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八十一章 耳目
    “三……三弟,我是乱说的,我……我,哎呦……”

    见贾环的脸色阴沉,王熙凤顿时慌了,语气结巴的挽救道。

    只是说到一半,忽然捂着肚子,惊叫了声。

    唬的众人齐齐变了脸色,连贾环都一时顾不得其他了,紧张起来。

    然而,王熙凤却忽然松了口气,强笑道:“没事,就是他……他踢我了一下……”

    贾环却不敢让她再在这里继续待了,轻轻将她抱起,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到了软轿上后,看着她水汪汪的一双眼睛,笑道:“二嫂,用不用我送你过去再抱你下轿?”

    王熙凤红了脸,心里一万个想答应,要是能将“抱上轿、抱下轿再背进门儿”这一套做全了就更好了……

    来不了实的,来回虚的过过瘾也好……

    不过,她又着实担心贾环过去后,看到贾琏再想起方才的话……

    一日夫妻百日恩,纵然她看不上贾琏,有时更恨的咬牙,可是,她终归还是要为他着想……

    因此,王熙凤强压下心头的一万个愿意,摇头笑道:“不用三弟再跑了,下轿子要容易的多,平儿扶着就行了。三弟……刚才,二嫂真的是在玩笑……”

    “好了二嫂,我知道了。

    你现在什么都不用想,就安安心心的给我生出一个健康的宝贝侄女,比天都大。”

    贾环笑着对王熙凤说道。

    王熙凤闻言,眼睛瞬间湿润了,哽咽道:“三弟,你比你二哥强多了……”

    贾环哈哈笑道:“行了,他心里也是想你和孩子的……再坚持两个月就是胜利,二嫂,加油!”说着,比划了一个滑稽的大力士动作……

    王熙凤被贾环弄的哭笑不得,不过却也放下心来,面色怪异的离去了。

    “呼……”

    等王熙凤离去后,贾环轻轻的呼出了口长气,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眼神深沉。

    不过,他没等围上来的姊妹们安慰,就又恢复了笑容,道:“闹腾了半天了,咱们也走吧。”

    “环儿,你……”

    林黛玉眼神有些担忧的看着贾环,道:“环儿,你不要太累了。我……我们都是向着你的……”

    贾环闻言,心头一暖,给了林美人一个灿烂的笑容后,抛了个媚眼儿,道:“我谢你!”

    “呸!”

    这贱人把好端端感人的气氛给毁了,气的林美人啐了一口后,便不搭理他了。

    一群人又开始笑了起来,贾惜春笑眯眯的对贾环道:“三哥,我也是向着你的哩!”

    贾环哈哈一笑,道:“那我也谢谢你。”

    贾惜春露出了狐狸尾巴,大眼睛弯成了月牙儿,笑的甜甜的,道:“三哥,我好不好?”

    贾环看的好笑,道:“当然好了!我们的四妹妹最好了!”

    贾惜春听了美的“咯咯”笑出声,喜道:“那三哥,你让杨梅嫂嫂跟我嘛,别跟小吉祥疯了!我担心,杨梅嫂嫂会跟她学坏……”

    贾环哈哈笑道:“你是看着小吉祥的队伍又扩大了,看着眼馋了吧?不用眼馋,你小嫂嫂过几天就要去牧场上了。

    等闲了时候,咱们一起去牧场上骑马烤羊,堆篝火,好不好?”

    贾惜春闻言满意极了,笑眯眯的看着贾环点头应声,惹得众人也一起笑了起来。

    这也是一对小冤家……

    众人一边说笑着,一边往外走去,似乎之前的事,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其实不怪她们不怎么同情王夫人,实际上,除了主动往那边靠过去的贾探春和亲外甥女薛宝钗外,无论是贾迎春,还是贾惜春,甚至是林黛玉、史湘云等人,都很少与王夫人说话。

    或者说,是王夫人,很少与她们说话……

    甚至,当初因为贾迎春为贾环说话的缘故,还受过一段“特殊恩遇”。

    谁都不是傻子,谁好谁坏,都能感受的到,只是不说而已。

    大宅门儿里,除了个别人外,本就没什么亲情可言。

    如果不是出了贾环这个“异数”,她们的人生里,依旧是前世的冰冷和孤寒……

    ……

    贾环与姊妹们出了门后,没走两步,却又齐齐顿住了脚。

    她们纷纷侧目看着孤身一人跪在当庭的彩霞,以及,她面前的那一泓水渍……

    而后,又看向了贾环。

    贾环心中轻叹一声,上前一步,看着彩霞淡淡的道:“起来吧。”

    彩霞听到身前那道清冷的声音,身子微微一颤,没有违命,不过许是因为跪的时间有些久了,所以,她有些艰难才站了起来……

    贾环又道:“从今日起,降为三等丫鬟,也不宜在此处做事了,就到……”

    说着,贾环回头看了一圈儿,似乎想给她找个新主子。

    一时间,很有几个姑娘,眼睛都亮了亮。

    知道贾府内宅情况的人,就没有不知道彩霞的,这可是一把好手哩。

    性格温柔,不张狂,内里却又极有韧性和主张,平日里王夫人房里的一应大小家事,都是由她记着处置。

    谁要能得到她这么一个大丫鬟,可是会成一个臂膀助力呢。

    贾环从薛宝钗、史湘云几人亮晶晶的眼睛处扫过,想了想后,转过头却道:“你去跟着杨梅姨娘吧,她初来大秦,什么都不大懂。过几日又要去牧场,身边不能没有一个可靠的管事丫头。

    你去跟着她吧,可能会吃点苦……就领两分月例银子吧。

    做的好,再给你恢复一等。

    有意见么?”

    彩霞闻言,怔怔的看着贾环。

    她不是小吉祥那样,没心没肺整日玩乐的丫鬟,她没有那个福运。

    作为王夫人的得力丫鬟,她一直都在留意贾府的事,以便王夫人咨询,而她自己也有关心……

    因此,她又怎么会不知道,贾环对犯了错的下人,处置的有多狠呢……

    尤其是,忤逆了他亲近人的下人。

    即便不是非死即残,却也免不了要全家流亡……

    彩霞以为,他也要如此对她。

    她以为,他早已忘了,当年两人垂髫时,悄悄骑竹马,弄青梅的情意……

    却不想,他或许,并不曾忘记……

    说不出意味的泪水,模糊了双眼,顺着脸颊无声的流下。

    薄薄的嘴唇,咬的苍白,渗出一丝血迹,却已难再开口。

    隐隐知道这两人之间曾经过往的几个人,面色复杂,为之叹息……

    也许,当年的贾环,曾与她许过愿。

    也许,当年的彩霞,也曾有过厮守的梦想。

    然而,终究只能成为难以回去的过去。

    却不想,今日间竟又有了最奇妙的交集……

    ……

    大明宫,紫宸书房。

    御案前,隆正帝手中正拿着几封信件阅览着。

    他手旁,散放着几张信封,信封皮上,写着四个字:

    贾,绝密,急。

    而在隆正帝一向寒如冰山,除了愤怒很少再见其他脸色的脸上,此刻,表情却极为丰富。

    这让坐在下方轮椅上的邬先生,看的有些惊叹。

    就在邬先生好奇,隆正帝到底在看什么时,隆正帝忽然冷笑了声,他嘴角弯起一抹极蕴讥讽意味的冷笑,一边翻阅信件,一边碎碎念道:

    “哼!他倒是看的长远,不过,他不觉得已经太迟了些吗?”

    “混账东西!好大的手笔,十数万两银子,就这般轻易送出去,好,很好!”

    “这个贱妇,真真该死拔舌……”

    “倒是聪明,还知道去找贾环求救……”

    “咦?”

    “哼!这个小王八蛋,八成是知道他府上有中车府的人。不然,他会说这些话?

    混账东西,他敢嘲讽朕!”

    “陛下,是中车府传上来的贾府的消息吧?臣猜也是,除了那位宁侯,其他人也不会让陛下这般高兴,呵呵呵。”

    邬先生在一旁笑道。

    隆正帝眉尖一挑,看着邬先生好奇问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朕高兴了?朕这是在高兴吗?”

    邬先生哈哈大笑道:“陛下,臣是两只眼睛一起看到的!”

    隆正帝拿这位帝师没法,冷哼了声后,也有些忍不住,哼哼笑了起来,然后将手里的信丢到邬先生的腿上,道:“你瞧瞧,这个混账竟然会跟人说朕是慈心仁厚的仁君……

    小王八蛋,当着朕的面都敢说朕是一个小肚鸡肠的君王,小气的紧,还刻薄寡恩……

    他会在外面这样夸朕?

    朕看,他这就是在嘲讽朕!

    他是想告诉朕,他知道府上有朕的耳目,所以他说反话……哼!

    不过……

    到底还是有几分忠义之心,知道什么能应承,什么是底线碰不得。

    懂得敬畏,和那起子混账划清界限就好。

    到底是长大了些……”

    “呵呵,这还不都是陛下调理的好?

    若是搁在以前,以宁侯混不吝的性子,怕还是会糊里糊涂的一味护短。

    如今却知道了什么能碰,什么不能碰。

    这都是陛下调理有功啊!”

    邬先生恭维道。

    他心里明白,别看隆正帝没说几句好话,动辄还发狠,可这正是贾环对了隆正帝脾性的表现。

    不然的话,隆正帝只会寒着脸,眯着眼,抿着嘴,记在心里……

    因此,他也乐意做一些锦上添花之事。

    果不其然,听到邬先生的话后,隆正帝显得有些刻薄的嘴唇微微向上弯起了一抹自得的弧度……

    没错,在太上皇手中,贾环只是一个仗着太上皇圣眷整日里无法无天打架斗殴不止的纨绔混子……

    可是在他手里,不仅有了这般见识,还能帮他一起挖坑坑人了……

    不过,让他说什么好话却还是不能的。

    他从几封信里挑出一张,对着邬先生甩了甩后,道:“他改个屁!你瞧瞧,他这是改了?

    他不是改了,他还在那个熊样。

    只是,他从来只护漂亮女孩子!

    却连贾妃的生母都敢送去礼佛……

    这个小王八蛋,注定难成大器,朕早晚要亲手打他一千大板,看他还敢不敢沉溺女色……”

    邬先生接过信看了看后,有些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还真是……

    弄了半天,到底把人家女儿给接到家里去了……

    邬先生笑道:“陛下就不要太过苛责宁侯了,他年少显贵,又一直有太上皇和陛下护着,心里却没有恣意张狂,始终保持着敬畏和底线,这就已经殊为可贵了。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

    真要是完人,也未必是件好事。

    至于贵妃母亲……

    臣听说,贵妃自幼乃是荣国老夫人抚育长大,与其母不亲,两人的母女感情有限的紧……”

    近来贾妃受宠日重,因此即使是邬先生也只点到为止,转开话题道:“宁侯虽然贪花了些……可正是这样有情有义的少年郎,才能做陛下的肱骨之臣哪!

    陛下不如就给他这个面子罢了。

    倒是这个王子腾,好眼力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