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六百三十六章 渊源
    见好言相劝,威逼相迫都无用,道成深吸了口气,眼神凌厉,细眼看去,就会发现,似有两把小剑在他眼仁中旋转……

    再度起剑:

    迎剑归宗!

    道成周身道袍,无风自鼓。

    双手放开长剑,长剑自悬于身前而不坠。

    而后,只见道成平地而起,凌空握剑,人剑合一,以一种一往无前的绝决气势,杀向蛇娘。

    蛇娘见之,清冷的面色愈寒,却依旧,纹丝不动。

    只一个呼吸间,道成便刺空而来。

    如飞仙摘星一般,直取蛇娘。

    蛇娘并指为剑,剑身中间,有一条月白色的尾巴,出手极快,后发先至,避开道成真人的剑锋后,反手在其剑身上,轻轻的一荡……

    “铛!”

    “咔……”

    “噗!”

    几乎是同时响起的三道声音,战局落定。

    蛇娘依旧静静的站在那里,面色不变,只有眼神微带叹息之意。

    道成看着手中的断剑,无声苦笑。

    若是“苍松”在手,他绝不至于在蛇娘跟前,连一个回合都走不了。

    只是,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道成的腰腹依旧挺的笔直,傲骨不消,他拭去嘴角怄血后,对蛇娘道:“走吧,我与你们走一趟便是。”

    “真人!”

    “阁主哇……”

    一直藏在最后面的玄武观观主见打完了,还打输了后,连忙跑了上来,语速极快的对道成说道:“阁主,宁侯绝非阁主所听说的那般不堪。

    阁主,去年准葛尔蒙古犯境,于西域坑杀七万大秦战卒,更有活佛扎达尔于阵前暗袭武威侯大将军秦梁,几致其丧命。

    是宁侯雪夜请缨出征,而后孤身一人千里潜伏龙城,割了可汗头,还一把火烧了龙城,烧死无数王公贵族。

    阁主,这些,都是可以查到的啊!

    只是不知何故,别说是其他地方,就是神京都中,都少有人宣扬此事,官府更是三缄其口。

    上回李相府太夫人请弟子去讲经,弟子因此事询问李相爷。

    李相爷说,此种缘由,有两种。

    一种,是有人不愿看宁侯扬威名。

    还有一种,则是在保全宁侯。

    所以,才会满城皆是宁侯的纨绔污名。

    阁主,此事必有蹊跷,阁主您可万万不可……不可意气用事啊。

    若是激怒了宁侯,则必然性命不保……”

    这位看起来至少年逾八旬的老观主,在面对道家一脉中辈分极高,地位更是极高的道成真人时,显得极为虔诚和关心。

    急速讲完这番话后,便跪地砰砰砰的磕头乞求。

    看着急得火烧眉毛的老观主如此,道成真人心中判定再次有些动摇……

    只是,事已至此,且行且看吧。

    “好了,本座知道了,你起来吧。”

    说了这句后,道成径自大步朝外走去。

    走至观外,看到董明月静静的站在那里后,他面色微变,陡然想起什么,哼了声,讥讽道:“好一身《白莲金身经》!你还真是董千海的好女儿!”

    能够以初入武宗的功力,之前与手持苍松宝剑的他抗衡那么久,一身根骨结实的骇人,再加上太极拳法中夹杂的白莲教绝学《小金刚连环拳法》,对天下武学了如指掌的道成真人岂有猜不出董明月身份的道理。

    只是,天下第一武宗董千海被黑冰台抓捕落网的消息,当年就如同一道惊雷一般震动了整个武林。

    关于他因何落网的猜测,众说纷纭。

    但无论哪种说辞,都离不开神京都中荣国府贾家。

    而如今,原本消失无踪的董千海的独女,竟然会成了贾环的女人。

    这……岂不是让黑冰台大牢中的董千海“死不瞑目”吗?

    故此,道成有此讥讽之言。

    看着董明月眼中陡然大增的杀意,道成哼了声,丝毫不惧,继续昂首往外走。

    蛇娘从道观中出来,对董明月淡淡道:“事情办完了,走吧。”

    ……

    当董明月使人去后宅药室给贾环传递消息,说道成已经抓回来时,已经入夜了。

    贾环出门前,对屋里两个面容都通红一片的女人道:“乖乖的在这里待着哦!”

    “嗯……”

    “呸!”

    公孙羽娇羞无限,被陌生人看了场“活春.宫”,尽管不是很完整,但也绝对是限制级的表演,她真是快羞的没脸见人了。

    不过贾环劝她,别把那道姑当人看就好,只当作一棵老白菜!

    不用理她。

    公孙羽心中才好受了些……

    闲云道姑则完全是被限制级的画面给冲击毁了,惨到三观尽失……

    诸位看官,回想一下你们,在纯洁了十多年后,第一次欣赏三级.片或者岛国爱情片时,是怎样的冲击心情,就可以理解此时闲云道姑的心境,甚至她还要更胜一筹。

    因为她观看的是3d现场版的,身临其境……

    再加上被贾环的话一激,闲云更是气到三魂六魄出窍了一大半。

    只是伤势有些重,胸口内外都有些疼,才只能狠狠的啐了贾环一口,没有力气去拼命……

    贾环哈哈大笑出门而去。

    虽然面色依旧有些苍白,但他的伤势,却已经好了七七八八了。

    ……

    演武场那边,上百把火把,将整座演武场都照的一片通明,如若白昼。

    上百亲兵,手持强弓硬弩,列阵而站。

    蒙林纵然神射,可他一个人却拿武宗级高手毫无办法,还被轻易反杀。

    但当有上百精兵,以五连发强弩围而攒射时,纵然对方是武宗,也很难逃脱重伤之忧。

    但,道成真人却丝毫不惧,昂首走进包围圈后,直视着贾环。

    心里有些惋惜,在这个距离,如果没有蛇娘和董明月在,他能瞬间擒住这个小贼……

    “这么大把年纪了,还这么中二,一脸的杀马特表情……蛇娘,先废了他的武功,看他还二不二!”

    贾环坐在一把紫漆太师椅上,面带嘲讽的看着道成,冷笑道。

    蛇娘却没有动弹……

    “嗯?”

    贾环见蛇娘无动于衷,皱眉看向她,道:“喂,我给你面子,不杀他,你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给我面子?

    蛇娘,这笔买卖你还想不想做了?

    下一代蛇娘还想不想找我了?

    再说了,又不是我平白无故作恶,让你去坏人性命,废人武功。

    你要明白,是这个老牛鼻子,他大姨妈来了,莫名其妙的要杀我!

    难不成我还不能报复回去?

    不杀他已经够给你面子了……

    你要不出手,那咱俩的协议就此作罢,我现在就恁死他算了!”

    蛇娘闻言,眼中怒气一闪而逝。

    这奸贼,竟又拿这件事要挟她,着实可恨。

    可是……

    谁让普天之下,只有贾环这么一个怪胎,可以承得住灵蛇神血。

    真真是让人又恨,又不得不屈服……

    而且,他说的,未尝没有道理。

    并不是他平白无故让她去做坏人,而是……

    蛇娘面色复杂,叹息一声,对道成道:“真人,得罪了……”

    道成眼中闪过一抹惨然,冷哼一声,没有答话,但身形却挺的愈发笔直了,犹如武当山巅的那棵千年不老松!

    蛇娘再次一叹,但一步步上前,竖掌,就要一掌挥下,废了道成的气海……

    “手下留情!”

    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练武场上。

    “远叔?”

    贾环眉头微皱,站起身来,看着一身风尘仆仆的乌远,道:“远叔,你不是守在城南酒庄那边吗?”

    乌远闻言,脸上闪过一抹惭愧,沉声道:“听说你遇刺,秦公子便让我来回援。本来听说公子已经无事,便准备折返回去。只是……听说凶手是两个武当道人……

    公子,武当上一代掌门天机真人,乃是我的忘年之交,更与我有救命指点之恩,我……想与公子求个情……”

    这还是乌远第一次这般窘迫过。

    “乌远师叔?”

    相比于见到蛇娘,在看到乌远后,道成真人的面色更加激动。

    不是高兴的,而是震惊,还有一些愤怒。

    他想不通,乌远这等绝世高手,为何也甘愿做卑鄙小人的犬牙!

    尽管贾环唤其“远叔”,可从两人的态度来看,自然看得出,谁主谁仆……

    可是,蛇娘是因为蛇娘一脉所谓的“千年诅咒”,可乌远又是为了什么呢?

    乌远淡淡的看了眼年岁与他差不多的道成,但姿态却很高,沉声斥责一声:“糊涂!”

    道成真人,在江湖上都是最顶尖儿的一拨高手之一,威名赫赫。

    可是,乌远却毫不留情面的当众斥责。

    让人想不通的是,道成虽然陡然涨红了脸,但却并未反驳,只是拧过头去。

    越是高门大派,门中规矩越是森严。

    因为无规矩不成方圆,没有规矩,那么大的门派便无法管好。

    而辈分,则是这种门派中绝对的硬指标之一。

    说来有趣,武当上一代老掌门天机真人,乃是真正的奇人,

    二十年前,将掌门之位交出后,便四处云游。

    十年前,与乌远相遇,只简单聊了几句后,又交手几招,便顿时大生知己之感,非要与其结拜为兄弟。

    后来更是将乌远请上武当,当着众多弟子的面,发明了个护法之位,给了乌远,还与其平辈。

    于是,一干武当山大佬们,便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师叔。

    当然,在他们一一与乌远请教之后,这个师叔便不再是莫名其妙了……

    一干人精们,也大概了解了老掌门天机真人的良苦用心……

    这也是乌远知道武当内门梯云纵功夫的原因。

    乌远厉声喝住道成闭了嘴后,又满面为难的看向贾环,道:“……”

    ……

    (未完待续。)