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七十四章 圈禁
    贾环听闻王子腾夫人之言,眼中寒芒大盛,冷笑一声,正要说话,却不想,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侧目看去,却见李纨带着一大票大小姑子们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贾环见状,眉尖轻挑,眼神莫名的看向李纨。

    李纨被贾环看的不自在,挤出了一个干巴巴的笑脸,无助的看向了贾母……

    贾环见状,嘴角抽了抽,也看向了之前一直躲开其眼神的贾母。

    结果,自然得到了报应。

    方才他不理贾母,如今贾母也不理他。

    老祖宗我就是叫援兵来了,如何?

    “太太,您怎么坐地上了?快起来……”

    从大观园里匆匆出来的一干女儿们进了荣禧堂后,感受到这肃穆压抑的气氛后,面色也跟着沉了下来。

    待再看到王夫人竟瘫坐在地上,更是无人不大惊失色。

    只是她们一时不知发生了何事,尤其是贾环看起来还是当事人之一,不好随便开口。

    可以开口的,或因为性子,或因为身份,又或是因为与王夫人不亲,所以都没出声。

    唯有贾探春阔步上前,想要搀扶起王夫人。

    只是,王夫人此刻竟连半点自主的反应都没了。

    手脚冰冷,一脸的冷汗和惊恐不安,全身都颤栗着……

    看到素日里跟“菩萨”一样的王夫人成了这般,贾探春柳眉竖起,转头看向了贾环,秋水一样的眸子里满满皆是不赞成,斥道:“三弟,你怎么回事?还有没有一点子规矩?”

    说起来,贾环也是无奈。

    在贾府里这么多女眷里,连赵姨娘他都有法子哄住,让她变了主意,实在不行找贾政……

    可唯独这个胞姐,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拉开距离,冷淡处之时,她任其自然,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看起来不喜不悲。

    待亲近一些时,她还是那样,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不喜不悲中,颇有一股韧性和坚持。

    而且,她对他的态度,从始至终,都是以胞姐的身份对待。

    不以他贫贱富贵而论。

    比如说,当初“他”病的要死,赵姨娘借遍府上都借不到几两银子时,是贾探春倾尽所有,并四处借了银子给赵姨娘……

    如果说这些都是好的,那么她恪守礼法,始终以王夫人为嫡母,以赵姨娘为姨娘,就让贾环有些不痛快了。

    贾环怒了几次,都没有让她改过来……

    而她也是那么多姊妹里,唯一一个真敢摆长姐的谱,呵斥贾环的人。

    因为她所有的这些坚持和行为,都是依照“礼法”而行,所以她自觉行的光明正大,颇为磊落大气。

    偏还让贾环没有什么好法子……

    不过这次却不同。

    贾环冷笑一声,道:“当真让我说出来?”

    “你说!”

    对于事无不可对人言的贾探春而言,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她清喝一声,目沉如水。

    “不要,不要说了……”

    然而,让贾探春猝不及防的,却是身边的王夫人。

    王夫人忽然一把推开了她搀扶的手,看着贾环惊慌叫道。

    不仅如此,她竟还挣扎着……想要转坐为跪!

    这一举动,让满堂骇然!

    贾探春在一旁强拦着她,不让她跪起,而后又转头看向贾环,厉喝一声:“环儿!”

    贾环闻言,心中也起了怒气,直直的看着她,你喊我做什么?又不是我让她跪的,她不心虚她会跪?

    贾探春却丝毫不让的盯着他,眼神清澈凛冽。

    不管怎么说,她都是长辈,是你曾经的嫡母……

    “啪!”

    正冷笑着,准备再和贾探春别别劲儿的贾环,猝不及防下,后脑勺儿上忽然挨了一下。

    他莫名其妙的看向身旁的赵姨娘,完全不解其意。

    老娘,你吃错药了?

    赵姨娘怒气冲冲道:“你再跟你姐姐横!

    你跟你姐姐横什么?她是你亲姐,都是从我肠子里爬出来的,你就和她横?”

    贾环无语道:“我多咱和她……是她是非不分。”

    “分什么分?都是一家人,分那么清楚干什么?

    你如今什么都有了,又是公猴又是母猴儿的,东边儿府上那么大的家业都给了你,你还和谁分?

    如今不像以前了,你该知足了。

    别看到什么都想往自己怀里捡,老娘如今都不勤‘捡’持家了,你还贪心不足?

    一点子文化见识都没有!”

    赵姨娘一本正经的教训道。

    说出的话,虽然荒唐,却让所有人都刮目相看。

    贾环哭笑不得道:“娘,这哪儿和哪儿啊,我多咱和谁分什么争什么了?

    要不是她不知死活的凌压欺负你,儿子吃饱了撑的和她闹?”

    赵姨娘一脸没所谓的撇嘴道:“不就是让我跪一跪么,有什么大不了的……行了行了,看什么看,以后老娘撑着不跪不就完了?”

    “环哥儿……”

    被赵姨娘这么一闹,气氛终于不再那么肃杀了,贾母也肯跟贾环说话了,她沉声:“环哥儿,我只问你一句,李嬷嬷告你忤逆,可是太太的手笔?”

    贾环闻言,看向贾母,见她手里紧攥拐杖,面色肃穆,眼神阴沉,想了想后,摇摇头道:“这件事倒和她无关,不过,也不能说完全无关……”

    说着,将目光看向了王夫人一旁,面色惨白的王子腾夫人李氏。

    贾母见之,心里有数,她老眼极为凌厉的扫过李氏的脸面后,转过头对贾环长叹息了声,道:“你娘虽然不识字,可刚才那番话,却是极有见地的……”说着,赞赏的看向了赵姨娘。

    赵姨娘闻言,一张脸顿时笑成了一朵花儿,原本也不过三十出一点头的年纪,没心没肺的生活让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一丝痕迹。

    此时一笑,竟有一种明艳照人的感觉。

    不过说出来的话就……

    “哎呀呀!老太太您太过奖了,奴婢就是跟着老爷日子久了,听的道理多了些,在炕上老爷经常……”

    “咳咳……”

    贾环都听不下去了,咳嗽两声打断了她的话。

    这一房子晚辈姑娘,你扯的什么淡……

    赵姨娘肯对贾母笑,却不会给贾环笑,竖起柳眉道:“怎地,还不许老太太赞我一回?你个蛆心的孽障,再敢拦着老太太赞我,仔细我啐你,呸!”

    “噗!”

    后面的姊妹中间,林黛玉看着贾环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不过又赶紧用绣帕掩住了口,无视贾环幽怨的目光……

    闹罢,贾母看着赵姨娘点点头,让她安静下来后,对敛起脸色的贾环继续道:“既然李嬷嬷那个老货不是太太指派的,而你之前又一直都没说什么,想来,纵然太太有过不是,也不算什么大罪过。

    所以,不要分那么清了……

    你娘说的多好,一家人过日子,分那么清楚干什么?

    纵然她有什么不是,想来,也都是为了你宝哥哥。

    你如今这般了得了,也不缺那些,就不要计较了……

    你是贾家的家主,我一直都想给你说道两句。

    这当家做主啊,最难的,不是事事清楚,而是难得糊涂啊!

    环哥儿,老祖宗已经老了,没多少年可活了,说不定哪一天就要去见先荣国。

    在你没出息之前,我唯一的心愿,就是看着咱们这个家,能和和美美的一直过下去。

    在你出息后,我就更是这样想着。

    只要能维持着这个家不散,日后,我总也有脸面去见你的祖父。

    若是,临了了,却因为一点子小事,闹的家宅不宁,亲人离心,甚至兄弟阋于墙。

    那我就是死,也难瞑目啊……”

    说罢,贾母老泪纵横。

    贾环闻言,轻叹一声,撩起下摆跪下,道:“老祖宗,孙儿明白了。

    您且安心受用就是,孙儿能处理得当的。

    其实,孙儿又何尝不懂这个道理。

    若只是寻常小事,孙儿根本不在乎。

    她们在乎的,视若性命倚靠的事,对孙儿而言,与笑话无异,也懒得去计较。

    只是,生母受凌,实乃奇耻大辱。

    若再有二回,孙儿绝难相恕。

    除此之外……

    正如老祖宗所言,些许蝇营狗苟之事,无足轻重,不值一提。

    只要老祖宗您受用就好……”

    贾母闻言,轻轻一叹,点点头,又看向目光发直的王夫人,道:“淑清啊,你也起来吧。

    满屋子的小辈,你坐在那里像什么?

    你啊,就是太过关心宝玉了,关心则乱,就容易被人钻了空子,被人糊弄。

    放着至亲不信,偏去信外面那些阴私小人的话,闹的家宅不安……

    赵丫头的话虽然粗糙,可话糙理不糙。

    人哪,不可太贪心,要知足。

    你只看到环哥儿如今愈发兴旺,却看不到你自己过的也不差。

    大姑娘成了贵妃,成了娘娘,那般尊贵。

    宝玉,更是衔玉而诞,多大的福气……

    他三弟都要在外面和人刀枪剑雨的拼杀,几次险死还生,连眼睛都险些瞎了去,才博得的基业。

    宝玉却能安享太平富贵。

    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你不是一直在念经吗?

    现在看来,念的还不通透,没将菩萨念进心里去。

    否则也不会犯了这贪痴嗔戒……”

    说着,贾母话音一转,唠家常一般的絮叨道:“大太太就念的很好,几次胡嬷嬷回来跟我说,大太太已经转性儿了,起初我还不信。

    昨夜抽空去见了她一面,确实好了许多。

    说话间,少了许多当初的小家气和怨气……

    所以,我就决定让她出来了,既然敛了心性,在外面也可以念经嘛。

    她却说,再念完那卷《法华经》后,再出来修行吧。

    我想想也不错,就没强求。

    既然后面的庵堂里有这个效用,淑清,你也进去念一阵子吧……”

    众人闻言,无不大惊失色。

    邢夫人被放出来,她们无所谓。

    邢夫人没儿没女,贾赦也死了好些年了,身边的几个得力婆子也早让人打发出去了。

    就算出来了,也难再作威作福。

    可是王夫人被关进去,事情就大不同了。

    贾母不是不愿意大动干戈吗?怎么会直接圈了王夫人呢……

    众人震惊完后,齐齐的看向了贾宝玉。

    这个时候,作为王夫人的儿子,又是贾母的心尖子,他难道还不出面求情?

    而王夫人,亦是顶着一张如雪的脸面,木然的眼神,看向了她的心头肉……

    ……

    ps:有没有发现,贾探春其实还是很不错的。

    当然,也有局限性,感觉上有些过于亲近王夫人和贾宝玉。

    但在那个时代,从礼法上来说,王夫人确实是她的嫡母,贾宝玉是她的嫡兄,论起来,比赵姨娘和贾环还近。

    应该说,她是被这种礼法给影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