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七十八章 攀附
    “二哥!”

    见王子腾栽倒在地上,面如金纸,嘴边溢血,薛姨妈和王夫人齐齐惊呼一声,赶上前去。

    尤其是王夫人,不管是因为何种考虑,王子腾对她这个妹妹确实是关爱有加,与其他兄弟姊妹们不同。

    比如说,就比对薛姨妈这个妹妹好的多……

    因此此刻,见王子腾这等惨样,王夫人哪里还忍得住,悲声哭泣起来。

    一旁薛姨妈也强忍悲痛,连连呼唤了几声后,王子腾才幽幽转醒过来。

    只见他面色惨白,眼神灰蒙,看上去令人心悸,竟像是已没了生气……

    似乎,他选择了另一条路。

    一条,牺牲自己,保全家族,保全祖宗陵寝不受侵扰的路。

    他谋算,只要他死了,再给隆正帝上一道遗折,诚恳谢罪,那么王家,多半还能保全下来……

    尽管,他心里也明白,没有了他.的王家,彻底衰败下去,也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王子腾却没有再求贾环,因为之前贾环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

    贾环的冷静,超过了他的预料。

    因此,他不想再做无用功。

    悔不当初啊……

    王子腾脸上浮出一抹诡艳的红,显得十分不正常。

    他对王夫人虚弱笑道:“淑清,劳烦你,送我回家吧。已经没事了……”

    “二哥……”

    王夫人见他这般,似乎也感受到了王子腾的死志,她心如刀绞,用绣帕掩着口,泣不成声的唤道。

    王子腾摇头笑道:“三妹,不要哭……以后在家里,好好的为人媳,为人妇,为人母。

    都是做祖母的人了,不可再使小性了……”

    感受到兄长最后的关爱,王夫人愈发泣不成声。

    虽然王子腾对薛姨妈远没有对王夫人亲近,可总也是她的亲兄长。

    而且,薛蟠当年闯下的祸,王子腾也有出手相助……

    念及此,看到这兄妹诀别的一幕,薛姨妈也跟着哭了出来。

    王子腾转脸看向她,道:“淑倩,你自幼便最为伶俐乖巧,远比你三姐懂事……

    如今过的,也远比她顺心的多。

    日后,你三姐若再有什么想不开之处,你要记得多开导开导她。”

    薛姨妈闻言,心里有些不自在,可还是点了点头,应下了。

    王子腾见状,便不再与她们姊妹多言,而是看向贾环,道:“宁侯,劳烦宁侯使人将在下带出二门,交于……交于长随。谢谢您了……”

    贾环闻言,点点头,目光平淡的看了王子腾一眼后,转头对后面人群里站着的贾琏道:“二哥去找几个小厮进来。”

    贾琏闻言不敢耽搁,立刻出去了。

    贾环又对贾母笑道:“老祖宗,没事了,您和姊妹们先回去吧。闹哄哄的,晚膳到现在也没用呢。”

    贾母闻言,又看了眼面生死相的王子腾,叹息了口气,点点头,道:“那我先回去了,你安置妥当。”

    贾环笑道:“放心吧,都是小事。”

    贾母闻言,眼神复杂,摇了摇头,又叹息一声,转身就要离去……

    “老太太!”

    然而,就在贾母转身之际,王夫人却忽然高喊一声,让众人的注意力集中到了她身上。

    王夫人一手紧紧抓着王子腾的手,一边满脸悲戚的对贾母道:“老太太,您就开开恩,说句话,救我王家一救吧。”

    贾母闻言,面色复杂叹息道:“淑清啊,不是老婆子我不讲情意。若是平常小事,但凡不涉及一个皇字,我都能做这个主,让环哥儿去给你解决了。

    可是,这不是一件小事啊!

    这是干系到整个贾家的大事,我又有什么能为,跟环哥儿开这个口呢?”

    王夫人闻言,面色失望,却仍不放弃,她眼角余光看到了史湘云,忽地,福如心至,大声道:“老祖宗,今日我王家蒙难不救,那日后史家如何?

    史家,可远比我王家的罪责更……”

    “王氏,你还敢胡言乱语,干涉政事,真当我贾家族规是摆设不成?”

    见贾母一瞬间苍老了许多,眼神悲哀,贾环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回头斥断了王夫人的话。

    威压的气势,凌厉逼人的眼神,一时间让王夫人面色煞白。

    可是,她心性也颇为坚韧,看着王子腾已经无力说话,只能用手拦着她让她不说话的惨样,王夫人反而生起了力气,她回视着贾环,道:“我不想干涉什么政事,我也不懂什么政事。

    但王家是我的娘家,二哥是我的亲兄长,天下就没有让我不管娘家的道理。”

    贾环冷笑一声,道:“没错,是有这个道理。

    但是出嫁从夫,既然你已经入了我贾家门,就是我贾家人,心里,就该一心为我贾家思量。

    你却只想着王家的生死,不念我贾家的安危,胡搅蛮缠!

    还敢狡辩!

    若是王家寻常落难,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可他们自作死,难不成还要我贾家陪葬?”

    王夫人闻言一滞,不过随即又面色悲戚道:“你莫要唬我不懂外面之事,你与太上皇和陛下的关系,普天之下谁不知晓?

    就算你为王家求情,也总不至于牵累到贾家,只是你没这个心……

    贾环,你莫要忘了,太上皇和陛下如此宠眷于你,是因为贾家先祖的功勋!

    不是你一个人的能为,也有宝玉的份……”

    贾环闻言气急反笑,他看着王夫人点头道:“没错!太上皇和陛下都对我宠爱有加,也都是因为我是贾家子弟的缘故。

    可是……贾家子弟成百上千,太上皇和陛下怎么不去宠爱他们?

    我告诉你,先祖的威望,始终都在那里放着。

    但是,能继承先祖威望并发扬光大的,阖族上下,除了我贾环,还有谁?

    还有哪个?!”

    说着,贾环弯下腰,靠近被喝的面色惨白的王氏,轻声道:“你去问问你弄出来的那块宝玉,我今天就是把这个家业交到他手上,他有没有这个胆子接下来,去宫里找陛下讨这个人情。

    他有没有这份能为,挡得住忠顺王那一脉的攻击。

    他有没有这份勇气,后日去陪陛下闯那尸山血海,匡正乾坤……

    你问问他,他敢吗?”

    王夫人闻言,面如死灰,整个人都怔住了,而后,如同被人抽空了力气一般,瘫在了地上……

    他果然知道了,他果然会以此要挟……

    后面,贾探春忙又走了过来,搀扶起了王夫人。

    王夫人极为悲苦的看着贾探春,哭泣道:“三丫头,这该如何是好,这该如何是好啊……”

    贾探春以为她在说王家之事,红着眼圈,一同流泪道:“太太,三弟也是没有法子。他但凡有一点办法,总也不会如此。他素来都最重情意的,您就看开一些吧……”

    王夫人闻言,心中微动,但面色更苦,摇头道:“都怪我,没养出一个中用的……”

    尽管如此,她还是不愿在人前说贾宝玉的是非,顿住口后,她看向贾环,道:“我只问最后一句,史家日后如何,到时候,你是否也这般绝情。若是同样如此,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此言一出,满堂人都看向了贾环。

    没错,如果说王家的情形险恶,罪责深重。

    那么史家那两个作死小能手,就不能用深重来形容了……

    他们是在用砒霜伴着鹤顶红当饭吃。

    贾母和史湘云两人的脸色,同时白了白,目光艰难的看向了贾环。

    贾环闻言,极其厌恶的看了王夫人一眼,他冷笑一声道:“又与你何干?”

    然而,王夫人却极其敏锐的从他话里得到了想要的,她指着贾环道:“你……你会区别对待,是不是?

    你好狠的心哪,你救史家就愿意救,却要看着我王家去死。我不服,我不服!”

    贾环简直好笑道:“你不服什么?”

    尽管面上带笑,可贾环心里还是“赞”了一声,这才是王夫人的手段和能为。

    堪称老辣!

    她能准确的分析出该从哪个方向出击,从哪个方向为难贾环。

    而在触礁被贾环警告后,又立刻掉转方向,再不提什么贾家先祖威望不是贾环一人的事。

    反而从另一个角度,再次发起攻击。

    公正,公平。

    她的意思是,都是贾家的姻亲,你贾环若只救一个,不救另一个,就失了公道。

    听起来这和她不相干,但她提出来了,贾环若给不出一个回答,就显得他没理。

    而没理的事,就会让人觉得不对……

    这就是这个妇人的精明和厉害。

    贾环此刻,真想让赵姨娘上阵来冲一冲她的智商……

    不过,这显然不现实……

    贾环俯视着王夫人那双红肿的眼睛,看着她倔强无情的眼神,打心里反感,冷淡道:“你说的不错,史家,我确实早有安排……”

    说着,他回头看向面色微微激动的贾母,笑道:“我很早前就和陛下说过,我不能白给他出力。

    待乾坤清正后,他得与我酬功。

    陛下答应了,问我想要什么。

    我告诉陛下,我不需要什么晋爵发财,因为我的爵位已经够高了,银子也够用了。

    我只想请求陛下赦免一些人的死罪。

    我交给了陛下一个名单,名单上有几个名字。

    陛下看后,虽然教训了我一顿,但终归还是答应了。

    而那张名单上,确实有两个,是姓史的……”

    贾母闻言,两眼热泪顿时流下。

    有些感激的看着贾环。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连王夫人这种心性寡寒的人,都在意娘家,又何况是她?

    可若贾环拿对付王夫人的这套说辞来对付她,她也是没有办法的。

    可见,她没有看错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