的话后,怒视着牛奔道:“都是这个家伙自找的,对面带着一堆精兵,他也敢往里冲,害的我们也被打。”

    牛奔虽然被打成了猪头,可精神看起来倒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他居然用眼缝儿觑着温博,还有些嘚瑟,哼哼笑道:“小爷让你跟上去了?”

    “我艹!”

    听到这么没心没肺的话,温博更怒,撸起袖子就要开干,却被贾环按住了,他皱眉看向牛奔道:“还是带着兵的?到底是哪个干的,是方冲?他活腻味了?”语气中煞气惊人。

    牛奔摇摇头,啧了声,眯缝着眼看着贾环道:“行了,你气那么狠干什么,这种事以前也不是没有过。

    武勋将门子弟,话不对口就开干,今天我打你,明天你打我,都这样。

    我爹当年都是这样……

    不过今天倒霉些,正好碰到了那位也在场……

    对了环哥儿,你没抢李芳她妹妹做小妾吧?

    他怎么那么恨你,大街上咬牙切齿骂骂咧咧的,要不是他,我也不会一恼火冲进去捶他。”

    “李芳,是哪个?”

    贾环皱眉道。

    一旁正用帕子包冰块敷嘴角青肿的秦风道:“就是武田侯府,李定的儿子。王子腾老婆的娘家……”

    贾环闻言恍然,点点头道:“王子腾在我们府上把她给休了,糊涂东西,往忠顺王那边大笔送银子,想给王子腾谋个官。”

    秦风一边吸着凉气,一边道:“还真是作死……这就对上了。

    李芳和蜀中侯府世子傅安一起,带着一百亲兵队往铁网山赶,正好和我们在兴化坊拐角处碰上,李芳一直骂你,奔哥儿一听就火了,冲进去揪着李芳打,然后就被打了……”

    贾环想不通:“他们敢跟你们动手?”

    秦风闻言,嘴角抽了抽,道:“武直郡王也在,你也不是不知道,他的王妃就是蜀中侯府二等伯吴恒的长女。那位主儿一向傲的紧,奔哥儿当着他的面打人,他自然不会客气,让傅安、李芳等人放手打……”

    贾环听到“武直郡王”四个字,眼睛一缩。

    而后,他轻吸了口气,看着牛奔道:“还能骑马不能?”

    牛奔“切”了声,道:“就那群怂包,能把我怎么样?一群王八蛋不敢真打,就朝脸上招呼,艹他奶奶的!”

    贾环冷笑一声,眼中的寒气让人观之生寒,他道:“那怕什么,谁打的,加倍打回来就是……既然都还能骑马,那还等什么,咱们走!”

    说着,贾环就要往外走,却被秦风给拦住了。

    秦风皱眉道:“环哥儿,你不要意气用事。

    你又不是不知道武直郡王的身份。

    说起来,他才是陛下的长子。

    可惜,没能入了太上皇的眼。

    为了给太孙让路,太上皇就将他过继给了已故的武直郡王为嗣。

    不过到底是觉得亏欠了他,所以太上皇每年都有丰厚的赏赐赐下,皇太后也很照顾他。

    这位主儿的性子,可是孤拐的紧。”

    贾环看着秦风道:“只要赢时不动手,咱们又不打他,怕什么?”

    秦风苦笑道:“环哥儿,你冷静点。

    你没看奔哥儿自己都没当回事么,当年你还没练武前,他就带着韩大几个和方冲那一伙子成天在朱雀大街上打来打去,只是没今天打的狠罢了……

    而且,你当着他的面打人,岂不就是在打他的脸?

    关键是现在也不是时候,他们已经前往铁网山了。

    今天铁网山围场全部戒严,御林军、京营、五城兵马,还有霸上和蓝田两个大营,一共五方兵马。

    再加上各个武勋门第的亲兵家将,足有两万人还多,谁敢在这个时候乱来?”

    贾环道:“我又不调兵围了他们,谁管我?”

    秦风又苦笑了声,道:“环哥儿……”

    贾环伸手止住了秦风的话,他沉声道:“风哥,我不是意气用事。

    今日他们若是和你们一对一的干,你们输了,那我无话可说,回头苦练,下次找机会再找回场子就是。

    可是他们仗着亲兵,围殴你们,又是天府军团的人……

    蜀中侯府那位二等伯傅恒,当年也算是咱们先祖荣国旧部,不过,他还有一重身份,就是当初太上皇身边的一等侍卫……

    他和咱们,到底隔了一层,这些年来也少有走动。

    既然他们都已经不讲规矩、不讲情面的打过来了,咱们如果不打回去,影响的将会是咱们的整体气势……

    而且,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秦风等人闻言,面色顿时严肃起来,看着贾环道:“怎么说?”

    贾环沉声道:“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赢时虽然性格确实孤拐高傲,可以前,他跟咱们从没有落下过面皮,甚至,还有意交好。

    谁都知道,即使那位已经出继出去了,可他从来没对那个本来‘属于’他的位置放下过……

    想来,这也是奔哥今天敢当着他的面去打李芳的缘故。”

    “就是,谁想想到这家伙说翻脸就翻脸,他娘的!”

    牛奔郁闷道。

    贾环道:“所以说,事有反常必有妖!”

    秦风想了想,也没想出个所以然,他皱眉看着贾环道:“那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贾环缓缓摇摇头,道:“我一时也猜不透,他撕破脸皮的缘故。

    不过……不管为了什么,咱们先打回去再说。

    他给咱们脸面,咱们就给他脸面。

    他既然自己先不要脸,还以为谁都让着他不成?

    不过一个弃子……”声音清寒。

    “环哥儿,再考虑一下吧,万一……”

    秦风还是有些犹疑。

    牛奔却从后面跳了出来,吼道:“我最烦你这样娘们儿叽叽的,亏你还跟着我们屁股后面学了那么久,你学了个屁啊?就听环哥儿的,先打回去再说!”

    “就是!”

    温博也略嫌嫌弃的看着秦风,埋怨道:“你也算是将门虎子,胆子到哪里去了?

    我们就打回去,怎么样,看他们能把我们怎么着!

    我看奔哥儿说的没错,你就是娘们儿叽叽……”

    秦风闻言,脸色顿时涨红,气骂道:“你们两个少放屁,你们才娘们叽叽呢,我说不打了吗?”

    说着,又转头对贾环道:“环哥儿,我的意思是,他们身边有高手。

    我们几个身手也不算弱了,身边还都带有六品家将,可在那两个高手手下,连一回合都走不了。

    若非如此,我们也不会被打成这样。”

    牛奔闻言,顿时转移了目标,又恨得咬起牙来,嗷嗷叫道:“对,就是那两个牛鼻子秃驴最可恨,他娘的,要不然,凭小爷的身手,哪里能被打成这般惨?环哥儿,叫上远叔,给咱们报仇!”

    说完,还巴巴儿的看向一旁抱剑静坐的乌远,可怜道:“远叔,你可要给我们报仇啊!”

    乌远看了牛奔一眼,然后又看向贾环。

    贾环点点头,道:“不止远叔要去。

    那群人绝不会不知道远叔的道理,他们还敢出手,那就说明……他们身边有可接住远叔的存在。”

    “那怎么办?”

    牛奔有些傻眼儿了。

    温博也皱起浓眉,道:“这武宗什么时候成粽子了,来了一笼又一笼?”

    贾环摇头道:“不是武宗有多少,天底下的武宗也就那么多。

    可是……你也要明白,傅安这些人,并不是等闲草莽。

    不是位高,就是权重。

    武宗也不是神仙,每人身后都有一大溜儿的关系。

    只要活在大秦境内,他们就没有傲视王侯的资格。

    真正权贵之人请他们出手,尤其是有“恩泽”于他们的,他们很难拒绝。

    大家都道武威侯秦家手提二十万虎狼,世镇西北,权势无双。

    可在秦家的掩饰下,众人却忽略了蜀中侯傅家,也同样是世镇川蜀。

    远叔……”

    贾环又看向乌远,道:“川蜀之地,名山大川云集,应该有不少江湖门派,其中,不乏武宗吧?”

    乌远点点头,道:“蜀中峨眉、青城两派,皆为名门大派,相传各有武宗门人。除此之外,草莽之中多龙蛇,也难说到底有多少。”

    贾环赞同的点点头,道:“是这个理儿,所以,他们身边能有一两个武宗出现,并不是什么太难之事。

    不过,咱们不用怕,我自有安排!

    比人多,咱们兄弟怕过谁?”

    ……

    一刻钟后,宁国府角门前便聚集了百余骑轻骑,人人身着乌沉铁甲,背弓挎箭,要悬宝刀。

    其多异族人的模样,引人注目。

    队伍的最前头,为首的自然便是当今宁国侯贾环。

    其左右两侧,是几个脸面青肿的兄弟。

    而身后一侧,武宗乌远手擎一面云旗飘扬……

    在贾环正后方,却有两个比较“怪异”的人。

    其中一个,虽是男儿士子装,却生的面如冠玉,唇若涂脂,经验老道之人,一眼看去,便知是女扮男装,而且还是一个大美人。

    这位已是非常怪异了,然而另一位,却更加怪异。

    也是一个大美人,不过是正常的女儿装束,可让人惊恐的是,好端端的一个女儿家,肩头竟盘着一条雪练般的大白蛇!

    不过,没让人有多少打量的机会,这支队伍就狂飙离去了。

    随之远去的,还有不少“闲人”。

    ……

    ps:都猜错了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