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六十四章 夜宴
    “啧啧啧!我们都不敢戴,也不会戴,她戴上倒是好看的紧哩!”

    众人围着盛装打扮的乌仁哈沁,啧啧出奇的赞道。

    林黛玉看着她满头的小挂件儿,玲琅满目的,光芒闪烁的,好笑问道:“杨梅姐姐,你头上这些都是什么呀?看着怪有趣地。”

    乌仁哈沁已经从贾环口中得知,贾母赐名的事了。

    她还很高兴的朝南面荣庆堂方向拜了拜,因为她觉得这是贾家老夫人接受了她……

    不过陡然被人叫一个新名儿,她还是有些不大习惯。

    听到林黛玉的话后,先是怔了怔才反应过来,而后忙从头上一件件的往下扒拉,用有些拗口的秦语介绍道:“这个是帽子,这个是头巾,还有头带、头圈、辫钳、辫套、头钗、头簪、耳环、耳坠……”

    林黛玉一件件接过手,新奇的看了一遍后,娇声笑道:“你也真能戴,脖子不累吗?”

    乌仁哈沁摇摇头,看着林黛玉认真的笑道:“妹妹,不累的。而且,只有在节日的时候,我们才这样穿戴。”

    林黛玉闻言,噗嗤一声笑出声,也不去计较姐姐妹妹之分,又举了举手中的帽子,问道:“这个帽子,怎地这般高啊?”

    她手上托着一顶高约一尺的帽子,顶部为四边形。

    上面包裹着五颜六色的绸缎,缀有各种宝石、琥珀、串珠、玉片及孔雀羽毛、野鸡尾毛等装饰物,制作精美,绚丽多姿,非常好看。

    不过,当初贾环带回来时,正值他眼睛受伤的时候,那会儿哪有人还想着这些……

    如今见乌仁哈沁戴的很好看,大家又来了兴趣。

    乌仁哈沁见林黛玉这么感兴趣,也很高兴,兴致勃勃的讲道:“这是顾古冠,是高冠,上面还有绣纹。有的是丹凤朝阳,有的是二龙戏珠,还有的是草原狼。

    帽子下面,是头巾。

    在草原上,几乎每个女人都要戴纱巾,据说,这是成吉思汗时流传下来的规矩,以表示头上飘有长胜的旌旗之角。

    还有这个,发套,草原上的风沙很大,不保护好的话,就容易弄脏头发的。”

    林黛玉有些眩目的看着那个发套,只见一大把一大把的珍珠链子,用手拨拉了下,捂嘴惊笑道:“天啊,这看起来,有数百颗小珊瑚,还有那么多条银链、珍珠串,还有银环、银片、玛瑙、玉石……

    这得多沉啊?”

    乌仁哈沁笑道:“差不多,有十斤吧。”

    林黛玉闻言咋舌不已:“十斤,我的天,要是戴在我头上,岂不是要把脖子给折了?”

    乌仁哈沁是动手派,端起帽子就往林黛玉脑袋上扣去。

    林黛玉居然也不恼,收了收细脖颈,小心翼翼的用手托着。

    戴上之后,原本就精美如画的绝色容颜,在璀璨的玉石玛瑙映衬下,愈发恍若神仙妃子。

    别说贾环贾宝玉,就连同为女人的乌仁哈沁,都看怔了,喃喃道:“妹妹,你是天上的神女吗?怎会恁地好看……”

    这样发自肺腑内心的话,让同为女人的林黛玉愈发笑颜如花,也就愈发好看……

    “行了行了,一会儿脖子扭着了!”

    贾环看她有些强撑的模样,有些好笑的伸手取下来,林黛玉虽然有些惋惜,可脖子处确实有些发酸,她依依不舍的看了眼顾古冠,没好气的白了一旁乐呵呵的贾环一眼。

    “妹妹,我送你。”

    乌仁哈沁多大方,见林黛玉确实喜欢,也不管是不是她的,直接就相送了,送完后才想起来,这是人家贾惜春的,顿时有些傻眼儿了,眨着大眼睛看着贾惜春……

    贾惜春比她还大方,笑道:“小嫂嫂,我已经送给你啦!你想送给林姐姐,就送给林姐姐吧。”

    乌仁哈沁闻言,这才松了口气,感激的看了眼贾惜春。

    贾惜春多咱在贾府里收获过这种眼神,一时间得意感爆棚。

    众人见她的得意模样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而后一一落座。

    许是方才乌仁哈沁将林黛玉“哄”高兴了,平日里贾环身旁雷打不动的座位,今日居然被她让给了乌仁哈沁。

    她自己则选了一处花朵旁的小几边坐下。

    坐下后,没人打开食盒。

    实际上,贾府规矩,晚饭多吃的清淡,且量少,有时甚至只吃一些水果,喝点茶。

    众人倒是纷纷铺展开白纸,研磨起砚台,一个个恍若两晋名士一般,或观月,或看山,或赏花,或望水。

    因为之前已经说过了,今儿起诗会起的急了,所以不需点题,亦不用限韵,只需将各人擅长喜欢的做来便是。

    因此,此刻她们的情景竟各不相同。

    乌仁哈沁坐在贾环身边,有些傻眼儿的看向贾环,不知所措。

    难道大家不应该举杯痛饮马奶酒,抽刀削肉啃骨头吗?

    怎么……

    贾环呵呵笑道:“她们在作诗。”

    “作……作诗?”

    乌仁哈沁是知道,大秦国有一种有趣的文字,叫诗歌。

    和她在草原上唱过的歌一般,非常动听。

    只是,连鄂兰巴雅尔公主尝试着学了阵后,都知难而退了,觉得作诗是世间最难之事。

    却不想,乌斯哈拉家里,这么多好看的姊妹和……夫人,竟然都会作诗。

    再看看贾环给她从一旁食盒里取出的美味佳肴,山珍海味,乌斯哈拉有些自卑了……

    贾环呵呵笑道:“乌仁哈沁姐姐,咱们家里,原本只有我一个不会作诗,现在终于好了,又来了一个不会作诗的,你说,咱俩是不是天生的一对?”

    “乌斯哈拉,你也不会作诗?”

    乌仁哈沁见到有垫底儿的了,顿时恢复了些信心。

    贾环撇撇嘴,小声道:“我听都听不懂,也不爱听。”

    乌仁哈沁闻言,顿时更开心了,轻声笑道:“我也听不懂,也不爱听。当初公主……”

    提到公主两个字,乌仁哈沁的笑容忽然凝住了。

    贾环怜惜的看着她,伸出手,抚在了她面上淡淡的伤痕上。

    他道:“乌仁哈沁姐姐,你放心,伤害过你的人,我一定会让她付出痛彻心扉,痛不欲生的代价,不管是谁,我保证。”

    乌仁哈沁大眼睛里,大滴大滴的眼泪汇聚,她摇摇头,笑道:“不用了,乌斯哈拉,真的。

    公主虽然……可我并不恨她。

    因为,你就是我的乌斯哈拉啊……”

    贾环闻言,眼中闪过一抹愧疚,道:“乌仁哈沁姐姐,是我连累了你。”

    乌仁哈沁摇摇头道:“不是连累,每个草原女人,选定一个男人后,就会心甘情愿的背负起共同的命运。

    男人在外面打仗,女人在家里放养看家。

    男人打了胜仗富贵了,就跟着一起富贵。

    男人战败了死了,就被人当牛羊一样掳去当奴隶……

    哪怕被人掳走,被人囚禁拷打,但她们坚信,只要她的男人不死,就一定会回来就她。

    即使伟大的成吉思汗,在年轻的时候,一样丢失过他的妻子孛儿帖。

    但最终,他还是抢回了他的妻子。”

    说到这时,乌仁哈沁面色骄傲的看着贾环,放佛,贾环和成吉思汗一样……

    贾环闻言后,有些汗颜。

    他看着乌仁哈沁草原天空一样清澈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乌仁哈沁姐姐,此生,我绝不会再丢你第二次。”

    乌仁哈沁闻言,抿嘴一笑,点点头,道:“我相信你……乌斯哈拉,既然,老太太给我起了秦人的名字,那以后,你还是叫我秦人的名字吧。我也要你的秦人名字,好么?”

    贾环笑道:“当然好啊,你的名字叫杨梅,我的名字叫贾环。以后,我叫你杨梅姐姐,你叫我环哥儿就是了。”

    “环哥……”

    乌仁哈沁歪着脑袋想了想后,笑道:“可是,我听四妹妹喊你三哥,嘻嘻,三哥,三个?”

    这是贾环当初裸.奔骗人的名字……

    乌仁哈沁的大眼睛弯成了月牙儿,在玻璃风灯的灯光照耀下,显得亮晶晶的,满是欢喜之色,像是发现了狡猾的偷鸡蛋的小狐狸一般。

    贾环格外喜欢她的笑容,点点头,柔声道:“是,就是那个三个。以后,你也可以叫我三个。”

    乌仁哈沁重重的点点头,笑道:“三个?”

    “诶!”

    贾环笑呵呵的应了,然后也唤了声:“杨梅姐姐?”

    “嗯!”

    乌仁哈沁笑颜如花的应下了,咯咯笑出声来。

    两人对视一笑后,乌仁哈沁又看了眼周围各处写诗的贾府姊妹们,羡慕道:“三个,她们可真厉害,连公主都不会作诗呢,我就更不会了……”

    贾环笑道:“没有关系啊,乌仁……杨梅姐姐可以唱歌,唱草原上的歌,很好听。”

    乌仁哈沁闻言,眼睛一亮,道:“三个,你还记得我给你唱的歌吗?”

    贾环柔声笑道:“我一辈子都不会忘……”

    乌仁哈沁闻言,看着贾环的眼睛愈发亮晶晶了……

    这时,众人们的诗作也都作好了。

    贾惜春被安排诵读,读一首,大伙儿赞叹一回,读一首,大伙儿再赞叹一回。

    乌仁哈沁虽然听不懂,可是很有礼貌。

    每当别人赞叹时,她也笑着用力拍手叫好,让大家看她的眼神也好了许多。

    相比于乌仁哈沁,她旁边那个打哈欠的文盲,就太让人生气了。

    扫兴!

    待贾惜春念完后,他倒是来了兴致,站起身得意道:“乌仁哈沁……杨梅姐姐,也要给大家露一手,她要给大家唱一首草原上的歌曲,很好听哦!大家欢迎!”

    说罢,他自己大力鼓起掌来,其她人也给面子,一起拍手笑看着乌仁哈沁。

    乌仁哈沁很大方,不扭捏,红着脸谢谢大家,待掌声安静后,她开口唱道:

    额敏河水,长又长,

    岸边的骏马,拖著缰,

    美丽的姑娘,诺恩吉雅,

    出嫁到遥远的地方。

    当年在父母的身旁,

    缝制皮毛做衣裳,

    来到这边远的地方,

    绫罗绸缎做新装。

    海青河水,起波浪,

    思念父母情谊长,

    一匹马儿作彩礼,

    女儿远嫁到他乡。

    美丽的姑娘,诺恩吉雅……”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