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四十一章 争吵
    翌日,清晨。

    贾环从校场边演武归来后,刚一回后宅,就看到史湘云在“呱唧呱唧”的和白荷说话。

    说的很开心,手里还握着一脸“睡欲不足”的小吉祥的头发,在那里一边与白荷开心的笑说着,一边给小吉祥编着小辫儿。

    见贾环进来后,还不忘最后跟白荷补上一句:“真的,莺儿的手真是太巧了,改天你有空儿,我带你去蘅芜苑耍子,我昨儿和她比了半夜,都没比过她,咯咯咯!”

    眉飞凤舞的笑罢,然后才转头看向贾环。

    贾环先看了眼满脑袋小辫儿,却睡眼惺忪,可怜巴巴看着他的小吉祥,哈哈一笑,道:“没事,一会儿你云儿太太走了后,你再和香菱一起睡。”

    小吉祥闻言,连连点头,却被史湘云“啪”的一下拍脑门上,“教训”道:“傻子,园子里那么多好顽的景儿,你不去顽,睡哪门子的懒觉?

    我告诉你,早晨起来的时候,宝姐姐院子里的‘嘟嘟’到处跑着便便,臭烘烘的,哈哈哈!

    宝姐姐快气死了,说不要再养‘嘟嘟’了,还是‘喵大人’乖巧,就在指定的地方解决。

    结果,‘嘟嘟’还可怜巴巴的看着宝姐姐摇尾巴,圆滚滚的身子后面那条卷卷的小尾巴,真是好顽极了。

    大家都没想到,一头长不大的小花猪,也能这般有灵性。

    宝姐姐到底没忍心将它丢出去,不过我离开蘅芜苑前,她和莺儿又在给‘嘟嘟’讲规矩了!

    咯咯咯!”

    小吉祥闻言,顿时不瞌睡了,回过头,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史湘云,道:“太太……”

    “咚!”

    讨好没成功,就又被史湘云一个瓜崩儿弹在脑上。

    史湘云看着双手捂着脑袋,满脸委屈的小吉祥,笑骂道:“少在他面前演戏,前儿咱俩猜谜的时候,你弹我一下,我弹你一下,那会儿你怎么不捂脑袋?乐得和什么似得!

    说了多少遭儿,叫我云姐姐就好,喊什么……

    我又不是你林姐姐,喜欢听你这般喊!”

    小吉祥被拆穿后,也不恼,嘿嘿一笑便没事儿人一样揭过这一茬,也揭过了蘅芜苑这一篇……

    而后一本正经道:“云姐姐,那你养的什么呀?”

    史湘云闻言一怔,看了眼小吉祥,又看向贾环。

    贾环呵呵笑道:“你看我做什么?我们小吉祥也是有脾气的人!”

    小吉祥闻言,愈发得意“傲娇”的仰着小脸儿,撇撇嘴。

    她又不是傻子,怎会看不出,薛宝钗对她不感冒……

    不过当她苦恼的跟她三爷“诉苦”时,三爷说了,不感冒就不感冒,她也不是金子做的,不可能让每个人都喜欢,大家相安无事就好。

    那就相安无事喽!

    小吉祥冲史湘云耸耸肩,一副“我也没办法”的神色。

    不止她没办法,史湘云在这方面也没什么好法子,她也不是今天才知道这事。

    实际上,府里明眼人都看得出,薛宝钗对小吉祥的不喜。

    人就是这般神奇。

    薛宝钗在两府上下,几乎没有人不交口称赞的,包括那些婆子、丫鬟以及上上下下的主子。

    因为她对每个人都很和气友善。

    但也不知为何,她偏偏就对一个小吉祥非常难入眼。

    史湘云也悄悄问过她原因,薛宝钗却只是笑而不语。

    史湘云劝说了几遭也无用,就没有法子了……

    没想到,小吉祥这边也记上“仇”了。

    不过想想也是,说实在的,小吉祥在他心里的分量,好像不比宝姐姐轻哦……

    难道,这就是宝姐姐“不忿”的原因?

    史湘云有些挠头,着实不好解决这种复杂的内宅问题。

    好在,她们的选择都是相安无事,不会像其他高门大户里那般,斗个你死我活……

    都怪他!

    史湘云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恶狠狠”的瞪向一旁乐呵呵的始作俑者。

    贾环见状哑然失笑道:“你瞪我做什么?她俩天生八字不合,我也没办法。对了,云儿,你昨儿怎地不在云来阁啊?我去寻你的时候,只有翠缕在。害得我白上山下山溜了圈儿……”

    史湘云闻言,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俏脸一红,白了贾环一眼,道:“我昨儿去蘅芜苑住了,那么晚了,你去寻我做甚?”

    贾环没说话,表情得意的嘿嘿一笑。

    “呸!”

    史湘云啐了一口,尤其是在小吉祥也跟着高深莫测的“嘿嘿”一笑时,俏脸更是红透了,双手捏住小吉祥的脸蛋揉啊揉啊揉,笑骂道:“我把你个不害臊的小蹄子,整日里抱着你三爷大睡,还好意思笑我……白荷,我没说你啊!”

    骂完小吉祥,史湘云又对一旁俏脸通红的白荷解释道。

    白荷一张倾国颜色的脸上,满是无奈的看着史湘云,摇头一笑。

    史湘云将这种无奈解读成白荷也是身不由己,又恶狠狠的瞪向“强抢民女”的坏人。

    贾环却没解释的意思,他眉头微微皱起,看着史湘云有些发暗的眼圈,道:“你又熬夜做活儿了?”

    史湘云闻言一滞,不过随即没所谓的道:“就做了一出……”

    贾环语气微微加重道:“我不是跟你说了么,不要熬夜做活,能做几个钱?眼睛都要熬坏了。”

    史湘云低下头,道:“不干银子的事……那边如今愈发艰难,从上到下都快指着这个过活了。

    我到底是史家的女儿,能为她们出一点力,也是应该的。”

    贾环有些生气道:“这叫什么话?你每月的月例银子都送给了那边,还不够?

    好,就算不够,那我说要给你贴补一些,你为何不要?

    偏每日里熬个三更半夜,做些女红活送回去,她们还不领情……

    这是什么道理?”

    史湘云抬头看着贾环,眼圈虽然微微晦暗,但眼睛却极为明亮,道:“她们领情不领情不重要,只要我这个史家大姑娘没有在她们受累的时候享福,心里就不亏欠。”

    “那你就这么一夜夜的熬着不睡,糟蹋自个儿,你就没想过我?

    用我的银子,就这么让你无法接受?”

    贾环的脸色少有的严肃。

    “三爷……”

    白荷见之都有些不安了,上前唤了声,想要劝劝贾环不要动气。

    小吉祥也不笑了,小脸巴巴的看了看贾环,又看了看浑身气息不输于贾环的史湘云。

    贾环没有说话,就是看着史湘云,史湘云也没有说话,垂着眼帘……

    白荷见状,轻轻一叹,对小吉祥招了招手,然后带着她出去了,出门后,还将房门关了起来。

    没人之后,史湘云到底还是先软了……

    她抬起眼帘,明亮的眼睛微微湿润,看着贾环道:“环儿,我本是失怙孤女,能入了你的眼,在旁人眼里,便是得了天大的造化。

    你待我又这般好,这般宠我,已经让不知多少人嫉妒的了不得……

    所以,我就愈发不能随便用你的银子。

    不然,我怕我在你面前,会抬不起头,直不起身……”

    贾环闻言,叹息一声,上前将流下两行清泪的史湘云揽在怀里,道:“你以前从不想这些的,那般大气洒脱,怎地如今却……小气了起来?”

    史湘云将臻首轻轻倚靠在贾环的胸前,喃喃道:“那是因为……我以前没有你啊……”

    贾环闻言,心里一痛,怜惜之情大盛。

    他双手捧起泪流满面的史湘云的脸,从未见过她如此难过过,满脸愧疚道:“云儿,是我不好。”

    史湘云轻轻摇头道:“我明白你的心呢,你也是为我好,心疼我……

    可是,我想做一个永远能在你面前抬起脸大声说话的云儿,不想做一个唯唯诺诺,低声下气的云儿。

    若我真的变成了那般,怕……怕连你也要厌弃我。”

    应该说,史湘云的这种想法,并不超前。

    虽然在这个时代,女子想要靠自己为生,简直是一种异端。

    但她们也并非是靠夫家而活,或者说,她们大都有可以靠自己而活的本钱。

    那就是嫁妆。

    尤其是大户人家出身的尊贵女儿,出阁时,陪嫁里有房产,有街上可以收租的门面铺子,还有田庄。

    至于金银那些,反而都只是小头。

    嫁妆丰厚,她们在夫家就有足够的底气说话。

    她们甚至可以贴补夫家的生活。

    比如说,贾元春……

    再比如说,薛宝钗……

    若是哪个女儿出嫁,没有丰厚的嫁妆打底,那么她在夫家受到重视的程度,就要大打折扣,地位也不会高。

    很显然,史湘云家里,是决计给她拿不出什么体面的嫁妆的。

    这倒也罢了,大家都理解她的难处。

    可若是她还拿着贾环的银子去贴补史家……

    那,贾家上下怕都会对她有意见。

    这与银子多少无关,是性质问题。

    世人不是没有这般做的,但这般做的女人,在夫家,尤其是在丈夫面前,是抬不起头的。

    这是整个社会的观念。

    贾环想明白过来后,眼睛转了转,又想了想后,道:“云儿,你是明白的,我何曾会在乎这些?我在乎的,只是怕你熬坏了身子……

    不过,我若强拗着你,怕你心里会更难受,更不自在,正如你说的,若是在我面前变了,反而不美,我也会更加心疼。

    你看这样好不好?

    咱家里人口那么多,你大姑姐小姑子都还没出阁。

    日后需要用的针织刺绣不知要多少……

    就是平日里,府上用针线活儿的地方也很多。

    姐姐那里呢,正好有那么一个织造局,专门负责这些。

    你可以去她那里接点轻松的活儿,做好后,可以在那里换银子使。

    到时候,你直接将这些银子送回去,也省的你辛辛苦苦做好了活计送回去后,反而不讨好。

    先说好,这可是靠你自己真能为吃饭的,做不好的话姐姐铁面无私不给工钱,你可别来闹我!

    哈哈!玩笑话,别咬……

    不过,你真的不能再在夜里做了。

    那么好看的一双眼睛,若是熬坏了,还不生生心疼死我?

    就白天得空儿的时候做做,好不好?”

    史湘云听到最后,原本幸福满满的感动之色,忽然变得有些羞赧起来,扭捏道:“好是好,可是……可是白天人家还要去耍子哩……”

    ……

    ps:喜欢湘云,喜欢她的性格,喜欢她的胸襟。

    一个可观“寒塘渡鹤影”的女子,性子固然高洁清奇,却也能看出她独.立的底线和原则。

    在原著里,她是唯一一个敢和林黛玉硬杠的女孩子。

    她爱面子,从不叫苦叫累。

    即使生计艰难窘迫,却从不被她放在心上,洒脱飘逸。

    而如今她之所以在乎,不是为了她自己,而是为了贾环。

    吾深爱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