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四十四章 高风亮节的卑鄙小人
    贾环闻言后,完全没有思索,便点点头,道:“当救!”

    “荒谬!”

    “不学无术……”

    “无知……”

    “莽撞……”

    贾环没有回答前,文武百官都沉默不言。

    贾环刚说一句“当救”,却如同捅了马蜂窝一般,让朝堂上,尤其是文官那一块儿,炸开了锅。

    各种指责汹涌而来。

    “敢问宁侯,你可知,若是与厄罗斯开战,我大秦需要准备多少兵力?需要准备多少粮草武器?又需要做好战死多少人的准备?”

    出头发问的,是兵部尚书古仑。

    这个外表不俗的中年人,看起来似乎颇知兵事的样子。

    但知道他的人,却都明白他只是一个连一天兵都没当过的“赵括”罢了。

    在兵部衙门里,也不过是一个泥塑的菩萨。

    被左右侍郎及四司主事完全架空,没有一点实权。

    听他如此发问,贾环好奇道:“古大人,你能否先告诉本侯,我大秦如今有兵员几何,有良将几何,有粮草马匹几何?”

    古仑闻言,满面大义之气顿时一滞,他平日里满脑子都是在思量,如何掌控兵部,怎样争权夺利,至于兵事……

    他知道个球!

    尤其是,他是读圣贤书的读书人,读几本兵书,关心一下武夫兵事就已经够委屈了,如何还能去像商贾一般记数据?

    有辱斯文!

    不过面对贾环的发问,他也不想气衰势弱。

    若是只有他一个人单独面对这位贾家莽三郎时,或许他还会忌惮些。

    可,如今他身后站着那么多队友,他又怎么会惧怕?

    古仑哼了声,道:“宁国侯,现在是本官问你的话,既然你主张大秦要去救西域,自然要说出个丁卯来吧,否则,岂不是在这种国朝大事上信口开河么?”

    贾环闻言嗤笑了声,道:“就你这样也能做兵部尚书?本侯乃武勋将门,又不是辅政大臣和内阁阁老,更不是户部尚书。

    本侯关心的是,我大秦是否该作战,而我等将门,有没有敢于为国赴死的勇气。

    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只要武将不怕死,就有八成希望打赢战争。

    再看看你,还是兵部尚书,连大秦有多少兵员将才都不知道,古尚书,你见天儿的在兵部衙门里干吗呢?”

    “我……我当然知道!但现在不是我的事,是你的事。你说!”

    古仑色厉声荏道。

    贾环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朗声道:“古大人,你听好了!

    我大秦如今战将千员,兵员百二十五万单四千八百五十二人。

    武库之中,秦戟如林,弓弩无数。

    至于粮草……哼哼,足有数百万石之多!

    古尚书,这些你都知道吗?”

    古仑闻言,冷笑一声,傲然道:“本官乃兵部尚书,如何会不知?

    宁侯听仔细了!

    我大秦如今战将千员,兵员百二十五万单四千八百五十二人。

    武库之中,秦戟如林,弓弩无数。

    至于粮草……哼哼,足有数百万石之多!

    怎么样?”

    古仑是进士出身,自幼号称神童,有过目不忘的本领,甚至到了今日,他读过的圣贤书都不曾忘却。

    又如何记不住区区几句话?

    古仑面色得意的看着贾环,心道,不读书就是没有文化,就这样,也想考量本官……

    不过,当他看到贾环身边的义武侯方南天眼神有些古怪的看了他一眼,而后面的武勋大将们甚至开始压低声音笑了起来,心头忽然觉得不妙……

    果不其然,再看向贾环时,只见他一副厌恶的表情看着他,贾环恶心道:“古尚书,你说的对吗?”

    古仑觉得是对的:“对……对吧?”

    “对个屁!我又不在兵部当值,如何能知道这么机密的数据?我不过胡编了一组数据,在这扯淡呢。倒是古尚书你……你怎么回事?”

    贾环一副问责的模样,让瞠目结舌,面红耳赤的古仑恨不得砸死他算了。

    古仑面红耳赤的看着贾环,自觉从未见过如此奸猾阴险的卑鄙小人。

    “啧啧,就你这专业素养,也能做到从一品大员?古尚书,说说看,给人送了多少银子,回头我家去后好省吃俭用攒银子,回头也弄一个尚书当当。”

    贾环一本正经的“请教”着。

    古仑闻言差点没一口血吐出……

    其实贾环倒没说错什么,古仑还真是靠银子买上位的。

    至于为何忠顺王和李政两人连从一品的兵部尚书都敢卖……

    那是因为不管什么人坐在这个位置,其实都一样。

    只要不是荣国一脉自己选出来的人,他就坐不实这个官位。

    别说区区一个兵部尚书,忠顺王他们连真正执掌军方大权的军机阁都没有办法掌控,又何必在下一级单位花费大心思,浪费好心情好精力呢?

    还不如随便卖一个好价钱呢。

    只不过,他们也没想到,古仑会如此草包。

    居然会中了一个竖子的圈套……

    身为兵部尚书,关心的乃是大政,具体的数据又何必非要知道?

    要是兵部尚书整天去操心这些数据,还要兵部四司主事做什么?

    多好的借口,他却想不到,偏跟猪头一样往人家挖好的坑里跳,溅出的污泥还牵累到了别人,让人不得不给他擦屁股。

    真正是金玉其表,败絮其中!

    而作为“受益人”之一,户部尚书孙诚还不得不站出来给古仑擦屁股。

    因为这个时候,忠顺王纹丝不动的坐在宗室王公的队首前,连回头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另一个巨头,吏部天官李政,亦是在阖目养神……

    其他的人分量又不够,所以只能靠他出头了。

    孙诚站出一步,对贾环道:“宁侯所言差矣,非是古大人不想了解这些数据。只是……兵部被一些人经营的刀插不入,水泼不进,古尚书乃是读圣贤书出身的如玉君子,如何能对付得了那些奸猾之人?不过是有心无力罢了。”

    孙诚顶着一张青紫红肿的脸,语气平淡的道。

    但论水平,确实甩出古仑二万五千里。

    贾环闻言呵呵一笑,看着孙诚道:“孙大人,你也好意思说兵部?你这是睁眼瞎灯下黑啊,只看得到别人,却看不到你户部是什么样儿的……

    罢了罢了,这不是几句嘴仗就能掰扯清楚的。

    不然一会儿,吏部、礼部也得混进来……

    咦,孙大人,你的脸怎么了?看起来,有些不雅啊!”

    贾环言辞一转,关心的问道。

    孙诚闻言,小眼中寒芒一闪,却强忍着没有发作。

    因为他知道,现在就是发作,也奈何不得贾环什么……

    孙诚冷哼一声,道:“多谢宁侯关心,本官只是被奸人所害,但并不碍事。还请宁侯回答最之前的问题,既然宁侯主张战,那总要说出缘由。

    战争,尤其是两个大国强国之间的战争,乃是事关社稷安危的国朝大事,容不得信口开河。”

    贾环闻言,颇为赞同的点点头,道:“孙大人看起来比古大人更适合当兵部尚书,靠谱的多了!好,本侯就严肃的回答这个问题。

    方才古尚书问我,若是与厄罗斯开战,要准备多少兵力和粮草,要准备战死多少人……

    准备多少兵力就不多言了,我大秦兵多将广,朝廷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自然是有多少,就能准备多少。

    至于准备战死多少人,就更是幼稚的问题了。

    因为只要上过战场的人,就都应该知道,在他踏上战场的那一刻起,他随时都有可能会战死。

    而每一个战士,都有这样的觉悟和心理准备,不用多言。

    其实最关键的,倒是后勤粮草,尤其是粮草。

    哎呀呀!那就更不用担心了!

    据我所知,如今霸上大营和蓝田大营的军粮仓库中,粮食可是堆积如山哪!

    足以坚持到今年秋收,甚至还有富余。

    孙大人哪,你就甭担心这一点了。”

    孙诚闻言,心头都在滴血。

    狗娘养的,那都是老子的粮食!

    孙诚心中怒声咆哮着,想着损失大半的家底儿,孙诚的心都在滴血。

    偏贾环气死人不偿命,哪壶不开提哪壶:“哦对了,孙大人,本侯还有件事要跟孙大人说一下。

    是这样,昨儿我二叔下朝后,回家对我讲,说是孙大人你的主意,要本侯体谅国朝艰难,户部缺银,所以,希望本侯能发扬一下风格,将那一百车伏特加捐献给朝廷,好还厄罗斯的礼。

    本侯闻言后,深感惭愧,且深以为然。

    到底还是孙大人公忠体国哪!

    一心为了朝廷思量!

    这种精神,作为与国同戚的勋贵世家,我以为,贾家一定要好好学习之。

    所以,这件事我答应了,不就是一百车伏特加吗?我贾家出了!

    只是……

    后来出了点小岔子……

    下面的奴才回报说,酿酒的粮食不大够了。

    哎呀!本侯当时真正是心急如焚哪,不能耽搁朝廷大事啊!

    所以,本侯用鞭子狠狠的抽了那些狗奴才一顿。

    可到底解不了事啊!

    后来,有消息灵通一点的人告诉本侯,说贾家没有粮食,可有的人家有啊!比如说户部尚书孙大人他们家,啧啧,说孙大人家里粮铺里的粮食若是涨价一分银子,全神京城的粮铺都得跟着涨!

    可见,孙大人家里有多少粮食。

    本侯一听顿时大喜过望,就去孙大人家的码头仓库里借了些粮食。

    孙大人,您这般公忠体国,高风亮节,一心为国谋事,想来,应该不会介意吧?

    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