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四十六章 留后
    不得不说,王钊此言,可谓打到了七寸上。

    倒不是说怕驻军造反,他们造反个屁,只要嘉峪关锁闭,一粒粮食不往外运,他们连饭都吃不饱。

    准葛尔部之前的确拥有一批会种地的汉民,替他们耕田。

    可仗打到这个地步,准葛尔蒙古都快死绝了,贾环不觉得,那些汉民还有活下来的可能。

    所以,在很长的一段时期内,大军完全没有自给自足的可能性。

    除非有以数十万计的内陆百姓移民疆外,开垦土地种粮,才有如此可能。

    因此,真正的难处,在于移民。

    如果没有办法大量移民西域,那么大秦,就永远无法真正的在西域站住脚。

    如果西域大地上,没有我大秦的百姓,那又如何能称得上是我大秦的疆土呢?

    可是这个时代的百姓,大都是宁肯在大秦内陆要饭,也不愿背井离乡的去西域吃沙子的。

    当初朝廷为了让移民移民蒙古和黑辽,许下不知多少优厚的条件,分地分粮分种子分牲口,什么都分,然而原意去的人却寥寥无几。

    百姓对未知之地,总是充满恐怖。

    只想一想,冬日里那厚达十尺的积雪,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吐口唾沫在空中都能冻住,人们就不寒而栗……

    这样的地方,不是蛮荒又是什么?

    死在那儿都没人知道……

    所以,想要移民塞外的难度,太大,太大。

    尽管可以将各地的囚犯都压解到边境戍边务农,可效果并不好。

    边疆地域都太广太疏阔了,就算把全国牢房里的囚犯都移过去,又能有几人?

    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不了,就算朝廷能打跑厄罗斯,却依旧收不回西域,平白给准葛尔做嫁衣。

    而且,王钊所言的最后一点,在贾环看来,并不算什么,可能性微乎其微。

    可在当朝大臣,甚至是在隆正帝眼里,却是十分有分量的。

    西域太远,又太大。

    如果真的让单独一个军团在那里站稳了脚,有兵有粮有地盘,若他们真的生出了不测之心,那么,将会是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

    危害性甚至比准葛尔蒙古还要大!

    这是文臣们比较统一的观点。

    可武臣们也不是随意拿捏的,因为贾环说的也有道理,西域自古便是华夏故土……

    就算不提这点,可强汉能做到的事,盛唐能做到的事,怎么到了我大秦,反而做不到了?

    这是什么道理?

    我大秦武力冠绝千古,难道还比不得古人?

    朝堂上的武勋将官们,人数上虽然远逊于文臣,可嗓门绝对不比他们低。

    吵起架来,丝毫不落下风。

    不过,有趣的是,一直吵闹的,都是一些并不能做方面决定的人。

    真正的大佬,比如说辅政大臣,两阁阁老们,却一个都没有发言。

    这件事的干系,远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方方面面的牵扯很多,也很大。

    忠顺王一脉绝对不想让隆正帝在位时收取如此大的功绩,这对他们而言,几乎等同于灭顶之灾。

    而武勋一脉,态度也有些微妙……

    因为一旦再开战,统兵入西域作战的,显然还是黄沙军团。

    然而武威侯秦梁的威名,已经够盛了。

    去岁冬季,一战歼灭准葛尔部二十万大军,让秦梁的风头,在武勋将门中,一时无两。

    而且在太上皇心中的圣眷,秦梁也不输于任何人。

    陷阵七万老秦悍卒殒命,这若是放在别人身上,满门超斩的罪名都够了。

    可是秦梁却轻轻松松的过去了……

    若是再让他获取收复万里西域的大功,那……

    活着的时候,他就是当朝第一国公。

    死后,还会被追封为王。

    这一点,却是连牛继宗、温严正等人都无法坦然接受的。

    人非圣贤,又岂能没有私心?

    所以,争吵了一早晨,也没争吵出个名堂来。

    到了午时散朝时,依旧是一地鸡毛。

    不过,等散朝后,三三两两的大臣们都出宫后,贾环却一直没动。

    还让招呼他一起离去的牛继宗等人,先走一步……

    待大臣们都离去后,苏培盛悄无声息的走了过来,笑道:“宁侯,陛下有请。”

    贾环点点头,与苏培盛一起朝御书房走去。

    “苏公公,陛下近来心情如何?”

    路上,贾环不动声色的问道。

    苏培盛叹息了声,道:“难啊……朝廷上下都要银子,可国库里的银子眼见就要见底儿了。

    夏税至少还要再过一个月才能收上来,陛下真是……愁的头发都白了许多。

    奴婢看的真是心疼……

    宁侯,不是奴婢替皇帝主子说好话。

    您是明眼人,您瞧瞧,陛下御宇海内已经将近二十年了,他何曾给自己起过一座园子,又何尝出过神京百里散心?

    陛下每日里批阅奏折,都要到三更天,奴婢让御膳房里给他做顿好一点的夜宵,陛下都要训斥奴婢奢靡无度,让奴婢想想,灾省的百姓在如何度日……

    宁侯,陛下心里,想的全是大秦的百姓哪!”

    贾环知道,苏培盛的话里虽然用了些语言技巧,修饰了番。

    但他说的确实是实情。

    隆正帝性子焦躁,城府深沉,喜怒不定,刻薄寡恩……

    这些都是公认的。

    但是,他却看似艰险,实则安稳如山的做了近二十年的皇帝。

    缘何?

    就因为他确实是一名心怀天下万民的好皇帝。

    他勤俭,他勤政,他心中关爱百姓。

    作为一个帝王,有这三个品质,大秦的江山在他手里,就绝不会乱。

    只是他的性子,着实太急迫了些。

    对一个皇帝来说,这又是一个比较致命的缺点……

    这大概就是太上皇始终按着他,磨砺他的原因。

    太上皇想让他的继承人,和他一样的完美……

    如果能将隆正帝身上的躁戾给磨去,那么,隆正帝将会是守成帝王里的千古一帝!

    只可惜,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隆正帝被磨了二十年,却依旧没被磨平棱角。

    他是一个坚韧的人,也是一个执着固执甚至是偏执的人……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人无完人罢。

    转眼到了紫宸书房,有两个小黄门守在门外,见贾环与苏培盛走来,行礼罢,对苏培盛道:“老祖宗,皇上口谕,待贾环来后,直接入内即可,不必再请旨。”

    苏培盛转头对贾环感慨道:“宁侯啊,这是再没有的圣眷了……”

    “老苏你够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贾环觑着眼,毫不留情面的揭穿道。

    苏培盛闻言,立马躬身赔笑道:“哎哟,宁侯诶!瞧您说的,奴婢能有什么奸盗,不过是想让宁侯,多帮陛下出把力气罢了,如果说这也算是私心,奴婢认了。”

    贾环闻言,瞥了他一眼,看着这个老太监快要全白的头发,以及脸上近年来快速浮现的皱纹,他也有些感慨,拍了拍苏培盛的肩膀,道:“老苏,把心放宽一点。

    这大秦的天下是陛下的,也是万民和我们勋贵的。

    我们不会,也绝不允许,大秦有任何闪失……

    你看你,才几年的功夫,都老成这样了。

    我都没成亲,还等着你随份子呢,你可别早早的就挂掉了,我找谁要份子钱去?”

    苏培盛闻言,感动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哽咽道:“老奴……老奴给宁侯磕头了……”

    说着,就要拜下。

    贾环赶紧拦住,笑骂道:“老货,你这是看我不顺眼,给我上眼药呢?

    你堂堂大明宫太监总管,给我下跪,你这不是害我吗?”

    苏培盛一拍脑门儿,自责道:“都是奴婢的不是,没想到这头儿,宁侯见谅,宁侯见谅……”

    “在外面磨叽什么呢,还不滚进来!”

    两人还要再嘀咕一会儿,隆正帝在里面却等的不耐烦了,怒喝一声。

    贾环见苏培盛吓了一跳,嘿嘿笑道:“没事,陛下发火说明事情不大,若真事大,他就记在心里,后面算账了……不过不能再耽搁了,快进快进……”

    说着,在苏培盛哭笑不得的神色中,二人进了紫宸书房。

    外间没人,两人径直去了里间。

    不过进屋后,贾环却微微一怔……

    “看什么?没见过你十三爷么?”

    见贾环进来后,看着左下首座位上的人发愣时,隆正帝冷哼一声,斥道。

    贾环嘿嘿一乐,对面带浅浅笑意看着他的太上皇十三皇子赢祥拱手一礼,道:“贾环见过镇国将军!”

    尽管一旁的隆正帝听闻“镇国将军”四个字时,眉毛又竖了起来,赢祥却不在意的呵呵笑道:“怪道太上皇评你是个莽三郎,与我的莽十三倒有异曲同工之处。

    只是,到底还是你更混一些。

    哪有在御前先给臣子请安的道理?

    也就是陛下仁厚,宠你如此。

    可到底还是不能太过失礼……”

    赢祥如同一个长者一般,对贾环教导道。

    这种感觉让贾环觉得有些奇怪……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忙给隆正帝请安,赔笑道:“陛下,这可不愿臣不知礼,臣素来是最知礼的。方才是陛下让臣先给镇国将军见礼,臣才会如此做。

    陛下您要明察啊!”

    一旁的赢祥,看着贾环嘻皮笑脸的和隆正帝打诨,有些啧啧出奇。

    他这个四哥,当年还是亲王时,别说满朝臣子,就是宗室里的那些晚辈后生,看到他都如同看到一座冰山一般,话都不敢多说,更别提笑了。

    如今倒是奇了,还真有不怕的。

    不过看样子,他又不是狂悖猖獗,不把皇帝放在眼中之人。

    呵呵,还真有人敢亲近他四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