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四十二章 毒蛇
    宁安堂后宅。

    白荷和小吉祥又回来了,因为贾环今日要上朝。

    她们与面色绯红的史湘云一起,伺候贾环更换朝服。

    史湘云给贾环束发戴冠,白荷给贾环更换外裳,而小吉祥则屁颠颠儿喜滋滋的蹲在地上给贾环换官靴。

    收拾完后,三人看着贾环一副浪到飞起的表情,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德性!”

    史湘云笑骂一声,结果被贾环“高深莫测”的眼神,看的身子都有些发软,想起方才……愈发面红耳赤,恨不得痛殴这个小淫.贼!

    不过总体来说,气氛还是很和谐。

    收拾停当后,贾环环视了一圈,心中极为满意。太太,如夫人以及小小老婆,居然能这般融洽的相处,我的天呐!

    “哈哈哈哈!”

    “疯子!”

    “噗!”

    “咯咯咯!”

    贾环突然忍不住爆发大笑,让猝不及防的三人受惊不已。

    史湘云笑骂了一声,白荷和小吉祥则笑了起来。

    贾环正想再说些花言巧语,忽地,房门打开,众人就见董明月从外面走了进来。

    “咦?明月,你也喜欢女扮男装啊?你穿上这身真好看!”

    史湘云不外套,见董明月身着一身士子装进来,顿时满脸亲近的走了过来,“动手动脚”起来。

    其实,人家董明月和她真不熟……

    不过,既然史湘云释放出了善意,董明月也得接着。

    使了一个巧劲,面色有些不自然的董明月,躲开了史湘云伸向她束缚起来的胸前的“女版咸猪手”后,对她善意的笑了笑,然后对贾环道:“牛公子他们来了,在前面坐着。还有……”

    说着,她从袖兜里取出了一卷纸条,展开后递给贾环,沉声道:“这是‘青隼’今早回报上来的消息,昨夜,各处目标都有异动,他们在大范围的串联,不知何事,可能与昨日之事有关……”

    “哇!什么青隼目标?这么有趣,我看看……”

    贾环闻言正在思考,一旁的史湘云却听得极为有趣,伸手想要去接过董明月手里的纸卷。

    只是,却被董明月轻轻的避开了。

    “青隼”是直接对贾环负责的,也只对贾环负责。

    除了贾环外,其他人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和资格干预。

    这是私密机构的特殊性决定的,见不得光。

    不过,董明月看到史湘云微微一怔后,变得有些难看的脸色,犹豫了下,歉意道:“史……夫人,这,这是……”

    董明月有些为难,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贾环回过神来,看着史湘云的脸色,呵呵一笑,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道:“傻楞什么,这是我的要求……

    而且,都是外面的机密事,明月不给你看,是因为都有危险。

    她是大高手,所以不怕。

    你若看了平白跟着担心,不值当。”

    说着,贾环接过董明月手里的纸卷,览了一遍,除了在看到几个名字时,他的眼睛眯了眯外,并没有其他的表情,而后又递还给了董明月。

    这些东西是要留着存档的……

    史湘云也不是小气之人,听到贾环的解释,再看着董明月歉意的脸色,便不再生气了,又重新对董明月产生了兴趣……

    “明月啊,那天看你从天上飞下来,跟仙女儿似的,真是太厉害了!

    你能不能教教我,让我也学着飞起来?”

    史湘云目光崇拜甚至有些讨好的看着董明月,说道。

    董明月轻轻笑道:“夫人……”

    “诶,叫哪门子的夫人,你年纪比我大,你叫我云丫头就是了,我可以叫你姐姐哦!”

    史湘云一副“只要你肯教我飞,一切好商量”的脸色,笑眯眯的看着董明月,眉眼间,倒是很有几分贾环的风采。

    董明月闻言一怔,看向贾环。

    贾环笑着耸耸肩,道:“这是你们的事,只要不是在西边老祖宗跟前,你们爱怎么叫就怎么叫,都叫名字也好……”

    董明月闻言,点点头,再看向史湘云的眼神,又亲近了几分,她笑道:“云儿,你的年纪已经错过了练武的最好时间,再想开筋练武,受到的痛苦就太大了,而且也难取得成就。

    是有些可惜,你的根骨极佳,本来是可以在武道上有一番造化的……

    不过也没关系,虽然我不能让你练得上等轻功,却也有一套简单的身法法门。

    你若学了去,也能让身形愈发轻巧灵敏。”

    史湘云闻言,得知不能飞后,顿时大失所望,哪里还有什么兴趣学什么法门,不过还是懂礼貌,对董明月道:“谢谢你,明月。”

    说罢,又看向贾环,见他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呵呵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贾环背着手,呵呵笑道:“明月没有法子,我却有啊!

    她说的对,云儿你的根骨是很不错,壮壮哒!

    如果你答应之前我说的那件事,我就想办法,让你不受太多罪,也能成为武林高手哦!”

    “你……你放屁!”

    听到前一句时,史湘云只是怒视着贾环。

    什么话嘛,还“壮壮哒”,这是形容女孩子的好话么?

    待听到后面一句时,史湘云只觉得一张俏脸火烧火燎的,成了真正的“火烧云”,脸色一直晕红到耳际,狠狠的啐了贾环一口后,再不愿在这里停留了,转身就想走。

    可是……

    想起那日,董明月从天而降,无比潇洒帅气的身影,她又犹豫了下,顿住脚,转头看向愈发得意的贾环,道:“你……你说真的,真能让我……”

    “哈哈哈!”

    “我让你笑,让你笑……”

    见贾环抑制不住的大笑出声,史湘云大为羞怒,转身抬脚朝他身上招呼起来。

    贾环一个巧劲制伏了她后,讨好道:“好云儿,你放心,我绝不唬人,待忙完这段之后,就想办法让你也成为武人,已经有点头绪了哦。”

    史湘云闻言,这才消了点气,从贾环手中挣脱后,看着贾环笑盈盈的目光,再想起之前这个王八蛋的浑话,忍不住脸红心跳,哼了声,都不好意思与其他人打招呼,转头就走了。

    待史湘云走后,其她三女都看着贾环。

    贾环面不改色,理直气壮道:“你们看我作甚?我就是托她给我做个丝质大裤衩而已……

    唉,也是没法子。

    你们说,你们哪个会做?

    你们哪个会做?

    但凡你们有一个争气的,我又何以如此低声下气?!

    唉!

    可怜,可怜呐!”

    贾环“捶胸顿足”的说完后,在三女的“羞愧”中,一颠儿一颠儿的扬长而去了。

    不过,看着他无比风.骚的背影,三女哪里还会不知道,又被他糊弄过去了?

    小吉祥无所谓的紧,还“咯咯”的乐出声来,完美的表现出了一个合格小老婆的良好品德!

    白荷则是抿嘴一笑,不争,不怨。

    只要贾环心里有她,便足矣。

    董明月却气恼的哼了声,倒不是说她在气恼贾环和史湘云。

    她是气恼自己为什么会感到羞愧,竟生出了抽时间去学学做女红的心思。

    一个武宗,去学绣花,做裤衩儿……

    ……

    “这是我的那份……”

    “这是我的……”

    牛奔和温博两人将两沓卖粮银票放在贾环旁边的小几上,然后一起看着贾环。

    牛奔皱眉道:“昨天到底怎么回事?武当的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在半道上袭击你?”

    贾环呵呵笑着收起了银票,没所谓道:“总是有浑人,不怕死有什么办法?

    不过没关系,事情差不多都已经解决了。

    没解决的那部分,是因为还不到时候……”

    将银票放在手心里拍打了下,笼进袖兜里,贾环站起身,对牛奔等人又道:“剩下的话,咱们回头再说。

    今儿还要去上朝,估计要有大戏上演……

    还有,等我回来后,还有事要托几位哥哥……”

    “呵呵呵!”

    连之前面色凝重的秦风都笑了起来,道:“知道,陪你一起去接亲嘛。

    不用你说,我也记着呢。

    说起来,小弟妹对我秦家亦有大恩,我娘得知她要来都中了,也很欢喜,还要请她上门作客呢。

    环哥儿,你去上朝吧,其他的事我们自会去张罗。

    我们会和牛世叔安排的人招呼好,让你来当一回大将军,风光一回……”

    牛奔和温博两人则又羡又恨的看着贾环,牛奔恶狠狠道:“不管,今晚我们要闹洞房!”

    温博罕见的附和牛奔的意见,重重点头道:“对!”

    贾环哈哈大笑一声,朝外走去,摆手道:“还是算了吧,不然,我怕你们夜里更不好受!

    家去后夜里睡不着,别再把床榻给弄出个洞来……”

    “我靠!”

    “草!”

    “臭小子!”

    在一片笑骂声中,贾环哈哈大笑,由韩家兄弟陪着,骑马上朝。

    ……

    当贾环在乌远、韩家兄弟并一队亲卫的护送下,来到皇城内城金光门前下马时,恰巧,“冤家对头”户部尚书孙诚的官轿,落后他们一步,在后面也堪堪着地。

    贾环回头看着那几个抬着孙诚官轿的轿夫,均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让走下轿子,看到贾环后,心情本来就瞬间差到底的孙诚,面色愈发如锅一般黑沉,挺的高高的肥大肚皮,撑着官袍起伏着……

    不过,也不知在想什么,他居然强忍着没有发作。

    只用一双阴鹜的小眼睛,深深的看了贾环一眼后,径自往宫内走去。

    “噗通!”

    路过贾环时,孙诚宽胖的身子不知何故,像是脚下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般,整个人都凌空飞起了短暂的片刻,然后……

    极为华丽的“pia”在了宫门口的岩石路上。

    一张大脸,贴大饼似得贴在了石面上……

    当他的仆役扶着他,强撑着支起身子后,孙诚转过头,露出一张惨不忍睹的脸,目光森寒阴.毒的看着贾环时,贾环莫名其妙道:“孙大人,你看本侯干吗?

    你位高权重,走路时都不好好走路,满脑子皆是国家大事,结果不小心自己摔倒在地。

    虽然可敬的紧,可你总不至于想诬赖是本侯绊倒你的吧?

    你问问你那些随从们,本侯站在这里动一下没有?”

    孙诚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傻子,怎么会不明白,以贾环昨日露出的身手,想要使小动作,那些普通仆役们又怎么会看的出?

    听贾环说罢,孙诚站起身,从袖兜里取出帕子,擦拭去脸上的血迹和污渍后,再次深深的看了贾环一眼,没有说话,一步一步的,步履缓慢坚实的往宫里走去……

    贾环见之,眼睛微眯。

    果然,任何一个成功上位的人,都没有那么简单,靠的也不是侥幸。

    喜欢玩扮猪吃老虎的聪明人,绝不会只有贾环一个。

    这位平日里在朝臣面前,以及在忠顺王面前,都表现的庸俗平庸的胖子,应该是一条颇有心计的毒蛇……

    却不知,今日朝会上,他要如何发作,呵呵……

    ……

    ps:今天就两章,头疼,脑子里晕乎乎的,记账……

    着凉了,感冒了,早上起的太早,冻的……

    幸福不?

    另外说一下,下一卷就要开启了,叫日月双悬照乾坤。

    我的解读有些不同,到时候再探讨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