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六十章 环兄弟,行吗?
    “哈哈,老祖宗,琴姐姐有兄长在,长兄如父。

    又有姨妈这个大娘在,哪里还需要孙儿拿什么主意?

    不过,不管她们什么决定,孙儿给她们兜着就是了。

    老祖宗和姨妈尽管放心。

    说起来,梅家这般做派,多半还是因为孙儿的缘故……”

    贾环着实不想为这种事,再去和王夫人交锋。

    她好不容易安分了些,还是不要去招惹她为妙。

    更年期的女人,又不好随意处置,麻烦的紧。

    而且,王夫人是贾宝玉的亲母,关于他人生最重要的亲事,自然更有发言权。

    哪怕她原本属意薛宝琴,可只要贾环一插手,她也会恨屋及乌,不再满意。

    有了贾环这句话,贾母虽然不大满意,可薛姨妈却满意的不得了,连连招呼着让薛宝琴给贾环道谢。

    被劝阻了后,其她姊妹们看着贾环没事人一样的神色,也放下心来。

    尤其是薛宝钗。

    贾环若是真的动了心思,要将薛宝琴也收进屋里,那么能阻止他的人几乎没有。

    可是若真是如此,那她的颜面,甚至整个薛家的颜面,就彻底扫地了。

    姊妹二人共侍一夫,还同为妾室,好说不好听哪。

    看着贾环现在坦然的神色,薛宝钗心里松了口气。

    不过也疑惑,这个“色胚”,见到宝琴这样美艳超过其她姊妹的女孩子,怎会不动心?

    许是感受到了薛宝钗的疑惑,贾环转头看去,正对上她的目光,眉尖轻轻一挑,眼神略带深意,薛宝钗白皙如雪的肤色上,便浮起一抹云霞……

    贾环本还想再逗逗她,可随即感受到一旁一道清冽的“杀气”杀来后,立刻恢复一本正经的神色,

    目光移转,迎上那道“杀气”……

    果不其然,林黛玉正觑着一双似睁非睁眼,“关云长”似的看着他……

    贾环露出一副无辜的表情,用眼神问她:林姐姐,你揍什么?

    林黛玉不为所动,继续试图用眼神“杀死”他……

    贾环“怕”了,眼神巴巴的和她讲道理:喂,林姐姐,给点面子行不行,就放了小的这一回行不行?

    林黛玉有些撑不住了,嘴角抽了抽,有些忍不住笑意了。

    不过到底还在生气,于是便将眼眸也睁大了些,强迫眼神继续保持“凌厉”的“杀气”,小口也抿紧,坚决不能弯起好看的弧度,然后“怒视”着贾环。

    贾环“投降”了,开出了条件:

    三次按摩!中不中?

    并且目光不经意的在林美人的胸前扫过,若换个人,可能也就不在意过去了。

    可有“故事”在前,并且心思极为敏感细腻的林黛玉,怎会放过这个眼神,一张俏脸登时绯红。

    再也绷不住杀气了,“恶狠狠”的瞪了贾环一眼后,连忙垂下头,不让人发现她的异状……

    只是,其她人又怎会发现不了?

    不过好在,最多也就不解她为何忽然羞红了脸,只当她不好意思在众人注目之下与贾环眉来眼去罢了。

    贾环见林黛玉垂下了脸,心想,不能厚此薄彼,得都照顾到,于是又看向了史湘云。

    史湘云一脸光风霁月,磊落得不得了。

    满眼的“讥讽”之色,白了他一眼,便不理会。

    这四人的互动,述说起来比较繁琐,可也只不过是几个眼神的交流,一晃而过罢了。

    当然,这并不能瞒过细心人的留意,尤其是,贾环一直都是众人注意的焦点……

    当他没事人一样的再转过头时,迎接的是贾母“薄怒”的目光。

    三孙子!

    贾环忙给老太太挤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阳光灿烂,惹的一旁众人嗤笑不已。

    贾母却不好糊弄,嗔道:“你少糊弄人!你让姨妈随便办,可随便办是怎么个办法儿?

    薛蝌久在南边,又哪里摸的熟都中的情况。

    你现在也变滑头了……

    要我说,既然梅家看不起人,咱们就没有再往上贴的道理。

    更何况,他们也配?

    哼!

    环哥儿,你要想个法子,在他们没开口前解决了这件事。

    不然,若是让他们先开口,琴丫头白白担一个‘被退婚’的坏名声,这如何使得?”

    贾环闻言苦笑道:“老祖宗,就算是想办法,孙儿现在也没什么好法子啊。

    再说了,咱们到底还是要问问薛蝌的意思,还有琴姐姐本人的意见。

    不然的话,纵然姨妈,也不好越过去做主的……”

    贾母闻言,看了眼薛姨妈,见她为难的点了点头后,便道:“你说的也是个理儿……”说罢,又转头对一直垂头不语的薛宝琴道:“琴丫头,你是怎么个想法,尽管说。

    说出来,我给你做主!

    我打发你环兄弟去给你跑腿子,反正他也不安分惯了!

    那梅家虽然了得,可还不被我贾家放在眼里!

    有我这个荣国太夫人给你撑腰,你谁都不用怕!”

    薛宝琴闻言,忙抬起头来,除了微红的眼圈外,面色倒也还自然。

    她感激的看着贾母,道:“谢谢老太太。”

    贾母闻言,笑的很慈爱,道:“有什么好谢的,都是一家人。打第一眼看到你,我就格外喜欢你这个丫头。”

    “嗯哼,嗯嗯……”

    贾环装模作样的“嗯”了几声,惹来一阵笑声。

    贾母不客气的拍了他一巴掌,笑骂道:“你少作怪,我正和你琴姐姐说正经事呢。你仔细着……”

    说罢,又对薛宝琴道:“琴丫头,你尽管放心做主就是。

    虽说婚姻大事,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既然定了,就再没有反悔的道理。

    可是,你的情况又不同,如今是那边先有悔亲之意,咱们自然也不去稀罕他们是什么内阁还是翰林,还真当他们自己是个什么稀罕物儿了……

    每年吃不起肉饿死的穷翰林,不知有多少!

    他们倒还矫情上了,不知好歹!”

    “诶!老祖宗这话不差!

    这梅家,三代翰林,听起来清贵非常。

    可孙儿使人打听了一番后,却发现这一家子只会读书,不会经营产业。

    满府上下,竟是靠吃嫁过去的媳妇的嫁妆度日。

    当初梅家和薛家叔叔订亲,八成也是因为看中了薛叔叔家底丰厚的缘故。

    如今见薛叔叔不在了,他们自然也就犹豫了。

    好一张读书人的脸面,咱们一定要引以为戒……

    当然,这件事还有一个比较次要的原因,可能也在于我……

    因为梅家若是敢和我贾环的姻亲结亲,他们家在士林里八成是要挨骂的,嘿嘿嘿!”

    贾环笑的竟有些得意,似乎多光荣一般,这让面色微变的贾母气的牙根儿疼。

    贾母面色微微严肃的看着贾环道:“若是这般,那你这些姊妹们也要受影响的……”

    此言一出,贾迎春和贾探春顿时羞红了脸,低下头去。

    贾环呵呵一笑,鄙夷道:“老祖宗,这样的人家,就是跪上门来求,孙儿都不会答应姊妹们嫁过去的。

    瞧他们那副德性,一个个道貌岸然,偏还死板的要命,行动处不能有丝毫逾他们之‘礼’的地方。

    再有,别的不说,单说在婆婆跟前立规矩,一站站一天这条儿,就万万使不得。

    谁敢罚我姐姐站,我就让他全家到朱雀大街上扫大街去!

    反了天……哎哟!

    老祖宗,别打别打!

    哈哈哈!”

    贾母闻言差点没气出个好歹来,她当年也让邢夫人和王夫人立过规矩的,要不要让她也去朱雀大街上扫道而去……

    老太太抄起五彩斑斓的野鸭子毛掸子,朝贾环身上招呼起来。

    作势敲了几下后,在薛姨妈的劝说下收了手,办认真道:

    “环哥儿,你胡说什么,谁家媳妇不是立规矩站过来的?

    偏你牛心古怪,你还能护她们一辈子不成?

    真要你这法儿,谁还敢娶我贾家姑娘?”

    “老祖宗您放心,孙儿的好兄弟一大把,都是武勋亲贵世家出身。

    家底丰厚不说,家风也都光明磊落,比那些穷酸秀才强多了!

    日后,还都少不了一顶一品诰命夫人的凤冠霞帔!

    最重要的是,几个当家婶婶都与孙儿极为亲厚。

    孙儿豁出去这张脸不要,去给她们鞠躬作揖,也一定要让她们不能为难了家里姊妹们,去没黑没白的立规矩。

    再者,武勋将门之家,也少有这种规矩。

    您还担心咱家的姊妹没人要?那才是天大的笑话哩!”

    贾环得意洋洋的说道。

    贾母闻言,面色顿时有些动容,嘴唇颤了颤,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下面的姊妹们,也一个个都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贾环。

    包括,薛宝琴……

    薛姨妈再次觉得,薛宝钗跟了贾环,没有错。

    贾母到底经的事多,而且,相比于家里的姑娘们,她更在意的是她的命根子……

    贾母见贾环一直装疯卖傻不接话,干脆挑明了说:“环哥儿,你对家里姊妹们的好,我们都看在眼里。可你不只有姊妹,还有兄弟啊!

    你祖父先荣国选了你做传人,授你本事能为,定是有他的道理的。

    你也一直做的不错……

    如今你生发了,继承了祖制,把我和你姊妹们照顾的妥妥当当的,可你也该用点心思,想想你宝哥哥了……”

    贾环闻言笑道:“老祖宗,宝二哥有爹和二叔母在,何须孙儿照顾?

    当然了,只要老祖宗您发话了,该怎样都没问题。

    您就这么一个心尖尖儿,谁还能委屈了他不成?

    岔了岔了,现在不是二哥的问题,现在是琴姐姐的问题……”

    见贾母听他敷衍,眉毛都竖起来了,贾环忙转移话题,对薛宝琴道:“琴姐姐,你的意思如何?”

    薛宝琴俏脸渐渐浮起一抹红晕,但并未低头。

    在众人注视下,她睁着一双妙目,看着贾环轻声道:“环兄弟,老太太说的是正理儿,既然梅家如此行为,那婚事……自然也就散了。

    我想请环兄弟帮忙,取回他家婚书。

    当初,是为了完成父命,我才做了不孝女,在母亲患了痰症时,还上京来结亲……

    如今,既然他家毁约在前,我也没什么怨气,只想取了先父婚书后,回家给母亲侍疾。

    环兄弟,行吗?”

    ……

    ps:推荐一本朋友的书,佛山赞先生的《窃花》。

    因为我和他做了一个交易,我给他一个章推,然后他让他老婆给我介绍对象。

    书友们,我已经沦落到这个地步了,乃们能订阅的还是订阅一下吧。

    我打算,实在找不到对象,就攒稿费去老挝买一个回来传宗接代。

    越南的已经被买光了,再不买,就只能去刚果或者孟加拉买黑妞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