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八十四章 只羡鸳鸯不羡仙
    云来阁内,贾环又跟大爷似得斜倚在太师椅上,悠哉悠哉的看着给他端茶倒水的史湘云。

    史湘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嗔道:“德性!”

    而后又跟了句:“也不知在哪里学的这些子花花名堂!”

    不过,话虽如此说,史湘云的一双大眼睛里却还蕴着方才的惊喜和感动……

    贾环不说话,瘪着嘴,仰起一张嘚瑟的脸,觑眼小瞧着史湘云……

    史湘云看他这熊样儿,又好笑又好气,将一盏茶往他身旁的桌几上一搁,没好气道:“喝茶吧,贾小三!”

    贾环也不客气,端起茶盏来,“吸溜”一声就一饮而尽,如牛饮水一般。

    喝罢了,居然还不开口。

    史湘云本就急性子,见他一副装腔作势的骚包样,眉毛顿时竖了起来,喝道:“环哥儿,你装什么大尾巴狼,小半夜的,你来找我作甚?”

    贾环板起脸来,依旧觑眼看着她,哼了声,道:“三爷我是来找你算账的!”

    史湘云莫名其妙道:“你找我算什么账?我又不欠你银子……”

    贾环眉毛也竖起来了,道:“你居然敢不认账?”

    史湘云眨了眨眼睛,不示弱道:“我认什么账?”

    贾环“气急败坏”道:“好哇!我废了那么大力气,才救了史家那两白痴,你竟然翻脸不认人!!”

    史湘云闻言,脸上的表情顿时化了,眸光也柔软下来,白了贾环一眼,柔声道:“你少夸功,你分明是为了老太太的缘故,与……与我什么相干?”

    贾环闻言,真真是“捶胸顿足”,大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哇!

    这一副做派,让史湘云看的抿嘴直笑,一双大眼睛弯成了明亮的月牙儿!

    乐了会儿,她又轻轻哼了声,道:“你少哄我!你若是真为了我,为何不帮宝姐姐说话?她与我也一样!”

    贾环顿时不折腾了,正色看向史湘云,道:“这话是怎么说的,她怎能与你一样?”

    史湘云闻言,脸色也严肃了些,盯着贾环道:“你这话又是什么道理,她与我有什么不同?

    不是你说的……家里没什么妻妾之分吗?这会儿又……”

    贾环缓缓的摇了摇头,面色严肃道:“不,你误会了,我说的不是这个。”

    “那你说的是哪个?”

    史湘云摸不着头脑问道。

    贾环一本正经道:“她自然与你不同……抱也不给抱,摸也不给摸,我怎么会帮……

    哈哈!好云儿,别打别打……”

    贾环话没说完,一张俏脸涨的通红的史湘云,抄起身旁的一根鸡毛掸子,朝贾环身上招呼起来。

    不过因为女侠功力还不够深,不能,没打两下,就把自己给陷进去了……

    贾环紧抱着挣扎不休的史湘云,看着她在怀里扭曲使劲儿,笑着威胁道:“你再扭,扭的我起了真火,我就豁出去把你给吃了!”

    兴许是感受到了身下某处“孽障”的变化,史湘云不敢再扭了,却依旧面红耳赤,气呼呼的怒视着贾环!

    贾环不要脸,人家都这样了,还“吧唧”一口在人家额前亲了口。

    好在,史湘云只是啐了他一口,并没有再发怒。

    贾环笑道:“不过一个玩笑罢,怎地这么恼?”

    史湘云直视着他的眼睛,恼道:“宝姐姐不给你……你就来找我?我竟成了爷们儿取乐的了不成?”

    贾环哈哈笑道:“这叫什么话?你是我的妻子,我是你的丈夫,咱们一生一世一双人,注定不分彼此,亲密一些又有何妨?”

    史湘云闻言一怔,怒气渐渐消散了,目光也再次柔和了下来,看着贾环轻声道:“那宝姐姐不也是……”

    贾环撇嘴道:“她性子古怪,白天不让,非要等到晚上。可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夜里睡的早……”

    “呸!”

    史湘云闻言,没好气的啐了口,道:“偏你不害臊,非要白天……我就不信,你是因为这个才不理王家,还将太太送去礼佛的。”

    贾环轻轻一笑,看着史湘云道:“有很多原因,但我说的是其中最重要的一条……

    哈哈,别咬啊!你这样咬不对,以后我教你怎么咬得舒服,要分开咬……

    咳咳,好好,我正经说就是……”

    贾环伸手抚着史湘云柔顺的头发,道:“因为宝姐姐她性子清冷些,内心深处,并未太在意王家。

    除了姨妈和她哥哥还有咱们外,她在意的人并不多,其中,显然不包括王家。

    所以,我不需要考虑她的因素。

    但你不同……

    虽然你自幼在史家过的并不算顺心,但你依旧把他们当亲人,把那里当家。

    女侠你古道热肠,侠肝义胆……

    若是史家人被干掉,我怕你会很伤心,那我也就会很心疼……

    不过,我可先说好了,我只能保住他们的命,却保不住他们的荣华富贵。

    到时候你可不要怨我……”

    史湘云闻言,轻轻的将臻首靠在了贾环肩头,道:“我难道就这么好坏不分?你为了……我,不惜犯忌讳,去救他们性命,我已经很感激了,哪里还会抱怨?

    种因得果,他们都是大人,行下了事,就该想到后果,也该承担后果。”

    “哎呀呀!云儿真是我的贤妻呀!来,咱们香一个!”

    贾环腆着脸,嬉皮笑道。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搁在往前,史湘云不说大耳刮子抽他,也要躲闪着啐他一口。

    可是这会儿,她却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贾环一眼后,就缓缓闭上了眼睛,睫毛颤着。

    一副采撷的模样,颇为动人……

    只是,过了一会儿……

    没动静。

    又过了一会儿……

    还没动静。

    又又过了一会儿……一直都没动静。

    史湘云的脸绷的都有些酸了,眼帘颤的也有些累了,可是那个可恶的三孙子,居然还没动静。

    史湘云一下睁开大眼睛,怒视着贾小三儿!

    “哈哈哈哈!”

    在史湘云“呼哧呼哧”的怒气中,贾环放声大笑出来,然后迎接了一阵“暴雨梨花拳”的洗礼……

    待史湘云打累了后,贾环才又揽着她的细腰,柔声笑道:“可能有些矫情,但我真的希望,我们的每一次亲密接触,都源自心灵深处的两情相悦,而不是其他的感动。”

    史湘云闻言,又怔住了,痴痴的看着贾环。

    贾环得意道:“怎么样,是不是又被我感动了?啧啧啧!我越发了不得了!”

    史湘云双手抚上了贾环的脸,然后……轻轻的扯住了他的嘴角,用力拉向两边……

    她面色古怪道:“以前你用强的时候,怎么不这样说?现在这样说,你以为我会信?”

    贾环闻言,顿时傻眼儿了,回忆了下后,眨了眨眼睛,面色也古怪起来,而后用力甩了甩脑袋,把扯在脸上的手甩掉后,面容狰狞起来,恶狠狠的道:“好啊!你不说我还忘了!

    本想改过自新,可既然你喜欢被用强,那就怪不得我啦!哇哈哈哈!”

    说着,恶心的撅起一张嘴,往史湘云脸上凑去。

    史湘云气笑着,一双手不停的推搡着那张可恶的脸,可哪里又挡得住没面皮的人?

    最终,还是“无奈”的闭住了大眼睛,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颤着,一张芳口被盖住。

    当一条可恶的东西强力破入她口中时,纵然心中侠义豪气,也禁不住此等“摧残”,瘫软在了某个淫.贼的怀中……

    明净的窗几外,一轮圆月高悬夜空,银色的月光洒满山坡,笼罩人间。

    忽地,一朵顽皮的云儿不知从何处悄悄跑了过来,遮住了圆月的眼。

    似不欲让它目睹下方人间的这一对羡煞人的痴情儿,恐它也动了凡心……

    ……

    也不知过了多久,四唇分开,勾出了一丝晶莹……

    “啪!”

    史湘云一巴掌将拢在她胸口作怪一只臭手打掉,然后趴在了贾环的胸口处,微微起伏的喘息着……

    贾环也没有再做怪,他一只手揽着史湘云柔软的腰肢,一只手轻抚着她的秀发,还用下巴亲昵的摩挲她的前额……

    就这样静静的过了一会儿后,史湘云稍稍平复了心中的激.情,她抬起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贾环,问道:“你刚才都去哪儿了?”

    贾环闻言,嘿嘿一笑,道:“没去哪儿,就在林姐姐那里坐了一会儿……不过你可别多想,要是你这儿离的近,我就先来你这儿了!”

    史湘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若真如此,怕是你再没好日子过了!”

    贾环讨好道:“也是,可不是每一个人都像我的云儿这般大度懂事的。”

    史湘云懒得理他,道:“你没有去老太太那儿吗?”

    贾环顿了顿,点头道:“怎么能没去呢……只是,老太太已经歇下了。”

    史湘云脸色有些郑重,看着贾环道:“老太太不会真生你的气了吧?毕竟她一直……要不,明儿我去求求她老人家?”

    贾环摇头笑道:“不至于,用不了多久就好了。你若是去求情,说不定她就会想:哎呀呀,这一对小两口,是不是想合起伙儿来糊弄我这个老太婆呀?”

    “噗嗤!”

    听贾环将贾母的语气学的惟妙惟肖,史湘云忍不住喷笑出来,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顿了顿,不过,史湘云也不再提这一茬,她看着贾环,咬了咬唇角,道:“你是不是还要去宝姐姐那儿?”

    贾环摇头道:“今天就不去了,想来总有一些人会央求她跟我说情。

    我若露面,她说了我再拒了,她面上不好看,我也不落忍,索性就先不露面了……”

    史湘云奇道:“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就算你今儿不露面,明儿总要见面呀!”

    贾环笑道:“后日十八那天,陛下要召集满朝王公大臣,武勋亲贵,在八十里外的铁网山打围。

    所以,明天我就要带领家将亲兵提前去安营扎寨,做些准备……

    大概要过几天才能回来,等我回来后,事情差不多也就尘埃落定了……

    至于明天,想来也没甚独处的机会,她就不会开口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