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七十一章 厌物儿
    面对李氏的指责,贾环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说她蠢吧,她反应倒还挺快。

    可说她聪明吧,却又可笑的紧。

    “青隼”能够留意到她,是因为他们在监视忠顺王府和李政等尚书府的时候,看到了她蹿了东家走西家的缘故。

    若非如此,区区一个赋闲在家的王家,而且还是一个王家的妇人,也值当贾环派人关注?

    贾环甚至懒得说她一句“你值几个大钱”,只是哭笑不得的看着贾母。

    贾母在听完贾环方才之言后,已然满腹怒气。

    再听这个贱妇敢胡搅蛮缠,脸色愈发阴沉下来。

    不过,她身份贵重,在外人面前讲究仪态,不好直斥李氏。

    而是对脸色同样难看不已的王夫人道:“忠顺王那一伙子想干什么,路人皆知。

    他若真的成了事,宫里的娘娘会有好结果,还是我们贾家会有好结果?

    到那个时候,大厦倾溃,宝玉又能往何处存身?

    我累了,不能久坐待客,淑清送你嫂子出去吧。”

    王夫人闻言,面色一阵青红不定,难看的紧,却也只能起身应了声,然后看向李氏的眼神,锋利如刀。

    李氏被人揭了老底,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人家贾环八成也没把她当一回事过,不免又羞又怒,不过并没什么愧意。

    在她看来,若不是贾环当初害得王子腾丢了京营节度使的官位,还一竿子打到黑辽那个鬼畜不生的地方,王家又如何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今日上门来赔笑脸,已经够不错的了,还想怎样?

    可是……

    事情到底还是要办啊!

    花了大半家底,结果事情却没办下来。

    那边明着说了,本来都已经定下来了,正四品的太常寺少卿的位置。

    可是在吏部左侍郎处却少一个大印。

    吏部左侍郎,用后世的官名来比喻,大概就是组织部常务副部长。

    其权势之盛,分管任务之重,在某些方面来说,比吏部尚书有过之而无不及。

    因为吏部尚书是掌总的,吏部侍郎却是具体施为的。

    吏部左侍郎与吏部尚书不是一个频道,那么对吏部尚书的掣肘,非常之大。

    比如说这次王子腾的任命,吏部左侍郎李钊就是拦着不肯用印,硬说王子腾不合格,资历不足,业务水平不达标,谁拿他也没办法。

    李钊如今抱着隆正帝的大腿,已经敢和李政放对了。

    作为李政曾经的心腹,他这一招,生生打在了李政的七寸上……

    而王子腾如果想重新上位,王家只能找李钊求情。

    对面人还指了一条更直接的明路。

    你们王家自然搭不上王钊的路子,脸也没那么大。

    可有人可以啊。

    你们的姻亲贾家的那个小三儿,如今都快成了隆正帝的狗腿子了,自然可以和简在帝心的李钊搭上话。

    放在你这里难如登天的事,可搁人家那里,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于是,便有了李氏今日之行。

    她的预算本来是五千两,先给三千两,回头再送两千两来。

    一来显得她诚心,二来,若能打动贾家人的怜悯心,能省一点是一点。

    王家经过这两年的折腾,家底着实已经不丰了。

    除了给独女准备的嫁妆外,又抛出去大几万两后,她已经没有多少银子可以挥霍了。

    再有一个,实在是,不来也不行了。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如今悔亲套路太流行,保宁侯那边看到王家势衰后,已经有了明显的拖延亲事的迹象。

    若是王家再没有起色,被人退了亲,那脸面就着实丢大发了。

    这对自尊心极强的李氏,是万万不能接受的事。

    可是如今,贾家老太太和贾环明显指望不上了,她全部的希望,也只有放在王夫人身上了。

    看着王夫人尖锐的目光后,李氏泪眼婆娑,抹着泪给贾母行礼告辞后,跟着王夫人出了荣庆堂。

    从始至终,她竟没有给薛姨妈说一句话……

    待她离开后,薛姨妈的脸色难看的发白。

    耻辱……

    贾环笑呵呵的薛姨妈道:“姨妈,我在外面厮混了这么些年,长的脑子和认识不多,但有一个认识,却是很自豪的,对我也颇有益处。”

    “什么认识,说出来我和你姨妈也听听,让你宝哥哥也听听……”

    贾母还是第一次听贾环讲人生经验,顿时来了兴趣。

    贾环却明显带上怨气了,“忿忿不平”的对薛姨妈道:“姨妈,听听,听听!

    见过有这么偏心的没有?啥好事都想着我二哥……

    我就纳闷儿了,不就比我多了块儿玉么?

    我就说都是我娘的不是,生我的时候也不知道多动动脑筋……”

    “呸!”

    贾母闻言,忍不住啐笑道:“再敢胡说仔细着!你二哥的玉是上天赐的,是有大福气的。

    你让你娘动什么脑筋?还让她刻一块给你?”

    薛姨妈闻言,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对贾环道:“老太太也是心疼你的,只是不跟你说罢。

    而且,你现在又这般了得,那般大的家业不说,还是极尊贵的一等国侯。

    老太太就是想再偏心你一点,也没地儿偏心了。”

    贾母闻言大喜道:“到底是姨太太有见识,不比那些没见识的小泥腿子!偏偏还自以为聪明!”

    贾环闻言,哈哈大笑,而后对贾宝玉道:“二哥,听到没有?老祖宗是在批评你舅母呢!

    真不开眼,给外面那群王八蛋都几万几万的给,偏到了我这儿,就给三千两银子,看不起人是怎么地?

    还说些谎话糊弄人,自以为聪明……”

    “环哥儿!”

    见贾宝玉脑袋快垂进裤裆了,贾母有些不悦的喝了声,道:“毕竟是你的长辈,岂有非议长辈的道理?

    她纵然有不是,你不理会送客就是了。

    就算评断她,也自有我在。

    你这般说,让你宝哥哥难做不说,传了出去,旁人也会说你的不是。”

    贾环闻言,无奈的点点头,笑道:“这世道还真是让人……”见贾母又瞪他,贾环连忙打住,转移回原来的话题,对薛姨妈道:“老祖宗的话,其实就是我想说的。

    这么些年来,我最大的收获,就是明白,人一定要给自己定位清楚,要有自知之明。

    给自己的定位低一点不要紧,顶多吃一点亏。

    但若将自己看的太高太重,那就不是吃一点亏了,那就要吃大亏的。

    有的人,明明已经没什么分量了,偏偏还将自己看的比泰山还重,自视甚高,看不起旁人。

    却不知在别人眼里,她和小丑没什么区别。

    和这样的人,不值当生气。

    继续看她败落下去就是了。

    姨妈以为呢?”

    薛姨妈何等聪明的人,哪里听不出贾环说了这一大堆,其实是在安慰她。

    一时间,感动的薛姨妈眼泪都快下来了,动容道:“我的儿啊,难为你有这般心思,还知道宽解我。

    你放心就是,姨妈这么些年来,这样的场面经历过不知多少次,早就不在意这一点了。”

    贾环笑道:“姨妈自然比那些人明白的多,我不过白话两句罢了,姨妈……”

    贾环正说着,还没说完,一直安静的贾宝玉却忽然发表意见了:“三弟,舅母虽然……

    可是瑜晴表姐却是极好的。

    每次去舅舅家,表姐待我都很好。

    若是她受了牵累,太让人心痛了。

    你还是帮帮她吧……”

    “宝玉!”

    见贾环面色一沉,贾母赶紧喝住了贾宝玉的话。

    这方面,贾母还是很靠谱的。

    后宅轻易绝不干涉外面的事。

    在她眼里,贾宝玉也是后宅的人,就不该干涉外面的大事……

    贾宝玉却不服气,辩解道:“老祖宗,瑜晴姐姐真的很好的。我……”

    “二哥,你表姐那么好,那你就去帮她啊。”

    贾环看着贾宝玉微笑道。

    贾宝玉闻言一怔,道:“我想帮她,可我怎么帮呢?”

    “那你想让我怎么帮?”

    贾环好奇问道。

    贾宝玉眨了眨眼,看着贾环道:“三弟不是认识许多官儿吗?可以给他们打招呼呀!”

    一本正经的语气。

    贾环忍不住好笑道:“那二哥你也可以给那些官儿打招呼呀……对了,你可能不大认识那些官儿,可你认识北静王啊。他和陛下的关系也好的很,你给他打个招呼,不就可以帮到你表姐了吗?”

    贾宝玉闻言,连连摇头道:“不成不成,我们之间相交,有过君子协议。都不许拿俗务相扰,否则,岂不都成了俗人厌物……呃!”

    说罢,小清新贾宝玉还打了个酒嗝……

    贾环不说话了,先给了面色已经浮起隐忧的贾母一个放心的眼神后,就静静的看着贾宝玉。

    贾宝玉就算再迟钝,被贾环盯了一阵后,也感到不自在了。

    他努力的回忆了下方才的话,想了会儿,才想到话里的不妥之处。

    贾宝玉悻悻的对贾环一笑,道:“三弟,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贾环摇摇头,道:“没事二哥,我本就是一个俗人,你说的也没错。

    不过,能听到二哥想要保护亲人,保护你表姐,我很高兴。

    这样,我给二哥你一个建议。

    二哥你可以试着去外面跑一跑,拜访一下我贾家的一些故旧。

    然后托一托他们,看看能否帮到你表姐。

    如何?

    我可以给你一个名单。”

    贾宝玉闻言,想了想,脸上浮起为难之色,而且为难之色还越想越重,最后摇摇头,道:“三弟,我做不来这些事。和他们那样的人,没有话说,也开不了口。”

    贾环闻言,呵呵笑道:“既然如此,那二哥你就安安分分的做你的富贵闲人,不要多管闲事。

    上次王子腾之事,我就告诉过你,不要再插手外务,除非你有心仕途。”

    贾宝玉闻言,又羞又愧,酒意之下,更有一股压住不住的邪火往上涌,一张陡然涨的通红。

    他忽然一把将脖颈里戴的那块玉拽了下来,狠狠的朝地上掼去,哭喊道:“我算什么宝玉,姐姐妹妹们都不与我亲近了,说的话也没人听,都是这个劳什子厌物儿给害的,我砸碎了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