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六十九章 夙缘
    待贾宝玉离开后,秦钟一张很娘气的脸,已经成了惨白色。

    贾环淡淡瞥了他一眼,道:“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秦钟闻言,眼神愈发惊恐,好似贾环下一秒就要杀人一般,他哆嗦着嘴唇,结巴道:“三……三叔,我……我不知道说……”

    秦钟话没有说完,就被贾环一个冷冷的眼神瞥断了。

    贾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道:“看在你姐姐的面子上,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说,还是不说?”

    秦钟闻言,打了个激灵,腿一软,就跪倒在地,满脸涕泪道:“三叔,我真不知道,那个女人给我姐姐的信里写的什么,我也没想到,姐姐看完后,就病倒了,三叔,真的呀,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女人?”

    贾环眉头微皱,问道。

    秦钟哭泣道:“我也不知道她是谁……就是,一个贵妇……”

    “你不知道她是谁?那你怎么认识她的?把来龙去脉都详细的说一遍。”

    贾环眉头再皱一些,问道。

    秦钟垂下头,应了声后,低声道:“一个月前,我在西市街上行走时,听到有人喊‘小郎君’,回头看去,就见一个二十多岁的贵妇人,在一架很华贵的马车上,掀开车帘冲我招手。

    我走过去后,她又喊我上车。

    上车后,她说……她说喜欢我俊俏……

    我问她是谁,她不说,说她的身份不方便说。

    然后……然后马车拉着我去了一座深宅里,看起来也是豪门大宅。

    之后……之后,她就和我……

    半个月前,她忽然提出,让我给姐姐送一封信,说是受人之托。

    还给了我一千两银子……

    我见她是女人,就没有多想……

    再之后,姐姐病倒后,我去找她理论,可却再也找不到她了。

    三叔,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贾环闻言,看着他“泪眼婆娑”的模样,厌恶道:“你当然什么都不知道,你以为,那些人会把什么重要的事告诉你这样的蠢货吗?

    废物!为了一个贱货和一千两银子,你连你姐姐都害死。

    若不是看在秦氏的面上,我现在就一掌毙了你!

    来人!”

    “在!”

    宁安堂门外,始终站着四个执勤的亲卫。

    听到贾环声音后,其中两名进来。

    贾环指着吓的全身打颤的秦钟道:“带他下去,每日早晨与你们一起出操,晚上一起入寝。

    不把他这幅熊样儿磨干净,绝不放他出来。

    上回是你跑到秦氏那里讨饶,你姐姐求了我,我才网开一面。

    这次你再敢往天香楼跑,我砸断你的狗腿,听到了没有?”

    秦钟面色如土,连连点头……

    “带他下去。”

    “喏!”

    ……

    “明月,青隼那边就没发现异常么?”

    后宅西厢内,贾环看着董明月说道。

    董明月摇头,道:“青隼建立日子太短,人手也并不充足。再加上内宅重地,即使是青隼之人,也不可随意踏入……不过发生这样的事,是我的失职。”

    贾环笑道:“没有怪你的意思,你已经做的很不错了,我很满意。来,抱抱!”

    董明月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这个人,说不了两句就开始不正经……

    她定了定神后,敛起笑容又道:“环郎,最近几天,神京城内忽然出现了很多新面孔。我的意思是……武林人士来了很多,佛道僧尼都有。

    他们出入各大豪门府邸,很多人进去了,就没有再出来。”

    贾环闻言,面色微微肃然,问道:“其中可有武宗级高手,比如道成那种?”

    董明月摇头道:“这倒还没发现,不过,就算真有,也未必会被人发现。

    这种级别的高手,想要躲开别人眼线,易如反掌。

    对了环郎,道成真人,已经许久没有消息了。”

    贾环轻轻一笑,道:“无事……明月,蛇娘的工作做通了没有,她有没有答应,再帮咱们一次?”

    董明月闻言,眼神顿时又有些不善了,看着贾环道:“做通什么……冷言冷语的,就知道替幼娘打抱不平。你怎么不让幼娘替你说话?”

    贾环打了个哈哈,道:“幼娘说的她不听……”

    董明月哼了声,道:“幼娘说的她都不听,更何况是我?”

    贾环闻言,咂摸了下嘴巴,面色有些赧然……

    他自然不好意思给董明月说,幼娘现在压根儿就不敢跟蛇娘说话。

    那日夜里,他因春天到了,到了发.情的时节……所以,在药室里,哄着幼娘做了些极亲密的事,虽然并未真个入巷,可激烈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个禽兽用后世的百种花样儿,变着法儿的和原本性情冰冷的幼娘折腾。

    所以,幼娘发出的声音,可能有些过于销.魂,让隔壁的蛇娘着实忍受不住了。

    在敲了几次墙壁都没结果后,蛇娘怒气冲冲的闯入了药室,想要“诛杀淫.贼”,替天行道!

    以免更多良家女子被他祸祸……

    结果,待她进了药室后,还没等她大杀四方,就被入目的画面,冲击的道心不稳,花容失色。

    整个人都晕乎了,眨了眨眼,拔腿就跑……

    自此以后,幼娘只要看到蛇娘,脸色瞬间就会红到脖子根儿,话都说不出。

    而蛇娘也好不了多少,不过她不怪幼娘,只恨贾环。

    每次在极为尴尬的气氛内换血时,她看贾环都跟看仇人一样,如刀的眼神还总从“小贾三爷”处滑过,看的贾环心惊胆战……

    “啧!罢了,既然这小娘皮不仗义,咱也不强求了。

    老子有明月在就够了!哼!等下一代蛇娘出现时,我就不信她不求我!”

    贾环小肚鸡肠道。

    董明月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他肯定没干什么好事,只是她现在已经懒得搭理他这些烂事了。

    顿了顿后,董明月看着贾环,轻声道:“环郎,你说的是真的么?此事之后,我爹就……”

    贾环闻言,看向董明月,见她一贯清冷的眼睛里,隐有水泽闪现,便笑着冲她招了招手。

    董明月这次没有拒绝,走了过去,被贾环牵着手揽入怀中。

    贾环揽着佳人在怀,嗅着她青丝间的香气,笑道:“放心吧,这是我和陛下谈好的条件之一,而且,我将这个条件排在了第一位。”

    “环郎……”

    董明月闻言,抬起头看着贾环,眼中浮现洇润之气,哽咽的唤了声。

    贾环轻轻的用手摩挲着她的俏脸,道:“不用担心,岳丈在里面,有王爷爷照顾着,并未受太大的苦。每日里都是读书写字,要么,就与人手谈一局。

    再忍忍吧,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出来了。

    咱们也终于,可以一家团聚了。”

    董明月闻言,重重的点点头,眼泪落下,但脸上已经浮现出笑容,道:“谢谢你,环郎。”

    贾环闻言笑道:“你跟我还有什么好谢的……嘶,不过,也是可以好好谢一谢我,哦?”

    董明月看他挤眉弄眼的那幅浪样,俏脸腾一下羞红,嗔怪一声:“环郎啊……”

    贾环是动手派,嘿嘿嘿的直上手,攀上了两处极向往之地……

    一张猪嘴,也往已经闭住了眼,俏脸潮红的董明月脸上靠去……

    “三爷在吗?”

    好事被打断了,一道柔弱的声音,从门外传入。

    见董明月赶紧脱了他的魔爪起身,贾环愈发大为火光,怒喝一声:“哪个?”

    门外一静,过了少许,才幽幽的道:“奴婢……是太太的丫鬟,彩霞。”

    贾环闻言一怔,面色隐隐有些……古怪。

    敛起了些怒火,道:“何事?”

    门外处,彩霞听着这清冷的声音,目光怔怔的看着房门,道:“三爷,老太太请你过去一趟。”

    贾环奇道:“那怎么是你来叫人?”

    彩霞道:“因为太太也在,便使了奴婢前来。”

    贾环闻言,虽满脸不乐意,可是也没法子。

    只能苦巴巴的看着似笑非笑看着他的董明月,道:“晚上晚点走行不行?”

    董明月俏脸一红,“呸”了一声,嗔道:“孰轻孰重?”

    贾环很猥琐的伸出双手,向上托了托,撇嘴道:“刚才没量出来,好明月,再让我量量吧。”

    董明月一张脸顿时红成了蒸笼,身形一闪,人便已经出现在了贾环身后,一只手擒住他的脖颈,不顾他的讨饶,压着他走到门前,拉开门,往外一搡,贾环便“走你”了……

    虽说贾环如今的武功一日千里,但都是被“催长剂”催熟的,空有力量和境界,武技根本来不及打磨。

    而且,就是比境界和力量,他也不是董明月的对手。

    因此,只能被当小鸡儿一样丢了出来,毫无还手之力……

    “哎哟!”

    贾环被丢出门不要紧,却将门外的彩霞撞了一个踉跄,连连退后几步,轻呼一声。

    贾环站稳后,连忙对对面的女孩儿道歉:“抱歉抱歉,家有虎妻,连累你了。”

    彩霞闻言后,面色一滞,轻轻摇摇头,屈膝一福道:“奴婢不敢……”

    贾环上下打量了番这个前世与他“自.由恋爱”过,但最终所托非人的女孩儿。

    相比于家里的姹紫嫣红,彩霞长的很普通。

    其实也可以想到,作为王夫人的得力助手,自然要符合王夫人的审美标准。

    不能“妖媚”,不能“轻狂”,本分老实。

    心中微微一叹,贾环觉得他不可能因为“前世之缘”,再去招惹一个与他完全没有感情基础的女孩。

    而且,但凡他流露出半点看上彩霞的意思,待回过头,王夫人怕是会将她折腾个半死。

    金钏儿的日子,过的何止苦不堪言……

    他所能做的,也只有保证她,不会再被逼着嫁给旺儿媳妇的那个怂儿子……

    就保她这一世衣食无忧,不受人欺负吧。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