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五十九章 不能小气
    薛宝琴很美,全身上下,感觉每一处都美。

    她的眼睛很清亮,肌肤很白皙。

    眉如黛,口若樱。

    如果用两个字来形容她的美,贾环能想到的,只有“精致”二字。

    而从她随手拈来的诗句来看,她还是一个极“腹有诗书”的女孩儿。

    因此,看起来,她很有华贵的气质。

    艳而不妖,清爽不俗。

    近乎完美。

    只是,看着她,想起前日“青隼”送来的消息,贾环心里却是微微一叹……

    在得知薛宝琴之父,生前将薛宝琴许配梅翰林之子后。

    贾环曾特意使人查了下梅家的,这梅翰林到底何许人也。

    一查之下,才发现,这梅家还真是了不得。

    国朝不过百年,梅家却已是出了三代翰林。

    乃名副其实的翰林世家。

    非进士不成翰林,除了一甲进士,也就是状元、榜眼和探花外,只有二甲前几名的进士,才有资格通过考试成为翰林庶吉士。

    因此,梅家是真正诗书传家的清贵之家。

    更让贾环留意的是,梅家与忠顺王一脉,较为亲厚……

    但梅家又与忠顺王一脉的大多官员有所不同,他家非常低调,而且,非常清廉。

    不过,清廉归清廉,梅家之人却绝不是不知变通的书呆子。

    细心观察后,贾环发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结果。

    那就是,梅家男子皆为“软饭王”……

    梅家男人的路数一致,就是走“入名教,研经义,考科举,成翰林,然后寻求入内阁”的路子。

    但历朝历代的翰林,都是有名的清水衙门,吃不起肉的穷翰林一抓一大把。

    在翰林院的生活,用一个字可以形容:熬!

    熬到下放州县为官,掌实权为止。

    大秦官场规矩,不历州县,不拟台省。

    想要入内阁,必须要有“基层”从政的经验。

    但不是每一个翰林都有机会下放州县,掌大权。

    而且就算下放了,若是执政期间不能出彩,最后又多半回到翰林院继续观政,继续熬……

    而想要在执政期间出彩,除非目光极为短浅之人,否则没有人敢去捞钱。

    所以,翰林官还是穷!

    但梅家不同,据“青隼”所报消息,梅家的日子过的,虽不奢华铺张,但很清贵,精致,从不委屈自己。

    然而梅家人又从不贪墨,也不从事商贾之事,更没有万顷良田。

    那么他们的财路从哪里来呢?

    贾环调查了一番后,竟发现,梅家人居然全是靠吃嫁入梅家媳妇的嫁妆度日……

    梅家三代翰林,诗书传家,如此清贵,自然有资格挑拣姻亲。

    而梅家为子弟挑选的姻亲,几乎均为家底清白、而家境殷实的人家。

    其中不乏巨贾,因此,陪嫁大都丰厚。

    丰厚到足以让梅家过上虽不大富大贵,但也很体面的清贵生活。

    贾环在一阵哭笑不得后,却又发现,这种搭配,似乎还挺和谐。

    男方考出一个清贵之名,基本上就可以保护家族的安宁,轻易不受人欺负。

    女方则负责出资养家,“相夫教子”。

    靠着这种“男耕女织”的搭配方式,梅家已经安稳的清贵了百年。

    当然,仅靠这一点还做不到百年清贵。

    梅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传世家规,那就是绝轻易不招惹是非,沾染因果。

    这也是梅家能够传家百年而不倒的一个重要原因所在。

    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才导致,梅家已经从鲁地归来半个月了,却依旧没有上门,找薛蝌商议薛宝琴的亲事,甚至连个招呼都没打……

    悔亲之意,彰显无疑。

    前世在读红楼原著的时候,贾环曾经有过疑惑。

    曹公笔下,薛宝琴这等近乎完美的人,为何却进不了十二钗中。

    有许多人说,这是因为薛宝琴不是薄命司中人,日后她嫁给梅家后,会过的富足幸福。

    这显然与红楼“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整体格调是不符的。

    而且,还有一个更直观的原因。

    曹公笔下,爱用谐音。

    比如:秦钟的谐音就是“情种”,元、迎、探、惜四春谐音为“原应叹息”,被薛蟠打死的冯渊的谐音是“逢冤”,秦可卿的谐音是“情可轻”,甄士隐的岳父封肃的谐音是“风俗”,贾政的食客詹光、单聘仁的谐音是“沾光”和“善骗人”,甄英莲的谐音是“真应怜”等等。

    而梅家的谐音,便是“没家”。

    由此可知,薛宝琴日后的命运如何……

    “环哥儿?”

    一道明显含有薄怒的声音,将贾环惊醒。

    贾环回过神,就见贾母有些动真怒的看着他,眼神里满是不满之意。

    哪有这样直直盯着人家姑娘看的,太不尊重了,也失了自重。

    而薛宝琴的面上显然有了羞愤之意。

    其她人的脸色,自然也都好不到哪去……

    贾环连忙解释道:“不是……老祖宗,孙儿刚想到一件事,所以出神了。”

    “什么事?说不清楚今天你仔细了!”

    贾母怒气未消道。

    贾环想了想,还是决定直接说出来。

    长痛不如短痛,他也不想做“幕后黑手”,亦或是“无名英雄”。

    贾环转头对软榻左下首边坐着的薛姨妈道:“姨妈,梅家还没有派人来么?据我所知,他们已经回京半个多月了……”

    此言一出,满堂色变。

    薛姨妈的脸更是一瞬间难看到了极点!

    倒是薛宝琴的脸色,先是苍白了下,抬头看了眼贾环,随即又恢复了正常,垂下头去……

    薛姨妈气的眼泪都快下来了,她对贾环咬牙道:“何曾见过半个梅家人来?环哥儿,梅家人不是在鲁地做官吗?”

    贾环点点头道:“已经回来了,梅家家主梅诚在山东巡抚的位置上,政绩出色,这次回来,很可能是要入阁了……”

    “原来,原来是要飞黄腾达了,怪不得,怪不得……”

    薛姨妈闻言后,面色又是一白,气得身子都有些发颤了。

    奇耻大辱啊!

    贾母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她在意的是,薛家如今寄居在贾家。

    梅家这般行为,岂不是也在打贾家的脸?

    贾环却呵呵一笑,对贾母和薛姨妈道:“其实,倒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这话怎么说?”

    薛姨妈闻言,用帕子拭去眼角的泪水后,忙问道。

    其她人也都看向贾环。

    贾环简而言之:“梅家是忠顺王那边的人。”

    贾母和薛姨妈闻言,顿时噤声,面面相觑……

    自从贾家重返朝堂后,尤其是贾环又折腾的那么厉害,贾母和薛姨妈就多少开始打听一些朝堂之事。

    自然不会陌生,忠顺王这三个字的意义。

    最直观的印象,就是贾家的死敌!

    薛姨妈一时间,为难的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

    其实,她刚才那番做派,除了表达愤慨外,还想……让贾环帮她做主,给梅家施压,让他们承认当初的婚约。

    可现在这样一来,却是不成了。

    薛姨妈是彻底没了主意,只能巴巴的看着贾环。

    贾环对薛姨妈笑道:“姨妈,这要看你们自己的意思。

    你们若还想成就这番亲事,梅家别说是还没入阁,他就是成了首辅阁老,也得认下这门亲。

    若是不愿再认,那也没关系。

    天下也不只有梅家一个好人家,何况,他家如今看似鲜花着锦,实则未来堪忧。

    与忠顺王交好,早已埋下祸根。

    待日后,少不得一番清算。

    呵呵……”

    薛姨妈闻言更是唬了一跳,焦急道:“那可如何是好?若是这般,琴儿怎还能嫁过去?”

    “不嫁过去更好,呃……”

    有些小兴奋的贾宝玉忽然脱口而出道,顿时将众人注意力都拉了过去。

    看着大家眼光异样的看着他,贾宝玉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三弟既然说了,梅家不是好人家,又是他家先轻慢咱们在先,可想而知,琴妹妹就算过去了,怕也难过上好日子。所以,不过去更好……”

    薛姨妈闻言,大感知心,附和道:“可不是嘛,梅家既然已生了嫌贫爱富之心,琴儿就算过了门,怕也不受待见!唉……若是日后再被牵连,那岂不冤枉?”

    “环哥儿,你的意下如何?

    本不该问你,可这件事不只是简单的儿女之事。

    我和你姨妈,都不过是内宅妇人,又能有什么见识?

    你宝姐姐既然跟了你,琴儿又是她的妹妹,那么这件事你就得拿个主意。

    不然,你让你姨妈该问哪个去?”

    贾母对贾环说道,面色认真。

    不过,眼神怎么老往贾宝玉身上瞥……

    贾环有些好笑。

    贾母是个比较随性的人,没有太多的门户之见,对女孩子最大的要求,就是好看。

    显然,薛宝琴在这方面完全胜任。

    可惜,她老人家忘了一点。

    她虽然不在乎门户之见,有人却在乎……

    不过,现在还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阿弥陀佛,到底是老太太最慈心仁厚。可怜我们薛家一门孤儿寡母,没人做主……”

    贾环不过略略一沉吟,薛姨妈就开始“上眼药”了……

    贾母又听不得好话,客气了声后,又看向贾环,皱眉道:“往日里家里姊妹们但凡哪个受了一丁点委屈,你就跟炸了毛儿的公鸡一般到处斗。

    怎地今儿却这般安静?

    环哥儿,你琴姐姐可不是外人!

    你可不能太小气……”

    眼睛又飞向了她二孙子方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