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七十三章 王氏
    贾环面色微微阴沉,与贾母等人一起往荣禧堂走去。

    贾母看着贾环与她们微微拉开一点的距离,脸上面色阴鹜,一双老眼中眼神发冷。

    她倒不是对贾环有意见,亦不全是对王夫人,更多的,是对王子腾夫人。

    这个贱妇,还真如薛姨妈所言,心思叵测,搅和的府中不得安宁。

    看看贾环此刻的表现,摆明了一会儿要是看到赵姨娘受了委屈,就绝不会姑息,连她的颜面都不会给的姿态,贾母心里一阵忧虑。

    但愿王夫人头脑清楚,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否则的话……

    这个家的人心,怕是就要散了……

    ……

    荣禧堂内,王夫人高居上首西座,眼神如刀的睥睨着堂下的赵姨娘。

    她身旁下首,坐着王子腾夫人李氏。

    不过,有意思的是,王子腾夫人看起来,竟十分友善的模样,还对赵姨娘微笑着……

    赵姨娘屈膝一福,对王夫人笑道:“不知太太喊我来什么事?”

    “跪下!”

    王夫人面寒如霜,从口中挤出这两个字。

    堂上气氛陡然压抑。

    几个刚才跟进来服侍的丫鬟,都忍不住色变起来。

    赵姨娘却呵呵道:“太太此言何意?”

    王夫人见竟喝不动她,面色愈发黑沉,寒声道:“我为妻,你为妾。我为主,你为奴。

    你说是何意?”

    赵姨娘闻言,脸色有些不自在了。

    她是家生子,自幼生活在荣国府,对于主仆尊卑这一套,几乎是印在了骨子里。

    当年她一直不停的在王夫人跟前跳哒,也从来不敢当面顶撞王夫人,只是在她眼前胡言乱语,想玩儿话里藏话那一套去恶心王夫人。

    只是,她那点心计和水平,话开个头儿就能让人听出来里面的孬意,然后如愿的被训斥一顿,老实几天……

    这一会儿,王夫人拿出当年的气派来,赵姨娘顿时有点招架不住了……

    她见识有限,一辈子的眼界就只在荣国府的这片天地里。

    什么伯爵侯爵将军的,对她来说,太过虚无,也太过遥远。

    反而不如老太太和太太甚至是王熙凤在她心中了得……

    在下人面前,她还敢摆摆贾环老娘的谱。

    可是面对上王夫人和贾母,她自觉就矮许多。

    不过,尽管如此,她还是没有跪。

    倒不是她有多排斥。

    之前给府上的主子跪了二十多年,再跪一次对她来说也没什么难以接受的。

    只是……

    赵姨娘一脸“我为你好”的表情看着王夫人,道:“太太,你说的在理儿。可是,我还是不能跪。

    不是我不愿跪,我跪跪倒无所谓,跪了半辈子了,怕什么……

    只是我家那个孽障,一点理都不讲。

    他叮嘱过我好多次,家里除了老太太外,其她的哪个都不许我跪。

    你听听,这个小畜生,还命令起我来了。

    本来我是不听的,全当放他娘的屁!

    还有儿子敢命令做娘的?他再了得,也是从我肠子里爬出来的货不是?

    我本来想大耳刮子抽他,追了他半圈儿,可是却被老爷给拦住了。

    老爷叮嘱我说,环儿说的在理。

    我为环儿生母,代表的是他的体面。

    轻易再给人下跪,确实不合适,别人也受不起。

    老爷还开玩笑说,谁让我给他生了这么个有能为的儿子……

    哎呀呀,真是……我都臊的慌!”

    看着赵姨娘在下面都快要唱起来的“浪样儿”,王夫人只觉得一口怒血呕到了嗓子眼儿处,手攥的发白,青筋毕露。

    全身都轻轻颤栗着……

    连王子腾夫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还真真是……开了眼界!

    关键是,以李氏的眼力看来,这个粗鄙不堪的妇人,说这些话,竟然是真心的,不像是在故意气人……

    一时间,连一向自傲,以为天命富贵福运无双的她,都忍不住咒骂起老天爷瞎了眼了。

    怎地就让这个除了颜色好一点外,要出身没出身,要城府没城府的奴几辈蠢物,受了这么大的福运。

    她也配?

    若是她有这么一个儿子这般了得……

    想起外面诰命夫人们常议论的话,说这个赵姨娘的气运还没到鼎盛。

    待贾家的老太太归西后,谁还能拦着她去宁国府当老祖宗?

    到那个时候,满神京城的诰命,都得给她赔上笑脸。

    还未必都有这个“福气”能见着她……

    一时间,李氏心中的嫉妒几乎点燃了她。

    “所以啊,太太,不是我不给你下跪行礼,你也知道,我家那个孽障,一点礼数都不懂。

    早年的时候,我说他半句,他都敢跟我瞪眼。

    后来被先荣国好生教训了一通,才好过来。

    可还是好的也有限,他若是知道了我给你下跪,我怕他再来跟你混闹……”

    赵姨娘说的情真意切,可王夫人整个人却如同处于水深火热中。

    一方面,她觉得怒火快要将自己焚烧了,恨不得立时让人将堂下这个小人得志、猖獗无礼的贱人给杖毙。

    可是,又想起贾环平日里,愈发威重无情的眼神……

    连与她行长辈礼都只是淡淡的点点头,问声好。

    若是……真惹怒了他,可怎么好?

    可……

    可是……

    纵然如此,想起外面的那些恶毒言语,王夫人觉得,她宁死都不能忍受这样的屈辱。

    更不能让贾宝玉跟着她,一起承受一个被庶弟压成窝囊废的名声。

    她即使死,都不允许这样的事……

    不过,没等王夫人下破釜沉舟,玉石俱焚之决心,她狰狞的面色,就将赵姨娘给吓住了。

    之前那么多年,多咱时候见过“菩萨”一样的太太这般怒过?

    哪怕她故意在王夫人面前,秀她和贾政的恩爱,王夫人也不过厌恶的训斥惩戒她一番罢了。

    可是现在……王夫人面容狰狞,双目发红,全身颤栗,似乎到了疯狂的边缘。

    赵姨娘真的怕了……

    也纳闷儿,不就是下跪吗?

    何以至此?

    念及此,赵姨娘一脸怕怕的,毫无心理负担的跪了下去……

    当贾环进门时,看到的,就是王夫人一副如欲噬人,凌逼赵姨娘下跪的模样……

    一瞬间,贾环让王夫人见识了,什么是夜割可汗头的煞气。

    王夫人之前凌厉如刀的眼神,只能算是裁纸刀。

    而贾环此刻锋利无匹的眼神,却是杀人刀。

    只一眼,那森寒的杀气,就逼的王夫人脸色煞白。

    她觉得,贾环此刻,是真的有要将她千刀万剐的决心。

    若非这半生的骄傲和尊严强撑着,王夫人此刻怕是连坐都坐不住。

    然而,当她看到贾母身旁垂着头的贾宝玉时,却又从心底涌出一股力量。

    她紧抿着嘴,微微扬起下巴,回视着贾环,眼中,甚至可以看出死志……

    她相信,她若被逼死,贾环也绝得不到好。

    即使他已经出继到宁国府,可她毕竟也是他当年的嫡母!

    纵然身死,她也要将他拖下谁,纵然不能让他身败名裂,也绝不能再让他压在贾宝玉的头上。

    看着王夫人竟然还敢如此挑衅,贾环极为阴冷的笑了声。

    他点了点头,没有再看王夫人一眼。

    他会让她明白,今日赵姨娘这一跪的代价,会有多么沉重。

    “娘,我们走。”

    贾环走到赵姨娘身边,轻轻一个巧劲,扶起面色有些戚戚然的赵姨娘,说道。

    赵姨娘这会儿倒有些不好意思了,道:“环哥儿,可不是我自己要下跪的……”

    贾环点点头,轻笑道:“我知道,没事的娘,儿子保证,以后不会有人再有这个机会,再有这个胆量了。”

    此言一出,满堂人皆面色大变。

    贾环虽然说的轻快,可话中的寒意,连迷糊的赵姨娘都感觉到了。

    她看眼面沉如水的贾母,给人赔了个大笑脸,然后拉着贾环小声道:“你个蛆心的孽障,少给老娘惹事。我舒心日子还没过几天呢,你再闹个鸡犬不宁,老娘还过不过顺心日子了。不就是跪一跪,又不是没跪过,值当什么……”

    贾环闻言,嘴角抽了抽,点头赔笑道:“娘你放心吧,我不会乱来的。”

    赵姨娘闻言,正想再说两句,上头却又传来了王夫人的声音。

    因为贾母进来了,所以王夫人此刻是站着说的:“我倒想看看,你如何让我没有机会和胆量再让赵氏下跪……”

    贾环闻言,气急反笑,他转过身看着王夫人道:“半年前,有人在朝堂上为我罗列出了八宗罪,欲置我于死地。

    其中一宗,便是有荣国府老人,举报我忤逆嫡母。

    事后,我派人去找到了这个荣国府老人,正是宝二哥的奶妈李嬷嬷。

    我原本只想问她,为何要污蔑我,却不想她因为贪生怕死,却让我有了意外的收获。

    王氏,你猜猜看,她对我说了什么?”

    众人在为贾环说出“王氏”二字而震惊不已时,王夫人听完贾环的话,却如遭雷击一般,面无人色站都站不稳,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看着贾环的目光,如同在看鬼怪一般。

    她的眼神里,满满皆是惊骇之色……

    “哎呀,淑清啊,你这是做什么?不就是一家人发生了点口角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老太太都在这儿呢,调和调和就好了,哪里就到这个地步。

    快起来快起来……你呀,就是被你二哥宠坏了。

    我晓得,你是不好意思拉下面皮来给人赔不是,我这个当嫂子的来替你赔……”

    说着,满脸谄笑的王子腾夫人,竟屈膝给贾环福下,道:“宁侯啊,刚才你二叔母只是和你娘发生了点口角,都是小事,没……没大事。

    都是你二叔母的错,我替她给你和你娘赔不是。

    您看,您这般尊贵,就不要跟我们妇人一般见识了吧?

    你说的那个李嬷嬷我也认识,就是一个糊涂了心的老货。

    她的话哪里能信?

    宁侯您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是忤逆嫡母的人呢?

    真真都是胡说。

    宁侯,您大人大量,就揭过了这一节吧……”

    李氏额头见汗,挤出一脸谦卑的笑脸对贾环说道。

    此刻,她真是悔青了肠子……

    ……

    ps:群里有一个哥们儿,开防盗从夜里十二点开到早上八点,订阅本来远不如咱,结果瞬间超越,咱看的眼热啊。不过,看他书评区里被骂的凄惨,我想了想,还是别作死了。兄弟们,订阅支持一下吧,不然又要断推荐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