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四十九章 机锋
    看着贾环手中的那一沓厚厚的银票,又看了眼他毫无心疼之色,目光清澈的眼睛,隆正帝面色又有些动容……

    “陛下,这也是宁侯的一片孝心,您就收下吧。不然,岂不是辜负了宁侯的一片赤诚之心?”

    许是看出了隆正帝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收,偏又恨不得立刻收下的纠结,邬先生呵呵笑着劝道。

    果不其然,有了一个台阶后,隆正帝便麻溜儿的从贾环手中接过了银票。

    不过在接过手之后,他又有些心忧……

    是不是接的太快了些,岂不是让人耻笑了去?

    果然,抬眼看去,就看到贾环的眼神有些“异样”……

    隆正帝一张脸陡然涨红,喝道:“还站在这里干什么?等着朕请你一起用膳吗?滚,拿上朕的金甲快滚!”

    什么叫做心虚?

    什么叫做疑心太重?

    什么叫做过河拆桥?

    贾环撇着嘴,用眼神向隆正帝三问。

    隆正帝见状后,长脸愈发有怒意,竟不顾君仪,上前就要来踹人。

    贾环见之,忙哈哈大笑着与隆正帝并赢祥一礼后,拔腿就跑,出了门,从有些惊色的苏培盛手中接过一个金锦包裹,扛在肩头,而后一溜烟儿的不见了人影儿。

    “这个混账!”

    隆正帝看着贾环消失的背影,脸上的怒气消失,笑骂了一声。

    而后,待回过头来,却见赢祥和邬先生都笑吟吟的看着他,隆正帝顿时又有些不好意思了,哼了声,道:“看看,都是太上皇将他惯的没个样子。早晚有一天,朕要亲自打他的板子!”

    赢祥呵呵笑道:“若真如此,倒是他的福分了……陛下,好久没这么喜欢过一个后辈了。”

    隆正帝闻言,面色一怔,微微出神……

    是啊,多久没有这样喜欢一个后辈了……

    上一次,是在什么时候?

    对了,是在他第一次发现,他的四子赢历,性子是那样的沉稳出众时。

    而他暗中将赢历的生辰八字派人交给城东头神王庙的麻衣神算罗瞎子算过后,得到的批卦是:

    贵不可言。

    自那之后的一段日子里,他就格外的喜欢这个儿子,甚至还因此冷落了三子赢时。

    要知道,虽然赢时排名在第三,可他的大皇子和二皇子,还未成丁便已经夭折了。

    所以,赢时才是他的长子。

    可是,他却更喜欢性格沉稳,城府深不可测的赢历。

    只是……

    没多久,太上皇也发现了他这个格外出众的儿子,接到了龙首宫那边,亲自教养起来。

    从那之后,他们父子间的关系,就一日尴尬过一日……

    因为在百官群臣的眼里,他这个泥塑的皇帝,甚至还不如一个皇太孙来的有分量。

    那些“忠肝义胆”,“直言敢谏”的“直臣”们,敢在朝堂之上当面直斥于他。

    但是面对他这个儿子时,却满脸让人恶心的讨好笑容……

    如果仅是因此,倒也罢了。

    隆正帝可以不怪罪他的爱子。

    作为一个父亲,他并不是小气之人……

    可是,隆正帝满心以为,他的爱子,在长大一些后,能够帮他。

    民间都有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的说法。

    隆正帝曾以为,他们父子二人联起手来,一定会打开一个不同的局面。

    创出一个更大的盛世来!

    而后,待他上了年纪,也学太上皇那般,禅位给赢历。

    他还想着,待他做了太上皇,就绝不会像当今太上那般,处处给继位之君以掣肘……

    他还想让史书记载一笔,天家并非无亲情!

    可是,后来他发现,他错了。

    错的离谱。

    当赢历一天天的长大,被立为了皇太孙,是的,皇太孙。

    这很可笑,也很嘲讽。

    他是皇帝,可他的儿子却不是太子,而是皇太孙……

    成为皇太孙后,赢历有了观政听政的权利。

    然而,在朝堂上,他却始终一言不发。

    无论他的父皇,被忠顺王一脉,被满朝大臣,逼成什么样,他都漠而不见,一言不发。

    隆正帝至今还记得,当初他满以为赢历会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不管有用没用,只要赢历开口,那么说不定为了保护这个儿子,他还会呵斥他闭嘴,不让赢历掺和这些事,但他都会领赢历的这份情,孝子之情。

    只可惜,赢历自始至终,甚至都没有抬眼看他这个父亲一眼。

    那份心寒,让隆正帝至今难以忘却……

    他承认,赢历的资质绝佳,非常适合做皇帝。

    但隆正帝却以为,他并非是个好儿子。

    所以,隆正帝不喜欢他。

    自此之后,隆正帝对这个年纪的少年,就再也没什么好印象了。

    直到贾环的出现……

    论权谋资质,赢历大概胜过贾环百倍不止。

    可论赤子诚心,论真诚,贾环却强过赢历百倍不止。

    虽然日后皇位的人选,赢历是绝对的不二人选。

    可隆正帝却觉得,他还是更喜欢贾环这样的少年。

    从当初一心的利.诱拉拢,到今日的真心喜欢,是一个非常微妙的过程。

    隆正帝微微叹息了口气,若是,若是贾环的心性,与赢历中和一下,那该多好啊……

    对隆正帝心思几乎了如指掌的邬先生看他如此,故意笑着岔开,道:“陛下,不必为此子挂怀。

    其实,对他来说,能够儿女情长些,能够重情重义,反而是福气呢。

    毕竟,他的身份影响着实有些大……”

    隆正帝听闻此言,顿时拢起了涣散的心思,重新坚韧起来,他哼了声,道:“影响大?朕看也大不到哪去。

    今日之事,你也知道了。

    为了不让武威侯再建功业,他们这些号称荣国一脉的武勋们,态度微妙的紧呢。

    贾环就是站出来表达了意见,可他们内部也没有统一起来。

    总有些人,会因私废公。

    这起子自私自利,不心怀朝廷的混账!”

    隆正帝又躁动了起来……

    邬先生见怪不怪的呵呵笑道:“陛下,所谓荣国一脉,除了最核心的中坚力量外,其他人,只不过都是一群散沙罢了。

    这也是太上皇能容他们在军中一脉独大的原因。

    若他们真是能够一呼百应……

    呵呵。

    如今贾环的分量,恰到好处。

    他与牛继宗等人,非统属号令之分。

    相反,他还是这些人的晚辈,是以贾家的渊源,再加上他个人的情意,来影响这些人的。

    甚至,渐渐的,后者的比例还在加重。

    这种做法,是极为聪明的做法。

    因为这样不会引起朝廷的不安。

    当然,臣的意思,并非是说贾环心思已经深至如此,而是他的天性如此。

    想来,陛下也能看的透。”

    听闻此言,隆正帝原本渐起的疑心,还未凝结,便又散去了。

    想起贾环的做派,他点了点头,又道:“不过是一贯的儿女情长罢了,没出息!不提这个混账了……

    十三弟,准葛尔部请求归附之事,你怎么看?”

    ……

    出了皇城后,贾环与在外等候乌远等人会和。

    乌远道:“公子,牛世子使人传话,说准葛尔使团已经到了西城外二十里铺的位置。

    他请公子直接过去便是。”

    贾环闻言,深吸了口气,将肩头的金锦包裹取下打开后,露出一副金光闪闪,逼格绝高的甲衣来。

    韩大先瞥了眼想要多话的韩三,然后上前一步,接过包裹,韩让则帮着贾环着甲。

    最近一直都在熟悉神京城中各路行情的索蓝宇,看到这身金甲后,面色微变,看着贾环道:“公子,是不是,有点早了?”

    贾环看了索蓝宇一眼,摇头道:“不说别的,只看大姐,也是时候了。

    而且,不论怎样,我们都会站在这边……”

    两人打了个机锋,有的人听了个模糊,有的人则完全听不懂。

    索蓝宇闻言,还是稍微有些犹豫。

    没错,我们是都会站在这边。

    可是这边,也是有区别的……

    贾环穿好金甲后,又看了索蓝宇一眼,呵呵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索兄,人不可太过趋利避害……好了,咱们出发吧!”

    索蓝宇却想了想,似乎这才回过神,看着贾环身上金光灿灿的金甲,刺目耀眼,他忙道:“公子,会不会太过张扬了些?”

    贾环闻言哈哈一笑,从帖木儿手中接过马缰,翻身上马,朗声笑道:“张扬?索兄可曾听闻过一句话?”

    “什么话?”

    “人不可轻狂枉少年!驾!!”

    ……

    这个年代,人们还没有“土豪金”这个概念。

    不过,当朱雀大街上的人们,远远看着一身着金甲骑着宝马的少年,狂奔而来时,一个个纷纷躲避到街道两旁。

    大多数人都艳羡不已,皇城脚下的百姓,见多识广,都知道这身金甲是什么概念。

    他们艳羡贾环的圣眷。

    也有酸溜溜的,觉得贾环只是有个好祖宗罢了。

    若是他们也能有那么个祖宗,兴许比贾环还要风光一百倍!

    当然,也少不了心思阴暗之人,在暗自诅咒的,并念念有词的“讲道理”:自古而今,何曾见过哪个轻狂的人,有过好结果的?

    没有,一个都没有!

    哼哼,别看他如今春风得意的紧,待日后,还不定怎样个下场呢……

    不过,也有人立刻反驳道。

    宁侯和那些轻狂的人一样吗?

    那些作死的人,是自视甚高,蔑视皇权,自寻死路。

    可宁侯又岂是那样的人?

    太上皇和陛下都如此宠着,人家好着呢!

    这时,人群中忽然走过几个形色匆匆的士子。

    其中一人道:“陈阳兄,到底发生了何事,为何今日太学内空空如也,诸位同年都到哪里去了?”

    另一人边走边道:“孟林兄,你这几年请假未来,并不知道此事。

    是这样,前日西北来了奏报,说是准葛尔蒙古被厄罗斯打的七零八落,快要撑不住了。

    如今他们的什么长公主正往神京来,想要求和归附,然后借我大秦的兵力,去帮他们抵挡厄罗斯人。

    真真是可笑,此等拿人当刀使的浅薄计谋也敢来现眼,真当我大秦无人耶?

    可恨朝堂上的一干武夫,为了能有仗打,好让他们升官晋爵,一个个竟叫嚣着要去帮准葛尔打仗!

    唉,可悲的粗鄙武夫……

    岂有此理!

    蒙林兄,国朝养士百余年,仗义死节者就在今日。

    若不是为了等蒙林兄你,我早就跟着太学同年们,赶往城外,去阻击那厚颜无耻的骚鞑子女人了。

    忒不知廉耻了些,听说那长公主还未出阁,就敢到处抛头露面,还牝鸡司晨,把持准葛尔朝纲。

    此人竟妄想做吕后武媚之流。

    着实可恨!

    蒙林兄,快走快走,已经迟了好多了。

    但愿咱们能赶上这等盛事,就是用石子砸,也要将那准葛尔使团给砸出我大秦!”

    ……

    ps:这一章有个大引子……另外,求点订阅。差一名上历史分类畅销榜,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