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六十五章 渐变
    乌仁哈沁唱罢后,山坡上一片寂静。◇↓◇↓小◇↓说,

    众人们似乎陷入了,一种美好的空灵中。

    其实,这也是物以稀为贵的一种。

    若是乌仁哈沁唱的不是她们从未听过的草原民歌,而是与她们一般作诗。

    那么哪怕她做的再好,大家顶多也就赞叹一声,原来鞑子也会作诗……

    但她们肯定不会这么去欣赏。

    因为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除非乌仁哈沁作出的是千古名句,大家才会拜服。

    否则的话,诗还是自己作的好……

    但草原歌曲就不同了,虽然歌词浅白,但感情真挚,再加上曲调中明显迥异于大秦的草原曲调,很新奇,也很吸引人。

    众人又在这山坡草地上,放佛真的置身于草原一般,心旷神怡。

    墨蓝的夜空里,月色迷人,山坡上,灯火通明。

    暖煦的夜风带着花香,轻轻的拂过众人面。

    不远处的池塘里传来几声蛙叫声,再远处,还有蝉鸣声隐隐传来……

    暖风熏得人沉醉。

    ……

    “嘿嘿嘿!杨梅姐姐,我多咱时候只用一匹马儿当彩礼了,我哪有那么小气?

    你放心,我会用一百匹马和一千只羊做彩礼!不够再加,我有的是银子!”

    讨厌的人总会出现,一道可恶的声音,满口世俗气息,将这微醺沉醉的气氛,破坏的一干二净。

    “讨厌!”

    “可恶!”

    “闭嘴……”

    讨伐声此起彼伏,让乌仁哈沁看的有趣,“咯咯”笑出声。

    贾环哈哈笑道:“你们一个个都是幻想家,感情又都那么丰富,别一会儿想着想着,再把自己感动哭了……”

    此言一出,眼圈儿已经微红的林黛玉,俏脸一红,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

    “杨梅唱的真好。”

    “是很好听,意境很美,也很伤感。”

    “草原上的生活,真美好……”

    没人愿意搭理讨厌的贾环,纷纷赞美起乌仁哈沁来。

    这让乌仁哈沁笑的很甜美。

    “三弟,大家作诗的作诗,唱曲儿的唱曲儿,就你什么都没做,这怎么行?”

    还是有人愿意理会贾环的,与薛宝琴相邻的贾宝玉,忽然看着贾环笑道。

    说罢,他又与薛宝琴轻声道:“琴妹妹,你来的晚,并不知,三弟的曲儿唱的也很好哩!”

    薛宝琴闻言一怔,以为自己听错了。

    唱曲儿唱戏的,在这个时代,可是下九流的职业。

    当然,平时家门内宅里,姑娘或者孩童们的玩乐并不算。

    可贾环并不是姑娘、孩童啊。

    见薛宝琴明眸皓齿间满是讶然之意,贾宝玉愈发高兴了,道:“真的真的,以前……说来话长,你瞧,一会儿他保管唱曲儿,还挺好听呢。他还给姊妹们都送过曲儿,我以前也……”

    想起那首《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贾宝玉面色忽然一黯。

    不过,当他轻轻的看了眼,一双美眸里满是幸福光泽,只顾看着贾环的林黛玉,他又轻轻一笑,转头对薛宝琴道:“等后面日子长了,你就能听到了。每个姊妹都有,虽不大雅,但都很有趣哩。”

    薛宝琴闻言,点点头,笑道:“若真如此,环兄弟倒也大才……”

    贾宝玉撇嘴道:“都是他从外面听来的,又不是他作的……

    不过说来也奇怪,我专门使小厮和跟随们去街上,甚至去城外庄子那里打听了,却从没听说过有这些曲儿。

    可是三弟明明就说,是他从外面听来的,奇怪……

    不过我可以肯定,并不是他做的,他也就只认识点字罢了,和二嫂子差不离儿,呵呵!”

    薛宝琴闻言,轻轻颔首,笑了笑……

    ……

    方才贾宝玉的起哄,让姊妹们也来了兴致,纷纷跟着起哄。

    连小惜春都咯咯欢笑着,让三哥也表演一个。

    史湘云喊的也卖力,一时间热闹非凡。

    贾环却一点慌张之色都没有,得意万分道:“想听曲儿?没门儿!

    杨梅姐姐唱的那么好听,我再唱,岂不是自取其辱?

    你们倒想好事……”

    “你敢赖账?仔细你的皮!”

    史湘云侠气大发,一手叉腰,一手挥着小拳头,恶狠狠的威胁道,惹的众人大笑。

    贾环得意笑道:“赖账岂是男儿所为,不过,我既不作诗,也不唱曲儿,我舞剑!”

    “舞剑?”

    众人闻言一怔,史湘云瞅了瞅周围,道:“你的剑呢?”

    贾环哈哈一笑,起身来到一片空地上,然后冲山坡东边儿的一块巨石后面喊道:“剑来!”

    “是!”

    正在众人诧异间,忽然,从石头后面传来一声清脆的应声,然后众人只见一小一大两道身影从石头后面跑了出来,小一点的身影手中,捧着一把宝剑,咯咯笑着跑了过来。

    正是之前离去的小吉祥和香菱。

    贾环得意道:“早就料到你们会有这一手,所以,刚才小吉祥离去时,我就悄悄嘱咐了她,把大嫂送回去后,让她取我宝剑来!哈哈哈!”

    小吉祥笑的比他还高兴,这么热闹的事,她怎能缺席?

    将宝剑捧给贾环后,她便拉着香菱去了贾环之前的座位坐下。

    待众人都再次坐定后,贾环抽出宝剑,摆出一个非常骚包的起剑式,顿时迎来一阵掌声。

    当然,主要是因为他最大的托儿来了,有小吉祥带着香菱在下面拼命鼓掌叫好,其她人也不好不给面子……

    不过,贾环到底还是有真功夫在身的。

    一套传自乌远的“流云剑法”,被贾环使的出神入化,飘逸洒脱。

    在月夜下,宝剑寒光点点,如梨花飘落,絮雪纷飞。

    不过,随着贾环舞的兴起,剑势中渐渐带上了一丝杀气。

    姊妹们叫好的声音渐止,都怔怔的看着贾环一人矫若游龙,静静独舞。

    时而腾空而起,似欲摘星揽月。

    时而翻滚于地,敏若仙猿。

    除了剑声、风声外,再无杂音。

    然而这时,薛宝琴却忽然起身,看着贾环舞剑的身影,在众人微微诧异的注视下,朗声诵道: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

    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当薛宝琴诵到最后一句“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时,贾环腾空而起,举剑刺月,如欲划破虚空般。

    势尽,又飘然而落。

    漫头黑发飞扬,而两鬓处的霜白,在月光灯火的照耀下,却愈发鲜明。

    这一幕,如画。

    众人们怔怔的看着贾环,不愿出声惊乱了这个画面……

    然而,贾环却又忍不住破坏气氛,不耐烦的吵吵道:“喂!你们几个意思?怎地还没掌声?还有没有同情心?”

    “闭嘴!”

    “站好!”

    “别乱动!”

    一阵斥责声后,众女却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在大伙儿的笑闹声中,贾环收了宝剑,递给巴巴跑来接剑的小吉祥,然后也不回座位了,就地盘坐下来,先对薛宝琴笑道:“琴姐姐也懂武道?”

    薛宝琴摇头笑道:“我哪里会懂,只是……”说着,她面上的笑容浅了些,语气有些怅然道:“当初还年幼时,先父曾带着我们家,在大秦各地游玩观赏。

    路上见过不少江湖豪侠争斗,也见过家里的护院和镖师们练武。

    后来读李青莲的这首《侠客行》,便觉得很适合你们武人。

    于是方才便按捺不住吟诵了出来,环兄弟莫怪。”

    贾环哈哈笑道:“琴姐姐太客气了,感谢还来不及呢……

    而且,我们这样武勋将门出身的武人,也远没有诗里写的那么潇洒。

    我们是专为杀敌而习武,和侠不侠的倒没多大关系。

    当初还没承爵时,我就想着,若是日后能杀敌立功就当官。

    若是不能,就干脆组建个镖局行镖,也能赚些银子养家糊口。”

    “嗯,对,我知道,当初我还要给三爷打镖旗哩!”

    小吉祥一边和香菱分享贾环食盒里的美味,一边抽空抬头高兴笑道。

    “呸!”

    林黛玉本来听着还有些伤感,可听了小吉祥的话后,顿时忍不住啐笑道:“有你什么事,你还没个镖旗高,打什么旗?”

    小吉祥得意道:“姑娘不知道吧?三爷说了,有一种镖旗,是可以插在背后的。

    三爷要是去行镖,我就打扮成三爷的小幺儿跟着,让三爷在我背后插上镖旗,不就可以一起行镖了吗?咯咯咯!”

    说着,还颇讲义气的不忘香菱,道:“别怕,到时候我让三爷也带上你,咱俩一起打镖旗!”

    香菱憨憨的点点头,高兴的有些抿不住嘴了。

    近半年来,她和小吉祥玩的太开心了……

    林黛玉闻言,竟然有些艳羡,瞥着小吉祥道:“你竟想美事……”

    小吉祥闻言,毛毛虫眉一跳,道:“耶耶?林姑娘,到时候你就在后面轿子里坐着当太太哩,还跟我们抢举镖旗的官儿?”

    林黛玉闻言,一张俏脸顿时羞红,起身离席,朝这边快步走来,还笑骂道:“我把你个烂嘴的小蹄子,看我今儿不撕了你这张好嘴!”

    小吉祥见她起身杀来,尖笑一声,登时站起身来,拔腿就往贾环处跑。

    林黛玉哪里能跑的过见天儿撒野的小吉祥,累的气喘吁吁的也追不到,见小吉祥躲在贾环后面做鬼脸,直恨的咬牙。

    不过没关系,有能制住她的人,史湘云路见不平,大喝一声:“林姐姐,我来帮你。今天一起收了这个小蹄子!”说罢,也加入了战团,围追堵截小吉祥。

    唬的小吉祥惊笑连连。

    其她姊妹们见了,亦是纷纷笑成一团。

    贾环护着这个,又拦着这个,嬉笑玩闹成一团。

    夜色中,众人的笑声,在大观园里飘荡着,传向远方……

    待玩闹罢,众人一边喝着茶,一边喘息着,享受着这愉悦幸福的时光。

    只愿光阴在这一刻停歇不前,直到永远。

    ……

    相比于贾府中欢声笑语不绝的美好日子,在皇城大明宫的朝堂上,却爆发了一次又一次的剧烈冲突。

    忠顺王一脉固然在朝堂上势力雄厚,人才鼎盛。

    但隆正帝御宇登基近二十载,夹带里又怎么可能没有几个可用之人?

    这一次,隆正帝不再隐藏力量,几乎倾囊而出,力量之大,朝野皆惊。

    最让人惊骇的是,其中数位,甚至还是忠顺王一脉的主干力量。

    吏部、礼部甚至户部的大员都有……

    要知道,平日里忠顺王商议大事秘事时,他们必然都在……

    隆正帝这一爆发的大手笔,将忠顺王一脉笼罩的朝堂,生生刺穿了一个大洞。

    打的他们措手不及,又惊骇欲绝。

    不过,就在这风雨飘摇,人心不定时,忠顺王也翻出了他的底牌。

    辅政大臣马齐,竟然是他的阵营中人。

    五大辅政大臣,除却闭门不出的李光地和陈廷敬外,原本中立的马齐倒向了忠顺王,张伯行顿时孤木难支。

    一时间,朝局竟又渐渐倾斜回到原来的模样……

    愤恨欲狂的隆正帝,为了不再让朝堂回复到原来的样子,亲临李光地相府和陈廷敬相府求助。

    只是陈廷敬已然是人事不清,不中用了。

    至于李光地,倒是不清楚具体情况如何,第二日也并没有回到朝堂上……

    不过,隆正帝却在朝会上忽然提出:我大秦以武立国,如今已逾百载,武备松弛,殊不可忍。

    如今虽天下承平,却不敢忘战,这也是太祖高皇帝和太上皇,当年最防备之事:

    忘战必亡!

    因此,隆正帝下旨,于五月十八日这一天,凡宗室王公、武勋亲贵并诸将门世家子弟,一并前往铁网山打围,以复武备。

    贾环在接到这份旨意后,面色忽然变得,古怪起来。

    竟然是,铁网山打围……

    ……

    ps:今天更新晚了,是因为私人生活上出现了点问题,被打击的差点真的去非洲找黑妞了……

    最后又想通了,算了,不强求。

    先好好工作,好好写书,好好孝顺父母,照顾好家庭。

    其余的,顺其自然吧。

    也还没那么饥.渴……

    最后,求点票票,求点订阅,以作慰藉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