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四十九章 清场
    神京西城,金光门外,一行轻骑从“贵道”飙驰而出。

    原本在“贵道”上,还招摇缓行着几架精美奢华的马车。

    车驾上坐着几个面色矜持的公子哥儿,一个个眼神自傲的俯视着旁边普通行人道上的路人……

    然而此刻,他们的神色却都显得极为狼狈。

    刚才奔马狂飙飞奔而来时,他们差点没唬破胆。

    最后头的那架马车,也是他们的伙伴,只因动作稍微慢了点,没有及时让开路,就被当头一个骑乘,极为凌厉甩出一鞭子,狠狠的抽在了驾马的屁股上。

    那个骑乘的眼神凌厉的像是要杀人,骇的他们当时连开口说些场面话的勇气都没有……

    而为他们拉车的那些驾马,原本都是专门训练出来的马匹。

    “步伐优雅”、“姿态健美”,是象征他们身份的一种奢靡行事。

    不过那匹无辜的马在猛然受此一鞭后,顿时不再优雅了,变成了惊马。

    再也顾不得什么姿态,拖着马车就朝城外撒欢狂奔而去。

    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跑进了渭水河里……

    说起来,这些公子哥儿,也都是出身于勋贵之家。

    虽然不入流,但总也能沾一个贵字。

    只是,多半也像从前的贾家那般,从亲贵世家,变成了宗亲世家。

    家族里已经没了从武掌军之人,只能依靠祖宗的余荫度日,最爱做的事,就是常在人前晒一晒血统,回忆一下祖宗们当年的威风荣耀……

    衰败只是时间问题。

    若非如此,他们也不会沦落到要在城门口,用走“贵道”的方式来向寻常百姓展示他们的高贵……

    不过,毕竟是自幼娇生惯养出来的,本事不大,脾气却都极为了得。

    从惊慌中缓过神来,有人张口就要大骂。

    好在被身旁消息灵通的伙伴一把给堵住了嘴,而后面色肃穆的伙伴小声嘀咕了阵后,这群公子哥儿的眼中,就再也没了愤怒之色,心中也没了找找还当用的“世叔”“世伯”,回头算账的心思。

    唯有满眼的艳羡。

    原因很简单,因为就算是他们那些还念旧的“世叔”“世伯”,都没有资格登上这家的门,去给人家请安。

    人家用的家将,都比他们现在的出身高……

    念及此,众公子哥儿们再回头看看方才走过的贵道,和之前被他们俯视的百姓,忽然心中生出百无聊赖的寂寥感。

    极不是滋味。

    或许,方才人家就是这样看他们的……

    ……

    其实那些公子哥儿们真的想多了,因为贾环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过他们一眼。

    被他们堵住路时,提前上前出面赶人的是韩让。

    跟着贾环、牛奔等人在衙内圈里混了这些年,韩让也成了圈子里名头极大,极让人艳羡的一员。

    再加上韩家如今已经今非昔比,不会再囿于银子之故,使得家中子弟武道之路受阻。

    待日后韩让袭爵后,自然不会再只是一个二等男了。

    只要再立一些战功,定军伯府恢复祖上一等伯的荣光,指日可待。

    因此,极为熟悉都中这些“黄昏贵族”心态的韩让,根本不用考虑什么得罪人的问题,一出手便镇住了那些人,清出了道路……

    从皇城朱雀门快马加鞭出发大半个时辰后,贾环等人出了神京城西金光门,与牛奔、温博和秦风等人汇合后,又向西行了十里地后,到达了山白林旁的驿站。

    相比于北城外的灞桥,“折柳送别”的偌大名声,城西的这处驿站,就显得默默无闻了许多。

    景色也没灞桥那边的好,有水有桥有垂柳。

    这里只有两座不高的山,山上长着并不起眼的山白林。

    不过,效用却是等同的。

    无非都是迎来客,送离人……

    只是,神京城再往西去,就已经没有什么好地方了。

    越往西,越荒僻。

    一般都是犯了大错大罪,被发配之人,才会走这边。

    而以这种身份离去的人,前来相送者,通常都寥寥无几。

    因此,这一处向来也都比较清静。

    然而此刻,当贾环等人在驿道边上勒马住脚时,眉头却都轻皱了起来。

    这里原本只应该出现几个礼部官员,顶多再加一个内阁的阁臣也就是了。

    可此刻,驿站外面却挤满了人,而且,还都是清一色身着士子青衫的书生。

    看着他们哄哄闹闹,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面红耳赤的在那里激烈谈论着,贾环看向身旁的索蓝宇,道:“老索,这是怎么回事?”

    贾环的“青隼”,除了一些极为机密的消息,只有贾环与董明月能看外,其他大部分,索蓝宇都有资格翻阅。

    他如今便是通过每天阅览那些鸡毛蒜皮但极为详细的小事,恶补着神京城里的方方面面情况。

    他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将一些值得注意的小道消息,交给贾环审阅。

    “青隼”每天交上来的信息量很大,贾环不可能每一条都过目。

    他只看被划分到重要等级的那些……

    但显然,今天他看到的情报里,并没有关于现在这一幕的消息。

    索蓝宇也对贾环摇了摇头,道:“并未得到相关消息……”

    不过说罢,他翻身下马,理了理身上的衣衫,他身上穿的虽非青衣,却也是一身士子打扮。

    索蓝宇笑容可掬的走到那群慷慨激昂的士子人群边上,找了个机会,与其中一人套了几句近乎,然后好像又恭维了那人几句……

    为什么是好像呢?

    因为那群士子实在太吵,贾环他们在后面听不清楚他在讲什么。

    不过,众人看着索蓝宇此时的神态动作和表情,与某人在给他人灌迷.汤时,简直一模一样,就基本上可以确定他的行为了。

    别说性子最活跃的牛奔等人笑出声,就连韩大等人,看到这一幕后,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眼角隐带笑意的看了眼正蛋疼不已的贾环……

    然而,不远处的索蓝宇面色却忽地一变,没有在那边多耽搁,与人匆匆告辞后,便快步走了回来。

    他脸色有些难看的对贾环道:“公子,问清楚了,这些人都是太学的学生,他们正是为了准葛尔的使团而来的。

    也不知他们是从何处得到的消息,说朝廷今日通过了要帮准葛尔打厄罗斯的议案。

    他们以为,这都是武勋将门们为了自己升官进爵,才不顾如今国库空虚,民生多艰,更不顾士卒们的性命,强行通过的荒唐决议。

    所以,他们聚集在此处,想要用血肉之躯,这个,这个……”

    “挡着人家不让她们进京?”

    贾环见索蓝宇坑住了,便开口问道。

    索蓝宇苦笑一声,摇头道:“不,他们说他们虽是书生,却亦有血性。国朝养士百余年,仗义死节杀贼者,便在今日。

    他们竟是起了要杀了准葛尔使团的心思……”

    “噗嗤!”

    贾环身旁,牛奔不屑的嗤笑了声,道:“就凭他们?准葛尔只需放出三十骑铁骑,就能屠尽他们,可笑,杀只鸡都比杀他们费劲些……”

    去过西域,和准葛尔骑兵作战过的牛奔等人,显然对这群书生的天真想法嗤之以鼻。

    然而秦风的眉头却依旧皱着,因为他在对面人群里,看到了几个熟悉的人影。

    人群当中,那几个人显然就是核心,正围着一个身着侍郎官服的官员在比划着说些什么,看起来,神情都比较激动。

    “环哥儿,你看那边……”

    秦风对贾环往人群里指了指,说道。

    贾环闻言,放眼望去,顿时一乐,呵,还都是熟人。

    被几个人簇在中间,正与一名礼部侍郎讲道理的年轻士子,不是李怀德又是哪个?

    作为李光地的晚来独子,相府太夫人的命根子,李怀德在都中文官公子圈儿里的地位,就和贾环在武勋子弟中的地位差不多。

    少有人敢欺负他,唯独被贾环揍了一次,贾环还得颠颠儿的上门请罪,让相府太夫人拿着拐杖抽了几下屁股,给她乖孙儿报了仇……

    经过那一回后,李怀德在圈子里的大哥地位,不仅没有动摇,还愈发稳固了。

    要知道,贾环打了赢朗以后,也没见他去忠顺王府给哪个赔罪……

    看着李怀德在人群里慷慨激昂,当带头大哥当的不亦乐乎,贾环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然后高声喊道:“李如意,你奶奶喊你回家吃饭了!”

    李怀德在家的小名儿,就叫如意……

    贾环声音中蕴了内劲,宏亮如钟,一时间,竟将数百人嘈杂纷闹的声音给压了下去。

    对面数百双眼睛齐刷刷的望了过来,看到坐在高头大马上,身着一身土豪金战甲的贾环,众人许是被他的闷.骚给打败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李怀德却气的面色涨红,一双眼喷火似得怒视着贾环。

    小名儿又叫乳名儿,除了亲近之人和尊长外,外人谁有资格喊?

    而且还是在这样“庄重神圣”的场合下,贾环居然敢喊他的小名儿,还说这样的话来,这岂不是在羞辱他?

    不过,还没等他发作,贾环将众人注意力吸引过去后,一张笑脸却猛然变色,怒声吼道:“哪个想杀鞑子的,站出来,本侯可以成全你,现在就请兵部发下征调令,送你们去西域前线,去跟鞑子拼命!

    除了准葛尔部,西域的鞑子多的是,厄鲁特部,和硕特部,随你们杀。

    哪个?

    有种的上前一步!”

    上前个毛毛啊,这些人聚集在这里,大多都是为了刷声望,哪个脑子坏掉了才会去西域杀鞑子。

    他们若真的上阵,根本不用人杀,只要几百个鞑子聚在一起,身上散发出的腥膻味,都能熏晕了他们……

    而且,他们都是自忖读圣贤书的圣人子弟,斑斑大才,如何能去做一个与人厮杀的粗鄙武夫?

    就算上阵,也当如同诸葛武侯那般,羽扇纶巾,摇扇间,樯橹灰飞烟灭……

    “怎么,没人敢了?

    既然不敢,就都给老子……滚!”

    见这群怂货,一动真格儿的,顿时没人敢咋呼了,贾环冷笑一声,再次厉声吼道。

    最后一个“滚”字声里,蕴足了充满杀气和戾气的内劲,震的数百名士子脸上都失了颜色,齐齐后退一步,面色如土的看着贾环。

    唯恐这个二愣子,一言不合就动手打杀过来。

    他们可没一个连太上皇都当朋友的相爷老子,能让这个二货低头。

    想当初,吏部天官李政的公子李梦菲,被此人一个耳光“bia”在脸上,不也白打了么……

    他们又能如何?

    唉!太上皇虽然圣明,可到底不是我名教中人出身,怎地非要宠着这个奸佞呢?

    无数士子心中哀嚎着……

    而驿道的另一头,遥遥可见,一营人马正缓缓行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