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五十八章 解围
    与众人一一见礼后,乌仁哈沁收获了一堆礼物。

    金簪、银钗还有玉镯,她有些拘谨的抱在怀里。

    不过,说实话,这些首饰头面,她反而并不缺,也见得多。

    蒙古人最好金银,因为他们觉得金银最洁净,辟邪秽。

    所以,即使最贫穷的蒙古包里,通常也会有一两件简陋的银器。

    乌仁哈沁作为鄂兰巴雅尔公主曾经最宠爱的贴身小合兰之一,自然少不了这些。

    不过,她还是很开心。

    因为她感激众人的友善。

    乌仁哈沁虽然不清楚,在大秦,其他人家的大妇会如何对待小妾。

    可是在准葛尔,侍妾的地位,有时不比一匹宝马高多少。

    甚至,还不如主人宠爱的马匹。

    而家中大妇,通常都有对侍妾的处置权,包括生死。

    在龙城里,她不止一次看到过,贵人家的侍妾凄惨无比的下场。

    这也是当初她为何,会垂青“三个”这样一个地位卑贱、性子懦弱的札剌兀。

    因为跟着“三个”,起码不会当侍妾。

    “三个”还善良,爱笑,长的又那么好看……

    他们一同为鄂兰巴雅尔公主服务,以后的人生可以一起“上班”。

    也不用担心“三个”会去战场,她会成为寡妇……

    生活或许不会大富大贵,可一定很温馨幸福。

    可见,乌仁哈沁其实并不笨……

    只是,计划着实没有变化快。

    几番惊天变故后,事情发生了让人无法理解的变故。

    而最大的变故,就是她日思夜想的心上人,原本懦弱但是善良的札剌兀,竟变成了大秦尊贵的侯爵,他杀伐果断,就像他曾对她说的那般,他是一个盖世英雄……

    之后,为了准葛尔的存亡,她将会被作为筹码之一,要被送给乌斯哈拉。

    当然,她并不反感被当成礼物,反而很庆幸。

    因为在过去的几个月的生活里,她过的……很痛苦,也很凄惨。

    能活下来都是万幸。

    不过,她又听妹妹吉布楚和说,在秦人的勋贵人家里,小妾的地位极其低下。

    每日都要给长辈立规矩,一站就是一整天,不能坐下。

    而且,若是主母不慈,还会随意打骂,不给饭吃……

    不过,如今看来,乌斯哈拉家的女主人们,都很平易近人,也都很随和。

    “阿秋!”

    认完人后,贾环便让乌仁哈沁去站到姊妹的队伍里了。

    她自知身份低,因此,走到最后面,贾惜春的身边站下。

    却不想,刚站住还没站稳,就听见一旁的小姑娘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正目光异样的看着她,小鼻翼还在剧烈的抽搐着……

    乌仁哈沁的脸登时羞愧的通红。

    赶了半个多月的路,别说是她,就是鄂兰巴雅尔都不一定能经常沐浴……

    虽然之前在永寿县驿站里沐浴过,可终究难以洗净尘土之气。

    再加上蒙古人无论贵贱,自幼都是吃牛羊肉喝马奶酒长大,身上难免沾染了些腥膻之气……

    虽然很淡,蒙古人自己闻不到,贾环也不在意。

    可对贾府里这些比花儿还娇嫩的女孩儿们,刺激性就有些大了。

    不过,贾惜春到底已经长大懂事了许多。

    打完喷嚏后,她的第一反应都不是去擦鼻涕,而是先看向贾环……

    还好,三哥的眉毛没挑起来。

    贾惜春这才放下心来,拿出绣帕擦拭了下鼻子后,对羞愧的都快站不住的乌仁哈沁笑道:“小嫂嫂,您可别难为情。

    赶了这么久的路,谁身上也香不了啊,刚才是我的不对呢。

    要不,我现在带您去我暖香坞里沐浴?

    我那里有三哥特意送我的茉莉花露哟!”

    此言一出,其他人倒也罢了,纷纷露出笑脸,而贾环的一张脸上更是笑的无比灿烂。

    看着贾惜春的目光,真真是满意的不得了。

    倒不只是因为她“讨好”乌仁哈沁,而是因为她的性格,终于改变了。

    知人冷暖,还落落大方。

    其她人看着贾环一脸“吾家有女初长成”的神色,又好笑,又感慨。

    好笑他的老成,也感慨他是一个合格的兄长。

    能够庇护失怙幼妹,有教养的成长。

    贾惜春看到贾环的目光后,亦是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得意!

    贾环见之哈哈大笑起来,对乌仁哈沁笑道:“乌仁哈沁姐姐,既然四妹妹邀请你去解乏,那你就跟她去吧。都是家人,不用客套。”

    乌仁哈沁闻言,看向贾环,只见他眼中满是鼓励之色。

    又看向身旁的贾惜春,见她眼里也满是和善之意,便轻轻的点点头。

    贾惜春给贾母和薛姨妈道了声后,就要拉着乌仁哈沁离去,乌仁哈沁却极为郑重的,又匍匐在地,毕恭毕敬的给贾母行了一个大礼。

    这个举动,倒让之前面色有些淡淡的贾母,脸色好了不少,吩咐她起身后,让她跟贾惜春去了。

    待众人目送着乌仁哈沁离开后,贾母想了想,招手唤过贾环,对他道:“环哥儿,这个姑娘……不大合适住家里。

    倒不是我忘恩负义,嫌弃她的出身低。

    她既然对你有救命之恩,那么她的出身再低,我都不在意。

    我连她是鞑子都没在意,又怎么会在乎她的出身呢?

    只是,我总觉得,她的性子,不大合适……”

    此言一出,好些人都紧张起来,唯恐贾环摔脸子。

    她们大都知道,乌仁哈沁在贾环心中,是有分量的。

    而重情重义的贾环,绝不会让人欺了她去。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贾环居然点了点头,附和道:“老祖宗到底是老祖宗,见多识广,孙儿理解您的意思。

    百灵鸟在外面自由飞翔时,它的叫声是最动听的。

    养在笼子里,就失去了灵性。

    乌仁哈沁就是这般……”

    “那你准备……”

    贾母不解的看着贾环道。

    人都接回来了,不养在家里,还能养在哪儿?

    贾环笑道:“孙儿在城外不是开辟了一片几千亩大小的牧场么?

    正好,乌仁哈沁自幼在草原上长大,习惯了草原的味道。

    我就在城外牧场上,起一座宅子,让她住那里吧。

    她喜欢放牧就放牧,喜欢骑马就骑马。

    不束缚着她。

    当初若没有她,孙儿怕也难再回来……

    对了,等到天气凉快一点的时候,老祖宗和家里姊妹们也可以一起去牧场上骑骑马,散散心。

    虽然不能真个去塞外草原一见,可在牧场上,也能见到‘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草原风情。”

    “真真是胡说,哪有姑娘家骑马的?”

    贾母嗔怪道。

    不过既然贾环已经拿定了主意,她也不会再徒劳的去做恶人。

    而且,她也没什么其他的好法子……

    贾环呵呵笑道:“老祖宗,女孩子骑马,好多着呢。

    对气质很好,对身子骨也有好处。

    孙儿听说,在泰西之国,所有的贵族女子,自幼就要学习骑马,以培养她们的贵族气质,而且还能健身。

    当然,既然这种习俗在我大秦还不能被普遍接受,咱家里还是别太特立独行了。

    府上人多口杂,街外更不合适。

    可在咱们自家牧场里,家里的姊妹们学学骑马,也很有趣嘛!

    别的不说,老祖宗您瞧瞧杏儿。

    论相貌,她不及家里姊妹们许多。

    但论大方气质,却又难得的紧。

    您说呢?”

    “呸!就你歪理多!我不过随口说了口子,你就没完没了的排揎这么多!”

    贾母横了贾环一眼,嗔怪道:“既然你说的都有理,那你自去做吧。

    只是,若是伤到了你哪个姊妹,你仔细你的皮!”

    贾环吹牛道:“老祖宗说笑了,以孙儿的身手,既比马跑的快,还比马的力气大,绝不会有事。”

    贾母笑了笑,又道:“还有一件事,她既然进了咱们家门,成了你的屋里人,总不好老是再叫个鞑子名儿,乌仁哈沁乌仁哈沁的,怪拗口。

    对了,这乌仁哈沁,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贾环闻言,有些坏坏的笑了笑,道:“乌仁哈沁在蒙语里,就是鸳鸯的意思!嘿嘿嘿!”

    “呀!”

    正安安静静给贾母捶腿的鸳鸯,陡然听闻此言,小声惊呼出声,俏脸通红。

    不过,抬眼看向贾环的眼神里,却多少有些幽怨……

    贾环冲她挤了挤眼怪笑着,因此挨了贾母一巴掌,不庄重……

    “脸皮愈发厚了,没羞没臊的!”

    笑骂了句后,贾母想了想,道:“既然有了一个鸳鸯,就不好再叫鸳鸯了。

    我观她是个老实本分的,但骨子里却还是有股硬气,不然,当初也不会帮你挡狼。

    嗯……我看不如就叫杨梅吧。”

    贾环闻言笑道:“好,杨梅好!杨梅比红桃、绿叶、麻雀儿什么的好的多。

    对了,老祖宗,这杨梅,可有什么诗没有?孙儿也好在乌仁哈沁面前表一表文化,壮一壮颜面!”

    贾母闻言“呸”了声,啐道:“亏你还有脸子说头发是读书读白的,一点子见识也没有……宝玉,你给你三弟说说,都有哪些写杨梅的诗。”批完贾环,贾母转头,隔着一个女孩子,对贾宝玉说道。

    其实原本之前贾宝玉还挺活跃的,但在贾环进了荣庆堂后,便偃旗息鼓了。

    元神出窍,不知在神游何方……

    如今冷不丁的被点名,元神急速归窍,抬头又看见众人都注视着他,心里一慌,一时间哪里还想的出什么关于杨梅的诗。

    但他一直自忖,在诗文一道,对贾环有压倒性的碾压优势。

    此刻一时说不出,顿时又羞又愧,一张圆脸急的通红……

    “南朝梁代诗人江淹是将杨梅入诗的第一人,他诗名《杨梅颂》中云:‘宝跨荔枝,芳轶木兰;怀蕊挺实,涵黄糅丹;镜日绣壑,霞绮峦;为我羽翼,委君玉盘。’

    唐代的李白有诗云:‘玉盘杨梅为君设,呈盐如花皎白雪。’

    宋之问亦有诗云:‘冬花釆卢桔,夏果摘杨梅。’

    前明吴宽有诗云:‘月果初熟,枝头鹤顶丹。’

    ……”

    就在贾宝玉臊的快要无地自容之际,他身旁一直静静坐着的薛宝琴,忽然开口,用清澈甜美的声音,替贾宝玉解了围。

    诸代诗人关于杨梅的诗句,信手拈来。

    ……

    ps:第二更在白天……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