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五十四章 第一次
    队伍再次启程,路过山白林驿站时,看着除了几个礼部理藩院的官员外,空空如也,没留下一个士子。

    贾环嘴角弯起一抹嘲讽,连停也没停,就径自跑马越了过去。

    不过,贾环心里也明白,那数百青衿里,不可能都是这样的人。

    里面总还会有几个或有理想,或是有骨气,或是纯粹天真的人,并不怕他虚张声势的威胁的……

    他们的离去,也许只是出于对同窗的失望……

    不过这对贾环而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不要阻挡他的道路就好。

    然而,又往前行了数里之后,贾环还没给乌仁哈沁讲解完神京城郊外的风采,忽然,就看到前方又来了一群人。

    不,应该说,还是之前的那群人。

    只是,数量少了许多,只有二三十人。

    但分量却更重了。

    因为除了他们本身的分量外,还有一人的出现,大大提高了这群人的含金量。

    皇太孙。

    贾环和身旁的几个兄长对视了一眼后,跃马上前,距离十数步时,勒住了马后带着乌仁哈沁一起翻身下马,留下乌仁哈沁在马边候着,他则朝对面笑容亲切的赢历走去,就要拜下行礼。

    却被赢历远远的笑骂住了:“你少装腔作势!

    你有甲胄在身,本不必行大礼。

    何况,你穿的还是父皇赐你的黄金甲……

    环哥儿,我发现你还真是能来事儿。

    皇祖没闭关时,你把他老人家哄的高兴也就罢了。

    没想到,皇祖闭关后,你居然还能把我父皇也哄的团团转,连黄金甲都赐给了你。

    你真是了不得!

    不过,也算是你应得的。

    若没有你当初在西域建下的惊天之功,也就没有今日准葛尔求归附之事。

    你当得起这身金甲!”

    这番话里,有不好的话,也有好话。

    不过,是以好话结的尾,所以,应该都是好话……

    贾环笑道:“殿下哪里话,凭我区区功绩,哪里就能得一件黄金甲?

    这是我厚着面皮,从皇上那里借来的。”

    赢历闻言,细眸中眸光攸然一闪,笑道:“黄金甲都是根据赏赐之人的身量定做的,宫里可没有备份啊。父皇拿什么借你?”

    贾环咂摸了下嘴,嘿嘿笑道:“陛下那里,不是还有一套嘛!”

    赢历闻言,面色是真的变了变。

    心里忽然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不过,他性格雍然,城府极深。

    只一瞬间就收拾好了心情,脸色也恢复了正常。

    他虚指了指贾环,摇头笑道:“你啊,你真有办法……”

    贾环又呵呵一笑,牛奔等人上前行礼。

    赢历也都笑着拦住了,韩大等人的见礼,他也微笑着叫起。

    给人的感觉,如沐春风。

    乌仁哈沁此刻已经算是臣子内眷了,又非正室诰命,所以反倒不用来给人行礼……

    “殿下,您怎么来这了?”

    客套完毕后,贾环瞥了眼对他“傲然”相视的李怀德等人,对赢历笑问道。

    赢历闻言,笑道:“你还有脸子问我,我若不来,怕你把这几百太学学生都丢到西域去了。

    环哥儿,我听说你最近也在读书识字,怎地你一定尊敬读书人的觉悟都没有?

    他们身份虽没有你贵重,可从学业上来说,他们都是你的前辈!”

    贾环闻言,撇了撇嘴,道:“殿下,不是我没有尊重人的觉悟,实在是李相儿子他们这群人,脑子里有坑儿,着实让人尊敬不起来。”

    “贾环,你嘴巴放干净点!你脑子才有坑儿呢!”

    李怀德还没反击,一个眼神有些阴鹜狠厉的士子,抢先开口道。

    贾环的表现有些奇怪,他好像根本没有听到这人的话,一点反应都没有。

    看着赢历道:“殿下,您是李相儿子请来的救兵?”

    赢历似乎也没看到眼前的冲突,不过,贾环却觉得,他脸上的笑容似乎浓郁了几分……

    赢历笑道:“你少浑嘴,好好说话。

    我不是他们请来的,只是在城里听说你和如意他们又起了冲突,而且闹的还很大,就赶紧赶来了。

    你还敢胡来,你也不怕相府太夫人再喊了你去,还用拐杖抽你一顿!”

    被人一阵嘲笑后,贾环像是忽然记起了前仇一般,转而怒视着李怀德,骂道:“你个爹宝,你个奶宝!”

    “什么叫爹宝,奶宝?”

    赢历忽然插口问道,也让李怀德没了反击的机会。

    贾环科普道:“就是爹爹的好宝宝,奶奶的好宝宝……”

    “哈哈哈!胡说,胡说……”

    赢历朗声笑骂了句后,对贾环道:“如意你也认识,出身相府。

    李相府的家风清正,神京有名。

    如意乃如玉君子,你个粗人,少欺负他。”

    贾环喊冤道:“殿下,我何曾要欺负他们?实在是他们的所谋所行,太有失国朝未来栋梁的身份。

    我是实在看不下去了,才友善的给他们提了个建议,好让他们圆润的回城。”

    这一次,没等赢历再打圆场,李怀德便怒道:“贾环,你少血口喷人!你才是真正有失国朝栋梁身份呢!

    你们武勋为了自己升官进爵,竟要帮助准葛尔那群蒙古鞑子去打厄罗斯!

    如此自私自利的行径,如何对得起你们与国同戚的名位?”

    “就是!方才我见他前来时,怀里还抱着一个女人,看起来,竟是蒙古女人!

    哈!早就听闻我朝勋贵,荒.淫无度的紧,没有想到,竟会到了这种无耻地步!

    为了一个鄙贱的蒙古贱……啊!”

    又是方才那个眼神阴鹜的士子开口,他的眼神愈发阴鹜了,言辞也更加犀利。

    只是,没等他骂完,惨叫一声后,而后整个人凌空倒飞起来……

    一直站着默默无声的站在赢历身后的那道青色身影,忽然抬起了头,眼神有些骇然的看着贾环的……残影。

    青衣人心中倒吸了口凉气:他竟已到了这个地步……

    “贾环,你!你竟敢在皇太孙面前动手?!”

    忽然的变故,让方才躁动起来的士子们又冷静了下来。

    他们也不再目光鄙夷的看向不远的乌仁哈沁了,一个个看疯子一样的看着贾环。

    李怀德惊怒交加道。

    贾环却没理会他们,而是看向了面色寡淡下来的赢历,解释道:“非是臣在殿下面前妄动干戈,只是这个混账,敢侮辱我大秦勋贵,若不教训他一下,他下次怕是连陛下都敢污蔑了。

    哦,对了……他们私底下,怕是没少污蔑皇上!”

    赢历没有理会这一茬,他的一双细眸看向了不远处,贾环马匹旁边站着的乌仁哈沁,淡淡的道:“这是怎么回事?”

    贾环微笑道:“殿下,臣当初能够孤身千里,潜入龙城,多亏此女相助。后来,她更是救得臣的性命。在龙城时,就已经与臣结亲。

    这次她与准葛尔大长公主一同前来,所以,臣来接她回家。

    皇上也知道此事……”

    赢历闻言,眼睛微微眯了下。

    只是,他与隆正帝的反应不同。

    隆正帝等人关注点在于贾环的有情有义,甚至也隐隐欣赏乌仁哈沁。

    但赢历却有些厌恶乌仁哈沁,因为他以为,她是背主求荣。

    他很少以感情去思考问题,而是以高高在上的皇家上位者思维去思考。

    显然,没有一个上位者,会喜欢背主刁奴。

    尤其是,她背叛的还是皇室。

    尽管,是准葛尔的皇室。

    但赢历还是很不喜欢。

    淡淡的扫视了眼乌仁哈沁后,赢历看向贾环,道:“如意他们所为虽然欠妥,但出发点却是好的。

    环哥儿,如今朝廷里的情况,想来你也知道些。

    确实没有精力和国力,再与厄罗斯开战了。

    尤其,还是为了与咱们并不怎么相干的准葛尔的存亡。

    实在得不偿失。

    当然,我并非说,西域故土,我们就不要了。

    但我想,能不能缓几年再说……”

    贾环想了想,道:“殿下,其实今日大朝会,您也在朝堂上,肯定知道,今日的朝议,根本还什么都没讨论开。

    甚至,原本臣都不曾准备开口发言,是因为李梦菲之流相逼,臣才不得不开口,讲述臣的意见。

    当然,那应该是很粗浅的意见。

    但不管怎样,朝堂都还没做出立刻援助准葛尔,与厄罗斯开战的朝议。

    为何这些太学学生们,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造出了这么大的声势?

    还口口声声说,要为国死节,用石子砸死那些使臣!

    亏他们还是读书人,学的是礼义廉耻。我怎么就看不出他们有什么礼仪有什么廉耻?

    若是他们想杀鞑子,不如就派他们上前线的好……”

    贾环义愤填膺的说道,希望能够转开之前的话题。

    然而,这种小聪明小手段,在内宅里哄姑娘们或许有用,可是对上被太上皇亲自教导出来,资质绝佳的赢历来说,就显得太小儿科,也太上不得台面了。

    赢历根本都不关心那些士子问题,他语重心长的对贾环道:“你说的都有道理,我也相信,你不是为了自身的名爵私利才想着要与厄罗斯开战的。

    只是,你还是要拿出你的态度,劝阻这件事。

    朝廷里难免会有人好大喜功,想要谋取收复西域万里疆域的功勋和美名。

    但是这种不清醒的做法,于国有害,太上皇出关以后,也定是不会喜欢的。

    贾环,你要考虑长远。

    若能多晚几年,该是你的功勋自然少不了,说不定还会更多。

    又何必非要急躁于一时呢?”

    贾环闻言,面色一变!

    ……

    ps:你们说,赢历会不会把隆正放在眼里?

    销售榜上被人爆了菊花,求点订阅,咱们爆回去吧……

    另外,推一本好书,《隋末阴雄》,书荒的书友可以看看,四百多万字,够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