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六十一章 多喝水
    薛宝琴的话,让众人动容不已。

    贾环也看着她,微微一怔,而后点头道:“当然可以,琴姐姐年纪还小,不用着急……如此好了,我就以此理由,打发人去要回婚书吧。”

    薛宝琴闻言,起身,款款拜下,道:“琴儿多谢环兄弟。”

    “诶……快起来。”

    贾环一摆手道:“都是自家亲戚,虽然你比我大一点,可算起来,我还是你姐夫,客气什么。”

    难得,跟美女说话时,贾环也有正经的时候。

    贾母虽然被薛宝琴的主意给意外了一下,不过回过神来,却似乎愈发满意了。

    在这个时代,孝道大于天。

    在贾母眼中,知道“孝”的孩子,再不会差了。

    比如贾环,胡来出格儿的地方不知有多少。

    可是在孝之一道上,贾环不说尽善尽美,也都是众口皆赞的。

    所以,即使他干了不少出格的事,贾母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她对还屈膝福下的薛宝琴嗔道:“你三弟说的是,都是自家人,那般外道作甚?快起来,快起来!”

    然而,薛宝琴非但没起,反而,又下沉三分,拜的越深,她抬起眼帘,看向贾母,道:“老太太,丫头厚颜,想求环兄弟一件事。”

    贾母闻言一怔,道:“什么事?只管说……”

    薛宝琴红着眼圈,声音微微哽咽道:“丫头自知,痰症,乃不治之症。母亲也是因为知道这点,才让兄长提前送丫头进京。

    原本,家里也都不抱希望了,只能挨着……

    只是,来到府上后,听人说环兄弟府上,有倾世神医,能活死人肉白骨,胜似扁鹊在世。

    丫头厚颜,想向环兄弟求助……

    若是真能得天之幸,救得母亲一命,丫头今生今世,给环兄弟做牛做马,报答大恩。

    纵然……纵然天意不改,我也算是尽了为人女的孝心,一样要报答环兄弟的大恩……”

    说完后,流泪满面的薛宝琴,眼神有些凄婉的看了贾环一眼后,再沉下.身,竟是跪倒在地。

    众人的面色都严肃起来,贾母也不轻易开口了。

    贾环府上的确有神医,可公孙羽如今正在给贾环医治,谁敢随便开口?

    贾母都不行。

    贾环看了眼匍匐在地的薛宝琴,先对右下首坐着的薛宝钗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上前扶起。

    薛宝钗一直关注着贾环,接道他的眼色后,起身上前,将薛宝琴搀扶起来。

    看她满面泪痕后,心中既是心疼,又有些为难。

    此事,也不是她能做主的。薛姨妈几次告诫她,贾环如今是爷,主意向来又正,让她轻易不得违逆了他……

    贾环想了想后,看着满眼哀求看着他的薛宝琴,道:“令堂的病情如何?”

    薛宝琴闻言,忙道:“虽是不治之症,可郎中说,只要卧床静养,总还有二三年的功夫……”

    贾环笑道:“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先让幼娘开一点好药,再备一些好参,你先带去南京,维持着。

    我这边正在用针,不好中断,不过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

    待完事后,便遣快船南下,送幼娘去给令堂医治。

    对了,还有……临走时,可以给你一张我的名帖。

    如果在南京,有什么急事难事发生,或是缺少名医和药材,你只管拿着我的名帖,去玄武湖旁甄家,求见奉圣夫人,自然便会无忧了。”

    薛宝琴闻言,满面感激不尽,趁着薛宝钗怔怔的看着贾环之际,又拜了下去……

    贾环摇摇头,对看着他的薛宝钗挑了挑眉尖,眼神示意:先拉人,要看回去看个够……

    薛宝钗回过神,顿时俏脸羞红,忙借俯身搀起薛宝琴之机掩盖……

    贾环有些得意的一笑,转头对眼神不大好看着他的贾母笑道:“老祖宗,说起甄家来,孙儿差点忘了。甄家我那个结拜义妹,快要进京了。”

    贾母闻言,一时没反应过来,只当这三孙子又在外面招人了。

    心里怨气大盛:好啊,好你个三孙子!

    你是一个接一个的往自己屋里划拉,这边还没圆房,你又往屋里划拉人!

    可怜我那乖二孙,到现在也只有金钏这么一个房里人,还整天被她婆婆折腾的站都站不稳……

    如今老婆子我好容易相中了一个好的,你还一竿子给支使到南京去!!

    三孙子!没有你这么不地道的!

    贾环看贾母眼神不对,大概一想就明白了,他哈哈一笑,道:“老祖宗,就是奉圣夫人那个孙女儿,和孙儿一天生的那个。她要入宫当太子妃了,奉圣夫人让孙儿在都中帮忙照看一下,当个娘家人。”

    贾母闻言,这才恍然反应过来,“哦哦”了声,道:“原来是她呀……”

    贾环道:“不提甄家还忘了,还有一件可乐的事呢,老祖宗,您知道不,甄家也有一个宝玉,叫甄宝玉。我上回在南京看到时,还唬了一跳,想着二哥什么时候来南京了?甄家那个宝玉,竟和二哥长的一模一样。您说有趣不有趣?”

    贾母笑道:“哪有这样巧事?大家子孩子们养的娇嫩,除了脸上有残疾十分黑丑的,大概看去都是一样的齐整,这也没有什么怪处……

    今儿杨梅初到,是不是要让厨房里准备个席面,好给她接风洗尘啊?”

    贾环笑道:“孙儿那边儿已经张罗了,就在园子里摆席。

    林姐姐潇湘馆旁边,过了沁芳闸,有一个半山坡。

    我使人去收拾了下,晚上在那里摆席。

    各种美味珍馐都有,还有烤全羊。

    老祖宗和姨妈也一起去,可以热闹热闹。”

    然而,往日里最爱热闹的贾母这次却不赏脸了,不仅不赏脸,还拉住了薛姨妈,她对贾环道:“今儿你们自去高乐罢,我和你姨妈还有事要商议。”

    贾环闻言一怔,若有所思的看了眼一旁的薛宝琴,又看了眼垂下头的贾宝玉,眉尖挑了挑,然后笑道:“成,那就待下回再说吧。

    那……孙儿和姊妹们就先告退了。

    唔,先去看看二嫂子,给她言语一声,不然的话,事后她又该怪我没招呼她了。

    嘎嘎!”

    众人闻言都笑了起来。

    王熙凤已经快要临产了,如今连每日给贾母请安都免了,只在床榻上歇息,偶尔在小院儿里活动活动。

    她看着身子爽利,可胎气却一直不稳当,不敢随意乱动。

    这可把她给憋坏了,她的性子好闹,受不得一点冷清。

    见天儿的打发平儿去请人到她那里做客,可孕妇又常犯困。

    与人聊天儿,说着说着她就睡着了,旁人只能干坐着,时间长了,就没人愿意去了。

    如此一来,王熙凤孩子没生出来,人都快被憋疯了。

    贾环这会儿再去撩拾她,估计今晚她觉都睡不着。

    贾环如愿的被贾母教训了一下后,哈哈大笑着起身,招呼姊妹们进园子。

    ……

    “环儿,今天只吃席么?”

    出了荣庆堂后,林黛玉自然而然的走到了贾环身旁,其她个也不和她争。

    她看着贾环笑问道。

    贾环摇头道:“那有什么趣?我知道,姐姐们都是文化人,喜好写字作诗。以前没场地聚,如今有了园子,你们自可在园子里赏着景儿,品着佳肴,然后再作诗句。

    今儿特意使人备好了桌案,一人一个小几,纸墨笔砚都齐备着。

    你们自可尽兴!”

    众人闻言,无不兴趣大增。

    往日里她们不是没动过这个心思,只是……

    她们都富有同情心,关爱智障……不是,是关爱文盲,所以很少提这一茬儿。

    一个个都敛着满腹诗词歌赋无处施展。

    却不想今日贾环竟主动提及这一茬,众人岂有不欢喜之理?

    不过,林黛玉却有些纳闷的看着贾环,道:“那你怎么办?还有杨梅,她会作诗么……”

    贾环“嘿”了声,道:“她会烤羊!

    我们不会做,难道还不会听么?我们也有文化着呢……

    而且,你们作诗的时候,我可以带她去园子里转转,主要是去林姐姐你那里,看看熊猫儿!

    乌仁哈沁还没见过熊猫儿呢。”

    林黛玉闻言,眼睛似睁非睁的瞟了贾环一眼,不过随即又抿嘴得意道:“一天到晚都有人往我那里去,就为了看那方方圆圆。可爱极了!比云儿那两头山羊强多了!比宝丫头那头小花猪更好,嘿嘿!”

    贾环面色严肃,压低声音道:“嘘!林黛玉,我警告你,闷声发大财才是王道。”

    林黛玉闻言,水灵灵的美眸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傲娇的哼了声,温润的唇角弯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两人身后,贾宝玉正在关心薛宝琴。

    “琴妹妹,你不要太担忧,婶婶一定会好的。江南甄家是我们家的老亲,又是世交,关系极好。去了南京后,若是有什么不便宜的,你就去他家求助就是。”

    贾宝玉柔声细语道。

    “谢谢宝哥哥,我知道了。”

    薛宝琴轻声应道。

    贾宝玉想了想,又道:“回去的时候,多带些衣服,不要着凉了。家里就有快船,很快的,我让三弟使人送你回去,不用焦急。”

    薛宝琴的嘴角抿了抿,道:“谢谢宝哥哥,我知道了。”

    贾宝玉想了想,再道:“不用谢,都是该做的。对了,琴妹妹,等回去后,你要让婶婶多休息,多喝水,喝水好!你也是……”

    薛宝琴:“……”

    ……

    ps:身体不好,肚子疼,要多喝水,喝水治百病……

    另外,谢谢血红巨巨的打赏,受宠若惊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