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七十九章 惩戒
    “你身为家主,处事不公!

    王家和史家都为贾家姻亲,缘何你救史家而不救王家?”

    王夫人火力全开,冲贾环发难道。

    贾环闻言,觉得好笑。

    他对着满身凌厉气,想找他讨公道的王夫人笑道:“原因很简单,因为我贾环能有今日,乃至贾家能今日,老祖宗居功至伟。

    当初我被你阴谋赶出贾府,撵往城南庄子,做出水泥后,一起子无耻之徒见到我挣了银子,就起了贪心,想要巧取豪夺,甚至是,谋财害命……

    是老祖宗在最关键的时候护住了我,而后,又屡屡加恩疼爱于我,更选定了我这个庶孙,成了宁国传人……

    可以说,没有老祖宗,我就没那么容易走到今天。

    而如果我没有今天,你以为,贾家就能有今天吗?

    所以,无论是对我个人而言,还是对整个贾家而言,老祖宗都功莫大焉。

    我保住史家那两位的性命,便是对老祖宗的回报和孝顺。

    哪怕因此付出了很多,我也心甘情愿。

    你说说看,你对我贾环,又有什么恩情?

    你该不会是让我记你当初,撵我出府之恩吧,嗯?”

    王夫人闻言,面色一阵青白变幻,她咬牙道:“你胡说,那不是我做的,是……是凤哥儿所为……”

    王夫人也是被打脸打昏了头,她此刻哪怕死咬着当初贾环臭不要脸的偷人汗巾也好啊。

    因为贾环当初确实偷过王熙凤的汗巾子……

    可是,惯于推卸责任,并将这个“优秀”作风成功传给了贾宝玉的王夫人,却选择了再次推卸责任。

    而且,还推给了王熙凤。

    只是,她话没说尽就顿住了,怔怔的看着门口方向。

    王熙凤挺着老大一个大肚子,满脸是汗,脸色也隐隐发白,在平儿和……彩云的搀扶下,一步步走来。

    当她听到王夫人的话后,脸色更白了……

    贾母看着王熙凤,皱眉道:“你又来做什么?都这会子,你还来折腾!”说着,眼神凌厉的看向平儿和彩云。

    平儿一脸的无奈,有些埋怨的看向了一旁的彩云,而彩云则垂着眼不敢抬头……

    贾母冷哼了声,看向对面的王夫人。

    都好算计!

    王熙凤近来害喜害的厉害,吃不好,更睡不好。

    眼睛浮肿,面色发黄。

    走路都极为辛苦。

    她听到贾母的话后,眼泪流下来,道:“老祖宗,孙媳又哪里愿意折腾。

    只是听说了这边的事,就再也坐不住了……

    孙媳自幼没了父母,被养在二叔家,二叔是拿孙媳当亲女儿一样疼着,没受过一点委屈。

    纵然出阁后,也关爱不坠,有个好吃的都要打发人来送孙媳一份。

    如今他有难了,孙媳岂能坐视不管……”

    贾母闻言,叹息一声,道:“我也知你是个重情意的,可是这件事……谁又有什么办法?

    你就劝劝你舅舅(随宝玉叫),让他听环哥儿的话吧,总不会坏了性命。”

    “凤丫头,没用的。

    你舅舅若是听了贾环的话,王家立时就要被清算。

    到时候,王家死的死,流放的流放,连祖宗陵寝都保不住,你舅舅如何还肯活下去?

    他连史家的那两位都肯救,却不肯救咱们王家啊……”

    王夫人见王熙凤被贾母说的意动,急忙劝阻道。

    王熙凤闻言,面色更加难看了,身子都晃了晃,面色凄慌的看向了贾环。

    这个时候,贾琏带着四个青帽小厮抬着一顶软轿走了进来。

    贾环对贾琏淡淡的道:“先送二嫂回去。”

    贾琏看着王熙凤站在这里,也是一惊,怪道:“你怎么来了?平日里下炕活动一下都艰难,这会子又逞英雄。”说着,上前要拉王熙凤回去。

    可王熙凤哪里肯回……

    她挡开了贾琏的手后,慢慢挪移靠近贾环,哀声泣道:“三弟,二嫂以前对不起你,你怪我骂我啐我都好,可是,你能不能救我二叔一救?二嫂求你了……”

    说着,双腿一软,就要跪下。

    贾环一个巧劲扶住王熙凤,正色道:“二嫂,以前的事,我早就忘了。

    你后来待我不错,又一直将老祖宗还有林姐姐她们服侍的很好,我只有谢你的心,却没有怪你的心。

    但是,这是两码事。

    不是我贾环不近人情,不懂人情世故。

    若是旁的小事,哪怕是得罪一个亲王郡王,二嫂你吭一声,我做弟弟的不会拿乔做派不管。

    可是,王家在这个关头,往那边撒了十几万两银子不说,素日里,还多有毁谤君王之罪。

    你可知,这是忤逆谋反之罪啊!

    二嫂,你也是懂道理的人,不比那起子无知妇人。你认为,在这种事上,我贾家能说话么?”

    王熙凤闻言,眼中满是骇然痛苦之色,她看着地上木然而坐的王子腾,也不知该说什么是好了。

    然而,王夫人见王熙凤三言两语就被贾环“哄”住了,心里大恨,急道:“凤哥儿,那史家比咱们王家的罪过严重一百倍,他都能救,却偏不救我们王家,这岂是公道的?”

    贾环笑了笑,不理她,却对王子腾道:“王大人,你自己说说看,到底是你的问题重,还是史家那兄弟两人的问题重?”

    不过,他却没等王子腾回答,就自顾说道:“看起来,史家兄弟一直跟在忠顺王身后鞍前马后的跑着,可实际上呢?

    他们的作用,大概就跟小吉祥在我身边的作用差不多……

    活跃气氛,让人高兴的。

    当然,小吉祥是喜角儿,他们是丑角儿……

    实际上就算我不说话,他们的结局也未必就一定能送命。

    因为实在没什么威胁性,陛下甚至巴不得那边都是史家兄弟这样的货色,他情愿给他们记功……”

    听贾环如此说话,众人的面色都有些怪异起来。

    尤其是贾母和史湘云,两人都有些脸红的赶脚……

    “和他们相比,王大人就大不相同了。

    因为,王大人算得上是干才!

    所以他的问题,就严重的多。

    不过……”

    贾环话音一转,又道:“真是还没到喊生喊死的时候,还很有一段日子要熬呢。

    说不定就有什么转机的机会……

    而且,王大人已经休了那毁谤君父的妇人。

    又没有真个投靠到那边去。

    这罪过,说起来,也并不是太大。

    陛下是个仁厚的性子,说不定就会从轻发落。

    偏你们这会子在这里生生死死的,岂不是杞人忧天,让人好笑吗?

    如果我这会儿听了你们之言,真跑去给陛下说……

    万一陛下本来没有在意这件事,甚至都不知道,让我这么一说……

    到时候,又该算是哪个的罪过?”

    贾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着……

    不过,满堂妇人姑娘们却不这样想,连王夫人都将信将疑起来,今天莫不是一场闹剧,她被三孙子给唬成了傻.逼……

    这时,王子腾长叹息一声,强撑着站起身来,看着贾环苦笑道:“宁侯啊,刀斧悬于头,我等凡夫俗子,又岂能不惧?

    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宁侯千里潜敌国,夜割可汗头的勇武之气。

    不说这些了……

    王某,还有一个最后的不情之请,愿宁侯且听之。

    若得便宜,宁侯就答应。

    若不便宜,宁侯只当玩笑之言即可。”

    贾环点点头,道:“请讲。”

    王子腾眼眸中闪过一抹极苦之色,道:“王某此生膝下无子,只余一爱女,视若性命之重。

    只是方才听宁侯所言,才恍悟,若是留在外面,怕是更……

    宁侯,王某厚颜相求,请贾家看在祖宗相交的情面上,收留弱女一命。

    不求荣华富贵,只要能免去她被发卖为奴,为……为妓的厄难……

    我这当父亲,也就……”王子腾实在说不下去了,哽咽难语。

    贾环闻言,沉默了下来,垂着眼帘不语。

    整个荣禧堂都一片宁寂,无数双眼睛,都齐齐看着他。

    王熙凤的手,更是抓住了他的袖边……

    贾环淡淡瞥了眼王熙凤,只见她满脸哀求之色,泪流不止,偌大的肚子也在起伏着。

    贾环皱了皱眉,落在王熙凤眼中,心中一片冰凉。

    不过,却在王熙凤渐渐绝望的眼神中,贾环又缓缓的点了点头,道了声:“可。”

    “呼!”

    一小片声呼气声响起,王子腾更是紧闭着眼睛,再次跪下,沉沉的磕了一个响头。

    而后,在薛姨妈的搀扶下站起身,身形沉重的离去了。

    背影凄凉……

    待王子腾离去后,贾环的面色出奇的肃穆。

    这大概是他第一次,用这种眼神环视家里的姊妹,和妇人……

    众人被他看的,也有些不自在,屏住了气,等他开口。

    “王家的事,你们都看到了。

    说到底,王子腾所为,其实并没什么大罪过。

    可以说,王家之事,几乎都是他夫人李氏一手造就!

    但是,李氏对王家有坏心吗?

    没有,可以说,她也是一心一意为了王家,为了王子腾在着想。

    可是,她却好心办了坏事,随意干涉外事,在外面多嘴多舌,最终成了王家的掘墓人,害人害己!

    今日,我为何让姊妹和嫂子们都留在这乱哄哄的地方看着,没有像以往一般让你们避开。

    因为我就是想让你们看明白,让你们记住:不熟悉的事,不是你们该做的事,一定不要去插手!

    哪怕你们是好心!

    否则,非但帮不了家里,还会惹来灭族大祸!

    在宫里,紫宸书房当庭之中,立有一块铁柱。

    上有太祖高皇帝为后世之君亲书的铁律:

    后宫与阉寺不得干政,违者人人得而诛之!

    便是这个道理。

    那么今日,我也给家里立一个规矩:

    没有走官场的人,无论男女,都不可轻言政事,更不可打着我和家族的旗号,随意插手干涉外事,否则,族规难容。

    老祖宗……”

    贾母看着贾环,道:“何事?”

    贾环道:“这件事,还要老祖宗你点个头。”

    贾母没有迟疑什么,点头道:“你既为族长,这种事自然由你说的算,即使是我也不能随意插手。

    不过,你说的很好,很对。

    李氏的教训,贾家内眷当谨记于心。”

    贾环躬身一揖,谢过贾母后,又道:“老祖宗,孙儿再跟你求两个老嬷嬷。”

    贾母闻言,面色却陡然一变,看着贾环惊道:“环哥儿,你……”

    贾环摇头,挡住了贾母的话,直言道:“王氏心中多有不绥,阴.私无情。

    身为贾家妇,却不念贾家安危,有失妇德。

    孙儿身为族长,已一而再,再而三的警告于她,却仍不知悔改,诡辩纠缠,行危害贾家之事。

    孙儿不得不罚之,否则,族规威严何在?

    此例若开,家中再无宁日。

    所以,孙儿请老祖宗相助。

    否则,孙儿只能带回宗祠处置了……”

    贾母闻言,面色连变,看着贾环的眼神中竟多有求情之意。

    然贾环却不为所动,目光肃穆的看着贾母。

    这一次,绝无再容忍的可能。

    非私怨,乃公义。

    贾母终究还是个妇人,在其他不争气的儿孙面前,她还可以摆起老祖宗的谱。

    可是在面对贾家真正扛鼎的家主面前,她终究还是知道轻重的。

    尤其是贾环拿此事当一件正事来处理时,她也不好强逆……

    叹息了声,贾母回头看了眼后,低头不再言语。

    而一直在门口默无声息的两个老嬷嬷,面无表情的走上前来。

    贾环看着两人道:“带王氏,前往庵堂虔心礼佛,修身养性……”

    ……

    ps:忽然发现,贾宝玉的性格,其实很有一部分是学自王夫人。

    他看似多情,实则最无情,可以说只爱自己。

    看着很在意女孩子,可真到了出事,需要他出面出力时,他却每每连个话都不敢说,只求自保。

    而贾府垮塌,没了富贵生活后,他更是舍弃年迈父母,出家自在去了……

    至于王夫人,看似慈悲,实则也是最残酷无情,不过比贾宝玉强点,心里除了她儿子外,还有一个娘家。

    但也有限的紧,比如说对王熙凤的无情……

    贾宝玉的心性,很大一部分都是被她带出来的。

    另外,这两章里,有一个很大的伏笔,不知道书友们能不能猜透。

    嘿嘿!

    这段剧情收尾了,敬请收看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