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四十五章 激辩
    孙诚闻言,一双小眼睛都有充血的迹象了。

    做官做到他这个位置,其实基本上已经算是升无可升了。

    再上一步,便是入阁。

    但想要入阁为相,当先有威望,也就是所谓的在士林中养望。

    这一点,孙诚从未想过。

    作为一个拥有放印子钱黑历史的人,他就算养出一条龙来,都不可能养出名望来。

    再者,一般入阁为相者,大都是从礼部或者吏部升上去的,户部虽然也被称作技相,可再想上一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既然升官无望,孙诚这些年的努力,一是要坐稳户部尚书的位置。

    二,则是捞银子。

    他的能力很强,贪心更盛。

    想当初,为了积累原始资本,连印子钱都敢明着放,完全不要读书人的脸面了。

    后来还是忠顺王迫于士林的压力,让他停了这一套。

    不是说读书人不放印子钱,往下面走走,放印子钱的,十有八.九后面站着的都是读书人,而且至少也是一个举人。

    但他们都是暗中来做的,假托于家奴的名义来行此丧天良之事。

    这也就是为何民间会有人形容那些大老爷们,明面上满嘴仁义道德,可却一肚子的男盗女.娼。

    可不管是掩耳盗铃也罢,自欺欺人也好,至少从明面上来说,这些事都与他们不相干。

    他们还是清清白白的读书人,就算被人攻歼,也可用一句家门不幸,出了奸猾刁奴来搪塞。

    然而孙诚却根本不在乎,就是明着去放印子钱。

    可见,他对银子有多么看重。

    然而,昨日贾环却将他一大半财产给抢走了!

    娘希匹!

    老子就算再不要脸,给人放印子钱,可总也会先给人一点本钱,然后再收利钱。

    总还有点道理可言吧?

    你就打着一个狗屁理由的名头,然后就派了几百辆大车拉了一天一夜,给我搬了个清空!

    你……

    你……

    真不要脸啊!

    孙诚连拼命的心都有了,可是,当他看到忠顺王转过头,用一双赢秦皇室特有的细眼,没有任何感情的看了他一眼后,心里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了过来。

    孙诚深吸一口气,看着贾环道:“好……说。”

    顿了顿后,强行压下对那数百万两银子的思念,孙诚专注精神,看着贾环道:“宁侯,本官乃是户部尚书,所行者,即为大秦精打细算。尽可能的减轻百姓的负担,同时又能维持整个帝国的运转。

    至于其他的,清名还是虚利,都不被本官放在眼里。

    本官打开天窗说亮话,就直接说了。

    本官以为,我大秦若是接受准葛尔的求和归附,除了能收获一点虚名外,再无任何益处。

    但是为了这点虚名,朝廷却要付出无比沉重的代价。

    只军饷物资的花费,加起来都要以千万来计数。

    可朝廷里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银子,如果强行开战,只能将负担强加给下面的百姓身上。

    今年除了关中大地外,其他各处,都有灾祸。

    虽还不至于民不聊生,可民生多艰却是实实在在的。

    朝廷赈济灾民都来不及,如何还能再加税于百姓?

    宁侯以为如何?”

    贾环再三看了眼孙诚,点点头,道:“孙大人言之有理。”

    孙诚再道:“宁侯果然明事理,那么宁侯再想想,如果不开战,不为虚名妄动兵戈,那么存在军营里的那些军粮,是不是就可以提出来,去赈济灾民,解民于饥寒中?”

    “噗!”

    贾环闻言,一口喷出,然后对黑了脸的孙诚摆手笑道:“抱歉抱歉,笑场了……不过孙大人,您真是……高!”贾环忍不住笑意,给孙诚竖起了根……中指。

    孙诚见之,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不过看到忠顺王又望了过来,眼神有些不耐烦时,顿时不敢再有私念……

    孙诚继续阐述他的意见,不止是对贾环,还有文武百官:“众所周知,厄罗斯乃强敌,劲敌。

    可以说,乃是我大秦自国朝建立以来,最大也是最强的敌人。

    一旦开战,将会是极其恐怖的碰撞。

    本官对厄罗斯之国做过详细的了解。

    这个国家,可以用两个词来形容,一是残酷,二是恐怖!

    因为,他们行的是,根本不讲任何仁义道德。

    他们的百姓,连草民都不如,就是贵族的牲畜,牲口。

    所以,他们从来都不会体恤战士的性命。

    死了就死了,回头再拉一批人来,再战便是。

    宁侯,你说说看,为了区区一个虚名,我大秦怎能去与这样的暴虐之过发生战争?”

    贾环闻言,呵呵一笑,道:“孙大人啊,你说的固然都有道理,但你说的,却不全面。”

    孙诚闻言,面色淡淡道:“本官愿洗耳恭听宁侯高见。”

    贾环先看了眼高头龙椅上,静静坐在那里,眸光闪烁的隆正帝一眼,给他赔了个大大的笑脸,让隆正帝嘴角抽了抽,横了他一眼……

    而后,贾环才转头,对孙诚,及对面一大票对他敌视的文官道:“首先,就是关于银财的问题。

    孙大人这点说的没错,绝没有为了帮助别人,而将负担加在百姓头上的道理。

    不过,若是多几个像孙大人和本侯这样,公忠体国,愿解家财,为国分忧的好官,那么这就不算什么问题了吧?”

    “荒唐!”

    “荒谬!”

    “胡言乱语!”

    贾环又捅了一个马蜂窝,不止对面那群文官,连他身后的武勋们,好像都有意见了。

    开什么玩笑?!

    千里做官只为财,谁有那么高的品格,去发扬奉献精神?

    都奉献了,他们自己吃什么喝什么?

    而且,这个例子是万万不能开的。

    不然,日后一旦没了银子,就想着让大臣发扬风格。

    那谁还敢当官?

    不止百官觉得贾环在扯淡,连龙椅上的隆正帝眼中都闪过一抹失望之色。

    这就是不读书的结果,不学无术,惹人笑柄。

    被一群人引经据典的喷了一阵后,贾环大喝一声“行了”,声音如雷,让光明殿内一静。

    贾环鄙夷道:“看你们一个个穷鬼的模样,就这点境界?

    好好看看人家孙大人,那才是壕,才是高境界!

    幸亏我只是开个玩笑,真要指望你们,那才是真的完蛋了……”

    说罢,贾环不理一双双喷火的眼睛,转身对隆正帝道:“陛下,关于军费这个问题,简直太好解决了。”

    隆正帝闻言,眉尖轻挑,道:“怎么个好解决法?”

    银子问题,其实也是干扰隆正的一个最大困扰。

    如果军银能够解决,那么此次出征干预的难题就解决了大半……

    贾环笑道:“多简单……既然是准葛尔部请求咱们大秦去帮忙的,那军费自然就该由他们出才对。

    不仅要出,还得多出!

    诸位或许不知道,那准葛尔的龙城,虽然远不如我大秦皇城威严肃穆,天威赫赫。

    可是,却也极为富丽堂皇,金银之多,令人瞠目。

    臣在龙城当卧底时,曾听说过,西域虽然荒凉,但多有金矿,准葛尔就是靠这些金矿,才屡屡崛起,而后收买其他蒙古诸部,为其所用的。

    所以,臣以为,朝廷上的诸公,此刻最该讨论的,不是心疼会花多少银子,而是应该赶紧去计算,会花多少银子,然后会赚多少金子……”

    此言一出,满朝人都有些愣住了。

    不过随即,就有人皱起眉头来。

    “荒唐!军国大事,岂是儿戏?怎可用商贾那一套?此乃两国邦交,就算是敌国,也当堂堂正正,清清白白。”

    礼部尚书宋怡皱眉喝道。

    “正是,实是荒谬之极!”

    其他人纷纷附和道。

    贾环却忽然高深一笑,看着宋怡道:“宋大人之言,本侯就不理解了,什么叫做两国之交?”

    宋怡皱眉道:“宁侯,此乃朝堂重地,不要胡搅蛮缠。我大秦与准葛尔汗国之间,不是两国之交,又算什么?”

    贾环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凝视着宋怡,道:“两国?本侯近来悬梁刺股,苦读经书。

    结果却发现,从前汉时,西域便是我中原的领土。

    那里,是我华夏的西域都护府!

    到了前唐时,亦是如此。

    那里,是我华夏的安西都护府。

    可见,自古以来,西域便是我大秦不可分割的领土。

    却不知两国之言,从何而来?”

    宋怡闻言一怔。

    孙诚闻言一怔。

    满朝文武闻言,俱是一怔。

    隆正帝闻言,眼中却冒出了炙热的目光!

    贾环的意思是……不止要让准葛尔汗国依附,还要……一口吞并了它!

    只是,这……

    可能吗?

    忠顺王目光阴寒的回头看了一圈,在贾环身上顿了顿,目光凛冽如刀。

    如果真让隆正将西域万里河山收到大秦的疆域中,那他的功绩,就要直追太上皇了。

    这是他万万不可接受的!

    吏部尚书李政依旧在闭目养神,忠顺王目前拿他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拉拢,日后再说……

    不过,却将目光看向了其身后的吏部侍郎王钊,此人亦是忠顺王一脉的骨干力量。

    王钊接到忠顺王的目光后,迈出一步,沉声道:“臣依旧以为此举不妥。

    很简单,就算我们打退了厄罗斯,也不可能真的占领那里。

    因为,我们的大军不可能常驻西域腹地。

    那里是不毛之地,除了沙漠就是大戈壁。

    根本无法供养大军。

    数千里的距离,让粮草辎重绝对无法轻易的到达那里。

    如果强行为之,只会拖跨大秦!

    而且,十万级的军团力量远驻西域,谁敢保证,他们不会产生不臣之心?

    一旦有变,难道我大秦还要再派二十万大军远征西域,去征讨不臣么?”

    ……

    ps:身体渐渐恢复中,希望能尽快好过来,谢谢大家的关心和理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