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六十六章 你怎么知道?
    旬日内,大秦朝堂上展开了剧烈而又漫长的冲突、对抗,最后至扯皮……

    这其中,除了明里暗里几方大佬极为关注外,还有一人最为煎熬。>

    就是准葛尔的大长公主鄂兰巴雅尔。

    从十天前,准葛尔使团被迎进神京城后,就被安顿在了理藩院的驿站内。

    从此,便再无人问津此处……

    鄂兰巴雅尔送上去的请求归附,并上九白之贡的国书,也一直没有回复。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鄂兰巴雅尔的心也一天天的躁动起来。

    她是学习过大秦文化的,深深明白一个道理:

    得势狸猫凶似虎,落配凤凰不如鸡。

    一年前,她是草原上最珍贵的金珠,是最受准葛尔可汗宠爱的金珠公主,万众景仰,挥手处,应者云集。

    半年前,她是西域草原上至高无上的大长公主,立幼弟为汗,但却亲手掌握着准葛尔汗帐大权。

    诛除叛逆台吉头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但现在,她只是一个乞求归附的可怜人……

    这种身份的落差,纵然聪慧如她,一时间也有些难以接受,却又不得不接受……

    因为,不管接受不接受,她的时间都不多了。

    在她带领使团前往哈密卫黄沙大营递国书求和前,准葛尔汗国的汗帐,已经从曳迷离,挪移到了风魔之地背后的克拉玛伊大营。

    凭借着风魔之地,阻挡了牲口一般彪悍狂勇、悍不畏死的厄罗斯哥萨克铁骑。

    五月之季,在大秦内6已然初入仲夏时,但在西域草原戈壁上,却只是将将进入了春夏之季的拐角处。

    在这个时节,是风魔之地狂风肆虐之季。

    厄罗斯牲口填进去两支千人哥萨克骑兵队,却一去不复返后,便不再没脑子的往里野蛮冲锋了……

    他们在等风魔之地日夜肆虐的飓风平息。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从现在起,要一直到七月初,风魔之地才会彻底的平息下来,直到三个月后,又继续肆虐……

    也就是说,准葛尔汗国,及鄂兰巴雅尔,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

    听起来,这段时间不算短。

    可是,就算现在立刻签订国书,然后快马通知黄沙军团做准备,也不过只有一个月的时间罢了。

    若是小规模冲突,一个月时间做准备自然充足。

    若是动国战,一个月就显得十分仓促了。

    更何况,还未必能有一个月的时间。

    因此,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在驿站中度日如年的鄂兰巴雅尔,想起了临走时大宰桑的话:

    大长公主,大秦与草原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天地。

    在草原上,一切都凭实力说话。

    谁的弯刀锋利,谁的弓箭准远,谁的勇士勇猛,谁说的话就算。

    但是在大秦,想要办事,得先去拜门,先要送礼……

    如果不送礼,那么就会举步维艰。

    鄂兰巴雅尔当时听了后,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她以为,两国邦交之事,乃是最大的事,岂能儿戏?

    大秦若这样,还能撑到今天?早就该亡了。

    可是等到今天,她却后悔了,真真不该不听老人的话,白白浪费那么多时间。

    不过,也不算太浪费。

    这十天里,鄂兰巴雅尔用金银喂足了理藩院驿站的小官儿,然后从他口中,得到了目前神京城朝局的大致情况。

    虽然并不是完全了解细节,但也知道了哪些人的话有分量,哪里些主战,哪些人主和。

    知道了这些后,她至少知道了现在该往哪处去送礼……

    鄂兰巴雅尔的使团进入神京后,并没有被限制人生自由。

    大秦有大秦的骄傲,二十万蒙古铁骑都不怕,还怕这区区二百人的使团?

    因此,她们可以随意出门……

    待到进入神京后的第十天的清晨,鄂兰巴雅尔让吉布楚和用十两金子找了一个向导,而后带了十名宫帐军亲卫及两口大箱子,出门儿而去了。

    第一站,她去了李光地相府。

    毫无疑问,没能进去。

    第二站,陈廷敬府,自然也没进去。

    第三站,张伯行府,被老仆给轰了出来……

    第四站,镇国公府,没进去,世子牛奔在家出来接待的,收了半箱金银,屁用也没有,只告诉她去宁国府……

    第五站,奋武侯府,同样没进去,被人在门外接待,送出半箱金银,同样屁用没有,只告诉她去宁国府……

    第六站……

    ……

    鄂兰巴雅尔花费了大半天的时间,竟连这些人家的大门儿都进不去。

    她上半辈子加起来赔的笑脸,都没有今天一天的多。

    望着靖海侯施世纶家紧闭的大门,鄂兰巴雅尔心中一片冰寒。

    既有对准葛尔前途的绝望,也有……为下一站将要受到的折辱感到心寒。

    “走,去……西城,公侯街,宁、国、府!”

    ……

    这几日,小吉祥的队伍又扩大了。

    因为贾环突然有事,忙碌了起来,所以,他就将乌仁哈沁托付给了她。

    本来是要托付给贾惜春的,只是贾惜春近来已经开始系统的学习画画儿了,没有太多功夫。

    不像小吉祥,整天什么也不学,只把一本赵姨娘所创的《姨娘心经》熟记于心,其它时间就是耍……

    已经很有带“小妹”经验的小吉祥,没半天功夫,便成功的将乌仁哈沁给忽悠到了她的阵营。

    然后便整日里带着香菱和乌仁哈沁在大观园里疯玩,摘花折柳,抓鱼捕虾的到处祸祸,好不快活……

    管事的婆子们腹诽不已,然而却也没人真敢说她。

    除非遇到了贾探春或者史湘云,两人逮住她后狠狠蹂罹一顿,也就撂开了手。

    其实抛却闹腾没规矩这点不谈,像小吉祥这样没有坏心,整日里嬉笑玩闹,不和谁争抢什么的单纯性子,在普遍心深如海的大宅门里,并不让人讨厌。

    薛宝钗之所以不喜欢她,也只是因为薛宝钗自身是一个很讲规矩体统的性子,见不得太野的丫头。

    但她也绝不会说,小吉祥是个坏人……

    不过整天疯玩倒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乌仁哈沁初进贾府时的拘谨和不自在,少了许多。

    小吉祥为了让她认人,还带着她挨户挨院的拜门。

    甚至,连薛宝钗的蘅芜苑都没落下。

    也许,她是想让乌仁哈沁看清,薛宝钗是个多么清冷高傲的人,要让她站对阵营……

    然而,薛宝钗的心性,又哪里是小吉祥可比的。

    闭着眼睛都能猜透她的小心思……

    薛宝钗面带微笑的招待了她们一行人。

    薛宝钗对性格跳脱,没有规矩的小吉祥很不喜欢。

    可是,对同样不懂闺阁规矩的乌仁哈沁,却又出奇的友善。

    因为她很清楚,小吉祥的不懂规矩,是因为她恃宠而骄,“不学好”……

    而乌仁哈沁的不懂规矩,是因为她以前根本没有接触过这些规矩。

    看起来,薛宝钗很喜欢乌仁哈沁,还挑了好几套名贵的头面饰送给她,当然,也不忘给小吉祥和叛徒香菱一套……

    富家女养出的生性,一般都比较宽容大气,在这方面,她从不计较。

    不像小吉祥,是被贾环养大的……

    除此之外,薛宝钗见乌仁哈沁身上的衣服似乎有些很不合身,又挑了几件新衣裳送给她……

    乌仁哈沁现在穿的衣裳,是白荷的。

    白荷虽然在贾环的按摩下,已经显得比较成熟了……

    可是天生苗条的她,对比“天生雄伟”的乌仁哈沁,以及身量丰腴的薛宝钗,还是有些距离的。

    因此,她的衣裳穿在乌仁哈沁身上,自然有些不大合身。

    就在薛宝钗的卧房里,乌仁哈沁换上了薛宝钗的一件藕黄色的衣衫,顿时松了口气。

    舒坦多了!

    见她这幅表情,薛宝钗都忍不住喷笑出来,她拉着乌仁哈沁的手,温柔道:“环哥儿最近有正事要忙,在后宅的时间很少。

    白荷也是如此,听说她正在改良新版的织布机,不用棉线,而是用羊毛。

    环哥儿说,白荷的事比他还重要。

    大嫂子和秦氏又都病着,可怜见的,你身上的衣裳不合身,都没人现。

    不如,你先在我这里住吧?

    我这里地方多,咱俩年纪又相仿,还可以说说话儿,相互照应着。”

    乌仁哈沁闻言,颇有些意动,面带感激的看着薛宝钗,只是,脸上的为难之色也愈深……

    薛宝钗待她不错,可是,小吉祥待她也不错,还有香菱。

    最重要的是,贾环是让她跟着小吉祥,而不是薛宝钗。

    薛宝钗看她为难的模样,“噗嗤”一笑,道:“多大点小事,就值当这般为难?

    罢了,环哥儿毕竟还在东边儿府上住着,你习惯住在那边也是有的。

    不过,平日里没事的时候,可以多到我这边逛逛,坐着说会儿话,我挺喜欢听你说草原上的事呢。

    不要跟着小吉祥乱跑了,虽然别个不敢多说什么,可要是被老太太或者太太看到了,难免心里会不高兴的。

    就算不被老太太看到,你初来府上,也不好让人多嘴,对你不好呢……”

    这等知心知肺,全心为人考虑的话,说的乌仁哈沁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脸上的感激神色也愈重,屈膝就要拜下给薛宝钗行草原大礼。

    薛宝钗哭笑不得的拉住她,嗔道:“都是自己家人,哪里要行这般大礼,多不自在!

    在家里,除了给长辈行礼外,其她姊妹间,一概都不用行礼。

    不然的话,环哥儿也会不高兴的。”

    乌仁哈沁闻言,点点头,看着薛宝钗道:“姐姐,你真好!”

    薛宝钗笑的柔和,拉了拉她的手……

    外间房子里,小吉祥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看模样,是想到里间屋子里将乌仁哈沁救出来。

    不过,一旁处,莺儿也悄悄的用眼睛滴溜溜的看着小吉祥,防备着,还有些嫉妒。

    真是个好运破天的丫头……

    ……

    天香楼。

    瑞珠将贾环引进里间后,便退了出去。

    贾环看着只穿着一层小衣,盖着薄衿,半靠在床榻上面色惨然的秦可卿,眉头微皱道:“只听说你身子微恙,休息一下就好了,我一时忙也就没顾上来看你。

    怎地这么多天过去了,非但没好起来,面色反而越来越差了?

    你幼娘婶婶看后怎么说?”

    秦可卿见贾环进来后,眸中浮起一层水雾,眼神哀怜、委屈、复杂,她呼吸间娇喘吁吁,道了声:“是叔叔啊……”

    说着,竟要挣扎着起身行礼。

    许是因为身子骨太弱了,她手刚一扶着榻边用力,胳膊却一软,上身就朝地面栽倒而去。

    秦可卿惊呼一声,闭住了眼,然后就感到身子飞了起来,靠在了一个坚实的胸膛上。

    她没有睁开眼,眼泪却不停的从眼角溢出,双手反抱,轻轻的唤了声:“叔叔啊……”语气幽怨,凄苦……

    贾环的心里此刻却没有一丝情.欲,清冷的眸光闪烁,他轻轻的伸手,捏着秦可卿的下巴,将她的脸移到自己面前,看着秦可卿剧烈颤抖的睫毛,轻声问道:“可卿,可是外面有人,传进什么话进来与你,嗯?”

    秦可卿闻言,面色登时煞白,娇躯轻轻一颤,她挣开眼睛,眼神有些惶恐的看着贾环,道:“叔叔,你……你怎么知道?”

    ……

    ps:这像不像薛宝钗的手段……

    (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