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七十五章 死心
    贾宝玉自然能感受到众人的动静和目光,可是……

    让他求情,却是不能的。

    他可以给姐姐妹妹们伏低做小,他可以给玩的极好的玩伴们,比如给秦钟和琪官伏低做小……

    可是,他还从来没有给婆子伏低做小过……

    即使央求过贾母,也只是为了他自己,不想去见贾政的时候。

    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了。

    可是,此刻不表示些什么,似乎却又说不过去。

    所以……

    贾宝玉的脸上,无声的流下了两行清泪。

    而后,似乎悲从心来,渐渐又痛哭出声。

    似乎痛苦之极……

    王夫人见之,面色欣慰了不少,眼神也不再那么木然了。

    她的心头肉,终归没有枉费她一番心思……

    贾母看起来,似乎也还算满意,有孝心就是好孩子……

    只是,又觉得还能再进步些……

    但,姊妹们看向贾宝玉的眼神里,就没那么宽容了。

    连最爱哭的林黛玉,都在贾环的洗脑下,变得乐观向上了许多,对没用的流泪不再钟情,更何况其她人?

    贾探春见贾宝玉只是在哭,却没有了下文后,眼中闪过一抹失望,轻轻一叹后,对贾母道:“老太太,按理说您的意思孙女不该多话。只是,太太毕竟有了春秋……”不过想了想,邢夫人当年也是上了岁数的,这个理由不大靠的住。

    她又道:“二嫂子快要生了,大嫂子还要照看兰哥儿,府上那么多事她忙不过来,也还要时时请示太太操心。

    我们姊妹们也要常常去给太太请安,请教一些女儿家的事。

    这些烦琐事,总不好再劳烦老太太的清净。

    而且,还有宫里的大姐姐……

    太太去了庵堂里礼佛,大姐姐若是知道了,定然放心不下。

    三弟说,宫里的环境本就艰难,若是再让大姐分心,岂不是更不好了?

    求老太太看在孙女们的薄面上,就让太太在屋里礼佛吧。

    老太太,您不是也说了嘛,都是一家人,何必分的那么清呢?”

    贾母闻言,大为动容,她转头看向薛姨妈,道:“也不知是怎么回事,那么多孙子孙女,论起来,就我这三丫头最好,我最疼的却不显……

    也是奇了,她的亲母和她胞弟是一个样子,她竟又是一个样子……”

    薛姨妈闻言,心知这件事算是过去了,赔笑道:“老太太说笑了,三丫头固然极好,可环哥儿也是好的。”

    贾母闻言哼了声,道:“他好什么呀?看似清楚,不过是个糊涂虫。

    不懂得为人处世,什么都看得清才是糊涂的,一点子见识还不如他娘……

    比我的三丫头更差的远了。

    罢了,既然三丫头都这么说了,我就给她一个面子,太太在自己屋里礼佛吧。

    我那边的晨昏定省就先免了……”

    那一边,贾探春又扶起了王夫人,王夫人回头看了眼探春,虽然目光淡淡,没什么感激,不过,却也没有看向赵姨娘和贾环时的厌恶……

    贾探春俊眼修眉,目光澄净的看着王夫人,轻声道:“太太,谢谢老太太吧。”

    她原也没想着收获谁的感激,只是依礼而行罢。

    王夫人闻言点了点头,转头看向目沉如水的贾母,垂下头,屈膝道:“媳妇遵命。”

    “哎呀呀,到底是老太太,持家清正公道,我……”

    王子腾夫人许是见风头过去了,脸色恢复了些,小心的看了看堂内之人后,赔着笑脸恭维道。

    “哼!”

    只是,话未说完,却被贾母一声冷哼给打断了,贾母沉着脸对贾环道:“你也是个没用的,被人如此算计,一点子动静也没有,这才让人家又挑唆上门,有了今日之事。”

    此言一出,王子腾夫人的脸色一下涨的通红,随即又变白……

    贾环没所谓的笑道:“孙儿当初不也是看在大姐姐和二哥的面上,才没去理会那些魑魅魍魉的小人嘛。

    都是些成事不足,败事也无能的东西。

    谁曾想,不去理会,竟还愈发蹬鼻子上脸了,呵呵。”

    “那你现在怎么办?”

    贾母不高兴的问道。

    贾环看都没看后面唬的面无人色的王子腾夫人一眼,而是看向了荣禧堂外,轻声道:“算时间,也该到了……”

    众人不解其意,贾母正想再问,忽地就听到堂外传来一阵较重的脚步声。

    众人回头看去,却见贾政、贾琏并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一起走了进来。

    三人一起向贾母请了安后,贾政和贾琏不清楚发生了何事,只是贾母的脸色不大好,里面王夫人和王子腾夫人的脸色也都不大好,他们便没有多言,站在了一旁先看看……

    那魁梧男子,给贾母行完礼后,又走到了贾环跟前,躬身一揖,礼道:“下官王子腾,见过宁侯。”

    这一个动作,让许多人都看直了眼……

    即使是家里寻常足不出户的姊妹们,也多认识王子腾。

    她是王夫人的亲兄长,便是家里姊妹们的舅舅。

    在这个“天大地大,娘舅最大”的时代,可以算得上是至亲,不用避讳。

    而林黛玉、薛宝钗和贾探春等人,也都是去过王家做过客的。

    那个时候,王子腾位高权重,威仪深重,与亲眷见面,别人与他行礼时,也不过点点头罢了。

    十足十的大人物派头。

    可是此刻,却躬身于贾环前,甚为谦卑……

    甚至,贾环没有应声,他便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有起身。

    懂时事的聪明人啊。

    贾环心中一叹,而后居高而下的看着王子腾,冷淡道:“王大人,你夫人跑到我们府上给你跑官来了。

    跑官不成,就在后面教唆挑事,闹的我们府上不得安宁。

    她这一套,都是你教的吧?”

    王子腾闻言,苦笑一声,保持着姿势摇头道:“宁侯,下官再不堪,也不至于行此等妇人手段。

    实乃贱内狂妄无知,惹得宁侯耻笑了……”

    贾环点点头,看着王子腾轻笑一声,道:“确实不像你的手段,你做京营节度使的时候,兵练的不怎么样,手段却很高超,很是培养了不少心腹。

    韩德功叔叔上位后,一时间还调不动他们。

    我也懒得和他们费工夫,就让韩叔叔把那些人打包起来,一股脑的都送到了西北去,呵呵。”

    他看着王子腾的目光玩味……

    贾环说的轻松,王子腾闻言,却面色一变,嘴里有些发苦……

    这就是命,没法子……

    任他手段高明,可奈何人家一力破十会,以绝对暴力碾压,让他一点周旋的力气都没有。

    荣国一脉,在军部势力实在太大了。

    方南天破局了十几年至今都没有办法,更何况是他……

    贾环似乎也看出了他的不甘和无奈,冷笑一声,又道:“那你夫人指使从你王家出身的李嬷嬷,当初告我忤逆,位列八宗罪之一,你也不知?”

    王子腾闻言,面色陡然再变,抬头看了眼不远处扭捏不安的李氏,拳头攥紧,他咬牙道:“宁侯,我王子腾对天起誓,若曾行过此等下作之事,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贾环笑了声,道:“也是,若是你来行此事,定然不会让那李嬷嬷还活着,此事暂且不提……

    那么,你夫人拿着十几万两银子巨款,东家串完西家串,忠顺王府送完尚书府送。

    这总该是你的意思吧,嗯?

    王子腾,呵呵,你王家,真是好本事啊!”

    王子腾闻言,面色彻底苍白,却是连站都站不住了,他撩起衣袍前摆,噗通一声跪下,沉声道:“宁侯,下官纵然再痴蠢,也看得出那边早已成了强弩之末之衰势。

    如何还敢再行此不智之事?!

    实乃贱内昏聩,擅自行事。

    但下官亦不敢相瞒,事后,下官还是知道了。

    只是为时已晚,再想追回银子,撇清干系,已是不能……

    是以,下官才妄想亡羊补牢,求助于贾家。

    却不想她竟如此糊涂……”

    贾环嘿了声,摇头笑道:“你确实精明了得,城府够深。

    你想亡羊补牢,可这是亡羊补牢的事么?

    若只是羊圈破了,堵起来也就是了。

    可是,你王家在这个关头,居然还敢往那边蹿,竟给人送了那么多银子……

    你可知这个时候,陛下手里有多缺银子?

    他现在最见不得的,就是有钱人,哈!

    偏你家还往那边大手笔的撒银子……

    连我都知道了,你以为还能瞒过谁?

    真真是作的一手好死!

    行了,王大人,将你喊来,就是让你领你家夫人回去吧。

    我也懒得和她计较,没必要多此一举……

    而且,看在曾经世交的份上,我还可奉劝一句……

    王大人,记得回去后,多吃点好的,再多备一些干粮和保暖的衣服,路上好用……

    你去吧。”

    一番话,说的王子腾汗如雨下,面色惨然。

    如果是之前,他还在京营节度使的位置上时,或许还不会把这番话当一回事。

    那时他看隆正帝和忠顺王之间的斗争,还真说不准谁就一定能胜。

    他以为,就算恶了隆正帝,也可以投靠到忠顺王那边去,照样受到重用和礼遇。

    所以,不曾将贾环放在眼里……

    可是,自从从京营节度使的位置上下来后,尤其是赋闲之后,他冷眼旁观,以他的才智,竟渐渐发现,那边看似威势高涨,其实早已迈入了无解之局。

    多少大臣,都已经进了死地……

    太上皇,这是在拿大半数朝臣全家的脑袋做磨刀石,来磨隆正帝的帝王心性啊……

    王子腾越看越胆寒!

    反倒是忠顺王,虽然跳的最欢,可却也最好解决。

    只要太上皇和皇太后在一日,隆正帝就不能将忠顺王怎样。

    哪怕太上皇和皇太后都死了,只需留一道善待忠顺王的遗诏,忠顺王照样可得善终。

    但其他人呢……

    越是看清这一点,王子腾越发觉得推测无错。

    天家果然无情。

    想起隆正帝刻薄寡恩的性子,以及暴烈的手段,王子腾只觉得浑身发冷。

    贾环到底还是年幼,他是以他和隆正帝的相处经验,来判断王家的下场,还能落个流放的结局。

    可在王子腾看来,日后一旦隆正帝执掌大权,以他酷烈的性子,算起旧账来,王家的结局,必定惨不忍言!!

    一个压抑了二十多年的人,有朝一日一旦爆发,其结果将会是何等的惨烈……

    想想都令人遍体生寒!

    王家危矣!

    而如今,能帮他解开这个死局的人,唯有贾环。

    上一回,贾环就和隆正帝一起做了一个大局,将满朝文武都装了进去。

    而后,他还敢在御书房里和隆正帝大吵一架,然而圣眷非但没有衰减,反而愈盛……

    王子腾这段日子里冷眼旁观,却发现,今日之朝争,和上回,多有相似之处啊……

    所以,事到如今,能救他,能救王家的人,只有贾环。

    可恨他之前一时心软,顾及夫妻之恩,在李氏来之前,只再三叮嘱她,要好言相求,多说好话。

    却从没有把实情告诉她,不想让她白白担受不安之罪。

    谁想,她竟又跑来挑唆王夫人……

    这个贱妇,善作主张下,竟将王家带入了死局!

    恐惧之极,再想起往日里李氏的张扬自主,王子腾真真是恨入骨髓……

    但是,此刻却不是发恨埋怨的时候,他不能束手待毙,他要求救,为王家谋一条生路。

    念及此,王子腾垂头匐地,竟在荣禧堂大堂上“砰砰砰”的磕起响头来。

    他对贾环泣求道:“宁侯,还请看在贾、王两家世代交好的面上,救王家一救,宁侯,王某日后,必定鞍前马后,誓死效忠啊……”

    其他人有些麻木的看着这一幕,都失去了言语,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他们之前大多都认识甚至熟悉王子腾,知晓他是一个威仪甚重的大官。

    何曾见过他这般作态过?

    而这一幕落在王夫人的眼中,更是让她彻底死了心。

    连她素来倚之为靠山的兄长,此刻竟都匍匐在这个庶孽的脚下,乞求为王家讨一条生路。

    她竟还妄想,日后靠他来压制这个庶孽,帮宝玉一把……

    看着腰背笔挺,站立如松,目光霜寒的贾环,侧目冷笑看着王子腾的模样。

    再看一眼贾母身旁,垂着脑袋,神思不属,一脸不耐烦的贾宝玉,王夫人只觉得一阵无力……

    但王子腾夫人李氏却不甘心,甚至还觉得王子腾太过丢人了,她连行几步走到王子腾身边,伸手想将王子腾拽起来,气道:“老爷,你这是做什么?真是丢……

    就算不求他,咱们也有旁人可求。

    我回头就给哥哥写信,实在不行,老爷咱们就去蜀中,照样能做官,哪里就用的着如此?”

    王子腾闻言,双目隐隐赤红,他转过头,露出额头上的青紫,对后面一些的贾政道:“妹婿,借笔墨一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