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六十二章 教训
    “噗!哈哈哈!”

    贾宝玉的话虽然温柔声,可又哪里瞒得过勤练“听风辨位”的贾环。

    听到这句,让后世无数女生强堆笑脸忍着泪,心里怒婊“草泥马”的名言名句,正听林黛玉轻语的贾环顿时没忍住,大声笑了出来。

    他这猛然一笑,让众人一惊,惹来一堆白眼球,更让林黛玉气红了俏脸。

    因为,她方才正意的给贾环,一会儿,她可以帮他作诗哦……

    多么情意绵绵的话,结果,这人不感激也就罢了,竟然还敢笑话她!

    真是岂有此理!

    你林姑奶奶不发威,你真当我没有脾气么?

    于是,林美人也不听贾环的解释,一跺脚向前加速走去,不跟他耍了……

    贾环无辜的看着前方数步远,转过头来嘲笑他的史湘云,用眼神问候:那咱俩一班儿呗?

    史湘云先用明亮的大眼睛“啐”了他一口,然后又抿起嘴,在贾环瞠目结舌中,做了一个“绝决”的手势回应他:

    她伸出右手成拳,而后,缓缓的竖起了……无名指!

    贾环在这一瞬间,只觉得被两百万伏特闪电劈中,雷的里外皆焦!

    看着史湘云洋洋得意的收回手,扬长而去的潇洒背影,贾环还目瞪口呆的呆呆楞在那儿。

    他想不通,她……她怎么可能做出这种动作来?

    贾环从未在家里姊妹们面前,比划过这种“炫酷”的手势啊!

    何况还是“发扬光大改良版”的……

    不对,贾环忽然想起来。

    有一个人,是见过他做这样手势的!

    那就是吉祥!

    当年在城南庄子时,吉祥就是贾环的尾巴,见天儿的跟着他,自然就见过他与庄民门们的这般玩儿法。

    而史湘云又与吉祥很玩儿的来……

    一时间,贾环觉得牙齿有些痒痒!

    “环兄弟,你,m.∞.≦怎么了?”

    薛宝琴和贾宝玉从后面走过来,看着贾环站在那里咬牙切齿的模样,关心问道。

    其实,薛宝琴心里是有些别扭的。

    因为贾环比她高大的多,看起来也年长一些,可偏她比贾环大一岁。

    薛宝琴与贾宝玉又是一天的生,都是四月二十六芒种那天。

    只是,她和贾探春是一年的,比贾宝玉一年,又比贾环长一年。

    所以她只能喊贾环为“环兄弟”。

    “三弟,你怎么能惹林妹妹生气呢?

    跟姊妹们相处,你要平心静气些,不能随便动怒。

    姊妹们都是女孩子,那般娇贵,那般尊重,你得……”

    “是是是是……二哥,我记住了!

    你和琴姐姐慢聊,我先走一步。”

    听贾宝玉一本正经的教训他《女儿经》,贾环牙齿更疼了,连忙截断他的话,又对薛宝琴头笑了笑后,便跑到前面去了。

    林黛玉已经“不经意”的回头好几回了……

    待贾环“逃窜”后,贾宝玉微笑着对薛宝琴道:“琴妹妹,你瞧,在我们家,规矩是弟弟怕哥哥的。我的话,他不会不听。

    等从梅家要回婚书后,我就让他派快船送你回去,你也好早去早回。”

    ……

    众人进了园子后,穿山过水的来到了沁芳亭,然后从竹桥上,直接来到了山坡上。

    早有婆子收拾出了空地,并将玻璃风灯挂在了树梢上,黄昏将近……

    丫鬟们则将宁国府秘制的蛇胆牛黄花露水撒了几遍,这个是贾环从蛇娘那里勒索出来的好处……

    有灵蛇龙涎加成的蛇胆花露水,不仅能驱蚊,还能驱除一切杂虫咬儿。

    仲夏之夜,如果能去掉蚊虫烦恼,那么有山有水的园子里,便是最佳的避暑胜地。

    如果不解决好这个问题,山水草木最是滋生蚊蚁,几个美人夜里怕是连灯火都不敢,否则保管满脸红包……

    山坡上,草地青青。

    几案都已经摆放妥当了。

    不停有穿红着绿的丫鬟们,提着食盒,从宁国府方向的园门处走来。

    在这里调度的人是,尤氏,还有尤二姐。

    尤氏的身子还很弱,但她底子本身就很好,府上又有公孙羽和蛇娘两大神医在,家里又舍得花钱用药,调理起来自然事半功倍,已经可以下床走路了。

    只是还是不能操劳。

    所以,她只声与尤二姐,然后尤二姐再吩咐下去。

    众姊妹们看到尤氏竟然在这里,纷纷前来与她问好。

    然后不解的看向贾环,大嫂子都已经累成这般了,怎地还让她服侍?

    贾环也奇怪,皱眉看向尤氏道:“大嫂子,你这是……我不是让李万机家的安排吗?人呢?”

    贾环一皱眉,别个还罢,尤氏身后的尤二姐,脸色都紧张的发白了……

    尤氏忙笑道:“不碍事的,原是李万机家的安排,不过她跟我请示,要不要取出地毯来铺上的时,我想着,家里姑娘到底娇贵,只打发一个管事婆子来伺候,太怠慢了,也不像。

    白荷跟明月如今正忙着大事,吉祥……呵呵,也不知哪里耍子去了,还太不经事。

    秦氏又病了,只有我来了。

    不过一没关系,幼娘了,我现在就是要多下床活动活动才是好的。

    我也不累,都是先声与二妹,二妹再吩咐下去,一都不累。”

    贾环闻言笑道:“纵然如此,大嫂也不该出来操劳。再,咱们府上又不是没人。林姐姐、云儿还有宝姐姐,不拘哪一个有空闲,叫来主事便是。哪里能让大嫂再操劳?”

    “呸!”

    林黛玉从贾环身旁走出,轻轻啐了他一口,然后对尤氏笑道:“大嫂子你听听,明明是他牵累了大嫂子受累,到头来,反倒是我们的不是了。”

    尤氏忙笑道:“三爷不是这个意思,三爷的意思是,林姑娘、史姑娘和薛姑娘都是自己人,该让你们来当家。”

    史湘云笑道:“大嫂子快莫了,有你给他当这个家,是他的福气,我们当什么?不过,倒是可以给大嫂子帮把子忙罢了。”

    薛宝钗笑着头,道:“云儿的是正理。”

    罢,就指使几个丫鬟,将有些密集的几分散开来摆放。

    或树下,或花旁,或洼地,或穹隆……

    拨几下后,原本有些俗套的布局,顿时变得雅致了许多。

    尤氏见状,大为赞服道:“到底是读过书的,胸中大有丘壑,不似我们这等粗落俗套。早知如此,就该如三爷的,早早的将姑娘们请来帮忙了。”

    薛宝钗闻言,笑道:“大嫂子哪里话,不过是多嘴讨嫌罢了,原本也很好,只是他,今儿不仅是吃席,还要作诗,我才多此一举。也是知道大嫂子性格宽宏,不会跟我计较,我才敢如此放肆。”

    尤氏闻言连连摆手,正想再什么,忽然脚下一个踉跄,有些站不稳。

    唬的旁人大惊,贾环忙搀扶住她。

    站稳之后,尤氏歉意道:“不碍事不碍事,就是今儿走的有多了,如今竟成了废物了……”

    话没尽,被人一阵嗔怪。

    尤氏笑的欣慰,道:“是我错了……如今差不离儿都准备妥当了,我也好放心回去歇息了,姑娘们在这里好生玩罢,有什么需要的,只管吩咐李万机家的取来就是。”

    贾环淡淡道:“好了大嫂,快回去吧。不过是一顿家宴,哪里就至此?你再客套,连我都心生不安了。”

    尤氏闻音知意,感受到贾环语气中有些不满,苍白的脸上顿时生起一抹紧张,眼神不安的看着他……

    “啪!”

    贾环胳膊上被史湘云重重抽了下,史湘云也会皱眉,看着贾环道:“怎么跟大嫂子话呢?真当自己是爷了?”

    “没有没有……”

    贾环还没什么,尤氏便忙替他辩白道:“三爷想是生气我不知轻重,也是在关心我,没有事的。”

    贾环连连头,看向史湘云,道:“看到了没有,大嫂多懂我!我就是心疼大嫂,哪有为了咱们受用高乐,就让她拖着病体受苦受累的道理?”

    史湘云哼了声,道:“那你也该好好,刚才那是什么语气,再这样,我还打你!”

    贾环“悲愤”的看了眼尤氏,道:“大嫂,看到了吧?家暴!这就是家暴!

    你以后千万行行好,别再这样了,不然,我再忍不住劝你,又要被家暴了!”

    “噗!”

    尤氏精力不支,反应慢了拍,倒是她身后的尤二姐见贾环这幅“熊样儿”,忍不住嗤笑出声。

    不过反应过来后,又连忙垂下头,羞红了脸……

    尤氏正想什么,忽然,从滴翠亭方向,传来一阵清脆的笑声。

    滴翠亭北面连着紫菱洲,西面则是秋爽斋,南面接是,东面,就是山坡。

    一道身影跑的飞快,一路洒着爽朗的笑声,她后面还跟着一个大一的身影,跑的含蓄的多,碎步跟着,偶尔也欢笑一声。

    不是吉祥和香菱,又是何人?

    吉祥想来也看到了这边的盛景,惊喜一呼,便掉转方向“蹬蹬瞪”的跑来。

    满脸灿烂之极的笑脸,一路上喊着几个姑娘的名儿请安问好。

    目的地是贾环。

    不过,没等她冲到贾环跟前,就被一只手给擒住了。

    史湘云把她轻轻一带,就给逮到一边,然后扭住她的耳朵,笑骂道:“疯,一天到晚的疯。

    平日里疯也就罢了,怎地府上忙的时候,你也不着边儿?

    还让大嫂子下床来张罗,又差累倒。

    真当没人能收拾你是不是?你自己,该怎么办?”

    吉祥闻言傻了眼儿,耳朵被揪着,又不敢动弹,只能可怜巴巴的,用眼神望向一旁的贾环。

    这一刻,不止有一个人,敛起了脸上的笑容,轻轻屏住呼吸,有些紧张的看向贾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