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五十二章 好话儿
    看着渐渐远去的那道背影,恣意,潇洒,不羁,豪迈……

    透露出一种自由自在,天高海阔任我遨游的自信。

    鄂兰巴雅尔心里却在滴血。

    好!

    好!

    好一个宁国侯!

    你一个人,将整个准葛尔都骗的团团转。

    你装的一手好……傻子。

    那样的怯懦,那样的痴蠢,那样的……卑鄙。

    居然都那样的真。

    不仅骗过了她,还骗过了她的师父,骗过了大宰桑……

    你这个古往今来第一大骗子!

    鄂兰巴雅尔恨不能拿剑将贾环戳上一万个窟窿。

    她发誓,只要有机会,只要再给她一点机会,下一次,她一定不会再相信贾环半句话,甚至都不会让他开口,就将他的脑袋,亲手砍下来喂狗!

    ……

    使团队伍再次出发了……

    贾环拥着鄂兰巴雅尔,在千人瞩目中,策马奔腾。

    潇洒,得意……

    不过,也不尽如人意,因为偏有人碍眼,煞风景……

    贾环感觉到怀中的乌仁哈沁羞的都快将头低到马背上了,便放缓了些速度,有些无奈的看向身旁两个丑鬼……

    “奔哥,博哥,你俩看够了没有?

    有当大伯的,这样看弟媳妇的吗?”

    贾环笑骂道。

    牛奔一双弯弯细眉挑啊挑,一对绿豆眼里满是笑意,看着贾环怀中的乌仁哈沁对他道:“环哥儿,我怎地觉得,你在吹牛呢?弟妹这般温柔的人,也敢举着钢叉杀狼?”虽然是怀疑语气,但似乎更满意了……

    温博也笑的欢实,粗黑的扫把眉下,一对豹子眼中没了往日的彪悍暴戾之气,他看着贾环道:“环哥儿,我发现,你真是很能说啊,油嘴滑舌的……

    怪不得你那么能招惹女孩子喜欢,你说的话,连我听了都感动……”

    “呕!”

    贾环干呕了下,怕怕的道:“博哥,你表吓我,你没弯吧?”

    “哈哈哈哈!”

    一旁的牛奔,还有后面一点骑在马上的秦风和韩家兄弟等人,无不放声大笑,笑声震天。

    乌仁哈沁虽然听不懂弯是什么意思,甚至连他们语速太快的话都听不太懂,可是,她还是能感受到他们之间的快乐。

    心中原本的紧张不安,原本的忐忑,原本的……自卑,此刻都减轻了许多。

    只是……她没有想到,原来乌斯哈拉竟这么开朗,和以前在草原上的她很像哩。

    玩笑一阵后,贾环指着牛奔,对乌仁哈沁道:“乌仁哈沁姐姐,他叫牛奔,你和我一样,叫他奔哥就是了,他是我的好兄长。”

    牛奔见乌仁哈沁的大眼睛看来,顿时挺直胸膛,绿豆眼里满是豪迈之气,拍着胸膛大声道:“弟妹,我是环哥儿的大哥,是他最好的兄长。以后他要敢欺负你,你只管跟我说,我来教训他,替你做主!

    我娘说了,等你进了都中后,一定要去我家一趟,她要收你做干女儿。”

    “嚯!”

    此言一出,秦风等人无比挑眉惊奇。

    神京城的勋贵圈子里,没有人不知道武威侯夫人张氏架子大的。

    可秦风却觉得有些冤枉。

    他娘平日里端的是高了点,可那也是为了给秦家避嫌,平白担了这么个眼睛高的名声。

    可诰命夫人那个圈子里,又不是只有他娘才这样。

    镇国公府牛继宗的夫人郭氏,出身于锦襄候府郭家,真正的侯门贵女。

    那架子,比他娘高的不知多少倍。

    只是,郭氏比较奇葩,也比较聪明。

    因为郭氏是武人,而每当有诰命来访时,她总是在练剑。

    不仅自己将一把剑舞的剑光闪闪,还邀请人家上门请安的其她诰命夫人,一起陪她练剑。

    就那么练了三五回后,镇国公府内宅自此就彻底清净了……

    而牛家是武勋将门,家主夫人这般,非但没人笑话什么,还被人褒赞连连,说什么夫唱妇随……

    让牛家的名声没受到一点影响,还能安享清净。

    再看看他们秦家……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可是,秦风没有想到,眼光那般高的郭氏,竟然会认一个……蒙古婢女做干女儿?

    这是摆明了为她抬身份啊……

    感受到周围人的好奇目光后,牛奔愈发得意,道:“我娘听了弟妹的事后,大受感动,深以为知己。你们不知道,我娘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同我爹一起上战场,然后在他危在旦夕的时候,救……咳咳。”

    自觉说的有点多了,牛奔忙收住话题,恼羞成怒的瞪了眼偷笑的众人后,哼了声,道:“反正,弟妹就特别对我娘的脾气。她说了,弟妹年纪大了,再想练武是不能了。

    可以后,等她有了女儿后,我娘可以收她和环哥儿的女儿做徒孙!哼哼!”

    温博好奇道:“牛婶婶怎么知道,环哥儿和弟妹以后生的会是女儿?”

    牛奔看白痴一样看着温博,道:“你傻啊?我娘说了,她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环哥儿和弟妹以后生的一定会是女儿。

    问问问,问个屁!你懂的多还是我娘懂的多?”这大概是郭氏骂牛奔的原话……

    温博满脑子迷糊,想了想也没想明白怎么回事,有些惭愧的低头继续去想了……

    贾环见状哈哈一笑,也不为他解惑,低头对羞的满面通红的乌仁哈沁道:“乌仁哈沁姐姐,快谢谢奔哥。郭婶是个很大气也很亲切的好长辈,有她给你做干娘,是咱俩的福气。”

    在这方面,乌仁哈沁并不傻。

    不止有秦人讲究身份,蒙古人也讲究。

    甚至,他们更讲究子以母贵母以子贵这一法则。

    因此,乌仁哈沁极为感激的看着牛奔道:“谢谢奔哥。”

    牛奔闻言,喜得无可无不可,抓耳挠腮的,喜庆模样让贾环和乌仁哈沁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许是乌仁哈沁是他平生以来第一个尊敬他的弟妹,因此让牛奔格外欢喜。

    之前虽然有赢杏儿认识在前,可赢杏儿别说叫他大哥了,不踹他都烧高香了。

    除了武功以外,牛奔也没一样比赢杏儿更了得的。

    有那么一个弟妹,他这个大伯当的憋屈。

    至于其他的弟妹……

    小吉祥他倒认识,白荷他也认识,可这两人和他几乎没什么交集。

    就算是小吉祥,他也只是认识,而没有说过话。

    在这方面,越是在庄子上,赵姨娘管的越严厉。

    在赵姨娘所创的《姨娘修行真法》中,守妇道,始终排名第一……

    而贾环的其她女人,就更不用提了。

    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

    物以稀为贵,人亦是如此。

    所以牛奔特别的高兴。

    他眼珠子转了转,满脸不甘的对贾环道:“不行,环哥儿,不能太便宜了你,你得再做点什么……”

    贾环呵呵笑道:“请你吃酒?”

    “呸!”

    牛奔啐了口,道:“谁还没酒吃了?这样,你得再给我们表演一下,之前你说的那些话……

    先说好,不能重复以前的!

    我主要是为博哥儿考虑,他实在太丑了,要是不多学点好话儿,我怕他以后没婆娘跟他……”

    “奔哥儿,你这是放狗屁!

    你还有脸说我丑?你个大丑鬼!”

    温博在另一侧听闻此言,顿时怒火万丈咆哮道。

    牛奔根本不生气,得意道:“博哥儿,你不要胡说,我娘说了,我俊的很,比环哥儿还俊!”

    温博怒道:“我娘还说我俊呢!也比环哥儿俊!”

    “咯咯咯……”

    乌仁哈沁彻底忘掉了这个陌生的天地,忘记了紧张和不安,也忘记了之前的苦难……

    被这两个丑鬼给逗的笑声不止。

    众人一阵笑闹罢,温博言归正传道:“环哥儿,虽然奔哥儿是为他自己求的,不过我们听听也无妨……

    环哥儿,不是哥哥们说你,你也忒自私了些。

    你自己数数,你都几个……咳咳!

    你也为哥哥们想想才是。”

    “就是就是……”

    牛奔颇有怨气的看着贾环,连连附和道。

    后面的韩三嘿嘿嘿的乐个不停……

    贾环呵呵笑了笑,又放缓了马匹的速度,然后低头看向怀里的乌仁哈沁。

    感受到他的目光,乌仁哈沁侧仰着头,也看向了他,脸上浮起了笑容……

    四目相对时,贾环柔声道:“乌仁哈沁姐姐,从分开的那一刻起,我就无时无刻的不再想念你。

    每天多想你一点,我的思念,便会化成一粒沙。

    于是,这世上便有了通古特大沙漠。”

    这并不是表演,这是他的心声……

    两行热泪,从乌仁哈沁的眼中一瞬间滑落,她猛然转过身,紧紧的,紧紧的抱着贾环,将脸埋在他的怀里,呜咽出声。

    乌斯哈拉,我也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你呢……

    感受到乌仁哈沁深深的眷恋和思念,贾环微笑着揽住她,下巴轻轻的摩挲着她有些枯燥的头发,眼中柔情似水……

    “我……靠……”

    “噗通!”

    “吁!”

    两人的恩爱秀,给了一旁瞠目结舌的牛奔两百万点暴击伤害。

    牛奔绝望的大骂了声后,生无可恋的仰头躺下,然后跌落马匹……

    其后众人大惊,忙勒紧马缰,顿住了马,险些踩踏到他身上。

    “奔哥儿,你搞个锤子啊!”

    秦风就在后面,为了不伤到牛奔,他用大力勒住了他的爱马,马都快要被勒伤了。

    而后他有些狼狈的破口大骂道。

    “我……靠!”

    “噗通!”

    秦风话刚骂完,前头却又来了一遭儿这样的情景。

    众人看去,是温博。

    他紧随牛奔之后,也从马上跌落在地,躺在地上不肯起来,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两人逗比的表情,生生让原本大吃一惊,双目还垂着泪珠的乌仁哈沁,再次笑了出来。

    “咯咯咯……”

    原来,乌斯哈拉有这么多好朋友,好兄弟。

    她以前一个人的时候,还在担心,乌斯哈拉会不会孤单……

    这样就好,这样最好。

    ……

    ps:通古特沙漠,是准葛尔盆地边的大沙漠,叫古尔班通古特沙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