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七十章 自作聪明
    两人安静的从宁国府走到了荣庆堂后,彩霞就沉默的回到了王夫人身后站着。

    路过王夫人给她请安时,王夫人淡淡的瞥了她一眼……

    贾环先给贾母请安后,又跟薛姨妈和王夫人问好。

    贾母和薛姨妈自然是笑容满面的看着贾环,然而今日,连王夫人脸上都带了点笑意……

    不过,贾环并没有奇怪,因为当看到另一位客人时,他心里大概就明白了今日之会的用意……

    “环哥儿,这位是亲家舅太太。”

    贾母指着薛姨妈一旁的一位中年妇人,对贾环介绍道。

    贾环闻言,看了眼脸上堆笑看着他的妇人,点点头淡淡的道:“舅太太好。”

    “哎哟!三爷,您太客气了,这让我怎么当的起啊?”

    妇人脸上满是浮夸的笑容,也不知笑容里究竟是谄媚,还是讥讽。

    又或者兼有之。

    说起来,这位居住永安坊王家的当家太太,也是一位极厉害的女人。

    她丈夫王子腾也算是一个了得的人物了,抛却根基不壮,起家是依靠贾家之势这一点外,无论是论能力,还是论手段和眼光,都是上上之选。

    这也是为何在贾环没有横空出世的世界里,王子腾会成为四大家族最后的顶梁柱。

    他依靠贾家的政治势力,再加上超强的能力,最后官进内阁为相,只是倒在了最后一步,被人干掉了……

    可即使如此能耐,在娶了这位武田侯府嫡女出身的李氏后,王子腾竟未能再纳一妾。

    哪怕,他们只有一个独女……

    因为,李氏出身的武田侯府,乃是亲贵之爵。

    现任家主李定,承袭三等子爵,在天府军团中任都指挥使。

    乃是地道的手握二万五千雄兵的一方大将。

    辅助天府军团长,车骑大将军,蜀中侯府现袭二等伯傅恒,世镇西南。

    娘家显赫,李氏在王家的地位自然就高,底气也足。

    在贾环还没生发前,贾家还只是宗亲之爵时,李氏过个生日,都敢打发人来请贾母去给她贺寿。

    贾母心中不自在,自然不会去,王夫人也因此没能成行。

    但也能看出,李氏当初是一个何等强势自傲甚至跋扈的人。

    直到贾家再次出了一个武人,转为亲贵之爵,贾环承袭了爵位,尤其是,继承了荣宁二公遗留下来的在军方庞大的影响力后,别说王家,就连武田侯李家,也只能仰望贾家的存在。

    最直接的体现便是,贾环翻手之间,将王子腾从京营节度使的位置上拉了下来,送去了黑辽。

    后来,还是王夫人逼迫着贾宝玉跟贾环求情,放王子腾归来。

    王家才得以从黑辽之地生还……

    原本,贾环以为,王家人脑子自此以后应该清醒了。

    却不想,前几日接到青隼递上来的消息,王家竟然又开始折腾起来了。

    这位王子腾夫人,四处走门路,借着“夫人外交”,想要让赋闲在家的王子腾转文职以东山再起。

    呵呵,可惜,他们想的太美……

    心中虽如此想着,但面上却不显,贾环面色淡淡的点点头后,不再理会自作聪明的李氏,转头对贾母笑道:“老祖宗,您找孙儿?”

    贾母瞥了眼笑容僵在脸上,进退不得的王子腾夫人,心中冷笑一声,也不理会,她对贾环嗔道:“你如何唬你宝哥哥,说你爹在寻他?吓得他都不知怎么办才好,可怜见的……”

    贾环冤枉道:“孙儿多咱唬他了?今儿遇到爹的时候,爹确实跟孙儿问过二哥。

    爹还教训孙儿说,当初是我劝他撂开手别再管二哥了,他姑且听了我的话。

    可若是二哥的学问坏了,或者在外面惹出什么祸来,他就要找孙儿算账。

    老祖宗您听听,孙儿冤不冤?

    孙儿多咱说过,让爹不要管二哥了?

    孙儿只是劝他,别动辄打骂,唬得二哥见了他跟鹌鹑似得就好,其他的该管还是要管。

    结果爹就想起找二哥了,没找到,嘿嘿嘿……”

    贾母闻言,看了眼面无人色的贾宝玉,对贾环嗔怪道:“你再唬人!你就不能再替你二哥担待一些?

    你都不读书,还让你老子管你二哥读?”

    贾环听闻此言,笑了笑,没在这方面再多说什么,岔开道:“老祖宗,孙儿想着,爹忽然想起二哥来,怕不是因为学问的事,可能是因为其他。”

    贾母奇道:“你二哥那般听话,从不在外面闯祸,不像你……除了学问外,你爹还操心什么?”

    贾环苦笑道:“最近不是朝堂上不素净嘛,越闹越厉害,连孙儿这些日子都老老实实的藏在家里不见外客,您想想闹的该有多剧烈……

    许是爹看着也有些怕了,见孙儿都老实在家,才想起看看二哥是否也老实待在府里。”

    贾母闻言,终于不再拿贾环当反面教材安慰她的命根子了,面色肃然道:“最近外面闹的厉害?”

    贾环冷笑一声,道:“总有那么一起子奸臣逆子,想往那个位置上坐去。却也不照照那张脸,看看他们自己有没有那个命。

    闹吧,让他们尽管闹就是,待日后清算起来,我看他们哪个跑的了?”

    此等杀气腾腾的话一出,贾母等人纵然唏嘘不已,但感受还不深。

    可王子腾夫人李氏,面色却忽然大变,身子还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王夫人见状,只当李氏被贾环的煞气给吓着了,顿时不悦起来,淡淡的哼了声,面色沉了下来。

    贾母心中叹息了声,又看了眼有些醉熏熏的贾宝玉,眼神无奈的对贾环道:“环哥儿,亲家舅太太此次来府上作客,是有事相求。你看看吧,若是便宜,能帮把子力气,就帮一把吧。”

    贾环看向李氏,道:“何事?”

    李氏听贾环这般说,脸色愈发不自在,心里念道:怪道王淑琴每次回王家和她说话,提到这个庶孽时,都恨得咬牙切齿。如今看来,果然可恶的紧。

    不过一个奴几生的孽障,竟敢在她这个尊贵的侯府嫡女出身的官太太面前,这般摆谱。

    岂有此理!

    论起来,她还是长辈……

    可是想起临行前,王子腾的叮嘱,李氏又强压下心头的憋愤之气,只将“屈辱”记在心头,待来日王家再飞黄腾达后再说……

    她强堆笑脸,语气可怜道:“三爷,若不是万不得已,我也不会做了恶客,厚颜上门相求。

    只是,我家中只有一个独女,疼的跟眼珠子一样。

    眼看就要出阁了,说的是保宁侯府的公子,可是……

    我家老爷却至今赋闲在家,半点官位名爵都无,实在太过难看。

    就是乖囡嫁过去,娘家不显,让婆家人看不起不说,还要受苦受累。

    这让我们做爹娘的,如何能忍心?”

    说着,王子腾夫人李氏红了眼圈,用绣帕抹了抹眼角,又对贾环道:“三爷,如今我们王家,已经这般了,也没人可求,只能厚颜到府上叨扰。

    我们知道,想要跑官需要花费,我们绝不让三爷你破费,这里是三千两银子,你看够不够?

    若是不够的话,我再回去,将那几件旧首饰头面当了去,换了银子再给你送来。

    这些身外物都不打紧,只求我们女儿,能体面一点出阁就好。”

    李氏从袖兜里掏出一个鼓囊囊的荷包,然后从里面取出一卷银票来,眼巴巴的递给贾环。

    “何以至此,何以至此?都是至亲,哪里用的上这个?”

    这世上,最易动人心的,便是亲情。

    李氏说的这般舐犊情深,怎能让人不动容?

    就算之前贾母对她有什么不满,可听到这里,又想起当年的贾敏,老太太心便软了,连连招呼着李氏将银票收起来。

    李氏对贾母苦情笑道:“老太太,银子什么的又有什么打紧的?我们这些做父母的,活到现在还不都是为了儿女再活?只要瑜晴那丫头能嫁的体面点,去了婆家不受人瞧不起,我们就是再苦点,又有何妨?”

    贾母听闻此言,深以为然道:“我们家何尝不也是如此?当年我那闺女出阁时,我恨不得将整座荣国府都搬空了陪嫁过去,可惜,到底是个福薄的……”

    想起早早逝去的女儿,贾母红了眼圈儿。

    薛姨妈在一旁赶紧说点好话安慰起来,倒是一旁的王夫人,面色依旧淡淡。

    她可不赞同这个观点……

    当初贾敏出阁时带走的嫁妆,就差点没让她心疼死,为此,还和贾母发生了一点小矛盾……

    薛姨妈将贾母哄好后,贾母又看着贾环道:“环哥儿,既然亲家太太如此心思,你看看,该怎么是好?”

    贾环闻言,却轻轻一笑,眼神玩味的看着李氏手里握着的那卷银票,而后垂下眼帘,淡淡的道:“其实,舅太太今日就算不来,我也想着找个时间,使人去舅太太家说一声。

    最近朝廷里闹的太厉害,舅太太还是不要随意出门乱走的好。

    我近来得到消息,听人说舅太太你到处撒银子为你家老爷买官。

    忠顺王府里撒了五万两,吏部尚书府里撒了三万两,还有户部尚书家、礼部尚书家各一万两……

    若不是最后提名时出了意外,被吏部侍郎李钊给挡了下来,你家老爷现在都已经新官上任了吧,嗯?”

    此言一出,王子腾夫人李氏一张脸登时涨的通红,然而,她竟不是因为羞愧才如此,而是因为愤怒。

    “你竟敢监视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