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八十三章 坏人
    贾环是被紫鹃给赶出来的,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他怀疑这丫头一直在外面偷听墙根儿,尽管他从没感觉到外面有人。

    又或者,紫鹃早已经看透了他的嘴脸,估摸好了他使坏的时间,所以才能每次都在关键时刻进来赶人……

    想起林黛玉柔弱无骨的娇躯,以及那一双娇小玲珑、暖香柔腻的……

    啧,贾环心中一荡,又可耻的举了……

    嘿嘿笑了两声后,却又忽地停住了浪笑。

    因为路旁,两只黑白相间的熊猫,正呆呆的看着他,爪子里捧着的竹子都忘记吃了……

    这尼玛!

    给两只熊猫一人送一根中指后,贾环一溜烟儿的闪人,出了竹林,朝半山坡爬去……

    ……

    云来阁前,有一棵伞盖巨大的榕树。

    枝叶极其茂盛,笼罩着下面一小方天地。

    树干上挂着几只防风玻璃宫灯,将树下照的明亮。

    又因为有蛇娘配制的驱逐蚊虫的燃香,使得最大的困扰也得以解决。

    所以,仲夏之夜,这里竟成了难得的避暑胜地,凉风习习……

    此刻,史湘云和丫鬟翠缕主仆二人齐齐坐在榕树下的一方大青石上,一边做着针线,一边叽叽呱呱的有说有笑着,看着竟不像是主仆,倒和姐妹伙伴无异。

    想来,史湘云在保龄侯府每夜做针线活到深夜时,身边也是这么一个身影陪着……

    她们二人一边忙碌着,一边说的开心,场面温馨。

    贾环想看看她们到底在说什么,是不是在说他……

    便悄悄的靠近,侧耳听去……

    坐在青石右边的翠缕道:“姑娘,这棵榕树怎么长的这么旺?接连四五枝,真是楼子上起楼子,这也难为它长成这样。”

    左边的史湘云闻言笑了声,手里的针线活儿顿了顿,道:“花草也是和人一样,气脉充足,长的就好。”

    翠缕手里活顿住,把脸一扭,说道:“我不信这话。要说和人一样,我怎么没见过头上又长出一个头来的人呢?”

    史湘云听了,由不得一笑,道:“我说你不用说话,你偏爱说。这叫人怎么答言呢?

    天地间都赋阴阳二气所生,或正或邪,或奇或怪,千变万化,都是阴阳顺逆。

    就是一生出来人人罕见的,究竟道理还是一样。”

    翠缕撇嘴道:“这么说起来,从古至今,开天辟地,都是些阴阳了?”

    史湘云笑道:“糊涂东西,越说越放屁。什么‘都是些阴阳’!

    况且‘阴’‘阳’两个字,还只是一个字:阳尽了就是阴,阴尽了就是阳。

    不是阴尽了又有一个阳生出来,阳尽了又有个阴生出来。”

    翠缕道:“这糊涂死了我!什么是个阴阳,没影没形的.我只问姑娘,这阴阳是怎么个样儿?”

    史湘云笑道:“阴阳可有什么样儿,不过是个气,器物赋了成形.比如天是阳,地就是阴,水是阴,火就是阳,日是阳,月就是阴。”

    翠缕听了,笑道:“是了,是了,我今儿可明白了.怪道人都管着日头叫‘太阳'呢,算命的管着月亮叫什么`太阴星',就是这个理了。”

    史湘云笑道:“阿弥陀佛!可算是明白了。”

    翠缕却歪了歪脑袋,又道:“这些大东西有阴阳也罢了,难道那些蚊子,虼蚤,蠓虫儿,花儿,草儿,瓦片儿,砖头儿也有阴阳不成?”

    史湘云眉尖轻挑,道:“怎么有没阴阳的呢?比如那一个树叶儿还分阴阳呢,那边向上朝阳的便是阳,这边背阴覆下的便是阴。”

    翠缕听了,点头笑道:“原来这样,我可明白了。只是咱们这手里的扇子,怎么是阳,怎么是阴呢?”

    史湘云道:“这边正面就是阳,那边反面就为阴。”

    翠缕又点头笑了,还要拿几件东西问,因想不起个什么来,猛低头就看见史湘云宫绦上系的金麒麟,便提起来问道:“姑娘,这个难道也有阴阳?”

    史湘云道:“走兽飞禽,雄为阳,雌为阴,牝为阴,牡为阳。怎么没有呢!”

    翠缕道:“这是公的,到底是母的呢?”

    史湘云道:“这连我也不知道。”

    翠缕道:“这也罢了,怎么东西都有阴阳,咱们人倒没有阴阳呢?”

    史湘云照脸啐了一口,笑骂道:“下.流东西,好生做你的活罢!越问越问出好的来了!”

    翠缕笑道:“这有什么不告诉我的呢?我也知道了,不用难我。”

    史湘云笑道:“你知道什么?”

    翠缕道:“姑娘是阳,我就是阴。”

    说着,史湘云拿手帕子握着嘴,呵呵的笑起来。

    翠缕道:“说是了,就笑的这样了。”

    史湘云道:“很是,很是。”

    翠缕道:“人规矩主子为阳,奴才为阴.。我连这个大道理也不懂得?”

    史湘云咯咯笑道:“你很懂得……咦?”

    史湘云忽然若有所觉的回过头,朝通往山下的小路上看去,却只看到了一片黑夜,什么都没有。

    她抿了抿嘴,明亮的大眼睛里闪过一抹淡淡的失望……

    不过,她将将转过去,却又猛然再次回过头。

    将手里的针线活放在一边,从青石上轻轻跳下,然后小跑几步,灯光的边缘角落里,从地上捧起了一个极为鲜艳的花环……

    史湘云嘴角有些抿不住的咧开,笑的极为灿烂。

    她看了看手中的花儿,又四处看了看,喊道:“喂!别藏了……咦?”

    没喊完,忽然又惊咦一声,因为她在从花环里掉落了一张皱巴巴的纸条……

    她捡起纸条打开后,只见上面用黑墨石写了几行歪歪曲曲的字:云儿,本来想来找你聊天儿的,可是看到你和翠缕聊的那么开心,我既高兴,又难过。

    高兴你过的很开心,难过的是,没有我你居然也这么开心……

    “噗!”

    史湘云忍不住喷笑出声,皱了皱鼻子,小声嗔道:“这个傻瓜……”

    然后又往下看去:

    我先回去了,不打扰你们俩的聊天雅兴,只要你不变成拉拉就好……

    对了,往前再走十步,那块小石头上还有一个小礼物送给你。

    祝你开心!

    史湘云见之,脸上的笑容淡了些,抿了抿嘴唇,将纸条收起……

    而后,她眨了眨眼睛,又恢复起了兴致,往前边走边数道:一、二、三……八、九、十!

    史湘云顿住了脚,之前脸上淡淡的笑容瞬间绽放,整个夜空似乎都在这一刹那间明亮了许多。

    她目光所触之处,是地上的一块一尺见方的小青石。

    而青石上,站着两个木雕的小小人儿。

    史湘云轻轻蹲下.身,双手环抱着双膝,嘴角含笑着,凝视着青石上的一对小木人儿。

    是两个木雕的孩童。

    一男孩儿,一女孩儿……

    男孩木人正呲牙咧嘴的笑着。

    而女孩儿,表现更是出奇,竟伸手搭在了男孩儿的肩头……

    看着它们,史湘云的大眼睛里,渐渐浮起了雾气。

    恍如昨日。

    当初,她与贾环“初见”时,不正是这样的情景吗?

    这个坏人,亏他还记得……

    清凉的夜里,史湘云的心却暖如夏花。

    不过……还没结束!

    当她的目光下移,落在两个木人儿的脚下时,又看到了一页纸。

    她抿嘴一笑,轻轻的拿起木人儿放在另一只手的手心,然后再拿起纸张看去:

    云儿啊,我终于明白你为何和翠缕这丫头这么好了……

    敢情……你俩都是话唠啊!

    “呸!”

    史湘云抿嘴一笑,轻轻啐了口,继续看下去:

    我不忍打断你俩的阴阳大论,藏在后面编了一个花环儿,你俩都还没说完。

    于是,我又雕刻了俩木人儿,一个是你,一个是我。

    当然,你把他们当成咱们未来的一双儿女也成,嘿嘿!

    看到这里,史湘云没有再啐口,眼睛却愈发明亮……

    好了,就写到这吧,因为我随身带的厕纸不够了,也找不到墨石了……

    可怜我一番心血,也不知粗枝大叶的你能不能发现,别让鸟儿给衔去了,那就太尴尬了。

    对了,我雕完木人儿后,还有最后一点时间,所以又做了个十分精美的礼物,天上地下,举世无双。

    就藏在你左手边十步远的那片灌木从后面,去发现惊喜吧,媳妇!

    祝晚安!

    相公贾环留字!

    一口气看完后,史湘云先将木人儿拢到袖兜里,然后又用两根手指将“厕纸”拎起,想了想,到底没丢掉……

    折叠收好后,她抿着口,似笑非笑的往东边灌木从走去。

    一双明亮动容的大眼睛,似乎想看透黑乎乎的灌木丛,揪出某三孙子来……

    走着走着,经过一棵树时,忽然,史湘云觉得脑门上被什么东西砸了下。

    伸手一接,却是一根青草杆,青草杆的尾端,还有些湿哒哒的,上面赫然还有一个牙印……

    史湘云又喜又恼的抬起头,入目处,正是那张让她“恨”的咬牙的大脸!

    此刻正笑的极为得意!

    她嘴唇颤了颤,才挤出一句:“坏人!”

    贾环闻言,哈哈一笑,凌空一个筋斗翻身而下。

    却没落地,半空中抄起了“咯咯”惊笑出声的史湘云,而后脚尖在草地上轻轻一点,便抱着史湘云,朝云来阁飞去……

    半路上碰到了被这一“惊变”唬的呆住了的翠缕,翠缕还傻乎乎的伸出手想拦住“贼人”,救回小姐。

    却不想,某三孙子身形一闪,竟分出了两道身影,一左一右的从翠缕两侧绕过后,留下目瞪口呆的翠缕,大笑着入了云来阁!

    ……

    ps:可悲的我,只能在书里谈恋爱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