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八十五章 负荆请罪
    隆正十九年,五月十七。

    一大早,贾环去前院校武场练完武,并叮嘱乌远和韩家兄弟们收拾好铠甲武器和马匹,及挑选亲兵等事宜后,就折身返回了后宅。

    在白荷、乌仁哈沁及小吉祥和香菱的服侍下,洗漱一番,换过衣裳,又用过早餐后,就去了尤氏房。

    这一次打围的具体日子不定,出发前,总要给家里人打个招呼……

    想来尤氏还不知此事,因为自那累倒后,贾环就严禁府里的丫鬟婆子,在尤氏身子没好利落前,拿琐事打扰她。

    因此,贾环来时,她还没起身洗漱……

    虽然自上回她病后,贾环就决定给她身边加派侍候的人,最起码再加两个守夜的婆子和服侍的丫鬟。

    可从不忤着他意思的尤氏,却罕见的拒绝了这个提议。

    给出的原因是,不方便……

    贾环神领会,也就不再勉强了……

    所以,这会儿子,尤氏房里还是只有银蝶和炒豆儿两个服侍丫鬟。

    而现在,这两个丫鬟却都不在房里。

    因此,贾环径直进了尤氏的卧房……

    “呀!”

    贾环推门而入,就见尤氏正起身下床,到临着拔步床榻边的小茶几上,自己斟茶水喝。

    见贾环进来后,尤氏惊呼一声,满面羞红。手一抖,更是将茶杯中的水从嘴角溢出,流到了身上……

    这个季节正是端午正阳最热的时节,可想而知,在没洗漱打扮前,尤氏身上穿的有多清凉……

    上身只一件粉荷色的真丝锦线肚兜,而下面,则是一件轻薄透明的淡蓝色纱裤,经过水浸湿后,贴在了身上……

    在一瞬间,贾环看到了无尽的曼妙风景,行举枪注目礼……

    面红耳赤的尤氏连忙回身,从旁边衣架上匆匆取到衣裳,颤着手将衣裳系好……

    一正一反间,又正好便宜了三孙子看了个遍……

    尤氏毕竟是过来人,虽然初时羞涩惊慌,可穿好衣裳后,立马就恢复了镇定。

    她似若无其事的对贾环笑道:“爷今儿怎么来的那么早?”

    贾环也不动声色的收了收小腹,不能输了气场,心里暗自命令下面的“小三爷”赶紧他妈滴收功,然后嘿嘿笑了两声,道:“大嫂,银蝶呢?怎么外面也没个守着的人,还让大嫂你自己倒水!”

    尤氏抿嘴一笑,艳光四射,她对贾环道:“那小蹄子听小吉祥说,用花瓣沐浴可以美肌肤,一大早天蒙蒙亮,就和我二妹还有炒豆儿一起去园子里采花了。”

    贾环呵呵一笑,道:“银蝶也爱美?”

    尤氏闻言,轻轻嗔了贾环一眼,道:“爷啊,银蝶也是女孩子呢!

    别说银蝶了,连那个小迷糊炒豆儿,往日里睡的糊里糊涂的,不日照半山不起床,今儿都早早的起来了,巴巴儿的准备了个小花篮,说要去多采摘些回来,也想美一美呢!”

    贾环哈哈一笑,道:“是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过大嫂就不用了……”

    “为何?我就那么不堪?”

    尤氏有些不乐意的问道。

    贾环笑道:“因为大嫂已经比花儿还美艳了,用花瓣洗澡,我怕那些花儿反而会偷了大嫂的美去。”

    “哪有……”

    尤氏闻言,一张脸顿时如同一朵开的极盛的大红牡丹一般,艳丽无双。

    一双水杏眉眼,更满是水意的看着贾环,目光里尽是惊喜之色。

    一时间,屋里的气氛充满了粉红色的暧昧,渐渐升温……

    “奶奶,我们回来啦!”

    在就要,或者也许要发生点什么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房门打开,三人依次而入,其中的一位高兴叫道。

    正是尤氏最小的丫头,炒豆儿。

    她在尤氏身边的定位,和小吉祥差不多,都是逗趣解闷儿的。因此平日里尤氏待她宽容的多……

    不过,她可没小吉祥的胆子。

    在尤氏跟前,炒豆儿或许还敢随意一点。

    可当她看到贾环时,顿时闭住了嘴,敛起了笑脸。

    贾环在两府家仆界的名声,当真是如雷贯耳啊!

    打一段炒豆儿倒不是很怕,当丫鬟哪有不挨打的。

    她就怕三爷看上了她的私房银子,给抄了去,那可是她攒地嫁妆哩,可丢不得……

    因此,每每看到贾环时,她都格外的紧张……

    贾环转头看去,只见尤二姐、银蝶还有炒豆儿三人,一人挎着一个柳枝编的小花篮,装的满满都是花瓣。

    炒豆儿见贾环的目光看来后,还想把她的小花篮往后藏起来,也许是怕贾环怪罪她采花,罚款……

    不过贾环显然没这么小气,和尤二姐、银蝶点了点头后,贾环正想道别告辞,却见尤氏和尤二姐对了个眼神后,有些为难犹豫的看着他,欲言又止。

    贾环见状眉尖一挑,道:“大嫂,咱们一家人,有什么话不能说,这么作难作甚?”

    尤氏闻言,感激的看了贾环一眼,道:“三爷,不是我见外,实在是……怕麻烦爷……”

    贾环笑道:“你这还不见外?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况且大嫂你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能有什么麻烦事。说!”

    尤氏又看了眼垂着头不语的尤二姐,一咬牙,道:“不是我,是我二妹。是这样……

    二妹有一门亲事在身,是多年前她生身老子与人指腹为婚的。

    那户人家姓张,对方叫张华。

    张华之祖,原当皇粮庄头,后来死去。

    至张华父亲时,仍充此役,因与二妹生父相好,所以就将张华与二妹指腹为婚。

    后来不料张家遭了官司,败落了家产,弄得衣食不周,哪里还娶得起媳妇。

    娘到了我家后,两家有十数年音信不通了。

    按理说,对方虽然家境败了,可既然当初已经定了婚事,就该依婚约成亲。

    可是……

    三爷,那张华才十九岁,就成日在外嫖赌,不理生业,将家私花尽,被其父撵他出来,现在竟在赌场里存身……

    这样的人,若是将我二妹嫁过去,岂不生生毁了一辈子?

    所以,我想央爷救二妹一救……”

    贾环听罢后,笑着摆摆手道:“这算什么大事,也谈的上一个救字?大嫂安心就是,我一会儿打发李万机去处理了……”

    尤氏闻言面色一变,犹疑道:“三爷,你该不会是……你可别为了这点小事,染上了是非,那我就是死一万次,也难……”

    “哈哈!”

    贾环闻言好笑道:“大嫂,咱们是武勋将门,又不是强人山寨,哪里就会轻易要人性命了?

    我派人去和张华他父亲讲道理,打发点银子,要回婚书就是了。

    不算什么大事,你尽放心就是。”

    尤氏闻言,这才松了口气,感激道:“到底麻烦爷了……二妹,还不快谢过三爷。”

    后面的尤二姐闻言,忙上前一步,屈膝福下,柔声道:“奴家谢过三爷。”

    贾环闻言,打量了一眼后,笑着点点头,道了声“起来吧”,便没再多言什么。

    尽管尤二姐模样极为标志,“花为肚肠,雪为肌肤”,可是相比于林、史、薛等女,还是有一段距离的。气质上也极为不同……

    贾环对尤氏道:“大嫂,这件事一会儿我会吩咐李万机去处理,不值当你惦记什么。

    今儿我来寻你,是想给大嫂说一声,皇帝要举行打围行猎,点我在圣驾旁随行。

    所以一会儿我就要出发前往铁网山,三五日内怕是回不来,特意来给你说一声。”

    尤氏“啊”了声,急道:“这般大事,三爷怎地不早点让人来告知我,我也好给三爷准备好随行行礼……”

    贾环笑道:“放心吧大嫂,白荷她们都已经准备妥当了!

    而且也不算什么大事,就是陪皇帝去打打猎,游玩一番,当得了什么?

    行了,大嫂你再休息吧,我还要去给老祖宗她们说一声。”

    尤氏闻言,这才放下心来,道:“那我送三爷。”

    贾环笑着摆摆手,目光从尤二姐等人面上一一扫过后,就大步出门而去。

    尤二姐怔怔的看着贾环远去的背影,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和张华的亲事,压在她心头一直如同一座山一般沉重。

    她每每想起和那样一个人过一生,都会怕的从半夜中醒来……

    可是,对她来说千难万难的事,在这人面前,却连亲自出面都不需要,只打发管家去办就是了。

    而他,要忙着和皇帝老爷去打猎……

    天爷啊!

    这该是何等尊贵的人……

    再看看这座富丽堂皇的宁国府,以及美轮美奂如人间仙境的大观园。

    尤二姐的心起伏难平……

    要是……要是能……

    那该多好啊!

    ……

    贾环自然不知道,背后有人在惦记他的“姿色”。

    当然,就算知道了,他心里也不会起什么波澜。

    就跟前世,有钱有权有势的男人,从不会缺少女人惦记一样。

    如今的他,要比那些人的身份更高贵,更有权势,自然,也就更不会缺少女人惦记了。

    如果他愿意,他当真可以夜夜做新郎,村村都有丈母娘……

    可是人就是这样,一旦拥有了,就不会再去稀奇。

    权势和财富是这般,女人同样是这般。

    尤其是对于那些,交往目的并不纯净的人,无论姿色怎样,他已经很少看在眼里了,更别提放进心里……

    路过天香楼时,看到院门紧闭,就知道秦可卿还没起床,美人晨睡足……

    他也就没有进去打扰。

    过了甬道后,径直去了荣庆堂。

    不管贾母还生不生气,他都要去请个安,礼数上总要过得去……

    不过,当一脸微笑的贾环,从穿山游廊里走进了荣庆堂小院时,脸色却忽然阴沉了下来。

    因为荣庆堂门口,正跪着一个赤膊男子,身后背负着几根荆棘条。

    不是贾琏,又是何人……

    ……

    ps:求个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