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三十七章 如何是好
    “公子,武当上一代掌门天机真人,是我的结义兄长。

    在他四海云游,感悟人生红尘,以备突破天象之境前,他曾托付于我,让我在方便的时候,关照一下落难的武当弟子。

    公子,我……”

    乌远看起来极为为难。

    贾环看着他,轻声道:“远叔,我自问没有得罪过武当。

    可是,今日,他却来杀我!

    若非机缘巧合,我与明月,都必死无疑啊……”

    乌远闻言,面色一变。

    再想想贾环的身份和能量,然后看向还一脸傲气,刚正不屈的道成,心中火气大起,身形一闪,便靠近了道成。

    而后,众人只听到一声巨响。

    “砰”的一声,道成被打的飞起,重重落地后,半张脸高高肿起,趴在地上,竟一时挣扎不起……

    “孽障!整个武当,都要因你而毁。

    兄长若在此,必定亲手废了你。”

    乌远面色发黑的骂道。

    若只是贾环一人遇险,乌远还有信心求下情来。

    可是再连累上董明月……

    乌远太了解贾环的心性了,对他来说,家人还有他的女人,是外人绝对不能冒犯的禁忌存在。

    皇帝将他二姐纳入宫中,都能被他生生抢回来。

    更何况,道成不过是江湖上的一个门派中人罢了。

    对于江湖人,武当剑阁阁主的名号,自然如雷贯耳,群雄拜服。

    可对于贾环这种,在整个大秦帝国都处于最顶级存在的贵族来说,如果道成身后没有武当,他或许还会忌惮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可有了一个武当在后面当庙,贾环想要玩死他,真的不需要太大的力气。

    甚至,贾环还有能力,压着整个武当数十年都无法抬头。

    这对一个门派来说,打击真的太大了。

    关乎生死。

    乌远含怒之下出重手,将道成打的倒地不起后,他又深吸一口气,转过身,一步步走到贾环面前,“噗通”一声跪下……

    “远叔!你这是干什么?”

    贾环眉头紧皱,上前想将乌远拉起,可哪里又拉的动。

    乌远沉声道:“公子,我自知如此行为,有失家将本分,更辜负了公子的信任。

    只是,在我前三十六年的生命中,除了得奉圣老夫人慈爱外,唯有兄长天机真人,待我如亲弟。

    道成,乃是兄长最宠爱的弟子。

    武当,乃是兄长的心血之地。

    我实不忍心,眼看道成被废,武当被毁……

    但我亦知,道成今日之罪,罪不容诛。

    所以,还请公子容我,代他承过……”

    言至此,乌远忽然伸手,凌空虚握,就听不远处一个亲卫惊呼一声,他腰间腰刀,竟然自动飞了出去,落入乌远手中……

    “住手!”

    贾环爆喝一声,却哪里来得及,只见乌远挥刀,砍在他的左臂上。

    一根左臂,齐肩而断,飞了出去。

    一片惊呼声。

    “你!!!”

    贾环面目铁青,双目赤红,指着乌远说不出话来。

    乌远面色不变,看着贾环道:“公子勿要为乌远担心,纵然只有一只右手,远,亦能保公子纵横天下!”

    “放屁放屁放屁!放狗屁!

    乌远,你拍着自己的良心问问,我贾环,何曾只拿你当亲卫家将看待过?

    你还有没有良心啊?

    滚!

    我不缺你一个打手!

    带上你的武当弟子滚!

    不要再让我看到你,我一眼都不想再看到你这种没心没肺的人!

    滚啊!

    噗……”

    “公子!”

    “环郎!”

    见贾环怒急攻心,一口恨血喷出后,面若金纸,站都站不稳,仰头就要栽倒。

    面色惨然,双目含泪的乌远大呼一声,董明月亦是一步上前,搀扶住了摇摇欲坠的贾环。

    贾环的眼睛,却直直的看着地上那只手臂,心痛欲裂。

    “公子!”

    乌远一个头重重叩在地上,哽咽泣道:“还请公子务必保重身体,否则,远将成为不忠不义之人,又有何面目存活于世?”

    贾环紧紧闭目,不愿见他,但眼中却流出两行清泪。

    他着实,向来敬乌远如叔啊。

    可乌远却……

    深伤其心!

    整个校武场上,气氛都惨淡之极。

    校场上的一百二十名亲卫,全都认识乌远。

    乌远虽然平日里不苟言笑,寡言少语,但为人并不高傲。

    若有人主动去问他武道之事,他都会讲清楚,从不端着身份架子。

    所以,他在亲卫中的口碑很好。

    此刻,众亲卫看着他光秃秃、血淋淋的左臂,又看了眼地上那根断臂,无不心中惨然。

    再看向另一侧的道成,有几个年轻气盛的,忍不住端起了手中的弓弩……

    不过,幸好身边都有老成持重的,给拦了下来。

    他们是亲卫,主将没有开口,谁敢乱动,就是大罪……

    被乌远重伤在地的道成,怔怔的看着这一幕,震惊的甚至忘了脸上的痛。

    难道,他真的错的离谱?

    蛇娘在给贾环把了把脉后,并指为剑,在贾环胸腹部点了几下,而后屈指一谈,一滴鲜艳之极,甚至有些妖艳的血滴从其指尖飞出,落入贾环口中,消失不见了。

    没多久,贾环长呼一口气,如金纸一般惨淡的面色,也渐渐恢复了些血色。

    看到这一幕,道成又被镇住了。

    这……

    这大概是他见过,甚至是听说过的,最豪气的补身之法。

    那可是灵蛇神血啊!

    上一代掌门那般大的颜面,才好容易取得一滴,一滴又分成百份,又辅以其他百余种奇珍灵药,或成药浴,或成药丸,便在三年之内,将一个十七岁的小姑娘,打造成了根基扎实的九品大高手。

    然而,贾环却用这灵神神血顺气补血?!

    真真是……狗大户!

    摆平完贾环后,蛇娘淡淡的道:“没有第二次了,若是冲破心膜,神仙难救。”

    说罢,又瞥了眼乌远,对贾环道:“他的胳膊我能接上,虽比不得以前,多少会有些僵硬,但还可以再用。”

    “当真?!”

    贾环闻言喜极,脱口而出问道。

    蛇娘点了点头,道:“我可以为他重新接上手臂,不过,你要欠我一个人情,日后,要为我做一件事。”

    “没问题啊,别说一件,十件都无妨!快接快接,你快点!”

    贾环高兴道。

    这一幕,却让还坚持跪在地上的乌远,更加无地自容……

    蛇娘却摇摇头道:“你得先起个誓言。用……用你家人的名义,我不相信你的……”

    贾环闻言嘴角抽了抽,却没有丝毫犹豫,举手道:“我贾环,用我亲舅舅的名义起誓,只要蛇娘能给乌远接好手臂,我就欠她一个人情,日后为她做一件事。

    若是我做不到,就让我亲舅舅戴一顶绿油油的绿帽子!

    怎么样,这个毒誓分量够足吧,我舅舅最怕戴绿帽子了……”

    蛇娘震惊的看着贾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看都不想再看这无耻的孙子一眼,将乌远的断臂捡起,随便甩了甩,似乎想甩掉上面的泥土……

    然后,就直接安在了断臂处。

    再之后,蛇娘从自己的头上拔下了根长发,轻轻捏住,微微一抖,长发便如同一根金针一般笔直。

    蛇娘用发丝作线,一点点,将乌远的断臂缝合起来。

    贾环在一旁看着这个“蒙古大夫”,怀疑道:“蛇娘,这……这行吗?缝上就好了?”

    蛇娘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不过好在,到底给他一点面子,回答道:“再用内劲梳理好断处经脉,好生调养,至少能恢复九成。”

    贾环闻言,顿时了然。

    只要和内劲牵扯上关系,就不能用前世的医学来解释。

    点了点头,看着垂头不语,身子微颤的乌远,他叹息了口气,没有跟他说什么。

    而是看向一旁的道成,淡淡的道:“本侯不知你从何人口中听到,本侯为十恶不赦的恶人,让你替天行道。

    这样,本侯现在就放你离去。

    你自可找门路,多方打探一下,看看本侯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打探清楚了,再回来回话。

    道成,这件事,你必须要给本侯一个交代。

    交代清楚了,你自可带着随你同来的道姑一起离去。

    交代不清,区区你一个道成,抵命都不够压下本侯此刻的怒火。

    武当,必然会付出应有的代价。”

    说罢,贾环转身离去。

    董明月紧跟其后,蛇娘为乌远疏通好断臂经脉后,淡淡说了句“小心调养”,也离去了。

    再之后,便是百二十名亲卫。

    待人都走尽了后,道成面色木然的起身,走到乌远身旁跪下,一叩到底,道:“师叔,荆王一脉,世镇荆州,与武当毗邻,百年友善。

    当代荆王,与师父亦是好友。全因荆王府的照看,武当这百年来,才能日渐茁壮,赶超少林。

    因此,荆王世子来信求助,说遭强人欺辱,社稷都将倾颓,弟子与师妹闲云,便赶赴都中相助。”

    乌远皱眉道:“荆王世子与公子是有恩怨,可与江山社稷有何干系?

    还有,他让你杀公子了吗?”

    道成闻言,面色苦涩一笑,摇头道:“荆王世子信上并未说要杀宁侯,是忠顺王府的下人今日去码头接的我们。

    是他们说,荆王世子请我们来,就是为了要杀宁侯。

    而且,当时弟子甫一下船,就看到宁侯在码头上,杀了弟子的徒儿,孔勇,并且他还抢了别人赈济灾民的粮食,所以才……

    唉!

    事已至此,说什么都迟了,却不想又牵累了师叔……”

    乌远正想解说一下,贾环到底是什么人,却忽然眉头一皱,道:“等等,你刚说什么?闲云也来了?你怎么把她也带出来了?”面色已然大变,声音严厉!

    在乌远的印象里,闲云还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小丫头……

    道成苦涩道:“师叔,小师妹她想出来见世面,想见见都中繁华,别说弟子,就是掌门师兄也拦不住啊。而且,弟子也没想到……”

    “够了!闲云人呢?”

    乌远面色难看问道。

    道成嘴角抽了抽,道:“被……被宁侯掳到里面去了……”

    乌远闻言,面色古怪的……古怪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

    ps:今天开了一天的会,然后熬夜写的。

    号早上九点的机票,飞乌.鲁木齐,中午一点半到。

    大概要待两天,然后返回。

    你们猜我会不会断更,我猜不会,嘿嘿。

    虽然真的很累,但我也觉得值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