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五十一章 嫉
    乌仁哈沁泪流满面,将手轻轻的放在了贾环的手中。

    直到这一刻,她甚至都有些不相信,眼前的这一幕是真的。

    她不敢睁眼,唯恐,一睁眼,整个世界都破碎了,她还是在那片黑暗中煎熬……

    只是,当她的手将将放在那只温暖如初的大手中时,她便感到一股大力涌来,而后整个人腾空而起。

    惊慌睁眼时,人已经上了马背,靠在了贾环的怀中……

    “威武!”

    “威武!”

    “威武!!”

    周遭千百名士兵,在这一刻,忽然爆发出比方才还要炙烈的热情,吼声震天!

    其实,若是换个人,让这些兵卒们来当“迎亲使”,那么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侮辱。

    即使是大衙内都不成。

    他们都是铁血战士,不是奴才,士可杀不可辱!

    但贾环不同。

    不是因为他的出身,而是因为他的所行。

    虽然在民间,因为种种缘由,贾环的英雄事迹并没有被传颂开来。

    但是在军中,尤其是在荣国一脉掌控的军中,贾环的少年威名,日盛一日。

    千里赴龙城,夜割可汗头。

    火烧三百里,一战功封侯!

    如此少年英雄,军中哪个不敬,哪个不爱?

    然而此刻,他们见到了更喜闻乐见的一幕。

    这位少年权贵,不仅英雄盖世,更兼侠骨柔情。

    一双手,可斩可汗头,亦可抱得美人归!

    而且,抱的还是敌人的美人!

    这样的场景,比戏文里的故事还要精彩,还要动人心魄。

    这些“荷尔蒙”极为旺盛的军营光棍儿们,又怎能不激动万分?

    别说他们,连身后牛奔等人,此刻都面色涨红,跟着高喊不止。

    好看,好看!

    这一幕,岂不比戏文好看一百倍?

    牛奔一双绿豆小眼儿笑的飞起,心里大呼过瘾,不枉他这一通折腾……

    然而,这一幕,落在随行的准葛尔部蒙古人眼里,却有些不是滋味儿。

    尤其是,落在马车里,其余两个女人的眼中,就更不是滋味儿了……

    尽管先前已经听过了无数次,“乌斯哈拉”就是大秦的宁国侯,贾环。

    他英勇盖世,有勇有谋。

    可是,她们还是怎样也无法将这些赞美的词语,放在那个懦弱如白痴的“三个”身上……

    她们始终都不愿相信,也不想相信那是真的。

    可是到了这一刻,事实就在眼前,再由不得她们不信了。

    不过鄂兰巴雅尔心思复杂了一阵后,就抛开了一些有的没的的心思,一心考量着,该怎样利用这层关系,收到最大的利益。

    若问她恨不恨贾环……

    答案是肯定的,不仅恨,还恨之入骨。

    如果不是贾环,如果贾环没有杀了她的祖父,没有杀了她的师父,没有害死了她的父亲,那么有这三个草原上最强大的男人的保护,厄罗斯就算再派十万哥萨克来,都伤不了她一分一毫。

    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是草原上最明亮最尊贵的金珠公主,鄂兰巴雅尔。

    可是,这一切,都因为贾环而毁了。

    而且,还是因为贾环装疯卖傻,骗过了她,因她将他带回龙城,才导致的这一切……

    无数个夜晚,无比的悔恨都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吞噬着她的心,让她无法入眠。

    她怎能不恨?!

    可是,她现在不只是一个可以随意任性的公主了。

    她还是准葛尔汗国的掌权者。

    她要为整个汗国的存亡,为整个部族的延续考虑。

    大宰桑告诉她,不要怕暂时的屈服。

    当年,就连成吉思汗都曾被打败过,不得不暂时向敌人屈服,与敌人合作,但最终还是打败他们,吞并了他们……

    所以,经过半年多艰苦的磨砺后,成熟了太多的鄂兰巴雅尔,已经学会了该用怎样的态度,去面对现实。

    她能面对,可乌仁哈沁的亲妹妹吉布楚和,却有些接受不了了……

    世上的女人间,就没有不好攀比的。

    即使是亲姊妹,也同样如此。

    双胞胎就更是如此。

    从当初那个脏兮兮臭烘烘的“三个”落入开水里,煮成了“乌斯哈拉”后,不止乌仁哈沁喜欢上了他,吉布楚和心里,其实多少也有些意动。

    颜值,无论何时,对于少女而言,都有莫大的吸引力。

    显然,在这方面,容貌肖母的贾环,远比草原上的骚鞑子强一百倍……

    只不过,乌仁哈沁的性格开朗些,先一步表达了这份喜爱。

    那么吉布楚和作为妹妹,就不好再去与姐姐争抢了。

    所以,她才用“哈日陶高”来刻意污蔑贾环。

    又屡屡表示看不起贾环的懦弱,看不起他的蠢笨……

    这与其是在嘲讽贾环,不如说,她是在说服自己的心,告诉自己,那个男人除了长的好看一点外,其他都一无是处。

    既然姐姐喜欢就让姐姐拿去吧,反正我也看不上……

    这是一种自我安慰的心理。

    然而,当天崩地裂的惊变发生后,一切都变了。

    尽管在初期,绝少有人会怀疑乌斯哈拉就是凶手。

    外部的消息,也被死死的封锁住了。

    可是在龙城经历过一场政变后,而公主和大宰桑又成了最后的胜利者时,消息便逐渐不再封锁。

    众人渐渐开始相信,乌斯哈拉,竟然就是这一切毁灭的始作俑者。

    而他的真名,既不叫乌斯哈拉,也不叫“三个”,而是叫贾环。

    他出身于大秦帝国最顶尖贵族之家,如今,他亦是大秦帝国最顶尖的贵族。

    一转眼间,癞蛤蟆变成了王子……

    贾环对准葛尔部造成的伤害,虽然也让吉布楚和很不高兴,可说实话,她心里其实并不是太难过。

    相反,在公主掌控大权后,她甚至觉得比以往还更好了些……

    对于蒙古人来说,杀戮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同样,战胜和战败也都是寻常事,尤其是对普通女人而言,无非是选择一个强者依附生存罢了……

    让吉布楚和有些接受不了的是,她的姐姐,居然“傍”上了这么大一匹大尾巴狼……

    而她,却因为当初的一时犹豫,错失了金龟婿。

    看着车外,乌仁哈沁扭转着身子,将脸埋在贾环怀里痛哭的场景,吉布楚和觉得,最该哭的人不应该是乌仁哈沁,而是她……

    只是,事已至此,还有什么法子?

    长生天啊,你何其不公!

    ……

    “末将吴恒,见过宁侯!”

    将准葛尔使团的防卫任务交给了黑甲军营指挥后,少年小将吴恒走上前,给贾环行军礼请安。

    贾环一手揽着乌仁哈沁,一边微笑着与吴恒点点头,道:“吴校尉,辛苦了。”

    吴恒闻言,嘿嘿一笑。

    秦风从后面打马过来,指着吴恒笑骂道:“这会子倒不好意思了,这半年来,你三天一封信的来扰我,扰的我烦不胜烦,怎地,见了真人,倒不敢说话了?”

    贾环闻言,知其中有典故,看了眼只会嘿嘿傻笑的吴恒,又看向秦风。

    秦风笑道:“不是什么大事,上次大战,吴叔叔因功封爵了,还是世爵。

    作为世子,如果没有恩典,吴恒就必须要回京来……

    他就想央我,能否和咱们兄弟一起混。

    也是我自寻苦恼,偏与他开玩笑,说这种大事需要环哥儿你点头。

    结果这下可好了,隔三差五的捎信来,让我帮忙说好话。”

    “哈哈哈!”

    贾环闻言朗声一笑,然后对吴恒道:“你是风哥的兄弟,自然就是我贾环的兄弟,哪里还用说什么好话?日后吃酒时,一起来便是。”

    吴恒闻言,大喜过望,拱手一礼道:“谢宁侯!”

    贾环呵呵笑着点点头,感觉到怀里的异动,低头看去,只见乌仁哈沁正睁着一双大眼睛,怔怔的盯着他看。

    迎上了她的目光后,贾环柔和一笑,道:“乌仁哈沁姐姐,咱们现在回家吧?”

    “回家?回……回哪个家?”

    有些……陌生,也有些慌乱,乌仁哈沁结巴道。

    贾环温柔笑道:“当然是我的家了,也是你的家,大秦,宁国公府。”

    “可是……可是……”

    听着这般装.逼的话,乌仁哈沁更慌了,因为自卑……

    贾环伸手轻轻抚在她脸上清淡的伤痕上,看着她渐渐又泛红起的眼圈,心疼道:“不要怕,一切都有我在。

    家里人,也都知道你呢,知道我有一个乌仁哈沁姐姐,曾经死命的保护过我……

    她们也都想见一见,你这位草原上的女豪杰!”

    乌仁哈沁闻言,心里渐渐松了口气,不过,还是有些担心。

    她转头,看向了马车,然后对贾环道:“可是,可是我还要服侍大长公主……”

    贾环在她转头之际,看到了她露出脖颈处,淡淡的伤痕,眼中厉色一闪而逝。

    不过在她回过头后,又柔和笑道:“你放心,我都会安排好的。

    前面就有礼部和理藩院的官员在候着,他们会把一切都安排妥当的。

    不用你再去伺候哪个了。

    从今天起,这世上,也再没有哪个有这般福气,承受得起我乌仁哈沁姐姐的服侍。”

    这言,虽然语气轻柔,但声音清朗,霸道。

    不仅传入了乌仁哈沁的耳中,也落入了鄂兰巴雅尔和吉布楚和的耳中。

    鄂兰巴雅尔闻言后面色一变,她深吸一口气,就想下马车,交代乌仁哈沁,只管跟贾环去便是,不必牵挂她。

    然而,没等她动作,就见贾环已经径自掉转了马身,轻轻甩出一个响鞭,而后便怀抱着乌仁哈沁,策马奔腾而去。

    竟是,理也未理她这个准葛尔部的大长公主……

    ……

    从今日起,再无人有福气,承受得起乌仁哈沁的服侍。

    因为从今日起,乌仁哈沁,不再比世间哪个女子的身份低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