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六十八章 秋后算账
    “其实以你的智慧,应该明白,准葛尔走到今天这步,融入大秦,已经是唯一的出路。

    否则,你也不会千里迢迢的进京求援。

    你更应该明白,大秦的朝廷并非由前朝腐儒操纵,绝不会因为一点虚无的名声,就让数以十万计的大军为你们准葛尔卖命。

    除非……那是我们的领土。

    唯有大秦的疆土,才值得大秦的铁卒流血。

    不过,你也不用将事情想的太过灰暗。

    其实说起来,对你们也并非没有好处。

    虽然要去国号,被驻军……

    但是除此之外,你们还是可以效仿外蒙三部,保持准葛尔部的汗帐。

    你们的牧民,还是由你们自治。

    你们的大汗,也依旧是他们的大汗。

    而你,也依旧是他们的金珠大长公主。

    何乐而不为呢?”

    贾环无视闭目靠在吉布楚和身上,闭目喘息的鄂兰巴雅尔那面无人色的惨样,冷静说道。

    吉布楚和闻言,刚想发怒,却被鄂兰巴雅尔伸手拦住,她睁开眼,看着贾环道:“你们应该明白,除了我们长生天的子民,没有人能够在草原和戈壁上生存。

    我们可以同意并入大秦,但是,你们想驻军,却是不能的。

    别说十万大军,就是三万大军的给养,也能拖垮你们大秦。

    你们又何苦非要驻军呢?”

    贾环颇有些钦佩的看着鄂兰巴雅尔,赞叹道:“你真是将实用主义揣摩的透彻非常啊……

    不过,不驻军,西域又怎能算是我大秦的领土呢?

    至于给养,就不用你担心了。

    西域虽然多是戈壁、沙漠,但绿洲同样不少。

    可以开垦耕作。

    近两千年前,我们中原就已经有了军屯。

    而且,既然当初黄沙军团能在哈密卫大营立足,那么以后,大秦军队,同样可以在克拉玛伊大营立足。”

    “什么,克拉玛伊大营?你……好算计!若是如此,我们又何必投靠你们大秦?”

    鄂兰巴雅尔面色再次一变,惨声道。

    贾环轻轻一笑,看着鄂兰巴雅尔道:“金珠公主,你应该很清楚,这是最好的选择。

    因为相比于我大秦宽容仁慈的羁縻政策,厄罗斯那群牲口,会将你们准葛尔吞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他们连自己国家的臣民都待之如猪狗,又何况是你们?

    而且你们若是选择投降那边,还会遭受我们的直接打击!

    但是,如果选择并入我大秦,那么你们一样还是王公贵族,一样还有自己的牧民和草场。

    除此之外,还可以与我们内陆展开互市贸易。

    到时候,仅仅凭借卖羊毛及牛羊肉,草原上的牧民都能过上富庶不受饥饿的生活。

    你们也可以继续安稳的享受贵族生活,绫罗绸缎,精美瓷器,美味珍秀,应有尽有。

    这难道不好吗?”

    鄂兰巴雅尔闻言,怔怔的看着贾环道:“你真是一个魔鬼,若不是你……我准葛尔如何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如今,你不仅想要彻底灭亡我准葛尔汗国,更想,让整个准葛尔部,都成为你们的庶民。

    若真如你所说,马背上的勇士不再挥舞弯刀和弓箭就能过活,那么不用二十年,我们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贾环摇头道:“我们从不随便宰割自己的百姓,当然,我不否认大秦国内有这种现象。

    但是,你们又与我们不同,因为你们会享有行政自主权。

    除了驻军以及与他国邦交这两项权利外,其余的各种权利,包括律法,都由你们自主。

    金珠公主,你应该明白,这已经是极大的权限了。

    厄罗斯能够答应万分之一水准,都不可能。”

    鄂兰巴雅尔闻言,深吸了口气,看着贾环道:“你说的有道理……但,不是我不信你,只是,这样的大事,你能做的了主儿?”

    贾环轻轻摇头笑道:“不能。”

    “#¥%#&……”

    陡然暴怒的鄂兰巴雅尔,涨红着脸,指着贾环张口就是一长串的蒙古国骂。

    其实无非也就是问候贾环的女性亲属,和秦语国骂没啥两样……

    在鄂兰巴雅尔心中,贾环此刻已经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畜生。

    一本正经的谈判了半天,讲的头头是道,最后,全他阿妈的是扯淡!

    这人得多丧尽天良?

    已经将她害得国破家亡,亲人都快死绝了,到了这个份儿上,竟然还拿她解闷儿……

    有些好笑的看着崩溃掉了的鄂兰巴雅尔,见她骂着骂着,就开始哭,哭的还极为伤心。

    一旁的吉布楚和也跟着哭。

    贾环笑道:“你这么激动干吗?我虽说不能最终做主,但我的话,却可以代表大秦军方的意见。”

    鄂兰巴雅尔的哭声渐止,然后又喝住了吉布楚和……

    她选择最后一次听进贾环的话,这一次若再被戏耍,那么下一次就只当放屁。

    鄂兰巴雅尔直视着贾环,问道:“你所言当真?”

    贾环笑着点点头,道:“自然当真。”

    鄂兰巴雅尔深吸一口气,道:“宁侯,此事太大,我也不能全权做主,我需要回去再考虑一下。”

    贾环轻松道:“当然可以,我又不急,大秦也不急。”

    鄂兰巴雅尔闻言面色微变,点点头,道:“我会尽快的……还有,可否让我再见一见乌仁哈沁?”

    一旁的吉布楚和闻言,也顿时来了精神,看向贾环。

    她想看看,她的姐姐如今过的是什么样的锦衣玉食的生活。

    然而贾环的面色,却渐渐淡了下去。

    他看着鄂兰巴雅尔,声音微寒道:“方才是在谈国事,所以我能压制住心中的怒火。

    鄂兰巴雅尔,我明确的告诉你,在我心里,极度厌恶你。

    你还有脸跟我提乌仁哈沁?

    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吊起来,也没事就抽上几鞭子出气?

    贱人!”

    鄂兰巴雅尔闻言,面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她看着贾环道:“宁侯,你要明白,这一切,并不是我愿意的,更不是因为我造成的。

    若不是因为你,乌仁哈沁又如何会……”

    “放屁!”

    贾环粗暴骂道:“要不是你们准葛尔部狼子野心,想要入主中原,老子闲的蛋疼,才会去你们龙城杀人放火?

    而且,你自己明白,是你和你那个死鬼师父,‘慧眼识人’,选了我做你的奴隶,与乌仁哈沁有什么相干?

    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是你,而不是乌仁哈沁!

    鄂兰巴雅尔,我奉劝你一句,最好不要在这方面激起我的怒火。

    否则,老子在皇宫大内都敢将龙子龙孙打的断子绝孙,更何况你区区一个狗屁鞑子公主?”

    鄂兰巴雅尔的脸色跟开了染坊似得,变得五颜六色。

    她一方面恨不得将贾环吊起来射成刺猬,另一方面,又恨不得给自己嘴上来一下。

    既然当初已经做的那么绝了,此刻又何必再去装什么主仆情深呢……

    鄂兰巴雅尔想起驿馆里收买的小官儿给她说过的贾环的辉煌过往,再看他此刻有些暴怒的眼神,心里一寒,有些怕,明智的选择避其锋芒。

    她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告辞。”

    说罢,便带着吉布楚和,出了宁安堂离去了。

    贾环也没有起身相送,一个人坐在宁安堂里,喝了口茶后,轻轻呼出了口气。

    这个局,布置到现在,已经装进去了太多人。

    大半个大秦官场,以及无数的牛鬼蛇神……

    贾环自忖不是睚眦必报之人,但,也不觉得心胸已经恢宏到,连半年前几至被人逼入死地的境遇都能忘怀的境界。

    如果这些人都是一心为国的忠臣,如陈廷敬那般,因为看不惯他坏了朝廷的大事才对他出手,也就罢了,说不定他还会忍让一步。

    可是,呵呵……

    就那帮人的尿性,贾环不觉得他有任何宽恕他们的理由。

    而想要惩罚他们,不是喊打喊杀,打上门去。

    对一二个这般,太上皇或许可以容忍。

    但若是对大半朝都如此,那就是自掘坟墓了。

    想要惩罚这般蠹虫,最好的办法,就是扶起隆正……

    就目前来说,一切都还算顺利。

    只是,贾环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再出岔子。

    比如说,他就没有想到,外面之人,会将手伸进宁国府。

    而且,竟还有那么大的把握,可以对他“秋后算账”……

    他们的底气来自哪里?

    就是后日的铁网山打围么?

    念及此,贾环眸中冷芒闪现,站起身,出了宁安堂。

    朝后宅的东南角落里的一处隐蔽院落走去。

    那里是“青隼”的巢穴……

    ……

    “三叔,你……你找我有事?”

    宁安堂里,浑身酒气,醉意熏然的秦钟看到贾环后,酒意散了一大半,结巴问道。

    贾环却没有看他,而是看向一旁的贾宝玉,道:“二哥怎地也来了?”

    贾宝玉的脸上比往常也明显多了层酒意,他道:“我本来就和小钟儿在一起吃酒,今儿他在醉仙楼里做东。结果……结果就被你找来打断了……我就一起来了。”

    贾环眉尖轻轻一挑,道:“老太太那边可知道?”

    贾宝玉嘿嘿一笑,道:“当然知道,我给老祖宗明说了,就是小钟儿请吃酒席,还有……还有北静王、琪官、冯紫英、陈也俊和……卫若兰他们,老祖宗便应下了。”

    贾环闻言,眼睛微微眯起,道:“水溶也在?”

    贾宝玉点点头,道:“在啊,北静王常和我们聚……”

    贾环闻言轻轻一笑,对贾宝玉道:“好,我知道了。二哥,你先去西边吧,老太太担心了好久了……”

    见贾宝玉的脸色有些没所谓,看向了秦钟,似乎不想一个人离去,还挺仗义。

    贾环又笑着补充了句:“爹今天也在问你。”

    贾宝玉闻言打了一个轻轻的酒嗝,看着贾环的眼睛,见他没有一丝说笑的意思,一身酒意瞬间化成了冷汗,哪里还顾得上秦钟求救的目光,随便招呼了句,便匆忙告辞离去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