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五十三章 大开眼界
    当队伍再次前行时,牛奔和温博都不再挤在贾环周围了,离的远远的,神色落寞……

    他们自忖,这辈子怕是没机会成亲了。

    因为打死他们,他们也说不出这么不要脸,这么肉麻的话来……

    在他们想象中,最浪漫最过分的话,也就是……

    我想和你困觉……

    再复杂一点的,他们就真的无能为力了。

    当然,也看不上。

    堂堂大丈夫,岂能这般油嘴滑舌?

    现在他们就很看不上只会甜言蜜语哄人的贾小三!

    倒是秦风,“鄙夷”的看了一眼这俩山炮武夫后,策马来到贾环旁边。

    他要比方才那挤眉弄眼的俩人强的多,还礼貌的拱手作了作揖。

    这番做派,顿时,从后面引来一阵嘘声……

    秦风许是已经习惯了,对这些充耳不闻,他对乌仁哈沁自我介绍道:“弟妹,在下名叫秦风,家父乃武威侯秦梁……”

    乌仁哈沁不认识秦风是谁,甚至也不清楚牛继宗和温严正是哪位,但她绝不会不知道秦梁是何人。

    自去年那场大战后,准葛尔汗国集结的整整二十万精锐控弦勇士,最后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小虾米逃了回来。

    然而就是那几个小虾米,在将大军的灭顶之灾告诉了龙城后,也被处决了……

    因为,鄂兰巴雅尔宁肯让草原上传遍秦梁的威名,也绝不愿让这个“黑锅”,最后背到她的头上……

    因此,那二十万大军,算是全军覆灭。

    而龙城给出的消息里,覆灭他们的人,便是大秦黄沙军团抚远大将军,武威侯秦梁。

    秦梁这个名字,在准葛尔汗国内,已是家喻户晓,有小儿止啼之效。

    乌仁哈沁又怎会不知道?

    甚至,她在陡然听到这个名字后,身子都忍不住颤了颤……

    感受到乌仁哈沁的不自在,贾环柔声笑道:“乌仁哈沁姐姐,不要怕,风哥的父亲,是我的义父,也就是你的义父,他对我很好的,也会对你很好。”

    秦风也自觉失言,不再文绉绉了,忙补救道:“对对对,弟妹,我爹何止是对环哥儿很好,而是对他最好,比我还好!不止我爹,我娘也是如此。

    听说弟妹要来,我娘早早的就叮嘱,一定要将你请到家里去做客。

    算起来,你也是我秦家的大恩人。”

    乌仁哈沁闻言不解。

    贾环解释道:“乌仁哈沁姐姐,你还记得额敏河畔吗?”

    乌仁哈沁闻言,眼睛一亮,点点头,道:“记得,我们曾去那里玩耍过。”

    贾环有些歉意的对她道:“我们去那里,不止是玩耍。义父被扎达尔偷袭,身中矛头白腹蛇的剧毒,所以……”

    “啊!”

    乌仁哈沁闻言,反应过来,道:“乌斯哈拉,你是去挖黑仑根?”

    贾环点点头,道:“是的,义父中的毒,只有黑仑根能解,所以……

    乌仁哈沁姐姐,对不起,我隐瞒了真相……”

    一旁的秦风听到最后一句时,嘴角忍不住抽了抽,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贾环。

    好小子,都这种水平了,你还敢说自己没读过什么书?

    哪个没读过书的人,能把骗人说的这样文雅?

    还“我隐瞒了真相”……

    乌仁哈沁的脸色却到底落寞难过,贾环的解释,仿佛戳破了一个很美丽很美丽的泡沫。

    在那个泡沫里,她是比公主还要满足幸福的合兰……

    可是……

    那终究只是一个泡沫。

    乌仁哈沁面色有些难过,她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没有,我没有生气。

    我只是……我只是没想到,乌斯哈拉,你竟会这般聪明……

    我原以为,我比你……我可以……”

    我原以为,我比你聪明,所以,我可以照顾你,保护你……

    可是如今,你却不再是那个笨笨的爱笑的札剌兀,而是这个世间最强大帝国的顶级贵族。

    而我,却依旧还是那个卑贱的小合兰。

    我怎能配得上你……

    “呵呵呵!”

    贾环轻笑了声,看着脸色哀伤到落寞的乌仁哈沁,柔声道:“乌仁哈沁姐姐,你知道么?

    你是我见过最勇敢,最纯真,也最热情的姑娘。

    我来到这个世上后,除了我娘外,还有三个女孩儿,保护过我。

    一个,是我的堂姐。

    她在我还很卑微弱小的时候,在面对很强大的对手时,为我出头说了话,而当时,她也一样的弱小,并且因此,吃了很多苦头。

    她保护了我,我很感动。

    另一个,是我的如夫人,明月。

    她在我被人刺杀时,用她自己的身子,挡在了我的面前,替我挨了重重的一掌。

    看着她的鲜血淋满我身时,我很感动。

    还有一个,就是你,乌仁哈沁姐姐。

    在你举着钢叉,拼死挡在我面前,护着我不被恶狼撕咬时。

    在龙城里,你对我一点一滴的关心呵护时,我很感动。

    或许,你们不是最聪明的女孩儿人,不是最高贵的女孩儿,也不是最有学识的女孩儿。

    但是,在我心里,你们是最让我感动,也最让我难忘的人。

    无数次无数次,我在深夜难眠……

    无论是闭上眼睛,还是睁开眼睛,满满都是你挡在我身前的影子。

    我为你牵挂,为你担心。

    牵挂你的安危,担心你会受到我的连累,被人伤害。

    我很难过,因为尽管我用尽心思去遮掩,最终,却还是没能避免,让你为我吃苦受伤……”

    贾环轻轻的抚着乌仁哈沁右脸上的鞭痕,眼睛微微发红,他直视着乌仁哈沁充满泪水的眼睛,沉声道:“但是,我可以用我的生命发誓。

    从今往后,再没有任何人,能伤的了我的乌仁哈沁一分一毫。

    任何人,都不行!”

    乌仁哈沁颤抖着嘴唇,早已泪流满面的脸上,满满是死心塌地的感动,再次投入了贾环的怀抱,紧紧相拥……

    女孩儿都是感性生物,这个时代,又是这个年纪的女孩儿,更是如此。

    只要你不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只要你是在用心去表白,有理有据的去表白,那么通常,都能打动她们。

    若是再上升到生命的高度,生死的程度……

    那几乎便可以无往而不利。

    后世,在没有经过琼瑶剧及其衍生的无数类似的,关于生死虐恋的小说和电视剧的狂轰滥炸,及至审美疲劳,视觉麻木前。

    这种套路都一直很有市场。

    而在原著世界里,宝二爷那种渣渣,整日里睁着眼睛闲扯淡,但因他动辄谈生死,而且说话时都是掏心掏肺的模样,所以,他都能扯动那么多的人心,那么多冰雪聪明,灵秀动人的姑娘的心……

    贾环这边,显然高级的多。

    他不仅同样的掏心掏肺,而且他还用“事实”说法,又怎能不打动女儿心呢?

    当然,他的目的,并非是为了骗乌仁哈沁。

    那不是骗,因为他说的都是事实。

    他只是想打消她的不适应,她的担心害怕,和她的自卑与难过。

    他只是想让她知道,对他来说,女儿家的身份、地位以及聪明与否,都不算什么。

    他们拥有过往的感情,才是最重要的。

    还好,他做到了,表白清楚了,乌仁哈沁,相信了。

    只是,单纯善良的乌仁哈沁相信了,有人却如同被人往心口狂捅了两百多刀一般,捂着心口,败退了……

    秦风脸上的表情,从最初的纠结,再到狰狞,再到麻木的面无表情,最后,无声无息的从那两人身旁退后消失了……

    看着这一幕,后面的牛奔和温博两人,笑的那叫一个销.魂。

    偏偏还不敢出声,怕影响贾环的发挥,也不想影响他们“上课”学本事……

    于是,两个“丑鬼”,便一手死死捂住嘴,不让出声,一手张牙舞爪,面部扭曲的对着秦风,发泄着心中憋住的爆笑之欲。

    秦风平日里那样注重仪表和风度的世家公子,此刻看着他俩的“埋汰样”,都忍不住的对他二人竖起了根中指,而后,忍不住无声的摇头苦笑起来。

    大开眼界,真他娘的大开眼界!

    还是家里老管家眼睛犀利,早早的就看破了某人的真面目。

    每次他去武威侯府时,老管家就赶紧派人回他的院子去,通风报信,狼来了……

    可不就是狼吗?

    不过,其他的“狼”只偷色,这只大尾巴狼,偷心!

    ……

    贾环虽然能清晰的感受到身后的动静,可他根本懒得理会。

    在这方面,和贾环这个无人能管束的“野孩子”相比,他们的家教可以用严苛来形容。

    屋里用的都是相貌平平的婆子,乃至丑陋的年轻丫鬟,贾环见了一次,就再不敢往他们屋里去了……

    这种方式养出来的孩子,在这方面难免木讷蠢笨了些,还好,贾环“心地善良”,从不会大声嘲笑他们,只小声嘲笑……

    不理会他们,贾环再次柔声小意的对已经渐渐放宽了心的乌仁哈沁道:“乌仁哈沁姐姐,回到家里后,你也不必担忧寂寞,没有乡音……

    家里有不少蒙古人,我的亲卫,全部都是蒙古组成。

    家里的管家也是,等回家后,你的服侍丫鬟和婆子,也要挑蒙古人。

    这都不算什么……

    我知道,自幼在草原上长大的人,无论男女,都会非常眷恋草原、马背和牛羊。

    你放心,咱们回家以后,也没人会拘着你的。

    而且咱们自己家,在城外就有牧场,有牛羊,有草原……

    只要你怀念草原了,就随时都可以去牧场里,搭一个帐篷,住一晚。

    我陪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